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我很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累”,Kristina Chartouni在邮件中写道,她是一位资深的教育家,今年冬天开始在美国教高中学生。“我本应要热爱我所从事的,但是在这里我感到这份职业并不像我在芬兰一样感到热爱”。

Chartouni通过婚姻成为了加拿大公民,2014年从芬兰搬到了佛罗里达州,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丈夫的就业问题。为了赚钱,她最终选择从ESL教师培训项目中退出。田纳西州的一个学校去年春天的时候联系到她,愿意给她提供一份职业。短暂考虑之后,Chartouni决定接受田纳西州在两所公立学校全职教外国语,随后她芬兰和加拿大的家也搬了过来。(Chartouni在芬兰大学Jyväskylä学院外国语言学研究生专业毕业)。

第 1 段(可获 2.01 积分)

在田纳西州,Chartouni的教学环境与她以往在芬兰的环境完全不同——在这里她觉得自己“像生活在显微镜下”。她正努力让自己适应这里频繁的巡视和评估活动,在她的国家从来没有经历过。(在芬兰,校长或者教务主任也会不定期的听教师的课,但是没这么频繁)。

仅仅在这个秋天,她在美国的教学就有很多参观者:附近大学的教学代表。为了获得当地的教学资格证书,她在这个大学完成了所需的学习和“专业的学习社区”培训。一位当地的官员也会来她课上听课。Chartouni说,这三位评估者在整个学期都会不定期的来她的课上听课。

第 2 段(可获 1.7 积分)

Chartouni很怀念她在芬兰上课被信任的那种感觉。在那里,每一学年初她会收到教学进度表,准备课程方面,她有很大的自主权,她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和教学风格进行选择。“我总是会努力做到最好,因为学校相信我的能力和教学技能。”Chartouni说。当我从芬兰来到美国开始教书这一职业的时候,我也遭遇到了相似的情况。

根据国家教育数据中心的报道,教师的自主权与教师职业满意度和离职率有很大的关系。尽管大多数美国公立学校的老师都说他们在教室里有比较大的自主权,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教师反馈他们所拥有的自主权很小。事实上,在美国公立学校的老师2003-04学年度低自主权的反馈率是18%,到了2011-12学年度这个数字就到了26%。总体来说,美国公立学校的老师表示他们在两个领域所有的自主权最小:“一是选择教科书和其他教学教材,二是选择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

第 3 段(可获 2.39 积分)

“如果你现在问我,我的答案会是我很可能不再做老师了”。

Marc Tucker是国家教育和经济中心的主席和CEO,他向我介绍了美国的“不让每一个孩子落下法案”,他把这个法案称作“美国政府的责任宣言”。这个法案极大的影响了美国公立学校老师们的自主权。Tucker说,这个法案体现了“美国政府官员想要教师为学生全面负责”的努力。

第 4 段(可获 1.15 积分)

美国政府在贫困儿童的教育问题上投入了大量资金,Tucker认为美国政府对这一投资所带来的“低回报率”感到愤怒(在全国评估测验中学生的表现一般)。在“NCLB”项目的推动下,美国公立学校需要每年都有一定程度的进步,这一进步是由学生在国家标准测验中的表现决定的。如果不达标学校将面临关闭的风险。对像乔治W布什这样的政客来说,这种以测验为支撑的责任可以被看成是社会公平的体现,努力让全社会的儿童都可以在好学校接受好的教育。这一诉求可以在他的就职演讲中见端倪“对低期望值的温柔的偏执”。

第 5 段(可获 1.54 积分)

但是NCLB法案的目的是使学校负有更多的责任,美国的公立学院在让学生准备国家标准测试上感到时间紧迫,这样看来似乎在全国提供统一的教学用书,学生用书等等就是很有必要的。最终的结果就是,教师们感到上课的自主权很少。(现在的情况是,这个法案已经被替代了,但是NCES关于教师自主权的报道称还有很多教师表示他们在课上的自主权很小,因为在美国以测试为基础的责任运动依然存在)。

第 6 段(可获 1.19 积分)

* * *

作为田纳西的公立学校教育者, chartouni看到一些问责措施的芬兰学校不降低她的职业自由水平。 例如,她和美国的同事必须参考指标和教案模板制备有效的课。 “一切都需要写下来,”Chartouni说。“这是一个伟大的习惯,她承认,但她在芬兰的十年教学中养成了自己的习惯, 她会制定一个简短的计划,然后在上课期间做出合理的调整.。 “我不能这样做,因为它看起来像我没有计划什么,“她说。

第 7 段(可获 1.4 积分)

Chartouni说,就连每一堂课的开始阶段都是设定好的。“学生们在上课铃响之后,要立即走进教室,他们从一个上课地点到另一个上课地点只有五分钟的时间。精读课上一共有七个部分。”因此,Chrrtouni有时会在上课之前让学生们放松一下。“大家做好,放松,然后深呼吸”。(在芬兰,学生和老师之前在每一堂课开始之前都有15分钟的导入时间。)

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几个月之后,Chartouni在考虑她是否还愿意在美国从事教育职业。“如果你现在问我,我的答案很可能是我不会再做这份职业了”。她坦承“我正考虑别的选择”。

 

第 8 段(可获 1.65 积分)

经Chartouni的许可,我向其他两位在美国公立学校上课的芬兰籍老师分享了她的想法。他们二人都是上世纪90年代从芬兰教师培训项目毕业,嫁给了美国人,拥有美国国籍。我邮件收到了他们的反馈。

其中有一位资深教师在Maryland公立小学教书,她向我们讲述了她的教学经验。在芬兰她们被赋予了很高的信任,这一点与Chartouni的感觉相似。在芬兰,她与同事之间有许多回旋的余地,选择小学课程教材,采购教材,对教学计划的影响以及责任方便都有很大的自由。

 

第 9 段(可获 1.4 积分)

如今,作为一名在美国教了16年书的ESL老师,她觉得她在教学方面缺少职业规划。她将自己的工作描述成一份死板的,按部就班的,自己没有发展的职业。她必须要按照校长的决定进行教学,开会时会议的细节也不容许辩驳。

“我每天都觉得很忙,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工作没有乐趣,没有时间反思,进行创造性的思考”。

另外一位芬兰籍教师,Satu Muja,2014年获得硕士学位,专业是(ESOL),教授非英语学生英语。她觉得她在Maryland 公立学校有一定的自主权。她也相信学校的领导和ESOL主管信任她。(她在美国已经教了3年书了。)

第 10 段(可获 1.76 积分)

然而,Muja她在教学方面的自由度时常会受到学校结构与美国一长串的教学任务所限制。“我每天有6节课,每节课45分钟。”她说。“我给三个不同年级的人上课,在课与课之间我有4分钟的准备时间。在此同时,我还要站在走廊里看着学生们转换教室,还要看看邮箱有没有最新的邮件因为可能会有测试和别的什么事”。

第 11 段(可获 1.29 积分)

这些工作和其他事项,让她不堪重负。“我每天疲于奔命,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没有欢乐,没有时间反思或者进行创造性的思考(为学生思考一些有意义的活动)。”

Muja引用了华盛顿邮报上面一篇Pasi Sahlberg的文章总结了下自己的感受:“如果芬兰的优秀教师来美国教书会发生什么呢?”

Sahlberg是一位教育家,同时也是芬兰课程2.0的作者。他在一篇文章里回答了这个理论性的问题:“我认为就算学生们有收获也是很少的一部分。为什么呢?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和其他地方的教育政策给教师们设定了限制使他们无法有效的利用他们的技能,智慧和知识。”

第 12 段(可获 1.79 积分)

那么,提高教师的自主权是不是就能大规模的促进美国公立教育的发展呢?来自美国教育与经济中心的Tucker告诉我并不是这样。

“当你有足够的自信说教师如果有更多的自主权就能胜任教师岗位的时候,就会可以给他们更多的自主权。那些成功的赋予教师自主权的国家对教师的选择渠道都投入巨大的资金,然后他们在教育未来教师上比我们投入的资金要大的多,如果这些人成为教师,在支持教师工作上面所花的投资将会更多。如果这些你都没有做到,而仅仅只是给教师自主权,那么就瞧着吧。”

第 13 段(可获 1.74 积分)

文章评论

班纳睿
@CY2 ,我明明提交是标题的修改,为什么会提示我是在重新翻译呢?
班纳睿
感觉可能是我在手机上操作的原因,发现在手机上翻译总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班纳睿
我是说,我之前在手机上操作提交成功了,但是估计是提交成了新的翻译,而不是纠正,现在再在电脑上操作,系统就还以为我是在做新的翻译,而不认为我是在纠正
班纳睿
@CY2 ,那你看我现在该怎么做,想提交纠正却提示我是在重新翻译
CY2
这个比较麻烦,目前在忙别的,有空再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