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参与竞选时宣称将施行平价医疗法案,他选择任命的卫生和福利部部长Tom Price,他是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院议员,在这个问题上与特朗普的观点一致。但是我们究竟对特朗普当局在医疗保健方面为民众做了哪些储备?这些储备与美国民众的期望是否一致?今天我们请来了FiveThirtyEight 网站的记者们和Kaiser家庭基金会特殊项目组的高级副总裁Larry Levitt,他主要的研究领域是卫生保健政策。我们将要讨论的话题是美国民众在此问题上的立场和未来走向。下面的谈话经过细微的整理。

第 1 段(可获 1.38 积分)

Blythe(Blythe Terrell, 科学频道高级编辑):特朗普政府对卫生保健意味着什么,相信我们都已经听说过很多信息了。我脑子里浮现三个方面的问题:1. 公众观点。如果特朗普想要让美国大多数民众都高兴,那么他要做哪些改变?2. Tpm Price被任命为卫生和福利部部长,这向我们释放出哪些信号?3.特朗普想做什么,关于这一点我们知道些什么?有哪些特别突出的问题和事情是我们需要密切观察的?

让我们从第一个问题开始:美国民众在想些什么?

第 2 段(可获 1.28 积分)

Larry(Larry Levitt, Kaiser家庭基金会特殊项目部高级副总裁): 在Kaiser基金会内部我们做过一项关于美国民众对卫生保健观点的调查。公众对平民医疗法案的分歧很大,然而有趣的是,在某种程度上民众对废除此法案的呼声比大选之前要少很多。

Anne(Anna Maria Barry-Jester, 关于公众健康专栏的作家): 是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写的文章也很多(Kaiser也做了相关调查),这个法案在政治上分歧很大和有诸多党派之争。但是人们对该法律的条例都没有太多的反对,许多人都支持该法律下面的条例。

第 3 段(可获 1.35 积分)

Harry(全名Harry Enten,一位资深政论作家): 我的理解是想要废除该法案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少多了——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理应如此。

Larry: 没错。想要废除该法案的人少多了。而且所有重要的法律条文都得到了公众的大力支持。人们实在不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动不动要个人授权,因为这就要求大多数美国人都有医疗保险才行。所以人们都喜欢平价医疗法案对自己有利的那部分法案,但要把整个平价医疗法案付诸实施,那些对自己没甜头的医疗法案就好像鱼刺哽于喉中。

Harry: 太对了,没有授权你无法让平价医疗法案生效。这就像说:“我想要所有的桥梁和道路,我还想不靠税收就能养好所有的桥梁和道路。”

第 4 段(可获 1.49 积分)

Larry: 平价医疗法案就要求保险公司接受每一个人的投保,包括所有有附加条件的人投保。保单要想生效,你就得找个健康的人签约作为交换条件。个人授权就是那个交换条件。个人授权也是有好处的——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人发放补贴。

Anna: 最近的 Kaiser跟踪调查,就在星期四,结果显示只有35%的人支持个人授权。

Harry: 可以清楚地说,情况一直都是这样,个人授权也一直不受人欢迎。我记得早在2013年就写过这个话题。现在是老调重弹。这里是2014年Kaiser的投票结果:

第 5 段(可获 1.39 积分)

kff_2014

Blythe: 所以人们究竟是想保留该法案呢?还是想只废除一部分法案条款,而不是彻底废除该法案?

Larry: 在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有26%的人想废除该平价医疗法案,另外有17%的人表示要缩减其规模。在那些想废除该法案的人当中,大多数人又都希望用别的法案代替平价医疗法案。

Blythe: 好吧,人们讨厌动不动就授权。那么他们喜欢什么呢?

Anna: 根据民意调查,他们真的还是喜欢很多法案的。譬如让年轻人直到26岁都留在他们父母的保险计划里就一直很受欢迎。但现在看起来许多其他的法案条款也越来越受到大家的欢迎。

第 6 段(可获 1.39 积分)

Larry: 民众同样也喜欢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提供额外补贴的条款、让各州扩大医疗补助范围的条款,以及要求保险公司接受具有既往症的民众的投保。

下面是新的调查结果:

kff_2016

Blythe: 我以前住在一个滑雪小镇,让年轻人保留在父母的医疗保险计划中的条款确实改变了规则。(滑雪小镇上的年轻人似乎受到的伤更多。)

Larry: Trump已经说了他想要保留关于26岁前的年轻人的条款和具有既往症的人们的条款。第一条实现很简单,第二条要实现确实很难。

第 7 段(可获 1.29 积分)

Anna: 在我看来,有一种主题是最受大家欢迎的。人们都喜欢囊括所有人的法案。虽然人们都不喜欢被强求做任何事情,但是,要求企业提供医疗保险和个人授权的法案却还是不那么受欢迎。

Larry: 安娜是对的-人们都喜欢由政府提供的各种福利,但一旦让人们做些事情,他们就不乐意。发放福利(即税收!)的问题一般也颇具争议。

Blythe: 这给我们引出了第二个问题:特朗普选择了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Tom Price要做什么,他这么做难道是要告诉我们他的既定政策和他可能做的改变吗?

第 8 段(可获 1.43 积分)

Anna:改了那么多,但范围都那么小,Blythe!

Larry: Tom Price一直是该废除还是该替换平价医疗法案的辩论焦点,所以提名他当卫生部长表明特朗普政府是否要废除该法案还是很慎重的。Tom Price,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已经递交了一份详细方案来替换平价医疗方案。

Harry: 从政治角度来看,大多数民众认为让Price干本来就是“慎重”的选择——因为他是一个书呆子。他是一个只敢“替换”而不敢“废除”的家伙,正如拉里所说。

Anna: 对啊.Price不仅是一位对平价医疗法案最强烈的反对者,而且他也有一套既经过深思熟虑又已经是现成的立法,来取代平价医疗方案,因而在这个意义上讲,这件事让我们知道了许多我们还不了解的事情。另一方面,关于如何替换平价医疗法案,还没有和共和党打成共识。(目前也还没有蹚出一条容易废除某个法案的政治道路。)

第 9 段(可获 1.89 积分)

Larry: 更重要的是,Price是众议院房屋预算委员会主席。这点很重要,因为共和党有可能会为了绕开参议院阻挠而采用预算策略来通过废除平价医疗法案的清单。而Price对内部和外部的预算流程了如指掌。

Blythe: Price的计划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因素吗?

Larry: Price的计划虽然包括对一些有附加条件的人给予一些保护,但该保护比起平价医疗方案来讲其幅度更有限。你只得到一些保护,可如果你一直享有某种保险的话,效果都一样。如果你是没有保险而且有额外附加条件的人,你就会进入一个“高风险池”,在过去,这些高风险池覆盖人数十分有限,并且要交很高的保费。

第 10 段(可获 1.51 积分)

Anna: 虽然Price的方案要求税收抵免,但该方案的内容是和平价医疗法案完全不同的。在平价医疗法案中,在国家法律规定的保险市场上购买保险的人,如果他们的收入水平介于联邦贫困线的100%到400%之间,就可以以税收抵免的形式去购买保险。根据Price的方案,税收抵免将取决于你的年龄,而不是收入多少。因此,无论收入如何,年长的美国人都会得到更多的税收减免机会,而年轻人却很少有这种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方案中没有任何医疗补助扩张的替换法规,这一点是完全不同于其他的共和党方案,因为别的共和党法案在平价医疗法案还没付诸实施前就有医疗补助扩张这一条。

第 11 段(可获 1.54 积分)

Larry: 正如安娜所说,Price的方案不但截断了医疗补助扩张这一条。他还支持将医疗补助以“整笔补助金”的形式转移到各州政府的提议。

Blythe: 我们可以解释一下整笔补助金拨款吗?

Anna: 啊,整笔补助金拨款,只有医疗保健最靠不住的书呆子才想得出吧!(好吧,也许不是最靠不住,因为不胜枚举的书呆子正围着医疗保健转圈呢。)

Larry: 现在,任何有资格获得医疗补助的人都有权要求获得福利,并且联邦政府和各州分担所有福利费用。在整笔补助金拨款幌子掩护下,联邦政府会给每一个州一笔固定的款项,那么各州在决定如何处理这笔款项时就会有很大的灵活性,比如由谁来处理这笔款项最合适还是未知数。

第 12 段(可获 1.51 积分)

Anna: 因为无论在废除和替换方案的幕后想法,还是修改平价医疗法案的幕后想法都是是为了省钱,这些整笔补助金拨款连满足人们目前已经享有的医疗服务都不够。

Larry:与之前平价医疗法案相比现在大约有1700万的人享有医疗补助。这只是将更多符合条件的人和更多先前本就符合条件现在还没签完约的人来个大汇总而已。

Blythe: 我可逮着你了。所以,如果特朗普任命Price就已暗示他同意他的方案,我们就该知道Price的方案获得通过为时不远了。

Anna: -这真是既令人紧张又令人关注的事,Blythe。特朗普曾暗示他才不管医疗补助,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这一块。但他也说他很喜欢整笔补助金拨款这个提议。

第 13 段(可获 1.61 积分)

Larry: 贯穿整个共和党健康提案的一个共同主题就是限制联邦政府的开支。共和党与民主党各自都有自己截然不同的目标。共和党人希望减少开支,降低税收,减少监管。结果可能是发放的福利越来越少,够格能领的人也越来越少。民主党人希望增加支出和加强监管,以让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福利。

Harry: 是时候该注意到,民主党州长人数太少了。这意味着,在整笔补助金拨款的掩盖下,共和党人将控制住绝大多数州的医疗保健政策。

第 14 段(可获 1.19 积分)

Larry: 正如Harry所指出那样,各州将显得尤为重要。它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决定如何让医疗补助起作用和拨多少款来规范医疗保险市场。

Larry: 重要的是要记住,我们正在开启一个有关医疗保健的大辩论,该辩论涉及的不只是平价医疗法案,还有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等。我们还会碰到许多波折,最终一切将由国会定夺,结果可能跟目前的这些建议一模一样,也可能大相径庭。

Anna: 是啊,这是个好点子,Larry。输赢各半的做法是的确让人七上八下。医疗保健政策本身就有自己的一系列环节,所以当你改变其中一个环节,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第 15 段(可获 1.61 积分)

Larry: Anna是对的。想让每个人都看起来像是赢家的确很容易,目前充斥着的各种建议只不过是大家的热门话题或攻击对手的“子弹”。当你开始着手立法,谁赢谁输也就变得一目了然,所以医疗改革方案一经提出就颇具争议。

Blythe: 就特朗普的当务之急而言,我们还知道些什么?或者……别人认为我们可能知道些什么呢?

Harry: 我们得弄清楚我们该如何真正接受特朗普的想法。很多他的支持者都说,我们应该认真地对待他的想法,但我们还没能真正接受他的想法。嗯……我不确定我这样说是不是对的。一谈到这点我就迷糊,因为有人得遭殃了。

第 16 段(可获 1.41 积分)

Anna: 对了,人们觉得医疗保健受政策影响最直接,也最立竿见影。

Blythe: 哪些人?几天前的一篇文章建议妇女可能到头来要多交钱。

Larry: Harry的观点很重要。要改变卫生保健的现状也是众说纷纭。而且平价医疗法案的境遇就是卫生保健的现状。人们可能会在法律上的分为三六九等,但谁也无法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对于那些受惠于奥巴马医疗政策的2000万人们的未来命运将何去何从更是无法预知。

Anna:正确,又回到Blythe所说的,我认为有些人可能忘记,在平价医疗法案执行之前女性通常就比男性支付更多的医疗保险。

第 17 段(可获 1.49 积分)

Larry: 在平价医疗法案付诸实施时妇女只花很少的钱就能购买避孕用具。

Blythe: 可Price一直反对该法案的这一条款,即保险方案必须包含给妇女发放免费的避孕药具,同时要求雇主必须发放给女员工这一举措妨碍了人们的宗教自由。但回到Harry的观点,如果将特朗普是直来直去的,结果还不一目了然吗?

Anna: 特朗普就价格透明度已经谈了很多次—— 强制医生和医院公开他们的收费标准。我认为无论你的立场是站在哪一边都对这一条没多少异议。······但是在医疗保健行业内部,人们的争论却此起彼伏,因为该行业有超级能说的游说团啊。

第 18 段(可获 1.34 积分)

Larry: 我们甚至还没有看到这帮游说团将怒气完全发泄出来呢。面对目前 的处境每一个医疗保健产业集团都有自身的重大利益要维护,所以他们的游说团正使出浑身解数四处游说巴结国会议员呢。

Harry: 民意调查显示,当然,发放避孕用具仍然很受大家欢迎。

Larry: 有趣的是,包括避孕用具在内,作为一个靠无偿发放来达到预防结果的用具,也只是在立法层面得以支持才发到大家手中,法律上可没有这一条。所以,特朗普政府可以绕开国会就可以改变一切。

Harry: 如果他走到哪儿就限制到哪儿——哦,乖乖,我可不想碰那高压线。

第 19 段(可获 1.29 积分)

Larry: 棘手的是,现在的很多高压线都会是潜在的热点。民主党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将他们的政治方针串联起来,通过了他们的医改方案。而共和党人却在倒计时。

Anna: 对,说到:医疗保险。

如果我们现在正在讨论期望从特朗普那里获得什么, 我们会假设医保仍将存在, 很可能会伴随着类似年龄标准这样的改变。但众议院院长一直都在谈论私有化的医保, 也就是 Tom Price过去支持的医保方法。 这就像平价医疗法案的健康保险市场:美国的老年人在从特殊市场购买私营保险时会得到财政支持,这种保险与我们现在知道的政府运行的医疗保险项目正好相反。

第 20 段(可获 1.63 积分)

Larry: 当特朗普在竞选时曾说过他不会触碰医疗保险, 但是现在在他的过渡期的网站上提到了想要一个“现代化的”医疗保险

这可能将会是一场关于医疗—平价医疗法案、医疗补助和医疗保险的完美的辩论风暴。很难想象谁会有时间或想法将这3种方法都尝试一遍。

Blythe: 可能接下来的4年里都只会有医疗保健政策。

Anna: Blythe, 这就是让我彻夜难眠的原因。

Larry: 这似乎是很危险的。如果没有政治家采用,医疗保健通常都不会发挥很好的效果。

第 21 段(可获 1.3 积分)

Harry: 医疗保险就像100米接力的第三棒。老年人投票的话,医疗保险真的很受欢迎。但是别担心,这不会是是我们讨论的唯一的事情。然而,医疗保健政策的重要性确实会比很多人认为的它在希拉里政权中重要性还要高。

Anna: 我只想加最后一点,这是我在写关于这方面的最后一篇报道采访Larry时,他提出的观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是未知的,但与此同时,在现有的保险市场上,出售平价医疗方案相关保险的保险公司需要在2017年的早春就要开始制定2018年的计划。但这些关于医疗保险的讨论在那时还不会有结果 (他们可能真的才刚刚开始讨论)。

第 22 段(可获 1.68 积分)

这对两类人就是一头雾水,一类是打算购买医保的人,另一类是制定医保政策的人,尤其是今年正密切关注增加保费价格的那些人.

Larry: 安娜是对的。我们要面对一个真正的风险就是,随着这场讨论的进行,个人保险市场可能变得很不稳定,特别是当碰到像支持个人授权法案一样只支持废除部分法律的人,个人保险市场就可能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保险公司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倒可以全身而退。人们不知道将责任归咎于奥巴马政府还是特朗普政府能否平息随之而来的混乱。

Anna: 对,在没有个人授权的情况下,保险公司不得不认定那些患病人群已经在理赔范围之内(许多健康的人会选择不买保险),这样一来就会使保险公司的潜在利润大打折扣(也意味着他们会收更昂贵的保费,昂贵得让大多数人想买都买不起)。这不仅仅是个人授权的问题--现有法律已经打算以各种方式投入大笔资金来扩大覆盖人群。如果这些资金有问题,这将进一步刺激保险公司退出现有市场。此外,谁还有心思开展业务呢,如果他们知道他们的客户都不打算长期使用他们的业务?

第 23 段(可获 2.54 积分)

Blythe: 好吧,这就是我们大家的立场。你们都在密切关注什么呢?

Anna: 特朗普用什么来打头炮。我想象(或者也许希望是一个更好的词),大家很快就会知道花落谁家,究竟是要废除平价医疗法案还是要改革平价医疗法案。这真的是特朗普在头一百天要扛起的重担吗?

Harry: 在此期间密切关注特朗普的支持率。如果结果真的很糟糕,共和党成员之间可能会对做什么产生一些真正的内讧。不过,我们会看到的。

Larry: 在特朗普执政早期,我将密切观察他的一切动静,譬如他是否想有秩序地过渡到新体制,还是他以破坏现有的平价医疗法案来谋求民众对该法案的废除和替换。特朗普可以迅速采取许多步骤来严重破坏现有的法律。

第 24 段(可获 1.75 积分)

Blythe: 是的,我想我们大家都在密切关注平价医疗法案的何去何从—-这只是本届政府所面临的众多问题中的一个问题。谢谢大家。

第 25 段(可获 0.31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