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三分之二的美国人相信机器人会很快完成人类所做的大部分工作,但80%的人也相信他们的工作不会受到影响。该花时间重新思考了

 辣椒机器人,可用于医疗、科技、教育、零售等领域。摄影:Christopher Jue / EPA

麦当劳在纽约第三大街和第五十八街拐角处的分店看起来与全国其他快餐连锁店都不一样.。然而,在这里,迎接这些饥饿顾客的,不是等待他们订单的收银员.,而是一个叫做“创建你的口味”的售货亭–它是一个自动触摸屏系统,允许客户创建自己的汉堡菜单,而不用与另一个人互动交流。

第 1 段(可获 1.53 积分)

很难说清因为自动售货亭的出现造成了多少失业率——可见麦当劳是不愿意透露具体数字的——但在特朗普执政的美国,这样的创新将是一个日益熟悉的景象。

一旦局限于像未来的反乌托邦小说描述的画面那样,机器人领域将是工业革命以来最深刻的颠覆性的技术转移。虽然机器人已被应用在几个行业,包括汽车和制造业,几十年来专家们预测,机器人部署的引爆点迫在眉睫——许多发达国家根本没有准备好进行这种激进的转变。

第 2 段(可获 1.39 积分)

许多人认为机器人自动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破坏性力量。然而,在一个乐观偏见的经典例子中,当约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认为机器人将不可避免地在未来50年内做目前人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时,仍有约80%的人还认为他们当前的工作将“绝对 “或”可能“在同一时间范围内(未来50年内)以其当前形式存在。

莫名地,我们相信我们的生计将是安全的。(实际上)并非如此:在未来几年,任何商业领域都将受到机器人自动化的影响。

第 3 段(可获 1.13 积分)

例如,澳大利亚公司Fastbrick Robotics开发了一种名为Hadrian X的机器人,(它)可以在一个小时内铺设1,000个标准砖块——同样的任务需要两个铺砖工人需要一天或更长时间去完成。

2015年,位于旧金山的Simbe Robotics公司推出了Tally,该公司称之为“世界上第一个能够完全独立进行货架审计和分析解答的(机器人)”,能在营业时间内与购物者一起逛超市,并且确保货物库存充足,并且(其)放置(位置)和标价正确。

第 4 段(可获 1.1 积分)

瑞典的农业设备制造商DeLaval International最近宣布,它最新的挤奶机器人最迟会在今年于威斯特伐利亚的一家小型家族式经营的乳牛场里投入使用。当他们愿意时,这个系统可以让奶牛自己走过来并且自动挤奶。

机器人产业协会(RIA)也是南美洲其中一个最大的机器人自动化倡导组织的数据表明,机器人将会在未来的工作场所中有多么普遍。单单在2016年的上半年期间,北美的机器人技术供应商已经在全世界出售给各种公司14,583个机器人,合计8.17亿美元。RIA协会预计全美目前有265,000个机器人在工厂里投入使用,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机器人部署量第三大国家,仅次于中国和日本。

第 5 段(可获 1.68 积分)

世界经济论坛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预测,到了2010年,在全球15个发达国家中,机器自动化保守估计将导致五百万个职位净损失。另一份由国际劳工组织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有1.37亿的工人——大约占这些国家总劳动力的56%——有被机器人代替的风险,特别是那些在服装制造业的工人。

一个像特朗普一样大的问题

Young women visit a newly opened robot-staffed store where robots welcome customers looking to buy a mobile phone.

年轻的女性参观一个最新开业的机器人做员工的商店,在那里机器人欢迎客人来商店买手机。摄影:Franck Robichon/EPA

第 6 段(可获 1.29 积分)

提倡机器人自动化通常指向一个事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机器人不能服务自己或自己指令自己。在理论上,这能够为技术人员、程序员和其他重要的新角色创造新的、高技术的工作。

然而,对于由机器自动化所创造的所有工作,一些工作将会被淘汰。在规模上来说,职业的淘汰会对我们的劳动力有着毁灭性的影响。机器人技术的商业应用的张敬兵(音译)博士是世界上的权威专家之一,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这种不安。作为全球营销情报公司IDC公司的研究所主任,张博士学习着商业机器人将会如何塑造未来的劳动力。

 

第 7 段(可获 1.36 积分)

由张博士和他的团队所攥写的IDC公司的FutureScape:关于世界机器人技术在2017年的预测中透露,接下来的变化会危及数百万人的生计。

报告称,到了2018年,近三分之一的机器人装置会变得更加聪明,有更加多高效的机器人能够与其他机器协作,并且能与人类一起安全地工作。到了2019年,30%或更多的世界一流企业会雇用一个机器人技术总监,而且世界的各个政府将会围绕机器和安全,安全和隐私草拟或实行特殊的法律。到了2020年,机器人技术领域的平均工资将会增加60%——然而由于技术工人的短缺,三分之一的机器人技术职位仍会空缺。

第 8 段(可获 1.59 积分)

由于自动化创造了各种工作,有很多的职位将会被淘汰。这会是破坏性的。

“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肯定会影响到低技能的人群,他们很不幸,”张博士从他新加坡的办公室打电话告诉我说。“我认为唯一能提升他们或者让他们适应这种改变的方法是,不要希望政府会保护他们的工作不受技术的影响,而是寻找方法重新培训他们。没有人能够一辈子都做同一件事情。情况不会再是那样了。”

然而,运动控制、传感器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发展无疑会产生一种主要针对消费市场的全新的机器人——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机器人。直立的、两足的机器人会和我们一起住在我们的房子里;机器人会以格外有经验的方式与我们互动——总之,就是曾经只会在科幻小说领域中出现的机器人。

第 9 段(可获 2.03 积分)

根据张博士的说法,机遇和挑战并存着。如果有公司能抓住机遇,利用时机,进行转型的话,那么它们将取得质的飞跃。但与此同时,它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困难,比如如何去制定有效必要的新的管理机制以保证我们的安全和保护我们的隐私。这也是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热切强调的一点——管理的关键和精确性。

不仅如此,张博士还说,事实上,机器制造业领域是支持和赞成特朗普在竞选中的承诺的,将大规模批量生产的制造业带回美国。但不幸的是,机器人并不能帮他实现另一个宏伟的承诺,即为普工、低、零技能人员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因此,只有将那些低技能,技术含量低的工作自动化,公司才能降低劳动力成本,谋求更大的利益。

第 10 段(可获 1.53 积分)

换句话说,我们可以把制造业带回美国,或者创造新的职业,但不会两者兼得。

是时候转换职业了,然后呢?

随着数百万计的工作处境危险,世界各地的就业危机一触即发,唯一符合逻辑的做法是:我们应该转向教育,把教育作为一种了解未来的机器人劳动力并为其作出准备的方式。在这个日益不稳定的就业市场,发达国家极其需要更多的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学(engineering )和数学(math )——通常缩写成Stem——的毕业时来保持竞争力。

在过去的八年间,在白宫和公共论坛上,科学和技术一直是焦点。Stem教育是奥巴马政府施政的基础,支持Stem教育(的做法)一直贯穿他的总统生涯。

第 11 段(可获 1.53 积分)

在奥巴马任内,美国将会在2021年前培训100,000个Stem教师。美国开始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中首次每年都有100,000个工程系毕业生毕业。美国31个州的初高中开始把计算机科学的课程作为必修课。

不幸的是,这个过程进展得不顺利。

The coming future? A robot holding a medical syringe.

即将到来的未来?一个机器人拿着医疗注射器。摄影:亚拉米

像他许多内阁成员所选择的那样,总统当选人特朗普任命Betsy DeVos作为教育部部长就是一个不详的预兆。DeVos是国内最直言不讳的特许学校支持者之一,她除了认为公共教育是政府失灵的产物,并把它妖魔化之外,她也缺少公共教育的经验。

第 12 段(可获 1.4 积分)

DeVos和她的丈夫 Dick不惜花费数百万的私人财产去反抗那些规章,他们希望特许学校(委办学校)能更加负责,同时他们还不知疲倦地筹划扩大“特许学校教育券计划”活动,并试图剥夺教师的集体谈判权,包括教师的罢工权。尽管这存在令人恐惧担忧的缺陷,但特朗普似乎还很自信地说,对于这样的重要角色(指代上文的教育部长的位置)对公共教育基本不感兴趣的亿万富翁正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毫无疑问,这一任命将影响到那些渴望在Stem中开起职业生涯的学生的机会。热衷于开展职业生涯的机会。例如卡内基梅隆大学私立学校,可以为学生提供先进的机器人化智能实验室,但仍然和那些提供“依靠机器人来演示工人”培训课程的社区和职业学校有所不同。

第 13 段(可获 1.76 积分)

鉴于巨大的学生债务和越来越不稳定的就业市场,许多年轻人会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对于大部分40-50岁的工人来说,承担数以万计美元的债务去参加私立大学四年的学位课程这个想法是不可思议的。

进入硅谷:以后不再需要学位了?

解决技术上不不平等对硅谷来说是一项特别有挑战性的公关活动。在2016年5月,一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发表的报告发现,西班牙裔人只占的科技行业工作职位的8%,非裔美国人占7.4%,而女性占36%。

第 14 段(可获 1.36 积分)

然而,这些数字通常不会损害硅谷的理念。因为被消费者热情的使用这些移动设备所推动,创业文化已经成为最新的美国加尔文主义的职业道德的体现。那些努力寻找工作的毕业生并没有失业;他们是大胆的企业家,也是未来的领袖,他们通过追求无限的风险资本融资,大胆的抓住他们的命运。

“Hustle”已经成为最新的流行词,看起来每个人好像都从事app的工作,并试图安排与天使投资者会面,或搜寻一位技术型的联合创始人——包括丹尼尔·亨特。

第 15 段(可获 1.24 积分)

丹尼尔是两位工程师的儿子,他的一生都着迷于机器人。在他的形成性格时期,他就花了很多时间用乐高积木来砌一些复杂的机器,后来,他在加州的萨克拉门托参加了一个机器人俱乐部。不久以后,丹尼尔和他的队友用他们自己设计的机器人与其他队伍的机器人竞争,甚至在一个地区性的机器人比赛中赢得冠军。

现在丹尼尔正在准备完成他在圣克鲁斯市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机器人工程学的理学学士学位——是美国提供机器人学士学位的规模较小但数量不断增加的大学之一。

第 16 段(可获 1.3 积分)

除了学习机器人之外,丹尼尔也在提高他的编程技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他的求知欲,并且进一步地磨炼他的竞争优势。

Humanoid robots work side by side with employees in the assembly line at a factory in Kazo, Japan.

仿真机器人与人类员工一起在日本Kazo的一间工厂装配线上工作。摄影:加藤一清/路透社

丹尼尔在一间正在为专业销售人员开发IOS应用的创业公司工作,他坚信现在是新的淘金时代。他告诉我他十分赞赏一位自由主义记者亨利·黑兹利特所做的工作,他雄心勃勃想地成为世界知名的机器人和技术专家。(“我现在21岁,所以如果我到了45岁——即埃隆·马斯克的年纪——我成为了世界级的机械电子工程师,我就会认为我很成功”),他也认为每个人不应该上大学。

第 17 段(可获 1.78 积分)

“我经常问我自己,学位真的有必要吗,”他说道。“我可以从事许多编外计划,相比起上一些课程,这些计划更能为我的未来提供价值,所以我很难证明获得学位是否合理。”

丹尼尔也告诉我,传统智慧认为拥有大学学位是在今天这个残酷的职业竞争市场中通向成功的唯一道路,他以他自己的经验挑战这个观点。

“我尽可能地与更多的员工和创业者谈话,我一次又一次的听见同一件事情:学位的意义越来越少,经验才是一切,”丹尼尔说道。“在Udacity,Udemy和MIT的开放课程时代,我们能做一些个人项目,并把经验展示给雇主,然后就能被雇佣。”

第 18 段(可获 1.69 积分)

近年以来,对传统高等教育的选择和热衷强烈激发了人们对私立编程学校和自我编码的“新兵营”的兴趣。

集中式的编码学校可能很受欢迎,但它们也饱受抨击——尤其是在这些典型的方面:高学费,不严谨,低保障,工时长。

除此之外,针对“编码训练营”最常见的看法是它们忽略了少数民族和贫苦的弱势群体的习惯性表述。

第 19 段(可获 1.21 积分)

大部分的 [编程]学校学费很贵,这就意味着这些学校不倾向于服务那些经济条件不大好的人。

“我认为编程训练营由于经济流动性方面有很多分歧,受到了相当多的批评,”亚当·恩博说道,他曾是Flatiron School的风险投资家和共同创立者,这所学校是纽约最著名的私立编程学校。“事实上,大部分学校筛选学生十分严格,而且费用高昂,这就意味着这些学校不倾向于服务那些经济条件不大好的人;他们更多是以一个好学位毕业的人,并且想转换工作。”

第 20 段(可获 1.43 积分)

Flatiron School由恩博和一位自学技术专家阿维•弗洛姆鲍姆在2012年建立,这所学校实行了一项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在于让边缘化群体更容易找技术类工作。

“在三年以来,我们一直从事纽约市的一项纽约网页发展奖学金项目,我们专门执行了一些计划,这些计划专注于低收入和被忽视的学生,”恩博说道。“我们专门为一些没有学位的孩子讲课。我们专门为一些外国出生的移民者和难民讲授课程...当我们招募学生进 Flatiron School时,我们会特别寻找那些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我们不想有四个数学专业的人一起围坐着一张桌子来进行一个项目——我们更希望有一个数学专业的和一个诗人,一个退伍军人和一个律师(坐在一起),因为这样更有趣。” 

第 21 段(可获 1.71 积分)

我们不需要任何外面应用——我们需要工程师

开发一个新的iOS应用可能比讨论物流基础设施,生产协议和供应链效率更有趣,但美国不再需要更多的外卖应用和短信应用——美国需要工程师。根据恩博所说的,问题并不是未来的工程师是否从传统的大学获得学位,而是关于真正的技术工作是什么,以及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科学和技术类工作。

而同样很多人也认为,如果想要解决日益增长的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我们就必须反思技术在初等教育中扮演的角色。一些全国性的项目(比如Hour of Code)强调了编程教育在小学初中阶段的重要性,事实已经证明,这种项目在教育工作者和学生中非常受欢迎。

第 22 段(可获 1.83 积分)

据Enbar所言,这样的举措只是美国对传统教育及STEM教育态度的检验。“我认为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为什么这很重要?”Enbar说。“我们必须扪心自问,为什么不是会计、护理或其他许多的工作。这个答案是——我们并不试图创建一个国家级的软件工程师,而是这将成为未来任何一种工作必备的基本的技能。

尽管存在如此严重的威胁,当我问丹尼尔,他如何看待五年后的自己,他有严谨,也有乐观。

第 23 段(可获 1.36 积分)

“我拥有学士学位,并且已经工作多年,”丹尼尔说。“我认为我不会去读研究生院。我不确定我会去公司打工还是自己创业——这很大程度取决于我毕业后找到的机会,而且也很难预测。”

想要预测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的自动化劳动力会怎么发展,确实是很困难的。然而,有一样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专业有着过时风险的美国人的利益会被牺牲,他们的牺牲有利于服务、保护和有益于富人和保守派白人——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这个趋势几乎在特朗普领导的美国生活的每一方面,以及辜负了那些相信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所作的空白承诺的工人阶级主导的投票者的信任。

第 24 段(可获 1.83 积分)

正如Enbar所观察的那样,我们必须回答的,也是最为紧迫的问题,不是机器人在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劳动力市场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是能否将我们的同胞,国家的公民,且还需要我们帮助的人们从困难中拯救回来。

如果历史有先例的话,我们早就知道答案了。

第 25 段(可获 0.71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