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当我在完成经济学家的手稿时,曾经有一个时刻,我认为有人已经说过了我想要在书中表达的意思。以下就是我所读到的内容:

“这种理论是如此的美丽和简洁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它并非来自于事实,而是来自于由于为了简单而引入的不完全的假设....有个结论是那些为自己利益而独立行动的个人会产生最多的财富,而该结论是基于各种虚幻的假设而得到的。…

“尽管个人主义和无干涉主义已深深扎根于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的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中,但是如果不是因为它们符合当今商业世界的需要和愿望,它们是不可能长久的控制公共事务的。 …

第 1 段(可获 1.89 积分)

“许多这些因素造就了当今世界的思想偏见,精神腐朽,信奉正统。

这句话是出自《自由主义的结束》一书的第三节,由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1924和1926发表的演讲版本。

declan_in_20_years_2

来自维基共享资源的照片 (CC BY-SA 3.0)

凯恩斯的观点大致是这样的:

  • 从十八世纪后期开始,经济理论已经着手研究民主个人主义的政治哲学 (其中以约翰·洛克为代表),该哲学据说能为已经存在于“个人利益和公众利益之间唯一神圣而且和谐的理念”提供一个科学依据。
  • 这个理念的形式简单,但是,却得不到经济学家的认同。相反,它却是“普及传教者和庸俗者”信奉的“圣经”:“该理念已经控制住了教育;它已经成了陈腐教条的代名词。”
  • 经济学家们自己也明白世界已经变得相当复杂。然而,“许多人原本承认世界是大道至简的假设已经不能应对纷繁复杂的客观世界,现在他们却得出这样的结论:该理念的的确确代表的是“源于自然”,结果是有点过于理想化了。”
  • 自由主义理念得以普及归根到底就是理念要为利益服务:这也是商业世界的精髓。“让人们公众利益到伦敦市开展社会活动,就像六十年前和大主教讨论物种起源的问题。给人的第一反应不是你脑子没出毛病吧,而是你的道德有问题。另外是否正统也待考究,论据越充分,你对别人的冒犯也越深。”
第 2 段(可获 3.06 积分)

虽然Keynes是在20世纪20年代写作的,但这也描述了过去几十年知识界和政治界的状态。20世纪70年代末,市场必然产生最优成果,大多政府应不干涉市场的观念,已主导了公共政策的话题。这对共和党人来说是显然的,但也是考虑到了Jimmy Carter的不干涉政策、Bill Clinton“大政府的时代结束了”的说法、“我们所认知的福利”的终止、两党的金融解除管制和市场决定的奥巴马医改——的确,现在的民主党的普遍观念是政府应仅明确和修正分散的市场错误。

第 3 段(可获 1.38 积分)

大家普遍认为市场竞争的普遍优势就是一些基本经济学法则,如最低工资必定会导致失业增加(因为最低工资是一个价格下限),对投资收入征税必定会分流储蓄和投资(因为储蓄收益减少了)。然而,正如在上世纪20年代,没几个经济学家相信诸如此类恒久不变的法则,虽然一些经济学家的确把它们认为是经济理应表现出来的既虚无缥缈又理想化的东西。外面的现实却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简单经济概念又被基础网络,智囊团和媒体重新拾起,跌落神坛,推广开来。在这一过程中,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Friedrich Hayek写的《通往奴役之路》一书和  Milton Friedman写的《资本主义和自由》,《自由选择》两本书——但最终取得重大影响却是和各种组织联手,这些组织如美国企业研究院,历史传统办以及《华尔街日报》的社论版。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举个例子说明这个原理,想想那些大公司CEO赚的千百万的美金,或者套保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经理带回家的亿万的美金。 根据经济学一个简单的劳动市场101模型,每个人的补偿金与其边际产品是对等的——即她为其雇主所做工作的价值——也因此那些丰厚的全部报酬是既公平又必要的(不然商界明星就会选择将他们的时间花在其他事上了)。然而,《经济学人》提醒我们,学术的经济学家们早在近半个世纪前就已知,信息不对等会破坏劳动市场典型的作用。(关于此话题的更多探讨,请看《经济学人》第4章)

第 5 段(可获 1.61 积分)

工资等于边际产品的观点虽不是经济真理,但却是一种意识形态。就像任何强大的意识形态一样,它使一个阶级的利益似乎总是跟整个社会的利益密不可分的。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写道:每一个统治阶级”必须采用大众容易接受的形式来阐明自己的观点,并展现他们的观点才是唯一合理的、普遍有效的观点。”

所以,这就有了Ray Dalio说法,“社会奖励那些给它创造它想要东西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挣得多少只是粗略衡量他们给社会创造了多少有价值的东西而已,“他说这番话不是作为经济学家。他是作为统治阶级一员——身价亿万的冲基金经理(现在是唐纳德·特朗普的啦啦队队长)。如果你是一个亿万富翁,那么你认为你的财富仅仅反映出你对社会的贡献,这也没什么不对。这想法也要让其他人欣然接受,那样你就不用多缴税。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第 6 段(可获 2.15 积分)

在上世纪20年代,凯因斯认为自由主义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意识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我们甚至一直都是老调重弹,”他写道。“但这一切该变一变的声音在空中回响。” 他是正确的。人们对不受管制的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满情绪不但加剧了德国和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而且也加剧了美国、英国和法国三国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程度。

今天的情形同样如此吗?不可否认的是,迅速拉大的富人和中产阶级之间的差距已经破坏了民众对经济现状的支持。在发达的的、后工业化民主国家,似乎在酝酿一场反抗技术精英官僚阶层的运动,因为该阶层已对普通民众的疾苦麻木不仁了。在美国,民主党参议员Bernie Sanders的民粹主义”叛乱‘’表明美国民主党进步联合政府所拥有的克林顿·奥巴马·汉密尔顿项目中心已经得不到民众支持,与此同时唐纳德·特朗普推翻共和党。

第 7 段(可获 1.95 积分)

虽然特朗普有法西斯主义者、种族歧视者和性别歧视者的支持,但他实际上的政策提议大多是直接来自保守党式剧本中的。这也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他(八成)是个亿万富翁,他最重要的靠山们也都是亿万富翁,而他少有表现出知识分子的好奇心、创造力和诚实。所以,短期内我们将会看到经济主义又四年的胜利——对商业、尤其是银行更少的约束,对企业和富人更低的税收,过去糟糕的奥巴马医改前时代的回归,那时没有参与雇主赞助的商业医疗计划的人必须在不规律的个体市场中保护自己。我们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特朗普的在位并不能解决贫困阶级和中产阶级的经济问题,或是缩小正在拉大的贫富差距。 

第 8 段(可获 1.8 积分)

Keynes在文末写道:

“大多时候我觉得,如果管理得当的话,资本主义很可能会比当前任何可选制度都更能高效地达到经济目的,但其本身各方面都极度让人反感。我们的问题是要找出一种社会机构,尽可能高效地同时,不干扰我们对理想生活方式的概念。”

这至今仍是我们的一个挑战。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2016年的选举可能会变成一个预兆,预示着接下来将会有更糟糕的事。

第 9 段(可获 1.23 积分)

文章评论

班纳睿
80世纪末和90世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