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经济学家、现实、和自实现现象

2017/9/20   06:11 戴安娜·科伊尔

最近经济学家约翰·J·赫顿(John J Horton)的一篇博客文章观察指出:有使用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服务(MTurk)的未公开雇主现在开出$1.38每小时的薪资。不光是这样低的薪资,还有这奇怪的数字。为什么是1.38美元?纽约史登商学院的赫顿猜测这个数字来自他七年前参与合著的一篇论文,论文将MTurk开展的试验中$1.38作为中等保留薪资(雇员接受工作的最低水平线)做了报告。

第 1 段(可获 1.26 积分)

他暗示这是一个经济学里“表演性”的例子。这个术语源自语言哲学,代表陈述出来后本身就完成了所指的陈述方式:“我把这艘船命名为QE2”或“我保证洗衣服”。

有的社会学家已经把这样的概念应用在经济理论中。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毕苏期权定价模型(Black-Scholes-Merton model )”。爱丁堡大学的唐纳德·麦肯基教授认为此模型公布之前,可能没有期权市场,因为没人知道这些金融工具怎么定价。一旦有了议定价格模型,市场就立即出现了。

第 2 段(可获 1.35 积分)

只要稍微反思一下,就能看到很多经济体涉及自实现(自推广)现象。例如,只要认为一个经济体要衰退的人数够多,它就真的会进入衰退。但是,尽管接受这种预期是很重要的,很多经济学家还是会把他们思考世界改变世界的方式当作幻想。他们将自己看作相当认真的注重经验事实的观察者。

我从没有那么肯定。并且,如果有的话,赫顿教授那篇关于影响薪资的老帖子也不是最近金融表演性的唯一例子。另一个是多特蒙德巴士恐怖袭击,表面上看起来,袭击是为了通过设置足球俱乐部股价期权获取利益。

第 3 段(可获 1.58 积分)

先于经济学的金融市场私定价格行为早就开始了。然而,尽管给真实世界带来的影响常常是金融贸易的副产品,但是,存在着高度干扰性的东西,是关于试图改变现实进而得到特殊的市场结果,而不是试图通过散布谣言操纵(市场)。

所有的罪责落到犯罪分子头上,而不是经济学头上。MTurk一案中的不合伦理之处在于雇主开出微薄薪资。但是,经济学家要明白他们是自己所分析的世界中的玩家,这很重要,感到不舒服是因为这一点让他们进了自指认的兔子洞(译注:困难古怪的境况)。实际上,就是这种概念框架(存在着叫做“经济体”的自包含领域,通过国民生产总值和失业率之类的统计数字衡量)以各种方式影响实际会导致前面提到过的结果的行为。结果,我们就有了经济体。

第 4 段(可获 1.84 积分)

然而,本来可能存在着另类事实。假设代替根据特定时期指定经济活动的市值定义经济体系的GDP统计,存在着一个基于资产(包括自然资产)价值的概念框架,按照替换或恢复资产需要多少成本来衡量。那么统计出的GDP增长会低一些,但是我们可能会拥有一个更绿色环保的社会。

究竟哪一种对人类的福利更好,不太明显,可是我们已有的结果反映出了经济统计的框架和他们的基础理论。由于遗漏,统计掩盖了某些东西:没有报酬的家务活是一例;另一例——直到最近,按家庭在本国收入阶梯的位置分布或不同地区的收入分布。

第 5 段(可获 1.91 积分)

此外,很多国家对宣称要逆转潮流的候选人的高票支持暴露出反市场情绪的流行,是我们经济学家需要留意和回应的。一个仅有口头表述的回答,“我们是对的,不过仍需要做好教育公众的工作,”不被人所信服。首先,我们对外部世界放出自己的模型和衡量方法时,需要对会引发的事深思熟虑。

戴安娜·科伊尔是曼彻斯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

第 6 段(可获 1.31 积分)

此外,很多国家对宣称要逆转潮流的候选人的高票支持暴露出反市场情绪的流行,是我们经济学家需要留意和回应的。一个仅有口头表述的回答,“我们是对的,不过仍需要做好教育公众的工作,”不被人所信服。首先,我们对外部世界放出自己的模型和衡量方法时,需要对会引发的事深思熟虑。

戴安娜·科伊尔是曼彻斯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

第 7 段(可获 1.16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