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我知道在这次面试一份位于奥斯丁的开发精品应用程序公司的工作时,我失去这份工作(机会)的确切时刻。他们想看一些我的代码,当然,他们理解我什么内容也不能展示给他们,除了我现在或者以前供职过的公司。但是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我可以展示给他们一些在我众多业余项目中的任意一部分内容,毫无疑问,我有正在进行中的项目。

但是我没有业余项目。在github上我没有保存的代码。我没有那些在晚上用来消磨时光创建的开源项目。事实上,我没有任何来自最新数据库的修改bug合并项目的请求,那可是最棒的程序员待的地方。我没有胡乱对待在Haskel软件上的练习。以及,我厌恶编程马拉松。

 

第 1 段(可获 1.58 积分)

当我说我没有业余项目展示时,在他们听来,在面试官听来是这样的:我不是顶尖的。我不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开发者,我没有花费必要的时间让自己的受教育程度和技能保持优势水平。开发仅仅是一份工作。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说的对。我不是顶尖的。我曾经遇到过一些顶尖的开发者,但我们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同的生物。如果要做一个类比,在我长跑的日子里,我可以连续在所有完成者中得到前5-10%的成绩,而我跟那些精英们的区别就好比我跟长跑中垫底的1%之间的区别。我是一个充满激情的跑者,我一周跑步超过50英里。我强迫自己优秀。在我给自己设定的时间和平衡的生活的界限中超越他人。为了达到那种精英的地位将要用牺牲生活的方式为代价,我不愿意那样做。那也意味着跑步要以(牺牲)任何别的经历为代价。

第 2 段(可获 2.19 积分)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让代码为他们说话。他们发倔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使命的召唤。代码是一门手艺,而他们是艺术家。对于这些人中的每一个来说,有数以千计的惊人的且坚实的开发者会完成其他计算机专业毕业生的大约90%的编码工作。但是他们并不是“最好的”。

当公司说他们想要那些能够在他们的空闲时间编写代码的“充满激情的开发人员”,当他们说想要“最好的”时候,我就感觉有点焦虑了。这是一种短视的团队建设方法。这是想要人类机器的一种委婉的表达方式。

我已经在了我的简历和在线个人档案中特意加入了其他一些能够说明我是有激情的事情。 比如我在奥斯汀发起的愚蠢的艺术项目,还有我的养狗的事业,奔跑,绘画,写作等等。我的工作场所能够看重我的这些属性,这来说对我很重要。如果他们看中我的这点,那么他们就会看中别人的同样这一点,然后这就充分说明了公司的文化是什么样的了。

第 3 段(可获 2.13 积分)

世界正在一点点迎头赶上这一现实。湾区、西雅图、纽约可能是你的创业公司或巨头公司的最热门和最前卫的地区,但是如果这样你就是把你的潜在候选对象局限在了一小部分可以生存在这些城市的人身上了。我有四个孩子,而且我和我妻子还拥有独立的宠物狗玩耍照看业务。我还是当地艺术社团的活跃成员。我根本没办法搬到那些城市生活。而且那些公司正在意识到我不是一个极端例子,比如 Facebook、Google、 Amazon,他们在奥斯丁都有非常重要的存在,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的人才已经耗尽了——太多地方仍然会被认为有“最好的”人在以编码为生的。那些“最好的”被吸引到你们的公司是因为你们有休息室,一周工作80个小时,并且还有一个乒乓球台。他们很愿意每个周五都喝的烂醉如泥,而且完全没有晚间和周末的安排,永远都是这样。

第 4 段(可获 2.28 积分)

我并没有得到那个在奥斯丁市中心的精品App公司的工作机会。我没有业余代码项目给你看。在每周四的晚上我都会去一个生活画工作室和其他艺术家一起花费三个小时去素描我们的模特的各种姿势。大部分晚上我都会做晚餐并跟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一起,然后我会坐下来继续我的第五部小说的编写 ,每天要写2000字(而且就像之前的四件可恶的事情一样,它会作为我的耻辱的一部分,从来没有被另一个人看到。)周末我会出去徒步旅行。我也会深入钻研艺术。因为我是一个有激情的人,所以我也是一个有激情的开发者。但是抱歉我没法在这里给你看我的代码。

第 5 段(可获 1.59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