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参与翻译: 郜黎帆 (5)

李每天会读几张报纸。 她尤其喜欢看连环画,而且常常做拼字游戏。

2003年,摄影师杰西卡·夏娃·拉特纳搬到了位于加利佛尼亚伯克利的一间屋子,住在一位名叫李的老妇人家的拐角处。李年轻的时候曾是个模特,主要是为一家高档百货商店做站台的鞋模。拉特纳告诉我,她有一双精致小巧的脚。看得出来,李曾经美丽而端庄。但当拉特纳遇到她时,她已是邻居口中的“拾荒女士”,成为一个容易被忽略之人。李总是在这片区域的房屋间转来转去,收集垃圾箱里的罐头以及其它废弃物。在她居住了几十年的屋子里,遍地狼藉,叫不出名字的物体堆积成山。拉特纳说,我们绝对可以使用一个经常使用,带有感情色彩又略显轻蔑的词语来形容这位古怪的老人:“固定物”。大多数人们都挺喜欢李,但并不和她有着很深的交情。李构成了当地生活色彩的一部分。

第 1 段(可获 2.23 积分)

拉特纳告诉我:“我一直都很喜欢与人交流”。过了一段时间,她开始和李交谈,她说:“李的主意很多。我种了个花园,而李知道关于植物和动物的一切。她会给我一些种植物的建议,知道很多一般人都不知道的东西。”于是她们成为了朋友。拉特纳最近开始摄影,她建议李一起合作来完成一项工作—共同记叙李的生活。李很喜欢这个主意,她表现的很自然,一如既往地过着她的生活,就好像摄像机在她面前是隐形的。那已是十年之前,从那之后拉特纳便一直在为李拍摄照片。这一系列照片现在仍在继续,名为“魅力之屋”,是以李年轻时学习模特时所上的学校命名。(今年年初,在杜克大学纪录片研究中心这项工作被授予年度纪录片作品奖。)

第 2 段(可获 1.96 积分)

拉特纳的许多照片都拍摄于李的房间内部,墙上的蜘蛛网和墙纸碎屑像铁兰一样耷拉着。屋子里诸如旧报纸、空饭盒、盒子、瓶子和袋子等物品堆积在一起,而其中有些鲜明的色彩显得很耀眼:一顶漂亮的帽子,一个五彩缤纷的装饰物,还有一束手工花朵。我们曾在“恐怖屋”小型故事或者有关囤积狂的真人秀里面见过类似的场景,但拉特纳对李的生活进行构造,使得人们带着同情心去关注她的生活。李将她的头发盘在脑后,其形状看起来很有艺术感;金色的灯光透过窗上网状的灰尘照射而出;堆堆垃圾呈现出山一样的样貌。在一张照片里,李在成堆的旧衣服和废纸之间小憩,几乎就要隐没在凌乱之中;在另一张照片里,李在准备参加当地一间酒馆的圣诞派对,她看起来庄严而精致。在布满污渍的镜子前,她在仔细整理亮粉色的外套和装饰着花的帽子,尽管可能看似有些徒劳。

第 3 段(可获 2.48 积分)

拉特纳为李拍摄了十年照片,已把她当做自己的家人,并且时刻都在帮助李。去年李出了车祸,不得不从她房间里搬出来,李在疗养院里呆了很长时间,就在最近,她还和自己的一个儿子一同搬进了新房。对于一个独自居住了很长时间的人来说,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改变。“就像一个被切换过来的开关。” 拉特纳和我说。在她的新住处,李或多或少停止了收集东西。拉特纳还说:“某种程度上,她是个失去了一切的人,但她从未对此进行谈论或因此而哀伤。”

第 4 段(可获 1.5 积分)

李知道拉特纳为她拍摄的照片有时会被展出,但那并不是她所要求的,似乎她也并不怎么在意。相反,拉特纳说,李有点害怕将自己的照片公之于众。拉特纳希望能探讨一下标签,例如“疯狂”或者“病”,这些标签通常贴在一些不正常的人身上,因此便造成理解和联系上的障碍。拉特纳担心自己的工作可能不总会被人接受。“人们认为这些照片淫秽或者恶心,这令我很震惊,我知道人们对这些照片感到困惑,”她说。“照片并不是全部的真相。可能这些照片中,关于我自己的真相要多于李。”拉特纳又说道:“我不知道人们是否会将这些照片视作花里胡哨的东西,但我希望他们能明白这些照片源自于尊敬和爱。”

第 5 段(可获 1.9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