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1 元 (?)    ¥ 我要打赏

在旧金山市,一位年轻的工程师希望通过安装追踪心率、呼吸和睡眠周期的传感器来提升他的生活质量。在哥本哈根,一辆晚点两分钟的公共汽车将它的位置和乘客数量传送给市政交通信号网络,该网络将在之后的三个路口延长绿灯时间以弥补一些时间。在菲律宾的达沃市,一个网络摄像头俯瞰一个快餐店的储藏室,使得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其中的来往情况。

第 1 段(可获 1.2 积分)

将这些完全不同的情况连接在一起的是现在以“物联网”的概念兜售给我们的连接各种设备的愿景。这个想法的先驱,技术专家 Mike Kuniavsky,将此描述为计算和数据通信嵌入并分布在我们的整个环境中。我更愿意将它视作信息处理对日常生活的殖民化。

尽管常常觉得这种殖民化似乎是凭借其自身势头发展,但无论物联网出现在何处、以何种方式出现,它都有明显的野心。物联网不是一项孤立的技术。关于连接各种设备、服务、供应商以及涉及的努力都是服务于一个终极目标:捕获可以用来测量和控制我们周围世界的数据。

第 2 段(可获 1.74 积分)

每当一个项目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如此宏大的目的时,我们务必要问是什么想法支撑它?它为谁的利益服务?虽然物联网保留庞大且无形的特征,但我们可以获得对它更具体的理解通过观察它如何出现在三个尺度中:我们的身体(这里致力于称为“量化自我”),我们的家园(“智能家居”)和我们的公共空间(“智慧城市”)。这些例子中的每一个都说明了物联网带给我们的挑战的不同方面,并且每一个都有一些独特的东西教给我们。

第 3 段(可获 1.44 积分)

在关系最密切的尺度上,物联网以穿戴式生物传感器的形式显见。其中最简单的是多网络数字计步器,它可以计算步数,测量一个人走过的距离,并且提供活动过程中燃烧的卡路里的估值。更精密的模型可以测量心率、呼吸、皮肤温度甚至汗水。

理论上而言,如果穿戴式生物传感器例如Fitbits和苹果手表的目的在于严格的自我控制,通过类似的网络产品或服务对室内环境进行殖民化的目的则是为了提供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便捷性。这种“智能家居”努力的目的即是通过购买某物来缩短在产生欲望和满足欲望之间的考虑过程。

第 4 段(可获 1.63 积分)

目前,最完美的例子是亚马逊上出售的一种小工具,叫作Dash 按钮Dash Button。许多物联网设备只不过是传统的设备连接上网络。Dash按钮恰恰相反,如果没有互联网它就不会存在。我没法再改善亚马逊官方对这个奇特物件以及它如何工作的描述,在此就复述一遍:“亚马逊的Dasn 按钮是一个Wi-Fi连接装置,按下这个按钮它就能再次订购你最喜欢的物品。要使用Dash按钮,只需要从苹果应用商城或谷歌商店下载亚马逊应用程序。然后,登录你的亚马逊账户,将Dash按钮连接到Wi-Fi,选择你想要再次购买的产品。一旦连接上网络,按一下Dash按钮,它就能自动完成你的订单。”

第 5 段(可获 1.8 积分)

换言之:它是专一目的的电子设备,致力于单个品牌的物品,当这种物品快用完时,你就按这个装置。按下特定的与你首选的宠物食品、洗衣粉或瓶装水对应的按钮,就可以自动为该产品向亚马逊发出订单请求。

An Amazon Dash button

亚马逊Dash按钮

对于要照顾年迈父母或接送在托儿所的孩子的人,或者要花一小时甚至更多时间乘车购买猫粮的人,我一点也不想低估这种产品的价值。但相较于亚马逊的收益而言,每个消费者得到的好处是微小的。当然,你的猫粮永远不会用完。但亚马逊得到的是关于你需要的时间、地点、频率以及强度的数据,这些数据很有价值。它是一种资产,可以肯定的是,亚马逊会在条款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以各种方式利用它——包括利用它开发高分辨率的行为模型,以便于在将来有更高的工作效率。

第 6 段(可获 2.51 积分)

再者,例如Dash按钮这样的设备,其目的在于允许用户以尽可能少的有意识的思考完成商业交易——甚至不需要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触摸屏上敲打出指令。业界称之为“转换”的数据是不间断的:随着每一处要勾选的地方和每一份要填写的表格,能一直进行到结账步骤的用户百分比会下降。交易中步骤越少,人们花钱的可能性就越大。

制造商们,在征服室内环境收入潜力的诱惑下,一直在尝试消除这些步骤,希望他们的一款产品能像智能手机那样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最近业界对“智能家居”的推动正是这一点的最新版本。

第 7 段(可获 1.88 积分)

目前,这一策略以所谓的智能扬声器为中心,这种扬声器的第一代已进入市场。产品包括亚马逊回声Amazon Echo和谷歌家居Google Home,其目的在于作为连接室内环境的指挥中心。亚马逊回声是一个简单的圆柱体,谷歌家居则是一个斜卵球体。但这种扬声器的形状无关紧要,因为它的主要工作是充当品牌的“虚拟助理”,提供一种简单、集成的方式访问分散在当代家庭的众多数字化操作装置——从照明和娱乐到安全、加热、制冷和通风系统。

第 8 段(可获 1.39 积分)

基于自然语言的语音识别,谷歌、微软、亚马逊和苹果每家都提供自己的助理。它们大多数被赋予女性的名字、声音和个性,这大概是根据研究所表明的所有性别的用户都更喜欢与女性互动。据报道,苹果的助理叫Siri并且很快将得到自己的装备,亚马逊的叫Alexa,微软的叫Cortana,但谷歌家居就取了个简单的名称“Google”。

一开始,这些装置似乎无害。它们耐心且安静地待在我们的意识边缘,我们只在需要它们的时候和它们说话。但当我们更仔细地考虑它们时,问题就出现了。

第 9 段(可获 1.4 积分)

这是谷歌助理的工作方式:你向它提出你想吃意大利菜,然后,用一篇纽约时报文章的话来说,它“将回复一些供预订意大利餐馆的应用,例如,OpenTable应用软件。”

这个例子表明尽管这些助理提供给我们的选择呈现中立,但如果我们真正对其进行审查,我们中的许多人会质疑这些基于大量内置的假设。

例如,询问餐馆老板和前台员工对OpenTable的看法,你会很快认识到一个人的便利是另一个人更快或者更糟的工作节奏。你会了解到经由这一服务提供预订的餐馆,据网站Serious Eats 所说according to the website Serious Eats,“被要求使用该公司专有的楼层管理系统,这意味着租赁硬件和使用OpenTable的专用软件。”,并且OpenTable对以这种方式产生的所有数据保留所有权。你还将了解到OpenTable需要每个入座用餐者预定座位,很显然这在繁忙的晚上加起来相当多。

第 10 段(可获 2.36 积分)

因此谨慎的食客已经懂得绕开OpenTable表面上的便利,而通过电话进行预订。相比之下,谷歌家居通过OpenTable进行预定的无摩擦系统默认值规范化了使用这项服务的选择。

这不是偶然的。它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设计谷歌家居者的前意识的估值、侧重点和内化的信仰。在整个行业,这是一支由年轻设计师和工程师构成的非常均匀的队伍。但比他们之间的相似程度更重要的是他们与其他人有多么不同。

第 11 段(可获 1.23 积分)

Internet Of Things illustration

插图:Getty盖蒂图片社/《卫报》设计

物联网设备通常被那些已经完全把诸如优步Uber(打车)、爱彼迎Airbnb(旅行住宿预订)和苹果支付Apple Pay(支付)这些服务融于日常生活的人所了解,位于华盛顿的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则显示,相当一部分人口从未使用过甚至没听说过它们。对于设计这些产品的人而言,这些服务很普通,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在其他人中间也会变得常见。

以这种方式与网络信息进行互动还带来了其他的挑战。例如,用户很难确定由虚拟助理提供给他们的选项是来自业内所说的“有机”回报——作为搜索过程的结果合法出现的东西——还是来自付费排位。但虚拟助理的主要问题是它催生了一种几近草率地对待世界的方式,让用户不愿忍受任何长期的由欲望引发的沮丧,并且对产生满足感的过程不那么挑剔。

第 12 段(可获 2.23 积分)

虚拟助手倾听着发生在它们面前的一切,并且一直这样做。作为声控接口,它们必须时时留意以探测唤醒它们的“提示词”。以这种方式,它们可以收获数据用来细化目标广告,或用以其他的商业目的,这些目的只在管理其使用的条款和条件中被深入披露。这里的逻辑是先发制人的捕获:意思是诸如亚马逊和谷歌这样的公司也会去搜罗他们能找到的一切数据,因为没人知道在未来可以从中获得什么价值。

第 13 段(可获 1.44 积分)

如果它们不是指示我们室内环境的网络系统,可能会导致一些可笑的情况。这些事件作为警示故事流传:最著名的一次是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播出了一个关于亚马逊回声的故事,广播中所说的各种指示被亚马逊回声解读为属于听众的命令,引起了家庭内部的混乱。

暂时搁置不成比例的好处这一问题——就是作为用户你仅从拥有虚拟助理中获得一点便利,而它的供应商却得到一切——你生活的全部数据和它的全部价值。让我们简单地想想,在隐含于物联网概念下的方便意识中我们迷失了什么。非连接世界中的生活给我们带来的约束真的那么繁重吗?在你预热烤箱之前等你回家真的那么难吗?仅仅为了能够远程操控而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第 14 段(可获 2.26 积分)

我们大多数人现在意识到手机会不断获取我们的行踪和活动信息。但我们对当代街景在何种程度上也能收集信息却相对无知。这种发展通常被称为“智慧城市”。如果身体仪器追求的是表面上的自我掌控,家具设备追求的是便利性,那么智慧城市的雄心就是控制——意图更有效地利用空间、能源和其它资源。

第 15 段(可获 1.2 积分)

各种各样的网络化信息收集装置被越来越多地部署在公共空间,包括闭路电视摄像头;广告和配备有生物传感器的自动售货机;以及被称为“灯塔”的室内微定位系统,当其与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相连接时,可以发送信号提供有关周边产品和服务的信息。

我们留下这样的画面,我们周围的事物在疯狂的吸收信息,每平方米看似平常的路面产生了大量关于它的用途和用户的数据,然而没有人知道如何处理这一切。正是在这种规模的活动中,物联网的指导思想才成为最清晰的焦点。

第 16 段(可获 1.4 积分)

在定义智慧城市方面对这一思想最有力最明确的阐述由西门子工程公司出版社提供:“几十年后,城市将拥有无数自主的、智能化的信息技术系统,它们充分了解用户习惯和能源消耗,并提供最佳的服务……这种城市的目标就是凭借自主化的信息技术系统优化资源调控。”

这一切的背后,有一个明确的哲学立场,甚至是一种世界观:原则上世界是完全可知的,它的内容可列举并且它们的关系能在技术系统中被有意义地编码,而不带偏见和扭曲。当应用于城市事务中时,这实际上是一个论证,即对于每种确定的需求有且只有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通过操作一个配备有适当输入的技术系统,这个方案可以在算法上实现;并且这个方案可以在公共政策中进行编码,而不扭曲。(没有明确说明,但被强烈暗示的假设是,以这种方式出台的无论什么样的政策,将会以透明、冷静且不受政治影响的方式应用。)

第 17 段(可获 2.55 积分)

这个论点的各个方面都值得怀疑。也许最明显的是,声称任何事情都完全可知是有悖常理的。在城市中无论传感器被部署得多彻底,它们只会捕获能被捕获的东西。换言之,他们将无法收集到制定健全的公民政策所需的每一条信息。

另一方面,人性的扭曲也不可避免地影响了收集的数据。例如,人们可能有意识地去适应制造对他们有利的指标。在“配额”压力下的警察可能会专注于通常被她忽略的违规行为,而相反,她的警区指挥官,为了展现一个更安全的城市,可能会把重罪攻击降级划分为简单的行为不端。这就是有线电视观众所知的称之为“做假动作统计数据”的现象。当财政或其他激励措施依赖于达到业绩门槛时,这种情况尤其可能发生。

第 18 段(可获 1.96 积分)

internet of things smart city illustration

插图:盖蒂/《卫报》设计

还有一个解释的问题。智慧城市的倡导者似乎常常认为这是不言而喻的,即我们的每个行为都有单一的、显著的含义,能够在没有任何错误的情况下被自动化系统远程识别、理解并实施。这种方式的倡导者似乎相信,利用以这种方式从世界中检索的任何数据不涉及特定的解释行为。

但数据绝不仅仅是数据,换言之它要为固有的政治利益性决策假借科学公正性的虚饰。事实是数据很容易被扭曲,这取决于它是如何被收集的。在一个给定地点,空气污染的不同值可以通过改变传感器安装在几米处的高度而产生。邻里之间对风险的看法可以通过稍稍改变用于划分报告犯罪的分类法而转换。任何做过民意调查的人都知道调查结果是多么容易受到精确措辞的影响。

第 19 段(可获 2.38 积分)

对“完美”知识的大胆宣称似乎与所有已知信息处理系统的混乱现实相矛盾,人类个体和机构利用这些系统,更广泛地说,以此体验着世界。事实上,令人震惊的是任何有经验的工程师都不会如此粗心地宣称完美来代表任何计算系统,无论系统多么强大。

城市问题有且仅有一种解决措施的观点也令人费解。城市由个体和群体构成,他们通常有着相互矛盾的偏好,不可能同时充分地满足所有人。

第 20 段(可获 1.36 积分)

这样一种解决方案,即使存在,要在算法上实现也是难以置信的。为了论证,假设确实存在一个能平衡城市所有竞争选区需求的主公式。如果这个绝佳的方案能够自动且持续地被确定那当然很便捷。但是将市政管理大批量交给一套算法工具似乎对负责编写算法的一方过于信任了。

如果未来城市愿景背后的公式被证明与当前计算模型中使用的一样,改变生活的决定将取决于定义不清的、主观的价值观的相互作用。这样一个过程生成的输出可能会开启半智能的抽象化概念,抽象概念下抵抗直接测量的复杂情况被简化为更容易确定的代理值:平均步行速度代表城市生活的“节奏”,专利申请的数量构成“创新”指数,等等。

第 21 段(可获 2.19 积分)

很简单,我们需要理解,创建一种旨在引导公民资源分配的算法本身就是一项政治行为。并且,至少现在看来,当下关于智慧城市的文献中没有任何一处表明算法或它们的设计者会服从民主问责制的一般程序。

最后,很难相信任何这样的调查结果会以脱离政治的方式转化为公共政策。源自计算模型的政策建议很少适用于像资源分配这样的政治敏感的问题,而不进行中间调整。引起麻烦的结果可能被抑制,被权重较大的决策因素任意推翻,或者被简单地忽视。

第 22 段(可获 1.48 积分)

现在的情况是,隐含在大多数智能城市修辞中的所谓的完美能力,不适应于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关于技术系统的工作方式。它也在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关于城市如何运作的面前失效。智慧城市的建筑师们没有考虑到权利的现实性,以及精英们压制不符合他们利益的政策方向的能力。最好的情况是,来自传感器的数据分析被用于指导市政政策这样的技术观点是天真的。然而,最坏的情况则是,它忽略掉历史的教训。

第 23 段(可获 1.28 积分)

所以,是的:物联网带来了许多新的可能性,摒弃那些可能性是愚蠢的。但我们也应该以怀疑的态度理智对待整个领域,尤其要抵制公司试图收集更多关于我们生活数据的企图——不论我们被告知他们将提供给我们多少轻松、便捷和自我掌控。

摘录于《激进技术:日常生活设计》,亚当·格林菲尔德著。Radical Technologies: The Design of Everyday Life,作者Adam Greenfield,由Verso本周出版。

第 24 段(可获 1.1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