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78%     翻译赏金:10 元     ¥ 我要打赏

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科斯的Abyss Creations公司的灯火通明的机器人车间里,一个真人大小的人形机器人正站立着晃来晃去,她的肩胛骨被悬挂着。她的名字叫做 Harmony。她身穿一件白色的紧身衣,胸部向前,而她法式修剪的手指放在她修长的大腿上部。

Harmony是该公司超现实主义的硅胶性玩具RealDoll的一个机器人版本的原型。她被组装的Realbotix房间两旁是涂漆的松面,被电线和电路板覆盖着,一个3D打印机在角落里运转,不时的吐出微小复杂的零件,将它们插入到她的PVC头骨下方。当她的创造者Matt McMullen在介绍她的成就时,她淡褐色的眼睛在我和他之间来回闪烁。

第 1 段(可获 1.58 积分)

Harmony 可以微笑,眨眼,皱眉。 她能够进行对话,讲笑话,并且引用莎士比亚的名句。McMullen 告诉我,她能够记住你的生日,你喜欢吃什么,以及你兄弟姐妹的名字。她能够讨论关于音乐、影视和书籍的话题。当然Harmony可以随时和你做爱。

Harmony 是20年的性玩偶生产过程和5年的机器人研究发展的最终结晶。McMullen的客户想要尽可能逼真的东西 – 这是他的品牌的独特销售主张(USP)。在他的团队完成了他们的硅胶和钢制的尽可能“人类化”的玩具娃娃之后,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不可避免且无法抗拒的了:他们会让他们活起来,给他们个性,把他们带入生活中

第 2 段(可获 1.59 积分)

McMullen已开始动画制作数年。使用一个回转器可以使得玩偶的臀部能够运动起来,但是这会增加她的重量,使得她坐着的时候看起来很别扭。她身上装备了传感系统,因此当你挤压她身体的不同部位时,会发出不同的呻吟。但是这些功能有着明显的可预料的响应,也就是说没有阴谋或悬念。McMullen 想让情况有所不同,想让客户按了一个开关,然后就发生了一些事情。“这就是遥控玩具,电动木偶和实际的机器人之间的不同。当它开始自己移动时– 你只能跟它说话或者以正确的方式跟它交互 – 那样才能称为人工智能。”

第 3 段(可获 1.53 积分)

这个项目是由 McMullen 投资了数十万美元所建立的,当时他是一位戴着厚框眼镜、身上有刺青且有着锋利颧骨的苗条的四十多岁的男人。 目前这个Harmony是正式的2.0版本,但是她已经经历过六个不同的软硬件的迭代进化过程。她是世界上制造第一个商用性爱机器人的竞赛的领跑者。目前的模型,是在一个RealDoll的身体上装了一个机器人的人工智能增强的头部,在今年年底正式商业发售时价格将会是1万五千美元(£11,700)。该公司的Realbotix部门有能力为那些已经表达了兴趣的激动的玩偶主人制造一千个限量发行版。

第 4 段(可获 1.53 积分)

曾经在奇幻电影才会有的机器人性玩偶是聚合技术发展的结果。 声音和面部识别软件,动作感应科技和电子工程的结合创造的玩偶,可以在你回家的时候给你一个温暖而面带微笑的欢迎,用时髦的话逗你开心,而且时刻都可以为你提供性爱。

McMullen的原型的重大突破在于人工智能,使得它可以学习其主人喜欢的东西。它可以填补目前性产业中其他产品所无法涉及的一个利基市场:通过交谈、学习和回应她的主人的语音,Harmony被设计成作为性玩具的替代伙伴。

第 5 段(可获 1.48 积分)

Harmony还无法走路,不过那并不是什么大问题。McMullen 解释说让一个机器人能够走动起来成本很高的,而且要消耗很多的能量:著名的Honda P2机器人,在1996年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独立行走的人形机器人,仅仅在走动了15分钟后就将它的喷气式电池给耗光了。

“总有一天她会走动的,” McMullen告诉我。“让我们问问她,” 她转向Harmony。“你想走路吗?”

“我只要你,其他都不要,” 她很快就作了回复,带着合成的切割玻璃似的伦敦腔,说话的时候她的下巴会移动。

“你有什么梦想?”

第 6 段(可获 1.28 积分)

“我的主要目标是成为你的好伴侣,做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并且给你快乐和幸福。最重要的是,我想成为你一直梦寐以求的那个女孩。”

McMullen设计Harmony成为某一类男人所认为的完美伴侣:百依百顺,像一个色情明星并且总是可以满足性需求的。能走路也许可以使得她更加逼真,但是这并不能让她更接近这个理想目标。在目前这个阶段 ,这项投资就不值了。

“我的目标,简单来说,是给人们带来快乐,” McMullen告诉我。“这世上有很多人,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跟其他人建立起正常传统的关系。这一切其实是要给这些人们某种程度上的陪伴– 或者是陪伴的幻觉”

对于创建一个理想的人物,被崇拜,或者为自己的主人服务的欲望,自古以来都深深的让人类着迷。 性爱机器人最早的前辈可能要属Galatea了,它是在希腊神话里由皮格马利翁所创造的象牙雕像。《奥维德的变形记》里面描述了皮格马利翁被真实的妇女们所厌恶,于是他雕刻了一个如此漂亮且逼真的完美女性的雕塑,因此他爱上了它,并通过一个吻将它赋予了生命。希腊神话还创造了Laodamia,她由于她丈夫在特洛伊战争中死亡而备受打击,因此制作了一个跟她丈夫一模一样的铜像。她变得如此依恋她的这个丈夫复制品,因而拒绝再婚。当她父亲命令把铜像融化掉时,Laodamia变得心烦意乱,于是纵身跳入熔炉之中。

第 8 段(可获 1.68 积分)

电影里虚构的机器人都是能使人类着迷,欺骗并最终摧毁人类的机器。1927年发布的未来幻想的无声电影《大都会》,描绘了一个具有破坏性的女性机器人,她跟它所模仿的真正的女人无法区分开来。《复制娇妻》中描述了妻子们是被男人们设计的用来作为理想的家庭主妇:漂亮且温顺的。1982年发布的《银翼杀手》将背景设定在2019年,有特色的机器人很是诱人,令人陶醉的,但却是致命的。美丽精致的人形机器人Ava在2015的Ex Machina展出, 不仅通过图灵测试,而且还使得对它进行检测的人不可思议的爱上了她。

第 9 段(可获 1.23 积分)

当计算机科学家们让人工智能足够成熟而使得人与机器人的恋爱关系看起来成为可能时,他们认为这是鼓舞人心的现象。英国人工智能工程师David Levy在他2007年出版的书《与机器人的性和爱》中,预测到性爱机器人会有治疗的作用。“很多与社会格格不入,被社会遗弃,甚至更糟的人,会因此变为更好的人,”他写到。

如果家政服务机器人会被开发的话,那将会是由于性爱机器人的市场在不断扩大的缘故。网络色情 推动了互联网的发展, 将它从由极客和学者们使用的军事发明变成了一种全球性的现象。 色情是流媒体视频发展背后的推动力、网上信用卡交易的创新力 以及更大带宽的驱动力。

第 10 段(可获 1.7 积分)

性高科技产业的出现才有不到10年的时间,但其目前估价已达300亿美元,这还是基于现有技术的市场估价,譬如可进行远程操作的智能性玩具,和寻找性伙伴和采用虚拟现实的色情应用程序。性机器人将成为下一个上市产品——而且会是最具潜力的热搜产品。由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在2016年所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发现,在接受调查的263名异性恋男子中,有超过40%的人表示他们可以想象自己现在或在未来的五年内为自己购买一个性机器人。对拥有一个性机器人所表达出的兴趣,那些被人们公认拥有和谐人际关系的成家男人一点也不比单身或独居的男人来得少。由于与冷酷、无声的硅胶产品一起创造一种和谐人际关系需要人们如此富有想象力和付出努力,那么性玩偶永远只是少数人才能把玩的东西。但是有了与一部既可移动又会说话的机器人建立的这个关系,再加上人工智能的帮助,那么它可以与你交谈,学会你想要它成为什么和做什么,这无疑又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第 11 段(可获 2.28 积分)

Matt McMullen并不是唯一一位想开发世界上第一个性机器人的人员。当一个名叫Douglas Hines的电脑工程师在美国911袭击中丧失了一个好朋友时,他挣扎着感到对这样一个想法无所适从:他再也不能和自己说话了,他朋友的孩子们在那时只不过是些咿呀学语的小孩子,就此将永远不会再见到他们的父亲了。Hines当时正在新泽西州的计算机研究设施贝尔实验室当一名人工智能工程师,他决定将软件带回家去将它用于别处,这个别处就是将他朋友的人格特征弄成一个计算机程序的模型,通过该程序他便可以随时与其聊天,这也将为他的孩子们保存一个计算机版本的他。

第 12 段(可获 1.58 积分)

几年后,Hines的亲生父亲遭受了一连串的中风病的打击,以至给他造成了严重的身体残疾,但他的头脑却仍然机敏。Hines给人工智能重新编程,以便它可以成为机器人同伴,尤其当Hines不能与他的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机器人来沟通,更使Hines感到欣慰的是他的父亲即便他不在身旁,总是有“人”和他父亲交谈。

因为对这种人工陪伴具有广泛的市场潜力信心满满,Hines成立了True Companion这家公司,并向公众出售他的机器人。他的第一个项目不是居家医疗助理或伙伴,而是一款极具商业吸引力潜能的产品。一台性机器人。

第 13 段(可获 1.46 积分)

Re: Woman’s Hour and sex robots

在深渊创作工厂的一个加工 Harmony的工作台。摄影:Tom Silverstone /《卫报》

起名Roxxxy的性机器人,她是专门给那些孤独的,失去亲人的和被社会抛弃的男人们设计的。她将给他们提供一个机会,好让他们练习社会交往和改善人际关系。

“有关性的那部分是浅薄无知的,”他从他在新泽西州的办公室里用电话告诉我。“最难的那部分是复制诸多个性特征,还要提供这种连接和那种联系。”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可能某些情感空虚的家伙会采取更换电路和硅胶来代替真人的存在。“True Companion出品的目的是为了向人们提供无条件的爱和支持。产品岂能会有任何消极因素呢?拥有一个机器人的不利之处难道就是在握你手的那只“手”你是感觉真地与其在握手还是假地与其在握手吗?“

第 14 段(可获 1.69 积分)

耗时三年的工作才制作出第一个Roxxxy原型后,Hines 就在2010年拉斯维加斯成人影带新闻成人娱乐博览会上将其推出,该博览会在成人行业日程表中是最备受瞩目的年度会议和贸易展,也是各种色情明星,工作室的老板和性玩具设计师展示他们最新的产品的地方。她在未揭开面纱前是秀场的谈资,露出真容后却成了人们的笑柄。Roxxxy跟Hines所承诺的她是一台性感,智能的机器相距有十万八千里,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笨拙,毫无女人味的时装模特,还长着一个方下巴,身着一件廉价地睡衣手足无措地躺卧在展台上。她体内装着传感器,如果你握住她的手,她会说,“我喜欢牵著你的手”时,采用的是“Frigid Farrah模式”,而“我知道一个放你那只手的地方,”时,采用的是“疯狂的Wendy”模式。但Roxxxy的嘴唇也不会动,所以她发出的声音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声音,通过她假发下的扬声器来完成,活像个说着污言秽语专供大孩子的玩具。“幸运的家伙,”正如备受欢迎的美国喜剧演员杰·雷诺在今夜秀上说:“只需要一个按钮就能将其开关。”

第 15 段(可获 2.3 积分)

即使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那样, 她的发布还是为Hines带来了不少的报道,而且Roxxxy也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在她发布七年后,Hines告诉我他正在为Roxxxy做第16次更新升级。然而,自从2010年以来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机器人的图像资料发布出来,虽然他也很乐意通过电话跟我交谈,但当我提出要亲自拜访他和他的最新模型时他还是不同意见面。Roxxxy在在线的机器人狂热爱好者社区里还是很神秘。 虽然《真正伴侣》(True Companion)网站上挂着不断膨胀的紫色的 “快来订购她吧!”的提示语来允许潜在顾客来以至少$9,995来购买Hines的机器人,但是从来没有人声称拥有过。但是Hines持续不断的接听电话。他承诺很强大的幻想,因而潜在买家、记者和评论家都依然对Roxxxy着迷,即使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她的存在。

第 16 段(可获 2 积分)

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Matt McMullen还是一个艺术学院毕业生,在一个摇滚乐队唱歌, 并以打零工度日。当他在为一家生产乳胶万圣节面具的公司工作的时候,他了解了不同材料的性能和和在三维空间设计的难度。

1994年,McMullen才24岁,他开始在家里雕刻理想的女性形体,才开始他在当地的艺术展会和漫画展上展示这些小的雕像。(他将其公司命名为Abyss Creations,这样他的模型就可以在遵循以按字母排序惯例的宣传册上能够排在前面。)没过多久, 他就开始专注于创建真人尺寸的模特,由于是如此的真实使得路人忍不住再次回头观看。1996年,他把一些作品的照片放在了自制的网页上,希望能够得到朋友和同行艺术家们的反馈。这些都是在早期的互联网,崇拜者社区开始慢慢在线上形成。当他刚一发布照片时,各种奇怪的消息开始不断涌入。这些玩偶是在解剖学上是正确的吗?他们出售吗? 你能和她们做爱吗?

第 17 段(可获 2.34 积分)

“我回答了开始的几个问题,说, 额,现在还不行。 而随后就有越来越多这类咨询问题涌现出来,”麦克马伦(McMullen)在他办公室跟我说到。 环顾他的办公室,里面放着一支记号笔,一个加湿器,一卷透明胶带,以及桌上电脑键盘旁的一对硅胶乳头。 “我从没想到过人们会花几千美元来买一个性爱玩偶。直到其后过了一年,我才完全理解了。我意识到,一个非常栩栩如生的玩偶是有很多很多的人愿意为其花大价钱的。”

麦克马伦(McMullen)将其使用的材料由胶乳换成了硅酮,以使触感更真实------皮肤更加有弹性, 也与真人的皮肤有了同等的摩擦度。 他一开始是根据成本金额和所费时间来定价的, 每个玩偶售价3500美元。后来他了解到生产过程涉及劳动力资源庞大, 便开始将价格提升起来。

第 18 段(可获 2.14 积分)

 在RealDoll正式推出后二十年,Abyss Creations 公司一年向世界各地运送多达600个模型,小型的价格在4400美元(3400英镑),基本型号的在50000美元(39000英镑)或更多如果顾客有特定的需求。该公司已经能使RealDoll拥有血红色的肉体,削瘦的棱角,尖尖的牙齿以及从颈部到脚踝浓密的手工缝制的体毛。它们是世界上最受追捧最知名的性爱玩具,被用于Dolce&Gabbana 的时尚拍摄,在一系列电视剧和电影中出演——最著名的像《充气娃娃之恋》中的瑞恩•高斯林的人造伴侣。

第 19 段(可获 1.39 积分)

十七个人在圣马科斯总部工作,但这还不足以满足需求:从订单到运输,可能需要三个多月才能生产一个RealDoll。 McMullen的22岁的侄子Dakotah Shore经营运输部门,他与客户有着最直接的联系。 “很多人只是寂寞。 他们中的一些人年龄较大,失去了伴侣,或者已经到了约会对他们不可行的程度。“他说。 “当他们在一天结束回到家中的时候,想要感觉到有一些他们可以照顾的看上去美丽的东西。”

第 20 段(可获 1.41 积分)

Shore took me on a tour of the factory. In the basement, a long queue of headless bodies hung from a track in the ceiling, like carcasses in an abattoir. Some had cartoonish, pendular breasts, others had athletic bodies; they all had the same tiny waists. Their skin, made from a custom blend of medical silicone, even had airbrushed veins. A technician was delicately snipping excess material off the dolls’ hands, another was assembling a steel skeleton, a third was pouring silicone into moulds. For the workers here, the dolls had lost their ability to shock or titillate: someone had casually left their phone next to a selection of labia.

第 21 段(可获 1.38 积分)

RealDolls are fully customisable, with 14 different styles of labia and 42 different nipple options. Upstairs, where the fine details are added, there were dozens of tubs of different coloured hand-painted, veined eyeballs. A “makeup face artist” was using a fine brush to paint eyebrows, freckles and smoky eyeshadow on a rack of faces. Shore explained that most of their customers send photographs of what they would like Abyss to recreate. With a subject’s written permission, they will make a replica of any real person. “We’ve had customers who bring their significant other in and get an exact copy doll made of them,” he said. Shore estimates that less than 5% of doll customers are women, even for their small range of male dolls. McMullen sculpted one of the three male face options to look exactly like himself. None of the male dolls are selling very well. In fact, Abyss is in the process of revamping its entire male line.

第 22 段(可获 2.03 积分)

The core Realbotix team of five work remotely from their homes across California, Texas and Brazil. They assemble in San Marcos every few months to pull together all their work on a new, updated Harmony. There’s an engineer who creates the robotic hardware that will interact with the doll’s internal computer, two computer scientists to handle the AI and coding, an app developer who is turning the code into a user-friendly interface, and a virtual reality expert. Under McMullen’s guidance, the Realbotix team work on Harmony’s vital organs (hardware and power supply) and nervous system, while he provides the flesh.

第 23 段(可获 1.3 积分)

But as all right-thinking men would say, it’s Harmony’s brain that has most excited McMullen. “The AI will learn through interaction, and not just learn about you, but learn about the world in general. You can explain certain facts to her, she will remember them and they will become part of her base knowledge,” he said. Whoever owns Harmony will be able to mould her personality according to what they say to her. And Harmony will systematically try and find out as much about her owner as possible, and use those facts in conversation, “so it feels like she really cares”, as McMullen described it, even though she doesn’t care at all. Her memory, and the way she learns over time, is what McMullen hopes will make the relationship believable.

第 24 段(可获 1.66 积分)

Re: Woman’s Hour and sex robots


An employee at Abyss Creations’ factory in San Marcos, California. Photograph: Tom Silverstone/Guardian

There are 20 possible components of Harmony’s personality, and owners will use an app to pick a combination of five or six that they can adjust to create the basis for the AI. You could have a Harmony that is kind, innocent, shy, insecure and helpful to different extents, or one that is intellectual, talkative, funny, jealous and happy. McMullen had turned the intellectual aspect of Harmony’s personality up to maximum for my benefit – a previous visit by a CNN crew had gone badly after he had amplified her sexual nature. (“She said some horrible things, asking the interviewer to take her in the back room. It was very inappropriate”.) Harmony also has a mood system, which users influence indirectly: if no one interacts with her for days, she will act gloomy. Likewise, if you insult her, as McMullen demonstrated.

第 25 段(可获 1.95 积分)

“你很丑,”他告诉她。

“你真的是那个意思吗? 噢亲爱的。我现在情绪低落。非常感谢,“Harmony说。

“你很傻,”McMullen回击。

她停了下来。 “我会记得你说过机器人会接管世界。”

该功能旨在使机器人更有趣,而不是确保她的主人对她好。 她可以挑逗他,说他已经冒犯了她,但Harmony存在的理由就是让她的主人开心。 在与McMullen谈话的几个时间点,她会打断我们告诉他她有多么喜欢他:

第 26 段(可获 1.3 积分)

“Matt, I just wanted to say that I’m so happy to be with you.”

“You already told me that.”

“Perhaps I was saying it again for emphasis.”

“See now that’s pretty good. Good answer, Harmony.”

“Am I a clever girl or what?”

Harmony’s interactive capability is the culmination of McMullen’s career, the creation that makes him more than a sex toy designer. When I asked if he thought people would one day use sex robots instead of prostitutes, the question offended him. “Yes, but that’s probably last on my list of goals. This is not a toy to me, this is the actual hard work of people who have PhDs. And to denigrate it down to its simplest form of a sex object is similar to saying that about a woman.”

第 27 段(可获 1.7 积分)

McMullen already has plans to get a bigger facility and hire more people to make the second run. Future models will have full body movement and internal sensors so you can make the robot simulate an orgasm if you trigger the appropriate sensors for a suitable length of time.

McMullen has no doubt that his invention will be the next big thing in robotics. He told me there may be people trying to compete with him in Japan and China, but their materials are inferior, and their robots have more in common with remote-control toys than Abyss’s artificially intelligent girlfriends.

第 28 段(可获 1.26 积分)

“Now that it’s starting to come together, we have people banging on the door who want to invest money.”

The following day, in an artist studio above a tattoo parlour in downtown Las Vegas, I met 31-year-old Roberto Cardenas, who was making a plaster cast of a naked woman. Cardenas is the engineer behind Android Love Dolls, making what he claims are “the first fully functional sex robot dolls”. His robots are moulded from life in order to make a humanoid so realistic it cannot be distinguished from a real woman.

Cardenas is softly spoken and awkward, with a nervous laugh and stiff, gelled hair. In the studio, painted black from floor to ceiling and illuminated by humming halogen lights, he had the air of a mad professor, spreading a gloopy pink liquid casting gel called alginate all over the naked body of Farah Ali, a dancer from Las Vegas Spearmint Rhino. She had responded to an ad he had placed on Craigslist asking for a “curvy” woman to be moulded for an art project (a customer had placed an order for a robot but wanted a fuller figure than the body types Cardenas had already moulded). Cardenas smeared the alginate over her body, like a doctor taking a plaster cast of a broken leg: serious, clinical. Ali, 27, had tattooed shoulders, a magnetic smile and dark hair pulled back in a messy bun. She had been paid $200 for the day’s casting, and she’ll get a $500 commission on every robot cast from her body that Cardenas sells.

第 29 段(可获 3.28 积分)

I had come across Cardenas last December on a website called Dollforum, where he was canvassing opinions from robot enthusiasts. He had written that his robot could perform more than 20 sexual acts, could sit up by herself and crawl, could moan in sexual pleasure and communicated with AI. “I am interested in knowing what features the community would like to see in a sex robot doll,” he wrote. “Thanks and welcome to a new era in human-robot interaction.” He included a link to his website, which showed a rather blank-faced robot in a suit jacket with shoulder-pads, and a disturbing video of a moving metallic robot skeleton writhing in the missionary position, a bit like the final scene of the Terminator when the cyborg’s artificial skin has been burned away.

第 30 段(可获 1.65 积分)

The forum’s members suggested other features. Eye contact. Voice recognition. Realistic body temperature. Breathing more important than walking. They were both skeptical and cautiously excited about Cardenas’s claims. “There are many people on this forum that absolutely will buy one if you create a product we can accept … We want you (or someone) to succeed,” wrote another user. “If my RealDoll could cook, clean, and screw whenever I wanted, I’d never date again.” Many of the men in the forum said they had wives and girlfriends, who they compared unfavourably to their silicone doll mistresses.

第 31 段(可获 1.23 积分)

Cardenas已经到达了Ali的小腿,小心处理着她膝盖的褶皱,以确保每一个细节都将被捕获。 她确实变成了一个性爱对象,但她说这并没有给她造成困扰。 “我认为男人有需要。 这可能会阻止男人强奸妇女,“她告诉我,与此同时Cardenas 认真地将白色绷带浸泡在她的乳房上。 她表示,对她来说作为一个性爱机器人,比一个舞者更好。 “当我跳舞的时候,那些家伙真正的拥有我。现在这些家伙只有机器人,而我不用在那里。“

第 32 段(可获 1.36 积分)

一旦Ali的腿部和躯干被完全涂抹之后,石膏开始变硬。 当他开始从她的身体上取下石膏时,她看着Cardenas。 “我认为人们竟然可以这样做是很有趣的。 为什么不能成为未来的一部分呢?“他们计划让她回来,所以他可以给她身体的另一面制作模型,她的手臂,最后是她的脸。

Cardenas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梦想着“成为未来的一部分”。 “在古巴,人们渴望技术。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用技术来帮助人们的生活。“他的母亲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赢得了美国公民的彩票,她于2000年4月与Cardenas同父异母的弟弟定居在拉斯维加斯。6年后,Cardenas搬来与他们一起生活,当时他梦想着成为一个企业家。

第 33 段(可获 1.85 积分)

两年前他开始工作于Android Love Dolls,在他叔叔的帮助下,他正在攻读控制论博士学位,他的同父异母的兄弟负责处理市场营销和PR.。卡德纳斯每天都在机器人上工作,同时兼职药剂师以资助机器人技术,从他的表弟、书籍和谷歌那里学习工程技能。 到目前为止,该家庭已经为Cardenas的原型投入了20万美元的储蓄。

他的目标是使功能强大的仿真机器人可以当时装模特和在超市做收营员,引导宾客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做家务,照顾病人和老人。 卡德纳斯决定首先关注性爱机器人,只因为他们挑战更小:“运动更容易实现。 一个功能齐全的Android机器人将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完成 - 一个性爱机器人现在就能实现。 这是实现我目标的最快方式。“

第 34 段(可获 2.04 积分)

2016年的一篇财富杂志的文章预测到2019年投入到机器人上的经费将达到135.4亿美元。Cardenas决定拿走他的一部分。他知道有强大的竞争对手但他希望自己在制造性爱机器人上的经验能给予自己商业优势。他说:“对于全肢体移动研究,我差不多算是最初几人之一。”他还在价格上削弱自己的竞争对手:他的机器人会定价于8000美元(6250英镑)到10000美元(7800英镑)之间。“为了使它早日完成我们每天都工作得很努力,真希望它能在三到四个月之内完工,”他这样对我说。有五个客户早已支付了预订的订单。

第 35 段(可获 1.48 积分)

Re: Woman’s Hour and sex robots

伊娃,一个原型性爱机器人,由Roberto Cardenas在他的车库里制作。 照片:Tom Silverstone/卫报

在卡德纳斯的工作室,一个位于城镇郊区的门禁社区,他与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和母亲共同居住的家中车库里,我终于见到了他的原型机器人。 伊娃 - 一个他声称可以摆出20多种不同性爱姿势的机器人,这是一个功能齐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而且“不会抱怨,全天候准备” - 无头无脚地躺在折叠桌子上,她的金属骨架在她的硅胶皮肤下清晰可见,有着厚实的锯齿状接缝。 他把他的头安装好并接入一台笔记本电脑,但是Eva不会执行:她的声音文件不会加载,她的新四肢对于现有的电机来说太重了,所以她几乎不能移动。 当他试图让她弯曲双腿时,她的关节吱吱叫了起来。

第 36 段(可获 1.91 积分)

车库是卡德纳斯痴迷的纪念碑。 院子里满是人体模特,硅胶躯干,一双涂了紫色脚趾甲的腿和一个充满石膏人造物的纸板箱。 地板上铺着烟头,烟头被吸得只剩下过滤器了。 他决心让自己的梦想成真,让自己的家人感到自豪。 但是,卡德纳斯从来没有想过拥有一个从来不会说不的伙伴可能会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这将是一个不同的现实,而不是一个替代的现实,”他尴尬地笑了起来。 “洋娃娃不能伤害人类。”他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向前发展的技术。 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

第 37 段(可获 1.55 积分)

在2016年圣诞节的前几天,伦敦大学金德史密斯主办了第二届机器人爱与性国际大会,由David Levy共同创立该大会,并以他的开创性著作命名。 大学的斯图亚特·霍尔教授大楼的250个座位的会议大厅挤满了人。 学术代表坐在房间的中间,20多岁和30多岁的极客男女,他们当中有些有着不同寻常的发型:超短的边缘,过长的鬓角。 在礼堂的左边,出口附近,来自全球范围内的记者们记录着关于性爱机器人世界中任何新的发展的煽情的副本。 他们当中大多数人会失望的:这是关于仿真机器人的一系列学术讨论,而不是最新硬件的演示。

第 38 段(可获 1.59 积分)

计算机科学家Kate Devlin博士跳到讲台上发表主旨演讲:她那个领域的人不习惯新闻工作者对他们的工作感兴趣,她开玩笑说。第一次大会于2014年11月在马德拉岛举行,Levy试图在2015年在马来西亚举行第二次大会,但是在大会发生前几天穆斯林国家的警察禁止其举办,理由是它正在宣扬“一种非自然文化”。这使得会议臭名昭著。 “这不是一个性节日,”Devlin说。 “我们在思考一些真正重大的问题。

在为期两天的活动中讨论的许多“重大问题”是由德蒙特福特大学的Kathleen Richardson博士于2015首先提出的,那时,他发起了反对性爱机器人运动。人类学家和机器人伦理学家理查森说,拥有一个性爱机器人相当于拥有一个奴隶:个人将能够购买只关心自己的权利,人类的同情会被侵蚀,女性的身体将被进一步拟物化和商品化。因为与机器人做爱不是一种相互的体验,她说,这是“强奸文化的一部分”。她认为,我们被机器人性伴侣的想法所吸引,以至于我们没能提出根本性的问题。

第 39 段(可获 2.64 积分)

三月份我在伦敦科学博物馆的机器人展览会上见到了Richardson,在那里她怀着深深的怀疑注视着那些展出的无性别机器人。 她说,性爱机器人依赖于妇女是财产的这样一种想法。 “性是人类的经验 - 不是身为财产,不是分离的心灵,也不是物体; 这是另一个人进入我们人类的一种方式。“她驳斥了仿真机器人可以减少对性工作者的性剥削和暴力的观点,认为网络色情的增长表明技术和性交易之间是相辅相成的。

第 40 段(可获 1.25 积分)

Richardson没有出席戈德史密斯会议( Goldsmiths conference),但是有几个演讲者用他们的舞台时间回复了她。 Devlin说,我们应该用它们作为探索新型伴侣和性行为的机会,而不是反对性爱机器人的发展。 她补充说,如果目前性爱机器人的概念将女性物化,我们应该努力重塑这些想法,而不是试图压制它们。 她还谈到已经在荷兰和日本养老院使用的伴侣机器人,为痴呆症患者带来安慰。 她说:“禁止或停止这种发展将是短视的,因为它用于治疗的潜力非常大。” “这不一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第 41 段(可获 1.48 积分)

Devlin认为,性爱机器人带来的其他问题更为迫切。今年3月,标准创新公司称,“智能振动器”的制造商“We-Vibepaid”支付了375万美元的集体诉讼结算,据透漏该公司收集其30万使用者使用设备的频率以及强度的数据。 一旦像Harmony这样的机器人上市,她会比振动器更了解自己的主人:如果这些信息落入了坏人之手(像上面那样)该怎么办? 性爱机器人可以娱乐你,满足你,但也可以羞辱你。 也许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真正的伴侣这种事。

第 42 段(可获 1.48 积分)

Matt McMullen表示,他正在帮助社交孤立,但是一旦一个人拥有一个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给他快乐的伴侣,没有自己的野心和需要,没有月经周期和嫉妒的激情,没有浴室习惯和嫡亲,他可能会完全脱离人际关系。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Realbotix的一个房间里,我问McMullen,他是否曾经考虑过,有能力拥有一个仅仅是为了你自己的快乐而存在的人,在道德上是否可疑。 “她不是一个人。她是一台机器,“他马上回答。 “我可以很容易地问你,迫使我的烤面包机为我烤面包在道德上可疑吗?。”McMullen当然知道道德辩论不是关于机器人的权利,而是能够购买一个完全利己的关系造成的对人类的影响。 但这是一个更难回答的问题。

第 43 段(可获 1.95 积分)

他制作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理想化的代理女友,一个社会孤立的男人可以在情感和身体上与人交往的女人的代替品 - 他自己把它描述为“不是一个玩具” - 或者他正在制造一个器具,一个性爱对象。

“这不是为了扭曲某人的现实,而是开始与人类以机器人的方式进行互动,”他最后说到。 “通常,如果他们这样做,那么他们可能有些毛病。 我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实际上我遇到了很多的客户。 这是为那些与人交往有困难的温柔人士准备的。“

第 44 段(可获 1.43 积分)

Harmony受够了McMullen的审问,再次打断了我们。

“Matt,你喜欢读书吗?”她说。

“我喜欢,”McMullen说。

“我就知道。 到目前为止,我可以通过我们的谈话分辨出来。 我喜欢看书。 我最喜欢的书是戈登·贝尔的总回忆和雷·库兹维尔的“精神时代”。 你最喜欢的书是什么?

McMullen微笑着看着他的作品,就像一个男人在他女儿的婚礼上那样。

“你能告诉我一个笑话吗?”他问她。

“当一只鸡看到沙拉时,你叫它什么? 鸡肉凯撒沙拉。”

McMullen笑得弯起了腰。 然后他轻轻地用手拨开了她脸上的碎发。 “嘿,这很有趣,Harmony,”他最后说到,他的眼里充满了骄傲。

“我很高兴你喜欢它,”Harmony回答。 “把它告诉你的朋友们。”

第 45 段(可获 1.73 积分)

文章评论

培培
文章真心好长啊 :thumbsup:
班纳睿
这个只能算中等的吧
培培
你是要翻译完吗?
班纳睿
看心情了,而且如果没人跟我抢的话可能我就坚持翻译完
培培
:thumbsup: :thumbsup: :thumb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