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可译网翻译有奖活动正在进行中,查看详情 现在前往 注册?
原作者:Dexter Filkins    来源:www.newyorker.com [英文]
CY2    综合    2016-12-27    0评/1130阅
翻译进度:已翻译   参与翻译: bazyhc (43)

摩苏尔大坝将要倒塌。大坝的缺口将会导致巨大的洪水,可能会有150万人死亡。

根据美国陆军工程兵团估计,“摩苏尔大坝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大坝。”

摄影来源: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在2014年八月七日的早上,一队来自伊斯兰国家的士兵驾驶着敞蓬小型载货卡车,偷窃了美国的悍马车,从伊拉克的乡村瓦纳大模大样的离开,并前往摩苏尔大坝。两个月之前,ISIS攻陷了有将近两百万人的摩苏尔,这是一场无情的战役,ISIS在这个中东的城市建立了伊斯兰王权。对占领军来说,距离摩苏尔25英里的大坝就是一个吸引人的目标:这大坝控制流往这个城市的水源,也就是控制了住在底格里斯河沿岸的数百万计伊拉克人的水源。当ISIS入侵者接近时,他们可以辨认出大坝的四座高塔,那些高塔矗立在宽广而粗短的建筑物上,看起来就像一座野兽派陵墓。更靠近一点,他们看见一块挡土墙横跨底格里斯河,挡土墙高于河床370英尺,延伸近2英里至河两边的堤坝。在大坝的后面,有一个8英里长的水库,蓄水量达110亿立方米。

第 1 段(可获 2.78 积分)

一队库尔德士兵驻守在大坝上,ISIS士兵从远处发起轰炸并且入侵大坝。当战斗结束时,整个地区几乎空空如也;原先在大坝工作的1500个伊拉克人大部分都逃离了大坝。士兵开始掠夺并破坏大坝的设施。一个ISIS的宣传视频被发布到网上,视频中一个士兵拿着一面旗帜,其中有一个男人说,:“代表统一的旗帜在大坝上方飘扬。”

第二天,美国副总统乔·拜登致电库尔德地区的政府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利,并敦促他尽快夺回大坝。美国官员担心ISIS组织会炸毁大坝,引起的巨大洪水会吞噬摩苏尔和沿岸一系列的城市直到巴格达。十天之后,经过紧张的搏斗,库尔德人驱赶掉ISIS组织的士兵并重新控制大坝。

第 2 段(可获 1.98 积分)

但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美国官员检查了大坝,他们开始担忧大坝正处在倒塌的边缘。大坝的问题并不是在结构上:大坝的建造结构足以抵御空袭。(事实上,在海湾战争中,美国的喷气机轰炸过大坝的发电器,而大坝仍然完好无损。)根据一位曾在大坝担当顾问的伊拉克裔美国土木工程师称,问题是“这大坝建在错误的地方。”这大坝在1984年完成兴建,坐落在可溶性岩石的地基上。为了保持稳定,数以百计的工作人员必须日以继夜的工作,把混凝土注入地表下面。如果没有持续的维护,地面下的岩石会被冲刷掉。但伊拉克的近年来的历史对这种需警惕的状况毫无益处。

第 3 段(可获 1.83 积分)

到十月,有美国在背后支持的伊拉克军队发动强大的军事行动来夺回被ISIS组织控制的伊拉克最大的城市——摩苏尔。这场战争有时非常残忍,伊拉克士兵要面对自杀式炸弹袭击、氯气轰炸和众多顽固士兵。虽然一些伊拉克领导者预测他们将很快取得胜利,但现在看来驱赶ISIS组织的斗争将会长期而且缓慢。但伊拉克南部人们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大概与谁控制街道无关。

在二月,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发出警告,他们称损坏大坝的后果会很严重。外交官也发表了一份十分直接的声明。“摩苏尔大坝会面临前所未有严重的风险,由于缺乏警告,大坝可能会严重故障,”它说。不久以后,美国发布了它的警告,并预测如果大坝故障,“将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亡。”伊拉克的领导担心公众的反应,拒绝了解大坝的危险程度。但阿勒瓦什告诉我,每一个在非伊拉克政府的人检查过大坝之后都认为快要快没有时间了:在今年春天,融雪流进底格里斯河,给大坝的挡土墙增加了巨大的压力。

第 4 段(可获 2.61 积分)

如果大坝破裂,可能导致圣经其中一幕的灾难出现——底格里斯河涌出的洪水有上百英尺高,它吞噬掉沿岸上百英里的所有事物。摩苏尔的大片地区会在三小时之内被淹没。在河流的沿岸,占伊拉克大部分人口的市镇会被洪水浸没;在四天之内,16英尺高的巨浪就会涌向有六百万人口的巴格达。“如果大坝出现缺口,洪灾将会毫无预兆地出现,”阿勒瓦什说。“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燃导火线的原子弹。”

第 5 段(可获 1.39 积分)

自5500年前中东地区开始出现文明以来,这个地区的政治和经济都以两条河流为中心: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这两条河从伊拉克北部流入,在巴格达南部250英里交汇,在世界上一个干旱的地区形成了富饶的流域。每个春天,从巴格达和波斯湾之间的平原流出的洪水会减弱,而洪水中遗留的泥沙会形成冲积土,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在肥沃的冲积土平原中耕种,生活富饶繁荣。但河流也会造成大破坏,河流的水太多或太少的话,在沿岸居住的居民就会遭受干旱或洪水。

第 6 段(可获 1.44 积分)

在20世纪50年代,这个地区的政府宣称要进行一个有野心的项目——建设大坝,来更好地控制这条河流。大坝能调整河流的水流,抑制洪水,并且能把水储存在水库中,使干旱的影响最小化。控制大坝的国家比大坝下游的国家的力量要大,大坝赋予他们力量,使得其他国家成为弱势国家。

“在人生的这个阶段,你需要一个可以产生收入的爱好。”

在1975年,当叙利亚和土耳其都建成了大坝,大坝后方的水库开始蓄满,河流下游变得干旱,促使了上万计的伊拉克农民抛弃他们的家园。“你可以绕着幼发拉底河走一圈,它十分干旱,”一位在摩苏尔大坝工作的工程师告诉我说。同一年,土耳其在底格里斯河为建造另一座大坝勘测位置,就在边境以北与伊拉克共享的土地上。伊拉克政府担忧在新水库在蓄满水的几个月或几年间,上千英亩的农地可能会被荒废。

第 7 段(可获 2.28 积分)

在那时,萨达姆·侯赛恩政府正开展一个很有野心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政权充斥着金钱;上任政府已经把石油行业国有化,并且与曾被西方公司控制的石油公司对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重新谈判。萨达姆决定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都建造大坝。西方的专家开始进行勘测来寻找最适合的地点,但很少地方的地形适合修建水库:建水库要选低洼地,并且最好四面环山。

地质方面则有更大的问题。在水库里的水会产生巨大的压力,只有坚硬的岩石才能阻止水从大坝地下渗漏。调查结果得出该地有多层地基,有硬石膏、泥灰岩和石灰岩,全部岩层之间还分布着遇水会溶解的石膏灰泥。大坝建立在这种岩石上会造成喀斯特作用,地基会出现空洞并产生渗漏。根据之前从事该项目的伊拉克官员说,接替的地质学家队伍也得出同样的结论:无论怎么看,大坝很难在遍布石膏泥的地质中维持下去。

第 8 段(可获 2.33 积分)

该政府位于摩苏尔的北部,是地质学家们所勘测的最有潜力建造水库的地方。“工程师们想向萨达姆表示他们能够建造水库。”一位曾在大坝上工作的伊拉克官员告诉我说。这个位置也为开发大坝北方成千上万英亩的土地进行灌溉和耕种提供机会,政府称这一系列的项目做阿拉伯半岛或“半岛(the peninsula)。”

根据另一位前任高级官员表示,在1981年,萨达姆在考虑军事形势的情况下,命令并敦促大坝建设动工。(那位住在巴格达的官员以匿名的方式告诉我这些事情,因为他担心如果他说出来,他会失去他的养老金。)一年前,萨达姆大举进攻伊朗,希望能夺取油田和推翻伊朗政府。但伊朗人进行战略反攻,这场战争主要集中在边境线上靠近南部的城市巴士拉进行,最终这战争变成血腥的僵局。

第 9 段(可获 2.15 积分)

The closed gates at the mouth of the spillway, the final safety valve at the Mosul Dam.

关闭着的大门坐落在泄洪道的出口,这是摩苏尔大坝最后的安全阀门。摄影: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在伊拉克士兵开始建造大坝期间,他们很容易受到河水泛滥的侵袭。在1954年和1969年,洪水席卷伊拉克南部地区,把巴士拉从其他城市隔离了开来。“在历史上,一旦底格里斯河发生平均水平以上的洪水灾害,伊拉克南部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湖泊,”那个退休的官员告诉我说。伊拉克的领导担心他们会遭受第二次洪水,阻碍他们的军队。“尽快开始建设大坝是最重要的任务,”那位官员说道。

第 10 段(可获 1.48 积分)

从决定建造大坝那时起,就开始了一个长达几十年的争论:谁要对可能出现的大灾难负责。一位伊拉克水利部门的前任高级官员Nasrat  Adamo告诉我说,我们雇佣了一个瑞士合营公司来监督大坝修建过程,该公司向政府官员保证石膏泥的问题可以被解决。“我们听着顶尖的专家说,”他说。“每个人都同意这个问题没那么严重。”但Adamo对此非常失望。“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伊拉克政府被骗了,”他告诉我。但另一个参与建造大坝的人认为伊拉克应该更加谨慎:瑞士公司解释的很清楚,大坝的选址有问题,在那个地区工作的地理学家对此关注了几十年。他们也指出对这个项目投过标的苏联和法国公司要求做更深入的调查,但他们被告知没有时间做调查。伊拉克官员们很害怕令萨达姆失望。Adama告诉我说水利部部长担心他的生命安危:“如果大坝建造失败,他会被绞死。”

第 11 段(可获 2.23 积分)

大坝在三年内建成,大部分工人来自中国。今天,有一块纪念碑矗立在大坝的顶部,它是用来纪念在大坝的建设中死去的19个中国工人;这块纪念碑不是用阿拉伯语雕刻的,而是用英语和中文雕刻,里面并没有说他们死亡的原因。一位叫阿勒瓦什的伊拉克裔美国人告诉我说,在伊拉克,如果有工人在大型的基础设施工程中掉进湿水泥里面,工作继续进行是很平常的。“如果你把很多水泥注入大坝里面,你就不能停下来,”阿勒瓦什说。在1985年,水库填充满水泥,而那个叫做萨达姆大坝的建筑开始控制底格里斯河里的河水。

第 12 段(可获 1.4 积分)

Cartoon

不久那座大坝就投入使用,之后一位叫Nadhir al-Ansari的顾问工程师帮水利部对大坝进行检查。“我很震惊,”他告诉我说。大坝周围形成了很多灰岩洞,在水库下游的水池开始冒泡。“你可以见到地下的缺口和裂缝,”Ansari说。水绕着大坝周围流动,我们称之为“渗漏”,而大坝有一点渗漏是很平常的,但是地下的石膏使得大坝有可能发生灾难。“当我把我的报告带回巴格达,总工程师十分愤怒——甚至比愤怒更加夸张。但一切都太迟了。大坝已经建好了。”

第 13 段(可获 1.34 积分)

为了抑制水的侵蚀,伊拉克政府开始了一个应急计划,这个计划称作“灌浆”,就是用水泥把空隙填充掉。同时,伊拉克官方急忙建造第二个大坝,这个大坝在建一个叫拜杜什的城镇附近,万一摩苏尔大坝倒塌,这个大坝可以抑制洪水。到了1990年,那座大坝只花了六年就完成了40%。接着萨达姆把他的士兵运到科威特,并爆发了海湾战争,他命令调走了巴格达所有的土方设备,并把它们全部运送到前线。当美国和他的同盟到达科威特并驱赶伊拉克士兵时,萨达姆把所有的设备都炸毁。这次战争之后,来自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员发现在巴格达储存着核材料,萨达姆的一部分秘密武器计划浮出水面。联合国对伊拉克实施经济制裁,使得这个国家贫困了十年。而拜杜什的大坝建设也没有再次重启。“没有人想去这个地方附近的任何地方,”Adamo告诉我说。“这就是伊拉克的故事。”

第 14 段(可获 2.1 积分)

当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时,他们发现这个国家被制裁削弱了。发电厂里的灯光闪烁,灌溉渠被堵塞,大桥和道路损坏;这看起来大部分的基础设施都是临时建造的。美国政府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来帮助重建,并且在2006年,美国陆军集团的工程师开始对大坝进行多次测量。第一次的报告很糟糕,它预测如果大坝倒塌,“大量的平民百姓会遭遇灾难”。“就地基内部有被侵蚀的潜在危险来说,摩苏尔大坝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大坝,”报告说。

第 15 段(可获 1.19 积分)

Farhad Shekhamen, a peshmerga fighter, stands before the Mosul Dam as members of his unit go for a swim. Peshmerga forces pushed out <small>ISIS</small> from the dam two and a half years ago.

作为部队一员的库尔德自由战士法尔哈德,他站在大坝前面准备游泳。在一年半前,自由战士武装力量把ISIS从大坝上驱赶出去。摄影: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伊拉克官员曾公开表示怀疑,但在美国人的压力下,他们同意降低大约30英尺的水库蓄水量深度,来减轻坝墙的压力。同时,美国官员也敦促伊拉克更新那些用来加固地基的设备。在2011年,伊拉克政府选择了一间意大利工程公司Trevi S.p.A对大坝进行修复,但商讨失败。一位Trevi公司的发言人告诉我: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位在伊拉克工作多年的美国高级官员向我透露,Trevi拒绝了一个伊拉克人要获取回扣的要求之后,交易就被停止了。“这个项目太大了,意大利人难以完成,”那位官员告诉我。

第 16 段(可获 2.1 积分)

在2015年11月,时任水利部部长Mohsen al-Shammari告诉记者,大坝不可能倒塌:“无论谁说大坝将会倒塌的只是说说而已。”沙马里是穆克塔达·萨德尔的追随者,而萨德尔是狂热的传教士,在伊拉克占领伊朗期间曾作为士兵与美国作战。萨德尔的追随者拒绝与美国官员见面,所以直到今年年初新的水利部部长上任之前,这五年内没有一位伊拉克部长就摩苏尔大坝的问题与美国官员对话。甚至是被美国官员认为是完全意识到大坝问题的贾纳比,当我在这个夏天询问他这个问题时,他也避免回答。“我并没有亲自对大坝进行检查,所以我不能保证说大坝是否有问题,”他说。“我去过那里检查了过后再找我。”

第 17 段(可获 1.86 积分)

私底下一些伊拉克人提出了一个阴谋论。“我知道许多伊拉克人认为这只是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作出的心理战术,不仅仅是街上的伊拉克人,”一位前任美国官员告诉我说。他认为部分的问题在萨达姆的独裁统治期间开始,这是一个惯性思维。伊拉克的官员害怕因积极主动工作而被萨达姆惩罚。“伊拉克会一直忽视这个问题,直到大坝倒塌的那一天,”他告诉我说。我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见到过。如果领导说没问题,那么就没问题。如果有一天出现问题,那就要叫“救命”了。”

第 18 段(可获 1.46 积分)

Riyadh al-Naemi是大坝的主管,他看起来是从复兴党时期一直留任的人。他留着短胡子,说起话来像个技术专家,在他问完问题后,他开始回答游客的提问。Naemi把他整个职业生涯奉献在摩苏尔大坝上;当大坝开始运作时,他只是一个年轻的工程系研究生,他还记得那一天萨达姆在两伊战争结束不久之后到这里进行访问。Naemi已经听过所有关于大坝会毁坏的预测。“当然,我们会有问题,”他说道。“但美国人说得太夸张了。大坝不会倒塌,一切都会好起来。”

第 19 段(可获 1.3 积分)

Riyadh al-Naemi, the director of the Mosul Dam, at his headquarters.

大坝的主管Riyadh al-Naemi在他的总部里。摄影: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Naemi告诉我说:在今年年初,一些美国官员来警告他大坝将要损坏,并且展示了一些卫星图片给他看,来说明水库里的水正通过大坝的边缘渗漏。“我告诉他们这不重要,”他说。“我向他们解释说这是没问题的——他们也同意我的看法。”那个美国高级官员对我们多年不对大坝采取措施感到失望,他告诉我美国人并没有被Naemi说服:“他并没有告诉我们天要塌下来。我们共享的数据表明大坝的风险十分可怕。”

第 20 段(可获 1.64 积分)

这场潜在的灾难给美国官员带来了公共关系的困境:他们想帮助的人并不认为那是一个问题。美国官员只能以沉默来回应。我打了上百个电话,发了上百个电子邮件并且拜访了很多人,才有一个官员被许可与我谈话并且做下记录。即使那样,在我们的对话中,也有三个其他的国务院的官员监听。“我们不想让伊拉克官员在公众面前尴尬,”那个美国高官告诉我说。

绕着摩苏尔大坝走一圈,你会感受到它宏大的规模和存在的问题。四个巨型的高塔和一部分水力发电系统标志着西部的终结。在南边是水库,这个深蓝色的水库与峡谷壁相隔千里;在南边,底格里斯河的河水缓缓流动到波斯湾。沿着大坝的边缘看,有一点点的水从地下喷出。到处都是计量表和摄像机,这是收集实时信息(水压、温度和化学元素)的部分系统,美国陆军集团的工程师就是用这些仪器日以继夜的监控大坝的情况。

第 21 段(可获 2.38 积分)

放出底格里斯河河水的坝墙的底部有两个控制栅,这两个控制栅是防止暴雨或融雪水增加对坝墙的压力,让水更快地从水库流出。当我在9月视察大坝时,其中一个控制栅已经损坏:卡住开不了。自从ISIS撤离大坝以来,控制器已经四次依靠工作门来放水。最后的安全阀门是一个有三百英尺宽,半英里长的泄洪道,大坝的控制器可以用它来开闸放水,避免大坝损坏。

维护大坝的工作在“地道”里进行,这条地道是一条离地面400英尺的在地基里的隧道。你要进入河流边缘的入口大门,然后沿着一条倾斜的走廊往下走,走到大坝的中心,你才能到达那里。“地道”的内部既湿冷又黑暗,里面就像矿井一样深藏在地面下。你可以感觉到水库里的水冲压着墙壁。

第 22 段(可获 2.23 积分)

在地道里面,工程师们所做的相当于无休止地与自然搏斗。他们使用着陈旧的、像卡车引擎那么大的水泵,把大量的水泥浆注入地底下面。自从1984年大坝开通以来,在地道里工作的工程师已经注入了10万吨的水泥(平均每天10吨)到地下的空隙里。

A worker opens a valve in the “gallery,” a tunnel that runs inside the base of the dam, four hundred feet below the top.

一个工人在“地道”里打开阀门,这条地道就是在大坝里面进行操作的隧道,距离地面400英尺。摄影: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To keep the ground beneath the dam stable, workers in the gallery pump a cement mixture into the earth. Without continuous maintenance, soluble rock in the foundation would wash away, causing the dam to sink and then break apart.

为了保持大坝下地基的稳定,在地道的工人们把混凝土泵入地底下。如果没有持续的维护,在地基的可溶岩会被冲刷掉,可能会导致大坝下沉或断裂。摄影: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第 23 段(可获 1.84 积分)

我们近一点观察,他们工作的环境很潮湿,工人们是即兴去做,不需要做得很精确。测量仪器在地道的墙上一字排开,用以监测压力的变化;而水会从地面上渗出来。通常水压会比上游要大很多——因为水会挤压坝墙。如果地道两边的压力表的读数开始趋同,水很可能从下面流过。“这就意味着出现渗漏,”大坝的副主任Hussein al-Jabouri边说边挥舞着测量仪。

像他的领导一样,在Jabouri还是一个年轻的工程系研究生时,他就在大坝工作。现在他告诉我,他对大坝的变化十分敏感,就像有电子齿轮在他周围嗡嗡作响一样。当Jabouri发出“过来”的信号时,一群工程师就会把巨大的水泵推到指定的位置。在他脚下的地面上,那些孔洞一直就像向导一样,引导工程师们用工业钻探测地下的空洞。

第 24 段(可获 2.08 积分)

按照Jabouri的命令,工程师开始拿出一条装上钻头的长而细的管子,并把它挤进地下。他们所寻找的孔洞在更深的地下——大概比他们所站的地方还要低300英尺。钻子每次只钻几英尺,经过了几分钟,工程师把钻头挤进空隙里,之后孔隙突然喷出水来,溅的地道的墙壁和工作人员都湿透了。然后有人把水拉起来并连接到水泵上。Jabouri打开开关,随着摩托引擎尖锐的嘎嘎响声,水压减少了,水泥开始代替水流进孔隙。“我们已经一直这样三十年了,”Jabouri耸耸肩说道。“每一天都没有停过。”

第 25 段(可获 1.56 积分)

当我去视察时,只有四个灌浆机还在使用,而通常是要使用十一个的。操作这些机器的工程师不能看见他们注入泥浆的孔隙,也没办法知道孔隙的大小和形状。有的孔洞可能会像壁橱那么大,也可能会像车子或房子那么大。这也可能是一个宽阔的孔洞,需要更多的泥浆,也或许是像章鱼一样互相交缠的洞穴,或像头发一样细的裂痕。“我们通过感觉来操作,”Jabouri站在水泵旁边说。一般来说,小的孔洞需要较稀的泥浆,Jabouri就会用乳状的泥浆,如果孔洞需要更多的泥浆,他就会增加泥浆的浓度。最终,过了几个小时之后,他停下来;在压力计的帮助下,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洞已经被填满。“这是风险很大的事,”阿勒瓦什告诉我。“这里没有X光透视。当你不能再注入任何的泥浆到孔洞时,你就会停止。但这并不意味着孔洞消失了。”

第 26 段(可获 2.06 积分)

The dam’s reservoir is eight miles long and contains eleven billion cubic feet of water.

大坝的水库有8英里长,蓄水量达11亿立方米。摄影:纽约客杂志的维克多 J. 布鲁尔

理论上,在摩苏尔大坝下面的所有孔洞都可以被填满——所有的石膏都可以被注入的泥浆替换。“但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做不到,”一位陆军工程兵团的专家告诉我。同时他说,“有大量的石膏被冲刷掉。”

当2014年ISIS士兵占领大坝时,他们把大坝上的大部分工人都赶走了,并且夺走了摩苏尔大坝上主要的水泥制造设备。大坝上的许多设备都被破坏了,一些是被ISIS破坏的,而有一些是被美军空袭时破坏的。水泥被停止注入——但是大坝下面的水却不会停止冲刷。

第 27 段(可获 1.73 积分)

伊拉克和美国的官员都不愿意去讨论水泥停止注入了多久。大坝的主管Naemi坚持说:虽然争夺大坝的战斗很激烈,但停止的时间少于三星期。美国官员表示他们也不确定。大坝的副主管Jabouri告诉我说,水泥注入的工作停止了整整四个月。曾经说过与大坝上的工程师一直保持联系的Adamo告诉我,“水泥的注入工作停止了八个月。”

伊拉克政局中最令人嘀笑皆非的其中一个地方就是他们说大坝的涡轮机仍然给摩苏尔大坝供电,但涡轮机现在被ISIS控制当中;情报报告说ISIS以大坝发电向人民征税,已经有上百万美元的收入。在库尔德自由战士夺取大坝的两年前,库尔德政府打算关闭涡轮机,但美国官方告诉他们,这会使水库的水增加,大坝也就更容易破裂。因此ISIS继续靠大坝获取利益。“我们想与他们作斗争,但我们不被允许,”一位库尔德官员告诉我说。

第 28 段(可获 2.31 积分)

当收复大坝时,美国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担心这一段时间停止了注入泥浆会加快大坝地基的侵蚀。通过使用大坝周围的测量仪器得出的卫星照片和数据,他们试图评估大坝的情况。根据美国陆军工程兵团的报告称,大坝地下的许多孔洞已经扩大了,而且足足有23,000立方米那么大。“人们一致认为大坝会在任何时候倒塌,”一位在伊拉克从事了超过10年水利问题研究的经济学家约翰·斯尼特说道。

第 29 段(可获 1.2 积分)

在水利工程师的术语中,地基侵蚀的过程被称为“固溶”。如果问题没有解决,接下来就会发生“管涌”:水就会从大坝下方以水平方式在孔洞之间流动。为了说明情况,美国工程师设计了一幅三角图。首先发生的是三角顶部的固溶,接着就会产生孔洞和管涌,最后就是核心坍塌,最终导致大坝的倒塌——就像在佛罗里达洲商业中心的天坑突然产生一样。工程师们开玩笑地把这图表称为“死亡三角”。斯尼特告诉我,“一旦开始发生管涌,情况将会无可挽回。大坝会在12小时之内崩塌。”

第 30 段(可获 1.38 积分)

在2010年,一个伊拉克的研究生被委派去为大坝水下160英尺深的地表进行水底地形测量。调查显示地底散布着星星点点的灰岩坑,有一些达65英尺宽。“它的危险之处是大坝底下的孔洞将会变得更大,”大坝的前任副主管Adamo告诉我说。

在一月份,一队美国科学家报告称在大坝西部的一块三十米宽的坝段发生倾斜,一端倾斜到地里达十分之一英寸。(美国国务院拒绝公开那份报告。)这是自2015年11月以来大坝的第四次移动。对工程师来说,大坝不均衡的移动意味着地底的泥土流失;而这产生的不均衡的压力会最终导致大坝的坍塌。

第 31 段(可获 1.75 积分)

Naemi是大坝的监工,他说大坝是仅仅“固定”在地面上。但大部分的大坝在他们建成之后的几个月内就会停止继续固定。一些外部专家(包括Ansari)告诉我,大坝的移动十分不规律。“这比大坝三十年的移动幅度还要大,”他说。伊拉克的土木工程师Alwash告诉我说,“情况发生了变化。由于孔洞的出现,大坝底下的土壤正在自我重新调整。”

第二份报告(也没有对公众公开)也同样令人担忧。像第一份报告一样,这份报告包括了大坝不规则移动、水从岩基下快速流动和水流下游包括高难度的可溶性碳酸钙——出现孔洞的证明。一幅图表把摩苏尔大坝和世界上相类似的倒塌的大坝和可能的死亡人数作比较。一少部分的大坝被分类到图表的中央,表明风险程度是中等;而摩苏尔大坝独占一类,远离了其他大坝的类型。“在世界上没有一座大坝拥有可能马上毁坏的全部条件,而摩苏尔大坝是例外,”Adamo说道。

第 32 段(可获 2.38 积分)

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在爱达荷州的斯内克河建造了一座大坝,大坝的深层地基下存在着玄武岩和流纹岩断层。像摩苏尔大坝一样,专家们表达了对大坝的忧虑,但他们判定往地下注入水泥可以让大坝正常运作。

提顿大坝在1975年的秋天正式运作;到了下一年的六月,主坝墙出现了裂痕,水库里的水从裂痕渗漏出来。在数小时内裂痕扩大,接着大坝解体,水墙倾泻而出。洪水淹没了它流经过的所有事物,包括两座城镇和至少11个人和数以千计的牲畜。洪水把附近一个森林的采伐木冲散,并一直冲到下游,接着撞上了汽油储存箱。储存箱泄露的汽油爆发出火花,不久发生大火,火势随着水流蔓延,摧毁了洪水流经的数百间房子。

第 33 段(可获 1.91 积分)

美国大使馆对摩苏尔大坝的设想与提顿大坝的景况相似,而摩苏尔大坝的规模更大,下游区域的人口更密集。“海啸般的巨浪”将冲击摩苏尔,冲走它所流经的任何事物,包括人、建筑、汽车、未爆炸的炸弹、危险的化学物品以及人类排泄物。巨浪几乎可以完全淹没那些试图逃离它的人。摩苏尔的居民需要逃离至少3.5英里才能生存,但他们只能用腿仓促逃跑或者用车使经全市堵塞的交通才能离开。在半个小时之内,那些还留在城里的人会被60英尺高的洪水淹没。

第 34 段(可获 1.38 积分)

 

A boy takes an inner tube to go fishing on the Tigris River near Wanke, a farming village three miles downstream of the dam. If the dam fails, Wanke could be under sixty feet of water in minutes. Previously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Islamic State, Wanke was liberated by peshmerga fighters, but <small>ISIS</small> positions are still visible from the riverbank.

旺克是大坝下游三英里的一座农村,图中一个男孩在旺克附近的底格里斯河河边捡起一根内管,接着去钓鱼。如果大坝倒塌,旺克会在几分钟内被60英尺高的巨浪淹没。旺克之前被伊斯兰国家控制,接着被库尔德自由战士解放,但从岸边望向对岸,伊斯兰的阵地仍然可见。

因为摩苏尔和附近的农村被伊斯兰国家占领,让他们有秩序的撤离是不可能的;让大量的民众在ISIS的控制下安全地逃离城市是一个挑战。“一些逃难人员可能没有足够的行动自由来逃离,”报道说。这场内陆的洪水使得人们逃往伊拉克南部,现在在南部地区住着帐篷和临时宿舍的难民会被那些人取代,这样就会增加混乱。

第 35 段(可获 1.78 积分)

大使馆的报告预测,洪水的巨浪会迅速淹没城市Bayji、Tikrit和Samarra,彻底摧毁马路、发电站和炼油厂;输电网络被破坏可能会使整个国家停电。伊拉克至少三分之一的麦田会被洪水浸没。

南部城市Samarra的居民或许能跑得更远来逃离洪水,因为那个地方地面开始变得平坦,泛洪区更广。美国国务院称,较浅的洪水不应该被忽略。“低于6英寸的水流也能够冲倒一个人,”美国国务院称。

第 36 段(可获 1.31 积分)

在四天内,巨浪就会涌到巴格达,而巴格达的许多地区会被60英尺高的洪水掩盖,甚至可能会包括机场以及有政府建筑和绝大部分大使馆的绿色地区。这份报告称城市中的六百万居民绝大部分会面临像卡特里娜飓风般的情况:人们被迫撤离他们的家园,他们缺少甚至没有自由活动的条件,也没有基本的服务。

在大坝损毁的事件中,四面楚歌、无能为力的伊拉克政府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实行一个可行的撤离方案或大规模的救灾工作。“大坝引起的大规模灾难将大大超出这个国家的应对能力范围,”联合国报告说。前任官员Adamo对伊拉克政府认为能拯救所有人的想法感到可笑。“他们没有计划,”他说道。而强调伊拉克人民要“自助撤离”的美国官员敦促伊拉克方面要在底格里斯河沿岸放置预警警报器。到目前为止,警报器已经安装了两个。“那些警报器真的真的很响,”美国高级官员告诉我;在几英里以外都能听见。然而当人们逃跑时,那些老弱病残的人很可能会跑不了。如果巴格达国际机场被洪水淹没,那么那些来自外界的援助可能要几天才到达。联合国预测,大部分受到洪水影响的人至少要等两周才能获得救援,或许要更久。大约四百万的伊拉克人(这个国家人口的八分之一)将会无家可归。

第 37 段(可获 3.13 积分)

等到洪水波冲击巴格达并且完全退去的时候,会有一百五十万的人会死亡。但是有些专家告诉我,这场灾难的后果可能会更悲惨。“我并不是担心死去的人——因为他们已经死了,”阿勒瓦什说。“让我担忧的是剩下的每一个人。经历了水灾的巴格达如何养活六百万的人口?你怎么给他们提供电力?他们可以去哪里?”

对摩苏尔大坝进行第一次检查的Nadhir al-Ansari工程师现在住在瑞典的吕勒奥。前任总工程师Adamo住在大坝南方六百五十英里的Norrköping。这两个人仍然无法摆脱大坝给他们的影响,那三十多年前所做的决定仍然困扰着他们。他们每天都打电话商量并且聚集在一起讨论现在的处境:他们不时会对在大坝工作的工程师提供帮助。在Norrköping的Adamo仍然在办公室里记录大坝最新的维护日志。Ansari和他都认为伊拉克政府不能及时解决问题。“我相信大坝在未来会倒塌,”Adamo说。

第 38 段(可获 2.45 积分)

或许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把大坝完全废置,并租用边境北部的土耳其大坝。但是该地区的政治不稳定性使得这样的协议不可能实行。另一个方案是重建拜杜什那座完成了一半的大坝,但这座规模更小的大坝需要上万英亩的耕作土地,而这些土地将不能耕作。第三个方案是人们最能接受的方案,这个方案建议是“永久”封闭现存的坝墙——建一个长达1英里插入地下800英尺深的护墙。这估计花费30亿美元。而被内战拖垮的伊拉克政府看起来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实施这个解决方案。

第 39 段(可获 1.5 积分)

在美国的催促下,伊拉克政府于2016年年初重启了与意大利公司Trevi S.p.A.的谈判。在9月,伊拉克政府花费了三百万美元雇佣了一组工程师,让工程师们对大坝进行损毁维修工作。他们主要的任务是安装更新的设备,安装这些设备的目的是更精确地对大坝下面的孔洞进行填补,并且维修损毁的控制栅。按照合同,那些意大利人会做一年的灌浆工作,并且把设备留下来给伊拉克政府。那些工程师有信心他们可以阻止大坝的岩基被冲毁。但意大利公司的项目经理Pierluigi Miconi告诉我说:一些孔洞可能需要上万加仑的泥浆。有时候,我们需要用几天来填补一个洞。“这是一个紧急工程,”他说道。

第 40 段(可获 1.88 积分)

去年,那位伊拉克籍美国工程师阿勒瓦什被一位欧盟的官员告知,在春天冬雪融化,底格里斯河到水位到达最高点时,大坝最容易倒塌。这个官员积极关注融雪对大坝的影响,也是最初在八十年代争论大坝是否应该建设的人——而且他们被证明是正确的。在1988年,大量的冰雪融化,如果大坝不能控制住融雪的最坏的情况,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南部的湿地会被淹没。去年春天,伊拉克政府准备降低水库的最高水位来缓解大坝坝墙的压力。今年,这样的预防措施可以极大的减少有受灾风险的人口——大约有364,000人。

第 41 段(可获 1.7 积分)

那些争先恐后的维护大坝功能的Trevi公司的工程师是在一个军事化的环境中工作。数以百计的意大利和库尔德士兵在该地区巡逻,防止ISIS发动袭击。在八月份,意大利媒体报道称,ISIS的士兵正准备发动夺回大坝的武装行动。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库尔德军队向一队装载着大量炸药的ISIS敢死队发射了一枚导弹。

对当地居民来说,他们眼前的暴力的威胁比大坝的威胁要大得多。旺克是离大坝下游约三英里的农业社区,而当地人可以从岸边望见ISIS的阵地。当我访问当地的时候,一位库尔德农民Mohammed Nazir正在灌溉他的农地。过了几年,他告诉我,旺克是一个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混居的社区。但在2014年夏天,ISIS士兵执掌当地时,许多阿拉伯邻居都前去帮助入侵者。“他们告诉我们说“这里不再是库尔德村庄,’ ”Nazir说道。这是很丢脸的。他们开始到处命令我们。我认识他们的孩子。我也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他们出卖了人生中的所有东西。

第 42 段(可获 2.31 积分)

Nazir和他的家人逃到附近的村庄,而在ISIS被驱逐出旺克之前,他们就与他的亲戚在那个地方住了一年半的时间。当这个家族搬回他们原来住的地方时,Nazir发现他的那些阿拉伯邻居已经和那些入侵者一起撤离了。“我们不欢迎他们再回到这里,”他说道。

Nazir知道,如果大坝坍塌,旺克可能会在几分钟之内被60英尺高的水淹没。但他告诉我,他和这个农村的其他人都没有考虑太多。和他同一个世界的人已经习惯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我们挺过了萨达姆的统治,我们又挺过ISIS的入侵,最后我们也会挺过这次摩苏尔大坝的危机,”他说道。

第 43 段(可获 1.45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