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作家和剧作家的作品一度被认为是属于过去时代的声音,而现在再次被带回到新时代观众面前。

 An Inspector Calls by JB Priestley, directed by Stephen Daldry at the Playhouse Theatre.

普利斯特里最著名的戏剧之一, 由屡获殊荣的斯蒂芬·道德利制作的《探长来访》在伦敦回归。

摄影:崔斯特瑞姆肯特为《卫报》所摄

“过时的”和“不受推崇的庄重”:在。战后时期,一些对普利斯特(JB Priestley )写作风格的评价十分苛刻。这个曾经以其大胆的故事写作手法而出名的作家、剧作家却被狠狠的贬低为逝去时代的声音。

 博因顿约瑟夫·普里斯特利(Joseph Boynton Priestley)在1984年逝世,享年90,。作为英国知名的“发牢骚的爱国者”,其作品迎来复兴,受到了极大的追捧。在过去整个2016年,人们重新审视他的戏剧和短篇小说,他的儿子汤姆·普里斯特利(Tom Priestley)透露,2017年这一趋势将会继续持续下去。

第 1 段(可获 1.74 积分)

普莱斯利Jr(Priestley Jr )作为负责其父亲文学遗嘱的执行人,前所未有的收到了来自于生产商的邀约,包括计划将《危险的角落》(Dangerous Corner )这一剧重新搬上荧屏。

 他说.“当然,对我来说,他从来没有离开,“这一年我们收获颇丰。他在20世纪三十年代创作的作品《当我们结婚时》(When We Are Married),这个月刚刚完成了其巡回演出,另外,根据其鲜有人知的作品《愚昧》(Benighted)新拍摄的作品,是少有的描述其战争经历的作品,深深的吸引了观众。

第 2 段(可获 1.26 积分)

《愚昧》起初是一部小说,新版本的《愚昧》 是由邓肯·盖茨为适应舞台演出改编而成,这个月在伦敦的老狮子剧院( Old Red Lion Theatre )举行了世界首演.这部剧讲述的一对年轻的夫妇在暴风夜晚被迫放弃他们的汽车,在一幢令人生畏的大厦前栖身。1932年电影版的故事,名为《鬼屋魅影》(The Old Dark House),主演是鲍瑞斯卡洛夫(Boris Karloff)。

同样,这次回归伦敦的《探长来访》(An Inspector Calls)也是普莱斯利最著名的戏剧之一,由屡次获奖的斯蒂芬·道德利监制。一部讲述社会良知的情节剧, 尽管在戏剧史上已经是时间跨越最长的复兴.,但在伦敦西区仅仅上演了七周。在今年上映的几部复兴剧中,( The Roundabout)算是一部早期戏剧。

第 3 段(可获 1.61 积分)

剧作家的儿子已经84岁了,现住在伦敦诺丁山(Notting Hill),他说:包括《我们结婚时》(When We Are Married ),《时间》(Time),和《康威一家》( the Conways)在内,他的作品都经常听,选择性很小,然而,这部作品我自己都从来没有听说过。

“看到有人愿意将这部作品搬上荧屏,真的是个巨大的惊喜。 几十年前,他的作品从来不会让人追捧,今天当他的作品开始上演,对于我来说,他看起来真的收到了人们超乎寻常的关注。

汤姆普利斯特里认为父亲作品能受持久被人接受关键在于其剧作的广泛多样性。 他还透露道:自从这个月《愚昧》上映以来,他在档案文件里发现了一封剧作家写给朋友的信。

第 4 段(可获 1.75 积分)

“我认为在这封信中就透露出他想做一些新的事情,。信中写道: “我希望《愚昧》(Benighted)能吸引你,但这并不是我的风格。我还是应该继续走喜剧路线,而不是悲剧路线。

普莱斯利Jr 说: “我父亲总是喜欢尝试不同的作品。. 他从来没有登上一个高峰后,向其他人一样,就停止在那里了。就如他曾经写到过的一样:他必须取悦自己和读者。

今年普莱斯利散文集《Grumblings at Large》的出版登上了新闻头条,因为他的儿子曾经说拒绝将一篇反对英国地位的文章收录在同一册中,因这篇文章写于1975 全民公投之前, 其文章主要目标在于抱怨没有人英国民众,关于欧洲,他们想要什么,因此他认为这篇文章并不值得被重新复兴。

第 5 段(可获 2.13 积分)

普利斯特里,1894年出生在布拉德福德,是校长的儿子。他一直以来倡导“普通人的常识”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服步兵前,在一家羊毛厂做初级职员。他后来在剑桥的圣三一堂学习,然后于1922移居到了伦敦,成为一名记者和评论家。他以早期小说《一对好伙伴》(The Good Companions)闻名于世,故事讲述的是是战争中期间,一队音乐会演奏者之间的友谊。

 普莱斯利说:对于他们全家来说,这个新的兴趣太美妙了,但是他补充道“”如果他认为制作者提出的项目是不合适的,他仍然会拒绝。”.

第 6 段(可获 1.55 积分)

“之前有个计划,要把《探长来访》( An Inspector Calls)中的探长设定为女人,我知道这在当下来说是个十分时髦的创意, 但是故事原型是男人。同样,较早一版的《愚昧》 曾提出一个很 愚蠢的想法,然后我说这样做不对。 我也不想为《失落的帝国》(Lost Empires)加上音乐剧,我想我仅仅是不喜欢音乐剧罢了。

在他2012年的日记中记录的多次与出版商与制片人的见面都是讨论《危险的角落》(Dangerous Corner)有关事情,这是普莱斯利的第一部剧本,写于1932年。就像《探长来访》一样,这部剧关注于隐藏在中产阶级生活中的秘密,以及一次偶然的是是如何揭露一系列黑暗的事实。

第 7 段(可获 1.6 积分)

一旦普莱斯利的儿子同意了一项了新的拍摄, 他经常会主动提出为演员提供应一部影片,这是他为一个电视纪录片所亲自拍摄的父亲的一段采访,里面穿插了.一些生活片段。

我认为这能让他们了解到父亲曾经是一个怎样的人。而不仅仅是来自遥远过去的一些声音。

普莱斯利: "反动,激进”的一些主要作品

《愚昧》: 早期小说,踩着咯吱作响的地板类型的恐怖片,黑暗老旧房子的故事,用来反映战争的恐怖。今年为舞台演出而制作。

第 8 段(可获 1.23 积分)

《一对好伙伴》(The Good Companions): 普莱斯利成名作,并启发了其他两部电影,电视剧和改编的舞台剧。

《当我们结婚时》(When We Are Married):  今年在利物浦剧场重新上演并成功进行了巡回演出。.

戏剧时间: 1932年的《危险的角落》(Dangerous Corner), 1937年《时间和康威一家》( Time And The Conways), 1945年《探长来访》(An Inspector Calls, ):一部 国内音乐剧,指出中产阶级身上的道德问题,并 玩起了时间概念。2017年上演的《危险的角落》沿袭了《探长来访》其长久以来获得成功的模式, 现在正在伦敦西部享受着其带来的丰厚回报。

英语之旅: 普莱斯利写于1934年一部极具影响力的游记,评估一系列的英国城镇和经济变化的影响。

第 9 段(可获 1.54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