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其实很久以前,我就没有在博客里说一些自己的事了。但是,管他呢,偶尔还是要破一次例的。

是这样的,几年前,我一直在忙着工作的事。有时,我甚至怀疑自己要死在工作上了。毕竟,我一直在做着几乎相同的事,而这份工作我差不多已经干了10年了,有时候真的很有压力。

所以,我特意避免长时间地工作,也不再熬夜了,但这并没有什么用。根本不是这个原因。我想了想,究竟是什么让我这样有压力,原来正如标题所说的那样。

第 1 段(可获 1.48 积分)

我不再喜欢计算机了。

我也在怀疑,我应该不是唯一这么想的人。

但,也许我是错的。让我们再多了解一些细节吧。

我还是很喜欢我的工作,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让自己每天每时每刻都沉迷于工作之中,而且不会想着还有多久才能结束。我喜欢钻研那些错误报告,然后看看究竟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喜欢现在手头上的敲代码工作,天啊,我甚至还很喜欢Perl编写的代码,通常都会有Perl的。我只是不喜欢那些讨论如何避免bug的会议,但我总能对付过去。

第 2 段(可获 1.46 积分)

但我要说一件事:在工作的时候,有时我会对正在做的事情完全失去兴趣,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一开始是学的Linux和F/OSS,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摆弄计算机。在闲暇时间,尽管别的孩子都在外面玩,但是我要么就在家读书,要么就在网上瞎玩—那个时候是上个世纪90年代,那时候的“互联网”基本上就是电子邮件、usenet和FTP,而你们进入互联网主要通过一分钟2p的拨号调制解调器,那个时候你们会整晚在网上下载总共6M的Quake共享版软件然后被爸妈训诫一番。

第 3 段(可获 1.45 积分)

而那一切我都很享受。我觉得很有趣。计算机的世界和它本身都是我所喜欢的。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就有了一台计算机。在20世纪早期的时候,当时我还在上网,结果计算机服务器就被黑了。就是那一年,Linux很快地推出了它的桌面服务。

然而,在过去那不可思议的二十个年头里,我们和一大推的兀鹫投资家,古怪又不愿被束缚的硅谷人,政府暗探等一起建造了这个上世纪90年代了不起的互联网帝国……可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它了。

我不在电脑上看视频。

我几乎不怎么看推特(Twitter)了。

我不听播客了。

我不用 Instagram,Snapchat,Vine或类似的东西了。

我不上Netflix了。

我不用Spotify了。

我不用Uber打车。

我也不想用Alexa,Google Home或是Sonos。

我不想用网络来控制灯的开关了,

或是冰箱,

或是恒温器,

任何东西也不想用网络来控制,只用计算机来上网。

第 4 段(可获 2.2 积分)

我不再觉得有趣, 而我并不是讨厌那些东西,但它们不再使我兴奋。我不再需要那些东西,我也不再关注它们。电脑(无论是手机和平板电脑)也不再是我的爱好。我没有停止工作, 而且我以玩电脑和上网来娱乐。我不工作的时候,我想做一些与电脑毫无关系的事情。我喜欢运动和阅读。如果我玩游戏,大部分玩的是不用上网的任天堂的游戏。我喜欢去音乐会听音乐。我喜欢在老式餐厅吃东西,我喜欢坐着公共汽车到处去。而我购物的准则之一就是它们能否不上网就能完成购物 。

第 5 段(可获 1.73 积分)

我用计算机来...呃...我用它来阅读东西。真的是用来阅读。读文章。如果有必要我还会浏览图片。我用电脑来弄清楚怎样去别的地方,还有用电脑去购物。我主要就是用电脑做这些东西。

好多台计算机上我都会运行Fedora,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我要花费很多时间来运行我的台式电脑、两台手提电脑、一个 FreeIPA服务器、电子邮件服务器和网络服务器。但我并不享受这件事。我希望在我离开它们的时候它们会继续工作。但当我停止工作,它们也会停止工作,我有点儿感到生气。这很无趣。这就是工作。

第 6 段(可获 1.61 积分)

我不知道这样何时是个尽头。我没有什么长篇大论发表。我只是想记下我的感受。就像我说的,我仍旧喜欢每天每时每刻制作Fedora。但,首先是我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了。1996年已经过去了。Linux推出桌面服务的那一年已经过去了。那一年永远不可能回来了。永远,永远不再出现让我心动的桌面服务了。

现在,只是做我该做的而已。

第 7 段(可获 1.34 积分)

文章评论

苏州小浮云
我也不喜欢计算机,太费脑子了,哈哈
厦门访客
在一个行业坐着相同的工作一做就是十年,这样子说明你不怎么上进啊
CY2
国内都是这种错误的思想,国外干编程工作的可以一干干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