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尽管飞机失事很少见,但是一旦有飞机失事发生,媒体就会大肆报道。看到一张张的飞机残骸的照片和那些被掩盖的尸体,这让许多人认为他们没有办法坐飞机。

来举两个最近发生在马来西亚的空难的例子吧。MH370航班在印度洋的上空消失了,MH17在乌克兰境内被炮弹击落。两年后,这两次事件仍然占据的新闻的头版头条。然后就是去年发生的德国之翼坠机事件。一个想自杀的飞行员开着客机冲向了阿尔卑斯山。就在这件事发生后不久,一架俄国美捷客机从埃及起飞不久就被一颗疑似炮弹炸毁。

第 1 段(可获 1.41 积分)

当然,专家们都会这样指出,飞行恐惧症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死于车祸的风险要比死于空难的风险大的多。确实,来自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可靠数字显示,在2015年间,有超过35亿人次乘坐商用飞机。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事故68起,其中有四起导致了136人死亡。如果加上德国之翼和美捷航空事故,死亡人数达到510人。

马来西亚航空事故使越来越多的人对飞行感到紧张。

第 2 段(可获 1.28 积分)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2013年全球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是125万人。总的来说,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要比飞机多大约100倍,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更容易致死的因素,心脏病和癌症。

尽管如此,我们对于飞行的恐惧丝毫不减。仅仅在美国,就有17%的美国人承认他们害怕飞行(这是2010年波音公司调查的数据)。有些人害怕碰撞,有些人受不了待在无法逃脱的密闭空间。电影导演维斯安德森(作品有《大布达佩斯酒店》,《特伦鲍姆一家》)更喜欢乘船到欧洲旅行。已故摇滚明星大卫鲍威在70年代初从塞浦路斯做飞机途中遇到暴风雨之后,就选择轮船和火车出行。尽管他在20世纪80年代又开始乘坐飞机了,在经历一次心脏病发作以及女儿克西出生之后就没再坐过飞机。凯特温丝莱特也曾说她和丈夫不会同时坐一架飞机,这是为了确保他们不会同时死于空难,使他们的子女成为孤儿。

第 3 段(可获 2.34 积分)

也有许多美国人在911之后突然害怕乘坐飞机

“很不幸,我们至今也没有找到为什么人们会突然患上这种恐惧症,这里面包含很多潜在因素”。来自佛蒙特州大学临床心理学家马修普瑞斯如是说,他的研究领域为焦虑性障碍。有些人害怕坐飞机是因为他们以前从未坐过飞机,或者有过不好的飞行经历。“这些飞行经历可能是实在的飞行经历,也可能以前接触过空难或者是对密闭空间的恐惧”。

第 4 段(可获 1.16 积分)

举个例子来说,为什么很多人在911之后突然害怕坐飞机呢?来自人类发展学院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心理学专家格尔德吉仁泽的研究发现,在911事件发生的这一年,飞行恐怖症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倾向于开车出行。这确实减少了飞机出行的人数,但是这一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多了1595人。这是因为人们错误的估计了开车出行的风险并夸大了死于飞机坠毁的可能性。

还有一类人也害怕坐飞机,这种恐惧来源于对其他领域的焦虑。皇家空军前飞行员兼心理顾问,心理学家罗伯特博尔说,可能是害怕对某事失去控制,或者害怕密闭空间,甚至也可能是对恐惧本身感到恐惧。工作中的压力,婚姻问题,子女生病这些与飞行无关的事件可能会加剧这种恐惧。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有些人由于害怕坐飞机而选择坐轮船出行

使人们害怕坐飞机的其中一个因素恰为了保护他们:飞机场和登机口的安保措施。飞机场的安保措施使人们以为会有罪犯想炸毁飞机,起飞之前播放的有关飞机安全视频的演示又提醒我们飞机失事确实会发生。所以那些容易会恐慌的人不想看这样的视频,但是这是不对的。

博尔说“那些看过安全视频演示的人会有计划的离开飞机,没看过的人很可能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下飞机”。拿最近一次在迪拜机场一架阿联酋航空公司的飞机迫降事故为例,许多乘客在这个时候还在拿他们的行李,这就增加了旅客疏散的风险。“在安全演示的视频里,我们会告诉大家不要管行李了,快速的离开飞机,但是当人们遇到不可预知的危险时还是会有人做极端的事情”。

第 6 段(可获 2.41 积分)

幸运的是飞行恐惧是可以治疗的,治疗的方法也很多。当然这些方法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选择用在飞行时佩戴耳机或者喝酒,有些人服用抗焦虑药物。普莱斯推荐呼吸运动疗法,深深的缓慢的吸进一口空气,使你的腹部充满气体,但是你的胸腔依然很空,然后慢慢的将气从鼻孔中吐出。“在做这个运动的时候你可以说一些话,比如重复说保持镇静”。

普莱斯和博尔都认为克服飞行恐惧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受控的暴露疗法。

第 7 段(可获 1.24 积分)

博尔说,对那些没有任何飞行经验和以前有过不好的飞行经验的人而言,第一次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学习飞机是怎样运作的——那么重的金属的东西怎么会在空中飞,空中交通管制是如何使飞机在飞行中并行不悖,在遇到气流时会发生什么。

第二步,对那些有焦虑症倾向的群体,或许需要催眠,心理或者认知行为的治疗方式。在这种情形下就需要认清这种焦虑,它是如何形成,如何延续,如何会产生惊恐的情绪,最重要的是,如何对付这种焦虑。

第 8 段(可获 1.28 积分)

其中一个方法是阅读有关自我控制的书籍,另外一个是看医生。“或许你只需要去看一次医生,而不是在沙发上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坐上一百年。这个病是可以治的,但是如果你不把它当回事,那么它就会赖着不走了”。博尔如是说。

虚拟现实可以使人们适应飞行的环境——也就是说登机时可以不必过于恐慌。

普莱斯和博尔认为战胜飞行恐惧最好的方法是暴露疗法。也就是老话说的“你必须要直面你的恐惧”。在受过训练的医生的指导下,一个人可以系统的并慢慢使他们可以接受各种阶段的飞行。传统上,这种训练是在飞机上进行的,医生(通常收费都很高)会陪着你上飞机,和你对话来减轻你的恐惧。

第 9 段(可获 1.86 积分)

另外一种暴露疗法是虚拟现实疗法,虚拟现实可以使你即使待在地面上也能感受到各种飞行阶段。过去这种体验需要靠模拟器来完成,一架虚拟飞机在虚拟的跑道上,飞机里装有虚拟的屏幕,伴随着发动机的噪音。但是最近的体验可以依靠虚拟现实耳机来完成。

慢慢的深呼吸,像傻子一样大笑,接着耸耸肩,我感觉不再害怕了,我感到舒服。——卢克约翰逊这样描述他的体验。

普莱斯对虚拟现实飞行进行过多次研究,他得出的结论是虚拟现实在治疗飞行恐怖症上确实有效。“例如,虚拟现实在帮助顾客体验一个很长的起飞阶段上是有帮助的”,博尔说,“现实中的起飞只有飞机跑道那么长,但是虚拟现实的飞机却可以飞的足够长,这是因为治疗师控制着它”。不管你是在去往飞机场的路上,登机的时候,还是在飞行过程中感到焦虑,治疗师都可以使你准确的体验到各个不同的受控的飞行阶段。也可以改变飞行的时间、天气,你飞行中的座位甚至是飞行员的心情——这些受控因素都来自于你最恐惧的东西。

第 10 段(可获 2.91 积分)

为了监控焦虑的等级,顾客的手指上会与生物传感器相连。当可穿戴科技网站的科技报道员卢克约翰逊进行这项体验时,他就是这么做的。他在恐怖治疗师专家迈克凯西的帮助下,决定亲自体验下这个虚拟现实治疗系统。

虚拟现实针对的是头脑中的潜意识,耳机本身就是治疗的补充工具。约翰逊写道”耳机带给你的影响更大,戴上耳机之后你就不得不面对虚拟的情境,使你有目的的断断续续的面对这些不舒服的场景”。

第 11 段(可获 1.26 积分)

有一些飞行恐怖症者利用模拟器理解飞机是如何运作的

约翰逊很惊讶的发现,他在现实中坐飞机的恐惧心理比之前有了较好的控制。“缓慢的做一次深呼吸,像傻子一样大笑,耸耸肩,我不再感到害怕了,我感到舒服”。他写道。

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专家芭芭拉罗特鲍姆对两种暴露疗法进行了对比,一种是在虚拟飞机中进行的,另一种是在真实的飞机上进行的。她说“两种疗法都有93%的参与者只完成了飞行中的8个阶段的治疗”。前四个阶段教人们焦虑管理的技巧,例如,如何辨别没有帮助的非理性的想法(比如我们要坠机了)并纠正它们。

第 12 段(可获 1.64 积分)

最后四个阶段利用虚拟现实使参与者在治疗中直接面对飞行,以此来降低飞行焦虑。“虚拟飞行和实际飞行看起来是一致的,因此虚拟飞行的好处是其可操控性——更便宜也更容易。在45分钟的治疗中,你可以根据需要来设定起飞和落地的次数而不用离开实验室”。

还有一些人喜欢自己治疗,而不需要治疗师。美国商人克莱普雷斯利在2009年的哈德逊空难中活了下来,但是后来有了飞行恐怖症。他是如何战胜飞行恐怖的?他成了一名飞行员!这个方法并不适用于每个人,但是或许有些飞行爱好者会以他为榜样。

 

第 13 段(可获 1.64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