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采访中总有人这样问我:你相信鬼魂么?. 我回答说: “我思想很开放。” 在新物理学研究中,鬼魂可以存在,只是需要时间去证明其存在性。 虽然我并不明白,但量子物理学家可不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

约翰·博因顿·普里斯特利(JB Priestley )对时间和时间转移话题十分痴迷。 他写过很多此类主题的戏剧和小说,但是,据我所知,他还没写过任何一个鬼故事。虽然我很希望他能写一些。 这类题材吸引了很多优秀的作家,但他们的作品往往被当做纯粹的“娱乐”。一些因为自己懂文学而自命不凡的人或许注意到美国作家汤姆·沃尔夫曾给过另外一个定义:娱乐能让人愉快地消磨时间,任何作品的首要作用就是娱乐。只是到了最近,人们才对作品有了额外的要求,使得作品艰涩难懂,只有一些有魅力的贵族能理解。

 

 

第 1 段(可获 1.9 积分)

狄更斯的第一批读者并不是“有魅力的贵族阶级”。作为一个伟大的小说家,他乐于写鬼故事,其中一个或许是世上最著名的。

圣诞颂歌》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讲述了一个严肃的道德故事,同样,也具有一流的娱乐性。这部作品具有文学的惊悚感,但人们同时也能在作品中感到感动与乐趣。书中的人物彼此认识,相互了解。

量子物理学或许已经证明了鬼魂存在的可能性,但是在小说中却不能用自然原因来解释,或使其合理化:树木随风摇摆,会有影子在床边移动;产后患有精神病的女人会看到幽灵般的孩子;当然,后者更让人感到不安。然而,在亨利·詹姆斯《螺丝在拧紧》(The Turn of the Screw)这本书中,孩子并不是鬼魂而是受害者——但是,昆特和约瑟小姐就是真的鬼魂么?还是说那些鬼魂只是孩子们的想象而已?在拉迪亚德·吉卜林所描写的故事《他们》(They)中,幽灵孩子在花园游荡,既让人不安又具有美感。

第 2 段(可获 2.26 积分)

文学学者告诉我们,鬼故事起源于十八世纪的哥特式小说,或十九世纪的狄更斯。但我们忘记了我们的虚构文化传播是相对较小的。在印度和日本这样的国家,超自然这类传说有着古老的起源,是一种近乎普遍的讲故事方式。我常想,山顶洞人一定曾用鬼故事来解释过洞穴内火苗投射出的移动影子。在像墨西哥、日本、印度这样的国家,这类题材的作品有很久的历史,我的小说《布莱克的女人》很受欢迎,但在一些所谓“理性”的国家就不是很受欢迎,像德国人就不理解这样的故事。

第 3 段(可获 1.46 积分)

并不是说如果鬼故事想要取得成功的话就一定要恐怖。就像拜厄特的《七月的灵魂》一样,故事发生在夏天伦敦的一个花园中,故事令人感动,只有些许恐怖。然而,在漆黑的冬天人们总想读点恐怖故事——独处时阅读或者在小团体中大声朗读。而且,为了使大家满意,这个鬼故事必须要十分恐怖。这是人最基本的需求。对于真实和危险的抗拒是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只有通过故事,才能为此做好准备,学着如何克服恐惧。

第 4 段(可获 1.46 积分)

恐怖故事也很受欢迎,我总被人指责写这类作品。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鬼故事也许可怕,但体裁却与恐怖片不同。一个鬼故事必须包含一个鬼,一个恐怖故事却不需要。哥特式又有所不同,从十八世纪开始,当时哥特式的故事里面包含的几乎是爬满常春藤的城堡或修道院的废墟。雪莉·杰克逊的《希尔家的困扰》(1959)是一个虽然美妙但同时又可怕的哥特式/鬼故事。而《螺丝在拧紧》,也许是至今为止最成功的鬼故事,虽然也属于哥特式,但却包含着更多的内容。

第 5 段(可获 1.28 积分)

在该领域没有太多好的文学批评。如果你想要些最优秀的背景读物和深入的分析,阅读已故朱莉娅·布里格斯所写的《夜晚的访客》。(这已经是绝版了,虽然让人有些失望,但可以尝试馆际互借。)迈克尔·考克对《牛津鬼故事书》的介绍和他对于杰姆斯的传记研究都是令人享受、有必要一读的书。

鬼故事大多很短——如果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很难超过5000字。但最近,一些作家已经成功将故事篇幅加长,尤其是萨拉·沃特斯和米歇尔佩弗。如果你喜欢有冲击的短故事,那么杰姆斯、哈特利、伊迪丝·华顿会符合你的胃口,而伊丽莎白·鲍恩的《魔鬼情人》也是十分恐怖的短篇鬼故事之一。尼斯比特是一名优秀儿童书籍作者,著有《寻宝》一书,也写了一些十分恐怖的短篇鬼故事。

第 6 段(可获 2.19 积分)

在这种流行虚幻作品的环境下,无疑会出现大量的垃圾作品,但好的作品也会随之浮出表面。如果一个故事或小说,当然更不用说一个作家的全部作品,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比如,100年之后仍在印刷,仍在被人阅读,那这些就是能击中内心的优秀传记和鬼魂。

写鬼故事时会被自己吓住么?这是另一个我常被问到的问题。不,因为我能控制好。但在阅读时,特别是在一些完美的场景设置下,即使我对故事很了解,但我依然会害怕。每次读詹姆斯先生的《铸造的符文》,我都会被吓到,同样,仅仅读了几页伊迪丝·华顿的《琼斯先生》,我就会感到不安。当然,在寒冷的冬夜,围坐在房间里的火炉旁,灯下投射出奇怪的影子,此时我希望感受到的正是这种恐惧感。

第 7 段(可获 2.14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