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你怎么每次都要回应他们?如果不回应他们,他们也不会一直跟你说话。”

深夜了,外面冷得直让人发抖。我和当时的男友站在公共汽车站。我们刚刚看完一场演出,正要搭车回家,但是我们的二人世界被人打断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竟然是我的错。

一个醉汉站在离我们半米处。与其说他站着,不如说他像一棵瘦削的树,在风中摇摆着。他的眼神一直盯着我。他好像穷得很,看来他今晚应该是要在外过夜了。而我才刚刚在担心,他今晚要怎样保暖。

第 1 段(可获 1.41 积分)

我虽然还是在担心,但是现在我也有点不高兴(绝大部分是替我的男友感到不高兴),因为他对这次经历很明显反感。

醉汉用一只手臂抱住了一个垃圾桶,用另一只手弯弯手指头叫我过去。全身都是烈酒的味道的他,紧紧靠了过来,还对我的身体和样貌评头论足了一番。他的眼神在他的垃圾桶和我之间来回切换,促使我向前和他说话。这场面持续了至少10分钟。我在全程保持礼貌,而男友则越来越紧张。

让我感到烦恼的不是这些人对我的性骚扰。对我来说,这种场面一点也不可怕,甚至也不会使我感到丝毫的不安。其实,这样的事每天都会发生。我一踏出家门,就会有男人前来跟我说话。我屏住呼吸,对这些人很有礼貌,摆出无可动摇的样子。一回到家,这样的事又重复,重复,重复……

第 2 段(可获 1.9 积分)

最让我感到不满的是,现在的这次互动已经被怪到了我头上来。这种互动对我来说一点也不新奇,因为这就是我这样子过生活、处理事情所要付出的代价。但是对他来说,这样的事却是头一遭,而他一点也不喜欢。

“你就不要跟他说话了!你不说话,他自动就会消失。”男友又对我说道。他脸色很苍白,很明显是非常紧张,也许根本就是害怕此人接下来会对我们(尤其是对他)怎样。

但是,我完全不会害怕,因为我已经学到了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保证我们俩的安全。我这么做,是为了尽快结束这件事而不节外生枝,但是我男朋友却认为,我这么做正是导致这场互动的根本原因。

第 3 段(可获 1.68 积分)

就这样,我们一边等车,我一边继续对醉汉客气。

有些时候,我回到家时就会告诉男友,这样的互动经常发生,而且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发生。他对此似乎很愤怒,但是我总觉得他像很多男人一样,可能以为我是在夸大其词。

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因为大多数人很难掌握到一个状况的严重性,直到他们有了亲身经历为止。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事在大庭广众发生,更从没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

当然,他之所以告诉我别去管它,正是因为这似乎就是最理性的做法。如果你对某件事视而不见,它自动就会消失,难道不是吗?

第 4 段(可获 1.41 积分)

不过这次,他终于见证了这件事。虽然他站在我身边,但是他对这个醉汉完全起不了阻吓作用。虽然男性总爱以为自己的存在就足以保护女性不被其他男性骚扰,但是事实很少是如此。

有一次,我搭了“灰狗”长途巴士,有个男人把手放在我腿上,于是我试着把身体扭开,他却挡住了我的去路。旁边有一个已当人父的白领商人,明明可以负担得起豪华车,却因为巴士上的舒服座位和出风口而被吸引了进来。他看到了这一切,似乎有点担忧,最后却也没吭一声。

又有一次,我在某间餐厅工作,趁着休息时间出去抽根烟,却被一位顾客逼到餐厅外的小巷的一个角落。两名大学男学生一脸关注地在附近徘徊,最后却决定走掉。

 

第 5 段(可获 1.68 积分)

还有一次,有个非常紧张的男性朋友“为了安全起见”,非常慷慨地陪我走回家,途中却遇到了一个明显发狂的男人。虽然有了男性朋友的陪伴,这个狂人还是对着我甩动一个挂锁,威胁我说:“贱女人,看我打烂你的脸!”事后,男性朋友问我怎么能保持这么冷静,而我也只能耸耸肩。

更有一次,我和现任男友走在路上的时候,一个醉汉跌跌撞撞地从酒吧走了出来,对着我们挥动一条高尔夫球棒。醉汉锁定的是我,最愤怒的却是我男友。我对醉汉的挑衅行为奉陪了一段时间,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钻进一家酒仓里,直到醉汉离开为止。

第 6 段(可获 1.45 积分)

这样的事经常发生,而我很难因为这些事件而感到不安,因为如果允许自己每次都这样觉得,我就再也离不开家门了。发生这样的事时,如果身边刚好有男人,而他却因为这起事件而明显受到惊吓,不知如何是好,我就一定这样提醒自己。

虽然我的男友目睹了这次事件,但是他似乎没有因此而产生同理心。这件事反而证实了他所相信的一切。我并没有无视这个男人,而如今他在这里出现在我们面前,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把我们的时间和注意力当成水来吸收。我对他微笑,又对他很有礼貌,而这就是他跟我说话的原因。当然,在他要求我注意他之前,我根本没有去注意他。我完全没有做出任何事来引起这个醉汉的色情目光或性骚扰语言。我只是以女性的身份存在,而对许多男性来说,这就已经足以引发非分之想。

第 7 段(可获 2.2 积分)

“说真的,别再对他那么好了。你这样做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

这样的结论只会把我累坏,因为这件事我们早就讨论过了,所以他应该非常清楚。而且,我还厌倦了一边牵住生命中的男人的手,一边握紧拳头,准备攻击那些侵入我的空间、要求我的时间的陌生男性。

这样的结论也肯定不真实。他并不是每天都遇到这样的事,所以不知道什么才会使情况变得更糟。他所收集的轶事证据比我要少得多。

说实在话,这个男人已经算是“好”的了。他曾经参加过“穿她高跟鞋走一英里”活动,也曾经看过《阴道独白》(The Vagina Monologues)。他曾经读过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和贝尔·胡克斯(bell hooks)的著作,知道什么是“男性凝视”(male gaze),对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也很熟悉。他绝不会在街上骚扰女性,更不会责怪受害者。

第 8 段(可获 1.94 积分)

除了现在。除了当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时。这一切依旧是我的错,是我干的好事。因为我的缘故,这个男人使我的男友感到难受。

想要当个盟友,其实并不需要明白得太多。只要你在啤酒广告中发现性别歧视的存在,你就是盟友。只要你抱怨性别工资差距的存在,你就是盟友。

那么,如果把男性每一天犯下的性骚扰行为怪罪于女性呢?这个嘛……

只能说,生命中使人振振有词却不采取行动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有这个而已。

这些男人从车子里或者在街上大声侮辱我、跟踪我回家、在我挤巴士找座位时用双手摸我裙子后面、光天化日之下把软绵绵的那话儿对着我摇摆、一边说爱我一边却又动手打我……

第 9 段(可获 2.06 积分)

虽然有好多这样的文章已经讨论过这种现象,但是全世界的人还是认为,这些男人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我们常常告诉他们“我的身体是他们的财产”、“我的注意力是他们的权利”,而是因为我的微笑、穿着、行走姿势或存在,允许了他们这样做。

姑且不论,被动、有礼或放纵地说话、微笑或存在,其实曾经救过我。

姑且不论,只要我稍微暗示自己不想说话,很多本来又热情又有魅力的男人,竟然一下子变得又可怕又恐怖,翻脸速度就像翻张扑克牌一样。

第 10 段(可获 1.39 积分)

姑且不论,有一次,一个男人在酒吧里对我性骚扰,令我不胜其烦,于是我以“只想要独自看书”为由回拒,结果他对着我的脸吐口水。

姑且不论,有一次,一个站在街角的色狼想要勾引我,我因为厌倦了被当作消耗品对待,就叫他闭嘴,他竟然亮出了一把刀,还说:“胖婊子,我赞美你,你还不感激!”

姑且不论,一个“不”字就会引来诸多假设:

“你觉得我配不上你嘛!”、“原来你是女同志!”、“无视别人是没礼貌的,难道没人教过你吗?”

第 11 段(可获 1.56 积分)

真好笑,还真的没人这样教过我,而且人们还会叫我无视这种人!

还有就是那个问题——难道你就不应该心存感激吗?有那么多人打断你的生活,纯粹是为了表示兴趣,难道你不觉得这很好吗?难道你不会希望有人突如其来地连声赞美你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我所听到的话,大部分根本就不是善良的话,而是伤害的话。

许多男人一边过日子,一边觉得自己被忽视,这不仅是毒性男性气质的错,也是其他男性的错。作为女性,如果耳里听到的都是听起来更像是威胁的所谓“赞美”,每一次的性骚扰就变成了噪音,每一次遇到这种人,就可能会让你面临危险或者让你觉得不安。

第 12 段(可获 1.68 积分)

别人总是告诉我们,要无视性骚扰行为……除非其来自好人。别人总是期望我们立刻就知道差别所在,然后作出适当反应。结果呢?我们往往会搞错,因为根本就没有正确答案。

尽管如此,这种状况最好应该怎样处理,却都是男人说了算;事实上,只有我们受害者才知道,什么对自己最好。

我已经非常清楚,我在生命中无法避免别人不断说出我不想听到的话,更无法避免别人触碰、性化我的身体。我也无法避免自己把自己的一小部分躯体和时间交给要求我这么做的男性,因为我根本无法停止这样的需求。这是我无法控制的事情。

 

第 13 段(可获 1.7 积分)

不管我穿什么、感觉怎么样、怎么走路,这样的事都会发生。引发这种行为的,根本就不是我的行为,而是我的存在——仅此而已!

他们有时候是出自好意,有时候并不是出自好意。有时候,他们只是想要打断我的生活——他们只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而且觉得没有任何理由不这么说、不这么做。

问题不在于这件事会不会发生,而是这件事什么时候发生、多常发生、今天发生几次、剩下这辈子会发生几次、有几次会恶化、有几次会使我遇到危险。

第 14 段(可获 1.65 积分)

我无法完全阻止它的发生,也无法使它不那么常发生。我能做的,就是确保它不会变得更糟。

所以,我会微笑。我会跟他们交谈。我会表现出甜美可人的样子,甚至会为了吐出“谢谢”两个字而把怨气硬吞下去,因为我是通过不断尝试、不断失败,证明了这样做才最有效。

小小的微笑,能够化解怒气。以挥手回应他们,能够防止情况失控。强颜欢笑,能避免药店外面那个男人继续跟踪我。受困人龙时与这种男人进行完整对话,能够帮助我判断对方是有暴力倾向,还是只是太过友善而已。

第 15 段(可获 1.56 积分)

这样做让我很厌烦,而且效果并不理想。这样做使我变得胆战心惊、步步为营。这样做使我必须考虑我在公开场合中与别人的每一次互动。

这样的局面本来就不公平:对那些骚扰我、侵入我的空间、要求我的时间和注意力、允许自己触摸我的男人来说,我这样做令他们很愉快。他们感觉到有人聆听他们、注意到他们、看重他们、认可他们。

我和他们的感觉却是完全相反的。

我也知道,我把礼貌当作是自我防卫的武器,其实是在积极地允许并进一步鼓励这种行为,从而变成了问题的一部分。

第 16 段(可获 1.48 积分)

但是,我的身体不是这场斗争的战场,而我也绝对不愿意用我的自身安全来换取这场斗争的结束,因为就算真的交换,这场斗争还是会持续下去。

我宁愿每天晚上安全地回到家,也不愿在性骚扰迎面而来时负起结束男性权利感的责任,因为真相是,我的顺从不会导致男性获得权利感,而我就算不顺从,也不足以制止男性权利感。

数百年来,男性出于反射作用而做出这种行为,而这种行为又被女性所接受,甚至是被鼓励;所以,就算我不再把礼貌当作是盔甲,我也无法把这种行为改掉。如果一个男人以为我的身体可以任由他来处置,我也无法使他改变想法,因为他这种想法是他经过这一辈子以来的“训练”而学到的。

第 17 段(可获 1.61 积分)

除了我自己的生命以外,我应该是什么事情都结束不了。

如果不继续服从,最可能的结果就是我会受到伤害。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一切都不会改变,除了一件事:我不会因为被性骚扰而感到厌烦,反而会积极地害怕,又或者,更糟的情况可能会发生,至于是什么情况,可想而知。

也因为这样,我每一天都会决定暂时接受自己成为问题的一部分,因为我知道我的这一部分绝对是最小的一部分。决定成为问题一部分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无视它就好了”的另一个做法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当然,要求女性“无视它就好了”,其实就是叫女性保持沉默的另一种方法。如果我们保持沉默,我们就会安全。如果我们保持沉默,他们就会消失。

第 18 段(可获 1.64 积分)

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些不骚扰女性、不把女性身体占为己有的男性,就可以顺其自然地保持沉默。

就在这一个晚上,对于这位自以为很了解女性、自认为会聆听女性说话的男人,我已经太过厌倦,再也忍无可忍了。

“不会。他绝对不会。他绝对不会消失,更不会停止骚扰我们,而且,与他交谈,其实就是我所知道的保护自己的最佳方法之一。”

就这样,我们俩告吹了。

公车终于来了。回家途中,我在公车上把这些年来累积起来的小小屈辱全都释放了出来。无论他有没有听到,无论他有没有学到什么,我再也管不着了,因为我很大程度上只是需要把这些感受说出来,也就是我在上面提到的东西,还有更多更多。

 

第 19 段(可获 2.03 积分)

就像:“骚扰不等同于赞美”、“要求女性保持沉默,对问题于事无补”、“你如果认为这就是我的行为所致,基本上就是在‘责怪受害者’”。

从那天晚上起的这些年来,我对许多男人说了好多遍这个故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保持沉默、不予理会,并不会让女性更安全,而我需要你明白这件事。

我只需要你明白这件事而已。

许多男人立刻就会提醒我们,不是所有男人都会骚扰女性。对此,我会更迅速地提醒他们,所有女性(真的是所有女性)都遇到至少一次这样的事,而且更有可能遇到了不止一次,而是好多好多次。

第 20 段(可获 1.59 积分)

而且,每当我们遭到街上男人触摸、大声呼喝、骚扰、殴打、吐痰、威胁、甚至猥亵要求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告诉我们不要去理会他们。

实际上,我们并不能奢求无视性骚扰行为。我们之所以与这些人接触、对他们善良,是因为这样做才能保护到我们。

现在就是所有人与这些人接触的时候了。

也许,你已经厌倦了听到女性被骚扰的事件、厌倦了听到我们分享自己被骚扰的故事。就算真是这样,也许就是因为你一直在无视着它所导致的,而我们也认为你也不应该再有这样的奢望了。

第 21 段(可获 1.5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