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我想说,我一般写媒体相关文章以及新闻专栏,因为该行业在涉及互联网的时候,是一种危险的预兆:文字从新闻纸到网络无缝转换,完全颠覆了该行业的商业模式。

当然,在这种转变中,我也有既得利益:不管是好是坏,由于我在Stratechery谋生,作为媒体的一员,我假装我的意见不是因为在这事件中的个人的利害关系造成的,这很虚伪。今天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我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是明确的将Stratechery作为一个例子放在前面,以说明传统智慧是如何以远远超越报纸的方式来误导互联网对社会的长期影响(但我认为我们就从那里开始吧)。

 

第 1 段(可获 1.93 积分)

是什么扼杀了报纸?

现任媒体评论部部长杰克沙弗在周一提出问题,如果报纸行业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会怎么样呢?

如果在二十年前的疯狂冲击中,编辑和出版商将所编辑的内容重新利用并发到网络上,却造成了巨大的商业失误,浪费了数亿美元,这会怎么样呢?如果该行业坚持其原本的优势——印刷版本,其绝大多数的仍会存在,而且绝大多数的广告和订阅收入来源于此——而不是追逐在线嵌合体,这又会怎么样呢?

 

第 2 段(可获 1.2 积分)

这是我从德克萨斯大学的H. Iris Chyi和Ori Tenenboim写的一篇新文章中得出的逆向结论,其在今年夏天的《新闻实务》中出版。在大量数据,以及严格、持续的论据的支持下,这篇文章用一令人信服的例子,在报业打开了一丝裂缝,大多数论文所追求的高科技的网络战略其实是无价值之物。报纸未来的关键在于其过去,而不是智能手机,iPad和虚拟现实技术。作者称,“数字优先”对于大多数报纸是一个失败的主张。

 

第 3 段(可获 1.26 积分)

沙弗的理论是,报纸的在线版本不如印刷版;因此,人们阅读的更少了。为了印证自己的观点,沙弗引用了统计数据,数据显示大多数当地居民不会在线阅读他们的地方报纸。

这个推理的缺陷对于任何长期的Stratechery读者来说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处于前互联网时代的人们不会阅读他们的地方报纸,因为拿着一份笨重的墨水染的薄薄的新闻纸让人特别的愉快;人们阅读本地报纸,是因为它唯一的选择。而且,延伸开来,由于糟糕的阅读经历,人们不会刻意回避当地报纸的网站——尽管这是真的——他们甚至不会想要访问这些网站,因为有更好的的方式来吸引他们有限的注意力。

 

第 4 段(可获 1.53 积分)

还有的就是,虽然随着游戏或社交网络的出现,成为报纸的真正竞争者的是其他报纸和在线的新闻网站。 当我在威斯康星州长大时,我可以在我的邮箱里得到威斯康星州立杂志,或者我可以去书店买纽约时报;如果说后者能更方便人们的生活的话那就是无所谓,但是事与愿违。 现在,唯一不便的是,人们只需要点击一个不同的应用程序就能获取所需的新闻。 当然,大多数读者甚至不会这样做:他们只是点击任何在他们的Facebook帐号,在这里穿插的广告,比那些报纸广告更有针对性和更可衡量。

第 5 段(可获 1.48 积分)

事实上,没人会因为报纸的消亡而发声责怪——不怪谷歌或者脸谱网,也不怪20世纪90年代的出版商。报纸商业模式的关键是要控制其分配,在这个关键因素被互联网消除之时,整个设备不可避免的将会崩溃。

信息技术时代

毫无疑问,这对记者来说吸引力特别有吸引力;在过去十年新闻工作室就业人数急剧下降:

screen-shot-2016-10-19-at-4-27-37-pm

不过,让我们暂时抛开那些消失的工作,来看看大概从1985年到2007年发生了什么吧:在报纸收入持续增长的时候,工资却没有增长;自然是报纸公司享受了这创纪录的利润。

第 6 段(可获 1.43 积分)

信息技术行业发生了什么呢?可以在计算机上进行复制,通过局域网传递给编辑,然后以数字方式进行排版。这是对打字机,半色调底片以及文字的剪切和粘贴的巨大的效率改进:

newspaper-copy

显然报纸不是唯一受益于信息技术的行业:ERP系统,数据库和个人计算机的兴起为几乎所有企业的生产力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虽然取得的改进最终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然而,此次第一波信息技术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些企业的工作方式,这意味着1980年10家最大的公司中有9家都在1951年的21家最大的公司里面。最大的变化是生产率的日益提高开始归于公司股东,而不是工人——而报纸行业也不例外。

 

第 7 段(可获 1.79 积分)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在IT时代和互联网时代之间划清界线是至关重要的:IT时代见证了许多仍然强大的技术公司的形成,但他们的成功是基于巩固了深厚的现有企业,这些企业可以使用技术来提高工人的生产力。是互联网对于那些企业根基的挑战让互联网时代成了一个大问题。

互联网革命

我已经解释了报纸行业发生了什么,在其分配时眨眼之间就抹去了当地报纸的壁垒;正如我在开始时所说的,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对将来要发生的事情的标志。早在7月,我阐述了如何收购Dollar Shaving Club提出了同一过程中在包装消费品公司发生的事情:利用尺寸来确保由电视广告支持的货架空间不再是竞争的唯一方式。几个星期前,我指出电视与其广告商交织在一起;互联网正在侵蚀线性电视,CPG公司,零售商,同时甚至还有自动化公司的业务,而使整个二战后经济秩序依赖于运动来维系一切。

第 8 段(可获 2.58 积分)

这些变化的方式惊人地相似;在脸谱网-亚马逊-网飞公司-谷歌之后,我称之为FANG Playbook:

没有一家FANG公司创造了他们各自生态系统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他们只是简单的让消费者更容易访问那些版块,所以消费者渐渐地通过FANG主页发现了其所说的版块。而且,鉴于互联网分配自由,这就意味着FANG公司正在努力获得比任何人所认识到的更多的权力和货币化潜力……

通过拥有消费者的切入点——主要阻力点——在每个其各自的行业,FANG公司已经能让他们的供应商模块化以及商品化,无论是出版商,商家还是供应商,内容制作者,或有基础需求的任何人在互联网上都能找到。

第 9 段(可获 1.63 积分)

这是信息技术时代和互联网革命的关键区别:首先,其使现有公司效率更高,第二,主要是通过自由分销,破坏了那些同样的公司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的优势

在这个悲伤的故事中容易忘记的是,所有这些动荡都会大大地使消费者受益:我可以阅读世界上任何一份报纸是一件好事。我们以低得多的价格点可以获得更多的产品是惊人的。一个人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搜索整个人类知识库,或者连接到数十亿人,亦或当人们想要观看什么时,就可以看到其想看的,是相当不错的,这更加的平淡无奇。

第 10 段(可获 1.55 积分)

除此之外,更加难看到的是,由于动荡而引起的新的可能性,这便是Stratechery的可用武之地。但绝不是用网站取代报纸:我很明确我不做原创报道。然而,我当然不会把阅读同类网站的时间划分到我之前提到的游戏和社交网络上以转换类别。相反,我的目标是提供全新的东西:深入,持续的分析到业务和技术战略。为了服务于地理受限的市场,这个观点就不值得剪切并粘贴到报纸上了,但当可寻址的市场是整个世界的时候,骤然经济确实会运行的非常好。

第 11 段(可获 1.61 积分)

哦?你明白了吗?“可寻址的市场是整个世界”这种说法和报纸突然得与世界上的每一个其他新闻来源竞争的说法是相同的;它不是说互联网本质上是“好的”或是“坏的”,而是一个全新的现实,而且仅仅是因为行业对旧假设的预测肯定导致失败不应该掩盖了这个事实,即在新的假设上建立全新的行业——包括个人或小团队为小规模创业提供巨大的新机会——现在也是有可能的。看看 YouTube 或者 Etsy 或是 yes上的新闻,这仅仅是开始。

 

第 12 段(可获 1.3 积分)

次生效应的重要性

我当然愿意认为这种变化带来的好处比简单地保证我过体面的生活更加的深远;在有读者说我的文章有助于他们找工作时,或者他们将我的框架应用于他们正面临的特别困难的决定之中时,甚至他们觉得他们正在接受商学院的免费教育时,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至少从商学院的角度来看的话,可以肯定最后一点太夸张:材料覆盖的广度,你的简历程度,当然你交的朋友都是很大的优势。但过去其是一个二元的选择:在商学院花六位数或者不花;如果一个人可以拿到一个有用的商业思维为10美元/月,同时仍然是一个生产力工人,那么这不是一个社会的胜利?如果一个人可以用10美元/月得到一个有用的商业思维,同时他仍然是一个生产工人,那么这难道不是一个社会的胜利?

 

第 13 段(可获 2.01 积分)

这些次生效应将是在互联网创造性破坏的废墟中建立一个繁荣社会的关键:让优步如此兴奋的不是出租车行业会被淘汰的事实,而是交通运输作为一种服务有潜力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城市。在停车场都消失了,乘坐自动驾驶汽车上下班会提高生产力,或者外出变得像点击应用程序一样简单时,会发生什么呢?什么样的新工作和服务有可能会出现呢?

举另一个例子,我上个月写了关于云启动在企业软件中的戏剧性转变。简单的即付能力已经对创业公司和风险资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对成熟公司的初步影响是实施成本并提高既定流程的可扩展性;真正的转变 - 以全新的方式构建和销售软件 - 才刚刚开始。此外,在使现有过程更有效率以及实现全新方法之间存在着区别。前者的收益易于衡量;后者的转变只有在回顾中才显而易见,部分是因为旧方式的消亡以及重新使用需要时间。

第 14 段(可获 2.59 积分)

在涉及已经开始和加快引进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时,这两个阶段的过程将是最具创伤性的。每个人的缺点都很显而易见:如果计算机可以做人的工作,那么人类不再会有工作。但从长远来看,人类还能做什么呢?假设流离失所的工人永远只会坐在那里,拿着普遍的基本收入,在我看来,这是在卖空人类的驱动力以及独创性,其已经使我们远离了我们的穴居人祖先。

第 15 段(可获 1.18 积分)

我知道我的观点是一个有特权的观点:我是这个新世界秩序下一个明显的受益者。此外,我知道,至少在一段时间里非常好的和重要的事情在这些转变中将会丢失。我强烈赞同沙弗的观点,例如,报纸“仍然出版了大量可用的问责新闻”以及“我们一定会失去保护和维持文化的重要的壁垒。”

解决这个以及互联网之后会带来的许多其他的问题,我们需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倒退。商业中暗含的最基础的假设(在任何社会中的关键制度)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而他们假装并没有发生这种改变才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第 16 段(可获 1.45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