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It’s shocking for me (Robert) to accept that my home could be wiped out by greatly rising seas. That’s because I live on a hill north of San Diego, 45 feet above sea level and more than a mile inland from the coast. Equally shocking to me (Dan) is that the current coastline of my beloved Mendocino County, California, could largely disappear, a place where I spend weekends with my daughters exploring rivers that run inland, deep into wine country. These inundations won’t happen this century, but that is little solace. At the rate the world is going, land so dear to our hearts could slip under the sea and stay ther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当要我接受自己的家可能毁于大幅升高的海平面这一现实时,我感到十分震惊,因为我住在圣地亚哥( San Diego)北面的小山丘上,这里海拔45英尺,距海岸1英里多。同样令我震惊的还有我深爱的加尼福尼亚州门多罗西郡(Mendocino County)的最近的海岸线也可能消失殆尽,我曾和女儿们在这里度过无数个美好的周末,在流向内陆,深入葡萄酒之乡的河水中探索嬉戏。这些灾难在本世纪还不会发生,但也有一点点令人欣慰的,那就是,随着整个世界逐渐消逝,我们心爱的土地也可能滑入海底并长眠于那里。

那个会使人受伤。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相信,我们的家园,我们的集镇,我们的城市,在未来的几个世纪,几个千禧年都将会在哪儿。为什么不呢?在欧洲和横跨亚洲的整个区域,数百万人住在上千年的城市里。实际上,受欧洲长久性的鼓舞,罗伯特的家人用石头建成花园的墙,并且欢喜地盼望着将这片土地传给他们担负着希望的孙辈们,以及孙辈的孙辈们,等等。

第 1 段(可获 1.49 积分)

That hurts. Most of us believe our homes, our towns, our cities will be here for centuries and millennia to come. And why not? In Europe and across Asia millions of people live in cities that are thousands of years old. Indeed, inspired by European permanence, Robert’s family built garden walls from stone and fondly looked forward to passing on the land to hoped-for-grandchildren, and theirs, and so on.

That idea, however, now seems flawed to both of us writing this article. Strong, new research indicates that anyone or anything tens of feet above the sea today may one day face an unbeatable force, whether a country home near San Diego or a skyscraping condo in Miami. Although shorelines are forever evolving, these changes can be predicted directly, and are due to needlessly excessive carbon dioxide (CO2) emissions from a relatively brief, recent period of time.

这听起来让人痛心,大多数人都相信我们的家园,城镇以及城市将存在至数百年,甚至是数千年。这样想又有什么错呢?在欧洲和亚洲,数百万人居住的各个城市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欧洲存在的持久性也给予罗伯特(Robert)一家很大的鼓舞,他们用石头建造起花园的围墙,并满怀欣喜得希望将自己的家园传给子孙后代。

不过,当我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个想法也似乎已成为泡影。最新权威研究显示,现位于海平面上数十英尺的任何人以及任何东西在未来的某天都有可能面临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无论是位于圣地亚哥附近的乡村小屋,还是位于迈阿密(Miami)的摩天大楼,都难逃此劫。虽然海岸线永远都在改变,但人们可以直接地预测这些变化,这也“得益于”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必要的过量二氧化碳排放。

 

第 2 段(可获 1.84 积分)

How has the public not been made clearly and painfully aware of this? Why does fierce debate over climate miss so glaring a threat? The misperception, the widespread disbelief and the fallacy are rooted in a grave error in our thinking about time.

为何没有让公众清晰且深刻地意识到这一问题?为什么在关于气候激烈的辩论中对这一威胁只字不提?对此问题的误解,难以置信以及谬论最终将在人们思想中酿成严重的错误。

An Artificial Horizon

The many models that have projected scenarios about future climate change generally forecast only to the year 2100, or at times merely to 2050. As a result, public discussions have been mostly about “X degrees of warming” or “Y feet of sea level rise” to the end of this century. We have accidentally but notably limited our thinking, causing us to miss striking impacts that arise beyond this limited and artificial, specific time horizon.

人工地平仪

现在,预测未来气候变化的大部分模型一般只能预测到2100年,或是接近2050年。结果,大部分人讨论的也是在本世纪末“变暖的程度”或是“海平面升高的高度”,使人们忽略了在此有限,人工及具体的时间范围之外海平面升高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第 3 段(可获 1.5 积分)

It is fair to say that citizens and politicians intend for Miami, and indeed the whole State of Florida, to exist well beyond 2100. Same for New York City, Boston, Washington D.C., London, Shanghai, Amsterdam, Mumbai and so on. Yet the same people discount staggering losses these places face beyond 2100. That’s wrong, and immoral too.

城市居民,政治家们称到2100年,迈阿密以及整个佛罗里达州将会避免于难,这听上去很合理,而且相同的地区还有纽约,波士顿,华盛顿特区,伦敦,上海,阿姆斯特丹,孟买(Mumbai)以及更多,然而这些人忽视了2100年他们地区所要面临的巨大损失。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也是不道德的。

That’s because a crucial fraction of airborne carbon from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plus that coming this century and next, will persist for tens to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years. The CO2 stemming from just 150 years ago to a mere two centuries ahead may commit the world by inertia to tens of thousands of years of impacts.

因为,自工业革命起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在空气中将持续数十至数万年,过去150年的二氧化碳对后两个世纪的影响会产生惯性,以至于对人类社会产生数千万年的深远影响。

第 4 段(可获 1.45 积分)

Anything going on for tens of thousands of years ahead essentially means “forever” on human time scales. These new data imply that we’re creating a kind of forever legacy, one that potentially can’t be ever forgotten, or fixed, no matter how far ahead we conceive of humanity.

任何可以持续数万年的东西,在人类的时间尺度上都意味着“永远”。 这些最新数据表明我们正在制造一个永恒的遗产,而且无论我们所设想的人类处在未来何年何月,这份遗产都将伴随他们左右。

We are doing ourselves a dreadful disservice by consistently framing 2100 as essentially the last, final year of impacts. We’re thinking in a blinkered way decades out, while our foot is pressing hard on a warming accelerator that has serious impacts centuries out.

笃定地认为2100年就是环境影响达到极值,人类末日来临的想法完全是我们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我们的目光仅仅局限于10年后,而对那些会在未来几个世纪加剧气候变暖的物质不闻不问。

How, then, can we think about climate and seas in truer time frames?

那么,如何在更加真实的时间框架中考虑我们的气候和海平面呢?

第 5 段(可获 1.33 积分)

An admirable new paper by Peter Clark and colleagues in Nature Climate Change, titled “Consequences of Twenty-First-Century Policy for Multi-Millennial Climate and Sea-Level Change,” illuminates the issue and helps point a way ahead. It addresses sea level rise in a longer term from a scientific perspective.

彼得·克拉克( Peter Clark)和他的同事们在《自然气候变化》杂志中发表一篇很好的论文,题为《21世纪的政策对于数千年之后气候以及海平面变化的影响》,文中提及了问题,还给出了解决方案,而且从科学的角度阐述了在更长的时间维度内,海平面的上升情况。

The authors first analyze data that show how a major rise in CO2 and warming from 20 millennia ago brought Earth out of an ice age. Air temperatures continued to rise over a long period from the Ice Age to the near-modern climate that began some 11 millennia ago. From that time onward, CO2 levels and air temperatures sharply leveled off.

首先,作者分析了2万年前,地球冰河期结束时,二氧化碳增加以及气候升温的数据。冰河期结束后,温度继续上升了很长一段时间,约1.1万年前,达到了现在的气候温度,自那以后,二氧化碳的含量以及气温急转直下,下降很多。

 

 

 

第 6 段(可获 1.34 积分)

Sea levels, which were 400 feet lower than today, did not stop rising, however. They continued rising long past when air temperatures reached their plateau, rising for another 8,000 years, climbing another 150 feet up to today’s height. The oceans did not achieve the near-current state that we all know as modern coasts and maps until roughly 3,000 years ago.

不过,那时低于现在400英尺的海平面并没有停止升高,在气温上升已经达到极值的情况下,海平面在那之后的8000年里仍不断上升,升高了150英尺达到了现在的高度。众所周知,自3000年前起,海岸以及地图就处在不停地变化当中了。

The mere sliver (in geologic time) of climate stability in the last 10 or so millennia has dearly helped human societies and cultures to flourish. But the lesson is that seas are acutely sensitive to CO2 and temperatures, and they can have inertia lagging the carbon cycle and climate system. That means today’s oceans could go on rising very long after CO2 might be steadied—even if humanity takes determined action to slow rises in CO2 worldwide, or even decrease emissions. This thorny fact is not widely appreciated.

过去10年甚至是一千年里气候稳定的一个好处就是使得人类社会及文明得以发展,但我们要知道海洋对于二氧化碳以及气温是很敏感的,它在碳循环以及气候系统中有滞后性,也就是说,现在即使二氧化碳量趋于稳定,不管人类下多大决心放慢二氧化碳的增多或是减少碳排放,海平面还会在很长时间内继续升高。目前,这一严峻的事实还没有被广泛意识到。

 

第 7 段(可获 1.9 积分)

As Clark and his co-authors note, one-fifth to half of the airborne CO2 released by human industry so far and in the next 100 years will still be present in the atmosphere by the year 3000. Combine CO2 persistence with the inertia of seas and it can mean sea level rise might go on at least 10 or more millennia—the unimaginable. There is no easy off switch to halt the rising of seas, no matter how much future societies might wish it to end.

正如克拉克以及他的同事提出的那样,迄今为止,空气中二氧化碳的五分之一到一半都来源于人类的工业,这些二氧化碳在未来100年里仍将存在,而且会在大气层中存在至3000年。二氧化碳的持续性加上海洋的滞后性意味着海平面在未来10年,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内还会持续上升。不管未来的人类社会多么希望阻止这一趋势都将无济于事。

The opportunity to go on ignoring this basic dynamic is now vanishingly small. There’s already been a well-accepted 1.5 degree Fahrenheit increase in global temperatures since 1900. That change alone seems to come close to the greatest variations that have occurred over the previous 10,000 years.

现在,想要对这一趋势视而不见已经不可能了,全球气温从1900年起至今已经升高了1.5华氏度的事实已被广泛接受,在过去的1万年中,这一变化算是最巨大的了。

第 8 段(可获 1.68 积分)

The current rate of change is just as concerning. It had taken a long period, from some 21 millennia to 12 millennia ago, for atmospheric concentrations of CO2 to jump by 80 parts per million (ppm), from about 190 to 270 ppm. In that time span global temperatures rose by an average of 7 degrees F. We are on track to repeat that kind of increase over a much shorter period.

现在,正如我们担心的那样,变化的速度快得惊人,同样的变化过程在过去需要更长的时间,比如从2.1万年前到1.2万年前才能完成,那时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从百万分之190增长到百万分之270,增长了百万分之80。在那段时间之内,全球气温平均增长了7华氏度,而现在,我们正在以更短的时间周期重演这一增长。

Keep in mind what that scale of change means. A difference of 7 degrees F separates today’s “ideal” climate from the extreme conditions of an ice age. For a refresher, the Ice Age built ice sheets over Canada, New England, parts of the Midwestern U.S., Northern Europe and Northern Asia. The Great Lakes were born when those sheets retreated. The meltwater retreat created Long Island in New York, and Cape Cod. Huge impacts were thus wrought by 7 degrees F; ice stood two miles tall over parts of North America, and shaped the elevations of a continent we know today.

我们要牢记这种规模的变化意味着什么,冰河纪的极端气候与现在的“理想气候”也就相差7华氏度,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在冰河纪中,加拿大,新英格兰,美国中西部地区,欧洲北部以及亚洲北部都有巨大的冰盖,而当冰盖融化后,五大湖随之形成,融化的雪水褪去后,有了现在纽约的长岛,还有科德角( Cape Cod)。7摄氏度的变化就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过去立于北美部分地区两米多高的冰盖造就了今天美洲的海拔高度。

第 9 段(可获 2.16 积分)

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全球平均气温再升高7华摄氏度,会怎样。当然那将改变大陆,海洋,和生态环境。但是以怎样的规模和方式改变都是难以揣测的。

通过回顾地球更久远的过去,我们知道,温度“只”升高2到5华氏度,海平面可能上升15到65英尺.,就是想如今现在海平面。在一个假想实验中,考虑到二氧化碳增加的趋势,增加5华氏度的变暖是可以想象的。因此,假想60英尺的海平面更高是合理的.。那淹没的面积相当于整个佛罗里达州,几乎整个纽约市,东海岸的一部分,美国西部的一部分和海湾海岸和(罗伯特的)圣地亚哥的几英亩土地--那个地方离岸边有一英里远。

 

第 10 段(可获 1.78 积分)

这种情况的发生机制很容易理解。格陵兰岛的冰盖仅仅储存了22英尺的潜在海平面高度(的水量),而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十千年.。然而,在相同时间框架里,南极的冰盖储存了约150英尺的潜在海平面高度(的水量)。讽刺的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南极东部地区每年已经会结大约175万亿磅的冰.。但是南极洲西部地区每年损失更多,大约275万亿磅冰.。(格陵兰平均每年有600万亿磅冰的流失,体积相当于十亿卡车一年装载的冰量)。

第 11 段(可获 1.29 积分)

我们可能正走在人类有史以来所记录的情况之外的道路上了。地球甚至已经开始表现出了一些只能靠我们凭空猜测的变化。例如,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冰的)净融化已经使地球稍微改变了它在极轴上的运动方式。由于两极的冰融化和重新分配,大量涌向赤道附近的海水,导致白天会变得更长一些。地球自转的一个微小变化可能并不会使人烦恼,但是它有助于显示CO2可能变化的幅度。由于大量的冰流失使地壳板减重,甚至距离很远的地震会在大小或频率方面也有所增加。这反过来也可能意味着有更多全世界范围的火山爆发和海啸。

第 12 段(可获 1.59 积分)

这些威胁可能会存在很长的时间,并且我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的来测量,而这也迫切需要新的科学知识,这方面会进入到我们的全球性讨论中。

根据大量的记录显示,2016年的八月份是地球上最温暖的月份。这已经是第16个月了,每个月的热量记录都会下降,已经超越了137年来保持的记录。北极的气温竟然比正常的温度高了足足20华摄氏度。北极的热量相对极端,冬天的冰含量是有史以来最低的。世界各地的夜晚也更加温暖,使得热浪更加令人难以忍受。这发生在有记录以来一年中CO2浓度有着最大幅度变化的时间里。 现在的情况已达400ppm并且还在上升。全球的海洋也达到了创纪录的温暖。

第 13 段(可获 1.73 积分)

那么这一切对于海平面上升意味着什么呢?

一个国际小组在2013年给出了本世纪的上升情况,主要是基于变暖海洋直接扩张的情况。他们认为只有一个小因素影响着冰层的稳定性,被称为MISI,主要的假设是南极的冰层是十分稳定的和巨大的,以至于在本世纪不可逆的收缩。

该报告给出了比较乐观的低二氧化碳含量的情景,并假定在本世纪的晚些时候将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并预测在2100年海平面高度会有1英尺的上升(0.3至0.6米)。根据本世纪持续的趋势和本世纪少有采取行动还减少二氧化碳含量的情况估计,在2100年海平面高度会上升3英尺,在本世纪的最后二十年里,这个比率会迅速上升到每年三个之一到半英寸(8到16毫米)之间。这样的速度只会持续一个世纪,因此可能会达到是二十世纪的平均上升高度的十倍,并且可能会出现冰河世纪末期发生的情况,那时的海洋迅速升高。

第 14 段(可获 2.39 积分)

在三年以来的主要报告中,三篇有关冰盖动力学的新论文表明,我们之前的理解是不完整的,而且史密斯机制可能在南极有着更广泛的应用。例如,南极洲的巨大松岛冰川正在加速减少和消融。基于新模型的机制表明,这种不稳定的消融导致的冰川质量减少的情况会变得十分重要,发生的时间比预期的要快。一些早期的冰川倒塌的情况可能会出现在现在的思韦茨冰川上。南极海洋冰层的意外倒塌可能会导致向前的海平面高度上升,估计这种情况本世纪末就会出现。虽然具体的时间是不确定的,更快速的崩塌可能会发生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如两到九世纪。

第 15 段(可获 1.61 积分)

美国宇航局的dc - 8飞过整条横跨松岛冰川的裂缝,在10月26日,2011年。图片来自:

美国宇航局的戈达德号空间中央飞行器,图片分享网站Flickr

此外,2016年发布的一则重要报告中指出海洋冰崖有可能变得不稳定,在到2100年这段时间里会以更快的速度消融-这是另一种理论 。另外一份不同的报告在三月份公布,显示相比较之前预测的情况,海平面的上升可能会更高。它表明,2500年的时候,南极洲地区会出现有海平面高度上升超过40英尺的情况,这也与CO2的高含量场景符合。

第 16 段(可获 1.26 积分)

这里的重点是2100年不应该被视为一个终端结束年。这样做是愚蠢的,并且是思想上的谬论。生活还会继续,人们也不会结束,并且海平面的高度也不会突然就停止上升。

科学家是天生的怀疑论者,不倾向于戏剧化他们的研究发现。但是令我们充满希望的原因却正在减弱。这应该能拓展我们的思维。了解海洋和这门新兴的学科就意味着要向一些明智的想法上调整。古时候的气候记录显示在融冰时期,或者最后一个冰河时期结束的时候,海平面的高度可能会以每十年一英尺的惊人速度上升,或者每个世纪十英尺的速度上升着。没有理由能够说明它不会再次发生,也有可能以更快的上升速度上升着。鉴于CO2浓度剧烈变化的趋势,这种情况应该被考虑在内。

第 17 段(可获 1.73 积分)

这样的想法会导致有正确政策产生吗?应该会发生的,但也可能不会。可以想象一下现在的CO2的含量情况已经让政府愚蠢的投入数以万亿美元去建造海湾的海岸线。人们可以想象一个又长又贵的海岸线,比如说十英尺的高度的墙,在一个或两个世纪里就可以被弄塌。我们无法想象海堤能够顶住这些即将达到50英尺高度甚至高度还在上升的海水。

当上升的海水能够被挡住或者能够使海水的高度降低时,那么这些昂贵的堤坝才显得有点意义,在一年内这么做对我们来说也有意义。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用在海湾上的钱或许可以以一种更聪明有效的方式用在别的地方。可以这样说,与其花费巨大而有限的资金在昂贵的“加固”上面,倒不如把资源用在如何避免或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并增加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上。预防胜于治疗。这就引出了这个故事的下一部分: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第 18 段(可获 2.11 积分)

全球气候政策:行动在哪里?

最近已经开始实施的第一步就是在2015年12月公布的巴黎气候协议。尽管专家们认为批准这项协议需要数年的时间,但到了2016 年十月,会有55个国家到达其需要的门槛,也就是代表有着全球排放量的55%的国家已经批准它,使它生效。

从开始的满怀希望再到要实施真实困难的行动使得之前梦寐以求的协议化为泡沫,比如《京都议定书》。巴黎是一个重要的开始,正如最近的修正案想要对蒙特利尔协议进行修改--想增加氢氟碳化合物这一指标进去,但是我们是很缺时间和手段来验证它的减少的情况,并且会在财政上采取必要的行动来实现这些削减。

 

第 19 段(可获 1.48 积分)

此外,巴黎是不具有约束力的。这不是一个条约,并且它还缺乏惩罚。也许最重要的目标是2摄氏度(华氏为3.6度 )--也就是上限的允许变暖的温度只是一个表面上的要求规定而已,对现在的领导人来说只是一个表面的慰藉而已,因为地球已经处在一个我们可以清晰预见的道路上了。

此外,科学表明,这2摄氏度的变暖比谈判者认为的要危险得多。几千年来的海洋可能会开始升温,即使只是在这2摄氏度的影响下。这就是为什么巴黎协议让许多科学家绝望地摇头。 科学家说要多快才能使碳排放量下降到使温度只能提升2摄氏度里,和像来自巴黎的这种全球协议应该主要针对哪些东西,在这两件事情上面大家都众说纷纭,意见不一。

第 20 段(可获 1.8 积分)

国际股票也很重要。西方国家已经消耗了世界上大部分的碳预算允许的总碳量--相当于在地球升温2度以前世界燃烧的碳量。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使人烦恼的。像发展中国家中国和印度对一个世纪以来燃烧的燃料不负任何责任,他们可能也认为会对碳排放行业自身的成长有影响。

然而,重复我们相同的使用碳的方法,会使现在的全球碳运算承担不起。由物理或化学引起的变暖则无法讨价还价和辩护。因此,尽管巴黎气候协议是第一步,但现在需要的是正在进行的实际行动和一个强大的,持续的承诺,以达到1.5 摄氏度的目标。如果我们把巴黎和《蒙特利尔议定书修正案》作为主要终点,而不是一个开始,那将推迟真正的解决方案,直到为时已晚。

 

第 21 段(可获 2.13 积分)

如果我们不让气候解决方案成为一个持续的过程,那么也会有一些陷阱。碳排放的“Cap与贸易”系统在理论上可以开始过渡到以市场为基础的机制,但是他们已经被许多与会者玩弄了,因为这个系统是不严格有着缺陷的。一个很难预测的是需要在天然气是如何实现的:今天建立的工厂在2050年还能有用吗?所谓的“清洁煤”是昂贵的,未经检验的,笨拙的和不切实际的,但它是万能的了。(然而,失去煤的工作确实值得关注。)那些有点绝望的工程师所提到的是不可能实现的,至少从长远来看,他们是违背道德的,并且还会加重海洋酸化的程度。

 

第 22 段(可获 1.54 积分)

如今,机会都在这些不会产生污染的清洁能源上面,绿色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和能源效率,还有地热和水力发电,这些都是对环境生态是友好的。海洋酸化,脆弱的生态系统和气候引起的迁移的挑战都指向我们需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来增加使用清洁能源的速度。

我们认为,我们都会闭上眼睛希望说,中国的领导人正在走上清洁能源的道路上,并且煤炭的使用已经正在削弱。但中国正在削减其雄心勃勃的太阳能目标。

我们希望通过吸收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的负排放能够封存在远低于地面的石头里。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在某些玄武岩地区,这个过程是十分昂贵的,很难看到这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这就是其中的难点:二氧化碳排放是免费的,今天,二氧化碳的封存是昂贵的。

 

第 23 段(可获 1.9 积分)

这里有一些有意义的方法。碳税--包括那些税收一般的而且其他税还较少的地方说不定可以起到好的效果,因为它们已经明确的表现出了整个经济还有发展的信号。有关碳的公共部门可以和那些希望和当地的国家政府做生意的公司,可以教育和启动全碳定价的活动。强大的交叉政策,比如和那些以买更低碳环保的车为目标的人,也在推动这一进程。从减少化石燃料的投资--曾经是一个难以实施的挑战--现在是另一个自然发生的事情的开始

第 24 段(可获 1.09 积分)

我们必须考虑利用可行的机会和经济的机会。例如,一个简单,透明的碳税可能是关键。它可以帮助我们接近我们必须到达的地方,并加速绿色能源的发展。甚至许多大企业都在呼吁征收碳税。广泛采用的简单的税收可能非常重要。但在美国碳税已经在政治辩论上被提到了。

这样一来,如果领导人要真正对气候进行改变时,他们必须结束化石燃料的补贴,然后再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使用,同时再使用清洁,可再生能源发电和运输。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子孙和他们的子孙做这件事情。因为这是爱国的体现,它会使我们更加强大,对我们的利益远不如化石燃料依赖。

第 25 段(可获 1.76 积分)

这些举措并不是负担。他们是机会。接近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可以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容易实现。它可以使国家更加强大,更富有弹性,增加就业机会。在一些地方,像加利福尼亚,中国,丹麦,德国,肯尼亚,摩洛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比别人快。但它的速度还不够快。

我们两位作者花了我们的大部分职业时间,促进可再生能源和可持续发展,在世界各地的学术界,公共部门,私营部门和企业家里都对气候变化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分析探讨。然而,目前没有什么能给我们很大的希望,在对于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非常严重的情况,持续千年,将完全避免这件事情上。

 

第 26 段(可获 1.49 积分)

直观面对现在二氧化碳排放量,以及在国际行动中,倾向于用一些崇高的话语来解释未来在这方面将削减开支,这样的情况使我们不能感到乐观。在短短的几个世纪里,人们将对地球造成新的气候影响和我们人类历史上从未见过的海平面高度,而这可能会持续几千年。

我们将所做的这一切,并且知道可能的后果。

关于作者

罗伯特•怀尔德是圣地亚哥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院名誉董事委员会的一员,也是一名富布赖特专家。他是三个清洁能源联合的创始人;他目前是WilderHill清洁能源公司的主席,也是WilderHill 进步先进能源公司(以降低二氧化碳为宗旨)的经历,还是WilderHill新能源全球创新公司的联合经理。

 

第 27 段(可获 1.76 积分)

Daniel M. Kammen

Daniel M. Kammen是一名加利福尼亚伯克利大学的能源学教授,并且他还在能源资源集团、戈德曼公共政策学院和核工程系任职。Kammen是可再生能源实验室的创始主任(以色列)。他同时也是世界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的首席技术专家,目前担任美国国务院的科学特使。

第 28 段(可获 1.01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