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本月,芬兰正进行一项激进的经济改革实验。芬兰政府给了2000人两年的免费资金以保证他们的最低收入。这些参与者都是从接受福利人群中随机抽取出来的——他们每人每月都会得到560欧,合计600美金,即使他们获得了工作他们也会得到这笔钱。

如果给每位公民一份保障金会发生什么——即所谓的基础收入政策,这个政策在许多国家都有实验,芬兰只是其中实验力度最大的一个。“我们希望这份基本收入会给人们一种金融安全和一个提前安排他们生活的机会”,Kela机构的Marjukka Turunen说,这是芬兰的一家社会保障组织,正在进行这项实验。

 

第 1 段(可获 1.56 积分)

有保障的收入可以挑战那个观点即工作的人们才是有价值的社会成员(来源:盖蒂图片社)

这是一个简单的建议,却是一个激进的建议。有些人不喜欢政府乱花钱的想法。另一些人担心保障收入会使雇主很难找到愿意做那些必要但不受欢迎的工作的人们。

然而,这项政策正在全世界从硅谷到印度都得到了支持。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许多人现在视一份普遍的基本收入作为拯救举步维艰福利制度改革的最佳方式,并且也被用来应对大多数国家所面临的巨大经济挑战.。

第 2 段(可获 1.39 积分)

基本收入正在卷土重来,但这种想法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例如,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20世纪60年代末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试验.。对于尼克松来说,这是改革社会福利的有效途径.。因右翼派激烈反应,该政策全面推出的部署才不料被搁置了。

对尼克松来说,基本收入是改革社会福利的有效途径

有影响力的第二十世纪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和Friedrich Hayek都认为,某种形式的保证收入是政府减轻贫困的最佳途径.。在他的书中,对于法律,立法和自由,哈耶克提出给每个人的经济自由是一种办法,“保证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最低收入,或一类没有人会跌到的低层即使当他们自己无法生活下去时,这个办法似乎不仅是完全合法的保护对抗大家共同拥有的风险,但却是在一个大社会里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在里面个人不再对他生于斯长于斯的特别小团体的成员有明确的要求了。”

第 3 段(可获 2.29 积分)

随着社会福利受到越来越多的财政和政治压力的影响,一些人认为基本收入是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提供基本的收入方案实际上可以比现有的福利系统花钱少,主要是因为给所有人的提供统一支付是在实施和监督更便宜而已。

然而,许多人今天旧题重提,因为他们将提供基本收入方案看作为一种方法来扮演缓冲角色使人们免受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影响。2008年经济危机冲击波依然挥之不去。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自动化所带来的威胁,像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进入工作场所。提供一份基本的收入方案可以创造一个空间,让人们可以重新思考他们与就业世界不断变化的关系.。

第 4 段(可获 1.48 积分)

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在20世纪60年代尝试给与人们提供全民基本收入提案(来源:盖蒂图片社)

“我们希望这些人会开始寻找兼职工作或自己创业,”Turunen说。有一些证据表明,这可能奏效。在1968年尼克松要求了一项试验,即为8500人的四口之家提供每年1600美元作为一项基本的收入(到今天的10000美元/8070英镑)。免费的钱对参与者的工作时间影响不大,相反减少了他们从事其他有社会价值的工作时间.。

第 5 段(可获 1.36 积分)

根据荷兰历史学家Rutget Bregman,一位提供基本的收入提案的倡导者和现实的乌托邦的书作者,试验已经对参加者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一位母亲获得了心理学学位,找到了一份当研究人员的工作,”他说。“另一个女士在她丈夫开始作曲的时候上了表演课。”该女士告诉研究人员,她和她的丈夫已经成为了自给自足的艺术家。从尼克松的试验中我们也发现,年轻人在不工作的时候往往会花更多的时间在教育上。

加拿大在上世纪70年代,进行了类似的试验,即在Dauphin、Manitoba小城镇的30%人,对每人发放15000美元。一项由曼尼托巴大学的经济学家Evelyn Forget 所从事的2011分析试验发现,高中毕业率增加,住院率下降了8.5%。成人之间的就业率并没有改变。

第 6 段(可获 1.9 积分)

如果英国的福利预算是在所有5000万人中间平分,每个人将分得每年5160英镑。

尽管他们取得了明显的成功,但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政治气候变化意味着双方的试验都没有扩大。四年后事情会不一样吗?

加拿大的安大略,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和荷兰乌得勒这三个地方即将加入到芬兰,来创建新的试验。在苏格兰的两个地方当局也宣布计划在格拉斯哥和法夫试验运行。在欧洲的政治家–包括Jeremy Corbyn---英国的工党领袖–也已发言赞成该试验。

第 7 段(可获 1.41 积分)

这会有什么区别吗?在英国约有五百万人享受福利待遇。在2015年,国家的福利预算为2580亿英镑(合3200亿美元)。如果是在英国的大约5000万的成年人中平分,每个人都会收到每年5160英镑(合6400美元)。

去年,瑞士人在公投中投票反对引入基本收入提案(来源:盖蒂图片社)

这比13124英镑少很多(合16280美元),这钱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由英国政府设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的全职工作中赚得。许多人会力挺全民基本收入额应高于这个数额,但也低于一些人享受的现有福利金-大多数基本收入系统将被取代。例如,在英国,超过25岁的人仍是失业者一年可以得到3800英镑(合4714美元)的求职者津贴和平均4992英镑(合6192美元)的住房福利。

第 8 段(可获 2.05 积分)

然而,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欧洲,64%的人--以及在英国的62%的人--一有机会就会投票给基本收入保障提案.。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个主意。去年在瑞士举行的一项全民公决否决了这项提议,即每年发给每个成年人2500瑞士法郎(合2418美元),其中的四分之一的钱给孩子们。那些反对该计划的人认为该提案是无法承受的,并会鼓励人们放弃工作,尤其是那些低收入的体力工作。若不是迫不得已,谁会选择做清洁工或垃圾收集者?

第 9 段(可获 1.31 积分)

如果每一名公民都获得了最低生活保障,想象一下他们该释放多么大的创造力–Godfrey Moase的名言。

但那些赞成基本收入保障的人们说:该提案可迫使社会重新评估做这项工作的人们所起的作用以及调整应给他们的报酬。事实上,有保障的收入--甚至是补充的收入--可能会挑战这样一种观点:即只有去工作的人才是社会的宝贵成员。

现代社会严重围绕着工作转。我们的工作是我们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无偿工作,如志愿服务,家务劳动和照顾家属却都被我们低估了它们的价值。

第 10 段(可获 1.21 积分)

Godfrey Moase 是一位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全国工人联合会活动家和副总支部书记。他已经坚决主张基本收入保障会完全颠覆我们和工作的关系。

“如果每个公民都有保障的生活,想象一下人们的创造力,创新和企业都将释放出来,”他在2013年的卫报上写道。“社会企业,合作社和小企业可以开工,并且每一个参与者也不用担心下一张支票会来自哪里。”

一些人声称,该提案甚至可以改善正式就业。如果工人们能更自由地找到适合他们的工作,而不是简单地拿他们能得到的东西,他们就可以要求增加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

第 11 段(可获 1.4 积分)

一些人担心,基本收入保障将使得企业很难找到那些愿意做很必要却不受欢迎的工作的人(来源:盖蒂图片社)

然而,这并不都是好消息。批评家如Dmytri Kleiner是telekommunist宣言的作者。他认为这项政策可能会推高通胀,因为它给人们更多的钱去花。

也有人担心短期试验是否能真实地揭示那种若长期实施可能产生的社会变革。受试者可能用他们的时间来学习或接受再培训,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试验结束他们将需要再次寻找工作。

第 12 段(可获 1.4 积分)

而且相较于正在领取福利金的人们,有限的参与者并不能告诉我们任何有关如果基本收入发给每个人会发生什么结果。我们只想弄明白如果保证收入能普遍执行的话,会否挑战现有的工作观念。

与此同时,芬兰的试验也被批评为不够大胆.。每个月560欧元发放给参与者对于在像芬兰这样的国家也是杯水车薪,因为那里的生活成本很高。

第 13 段(可获 1.61 积分)

文章评论

阿星
可知, 如果程序员,有了这份基本保证。做自己想做的。 他们都很有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