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David Cameron And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Visit Princes Risborough Pub 贾勒特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喜欢使用酒精作为社交润滑剂。最初的原因似乎显而易见,大多数人一两杯酒下肚后,便会处于一种放松状态,让我们失去自控能力,释放情绪。然而,从上个世纪至今的几十年里,心理学家和其他科学家一直致力于为他们所说的“缓解紧张理论”寻找证据,这个理论提出,酒精被认为有益的是因为它具有放松、增强情绪的作用。在但是在实验室里,酒精没有表现出这个效果,甚至让人感觉更糟。

第 1 段(可获 1.16 积分)

有关行为研究和治疗的一项最新评述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现实生活和实验室是不合拍的。有过多的早期研究都认为酒精的作用是立竿见影的,如果你拿一个剂量的酒精让一名独自坐在心理学实验室的人服用,那么酒精的药理作用很快就会显现,即让人感到快活无比,感觉不再那么焦虑了。

正如匹兹堡大学的Michael Sayette在他的评论中解释的那样,在现实中,酒精带给我们的满足感与我们的思想,情感以及所处的社交环境有着错综复杂,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了揭开为什么社交性饮酒会给人们带来那么多的满足感,研究人员不得不开发出更为复杂也更贴近现实的实验。现在,我从Sayette的评述中抽出五个主要见解,来佐证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社交场合认为酒精是他们最完美的伴侣了。

第 2 段(可获 1.86 积分)

酒精让我们停留在此刻

用适量的酒精,我们似乎受到过去经历的影响会较少,我们的情绪更多的是与当前的时刻关联。为了证明这一点,研究人员参与拍摄一个陌生人互动为主的小团体,对比适度饮酒和喝不含酒精的饮料或饮品(他们以为那是酒精饮料,实际上不是)的参与者的面部表情变化,结果表明酒精似乎减少“情绪惯性”——那意味着,适度饮酒的参与者的当前情绪受之前情绪的影响较小。Sayette在他的评论中写道, 酒精 ”能力增强当前经历的体验,不受过去影响”。

第 3 段(可获 1.45 积分)

酒精可以缓解焦虑,但不会缓解恐惧

中度醉酒似乎不能帮助缓解我们明确知道即将到来的威胁所产生的的恐惧,但它可以缓解我们对于不可预知的威胁的焦虑,这可能有助于解释它在社交场合吸引人的原因。一个不可预知的威胁更类似于社交形态的挑战,你永远不知道你接下来会经历怎样备受冷落或尴尬的交流。研究人员通过测量一个任务中参与者对于噪声的吃惊反应来论证酒精的这类影响,在这类任务中,参与者可能会明确的知道他们即将遭受轻微的电击,或者对于他们是否会受到惊吓不确定。结果表明,只有当参与者对他们是否受到惊吓不确定时,饮酒才会缓解他们的惊吓反应和主观焦虑的情绪。研究人员说:“这项实验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表明,在即将到来的威胁的严重性不确定时,酒精的应力降低效用要优于威胁被明确界定时”。

酒精缩小了我们的关注点,使得忽略忧虑和威胁更容易

当我们轻度醉酒时,我们似乎很少有空闲的心智能力,这意味着只要我们目前被一项愉快或不具威胁的任务转移了注意力,比如和朋友交流,那么我们的大脑就不太可能有剩余的精力去担心别的事情。在198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参与者轻度醉酒或清醒,在被告知他们即将要演讲后,他们要么在看幻灯片,要么安静的坐着。饮酒和观看幻灯片可以帮助缓解即将到来的演讲所带来的焦虑,这与酒精影响的“注意力分散”模型是一致的,也就是说,饮酒后的参与者不会为即将到来的演讲担忧,因为幻灯片占据了他们减弱后的注意力。酒精和艺术品产生的益处并不相同。

第 5 段(可获 1.95 积分)

酒精会增加社会联系和积极情绪的吸引性

难怪早期的研究努力抑制酒精的正面作用:因为这些研究中,有许多涉及了测试参与者自己的情况,即使当酒精的一些最相关的影响特有地出现在社交情况中。最近的研究开始捕捉这些社交影响。例如,当社交学家在给由陌生人组成的群组彼此认识的过程拍摄影片时,他们发现,与成员清醒或服用安慰剂的群组相比,轻度醉酒的群组中的成员对他们的新伙伴表现出增加的亲密度和真正的“杜乡氏”微笑。更为重要的是,酒精会增加“黄金时刻”的频率,即群组的三名成员同时展现出杜乡氏微笑。

第 6 段(可获 1.65 积分)

男人和外向的人尤其可能会体验到适度饮酒的社会效益

其他的一些研究采用了同样的方式,即为陌生人组成的群组互相认识的过程拍摄影片,他们发现外向的人尤其可能会感受到酒精的情绪提升和社会联系性的影响,这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解释了为什么外向的人过度饮酒更容易发生问题。同样的,男人似乎也特别容易感受到酒精的社会效应。例如,其他使用交谈量来评估社交聚会欢乐度的研究发现,由清醒的女士组成的群组要比由清醒的男士组成的群组更欢乐,但是当参与者饮酒后,这种性别差异就消失了。研究人员说,这表明“酒精对男性群体的正面效用更高,这也因此确认了一种可能会支持男性群体酗酒的机制”。

第 7 段(可获 1.8 积分)

最后,Michael Sayette总结到对于社交性饮酒仍有许多影响需要我们去了解:比如,很多社会群组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只涉及了陌生人,但实际上多数时候我们是与朋友进行社交性饮酒,这种情况下酒精所产生的的准确的影响可能会很不一样。他还指出,这些研究发现可以预示出新的方法去帮助对于控制自身饮酒有困难的人群。例如,通过更好地理解酒精所产生的正面心理影响,临床医生可以更好地帮助患者找到不同且可能更健康的方式去提升社交活动的乐趣。

第 8 段(可获 1.43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