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梅甘,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很长时间了。而你还没有,但你似乎已经非常接近一些强大的人 了。” 我的男同事在每年两次的工作后的鸡尾酒会上这样跟我说。

“只是这些还没有发挥作用,” 他继续说 “我真的不知道你怎么付得起曼哈顿的房租。有时候我在想你是不是一个三陪女?,我比较直接,因为我想知道同样的事情。”

我喘着气,说:“那太荒唐了,你在开玩笑吧?”

“这就是为什么埃文* (这个行业的一个共同的朋友) 的行为让你不舒服的原因,他也有同样的问题。”

第 1 段(可获 1.36 积分)

愤怒是我无法发作的唯一情绪。这对于已经被社会化要变得和蔼可亲的女人来说,这并不寻常。(即使去回应你认为尊敬你的人把你的成功归咎于卖淫!)。我们害怕被贴上“疯狂”的标签,或者更糟糕的是,证实了我们原告的判决--因此我们试图保持镇静。

在那一刻,我感到困惑和羞愧,尽管情况很糟糕,我仍然无法培养愤怒情绪。当我想象整个健身行业都相信我通过陪别人睡觉去交朋友、去和导师接触、去获得机会,我整个脑袋一片空白。我感到羞愧万分,我颤抖着向我同事保证,我并没有这样做,事实上,我只是一个陪同者。我哽咽地像机器人那样表达我的“沮丧”,因为“我一直为自己的智慧和正直而骄傲!”

第 2 段(可获 1.74 积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几个人分享了这个故事,并问他们的想法。他们的反应都很愤怒和厌恶,确定我同事的假设(和讲话的方式)是不对的(虽然其中一个人礼貌地告诉我在以前我们工作的地方有一个传言:我被解雇了是因为我和“总裁”上床了)。他们的确认让我可以感受到那种常常被压抑的愤怒。我觉得我被迫不得不强调我们对女人做的这种混蛋事。此番言论虽远不及说开创性,但很清楚地显示出一种在我们文化中潜伏的压迫感:

第 3 段(可获 1.28 积分)

我们把育龄妇女的友善解读为诱惑。

我想起来曾经有位男性心理医生告诉我,那是我的错,我们所分享的一位客户已经对我产生了感情,并由于因为他的“不求回报的爱”而企图自杀。(如果我是女性客户的男性治疗师,我们会引用她的边缘型人格障碍并逃避所有责任。)五年后,那个心理医生的话仍然印在我脑海里:“我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从我遇到你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他冷笑道。

第 4 段(可获 1.28 积分)

我想起来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去看的男性治疗师,他告诉我因为我没有谈恋爱,我必须无意识地勾引男人。毕竟,我单身没办法获得幸福。我感到羞愧,所以决定不再涂睫毛膏去上班了。
我想起医生们给的意见,当他们知道我是学生健康中心最受欢迎的治疗师时,他们假笑着嘀咕,我的客户一定想要约我出去(不可能是因为我擅长我的工作!),或者每次我告诉人们我的工作,他们的回答是,“我确定你很受商人的欢迎”(我大部分客户都是异性恋女护士学生)。

第 5 段(可获 1.65 积分)

我想起男朋友曾说我“太过卖弄风情”,因为我有不少男性朋友,也因为我问了他的室友关于节目和恋爱生活的问题。

我想起很多次接受他人送我回家或者约会之后睡前喝酒的邀请(我只是分别犯了一次错误,在我学会接受如此邀请被解读为同意--和穿着一件低胸衬衫没有什么不同!),我用身体竭力反抗这种性骚扰。

有种观点是,试图引诱的“善良”外向型女人使强奸文化、荡妇的羞耻感和脱离感得以持续,迫使女人在善良方面要慎重选择。(即最好不要变成“婊子”!)

第 6 段(可获 1.41 积分)

在我们日益孤立的社会中,我是一个友善的人。我对街上的陌生人微笑,希望能给他们联系的一刻。当我和人们讲话时,我看着他们的眼睛。我利用机会开玩笑或自嘲,因为我喜欢人们在我身边感到舒服。我问一些问题-真正的问题-因为我是真的很感兴趣,而且我也真的很关心答案,因为我是真的很在意。我的一生致力于了解他人情况,并给予支持和联系,因为我想减轻人们的痛苦。

我对你感兴趣。

并不意味着我想和你做爱。

让我们赞同和接受这种观点。

Megan Bruneau M.A. RCC 是一位心理治疗师、健康教练以及“福布斯失败因素”的主持人。她擅长处理完美主义、焦虑、抑郁和饮食失调等问题。可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和YouTube上关注她。
*名字已更改

第 7 段(可获 2.06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