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密码是件让人头疼的事,要么很容易被破解,要么很难记住,而且一旦被破解,就不得不重设一个全新的密码。因此人们正在努力彻底摆脱密码,到目前为止,指纹识别干得还不错。

但是仅仅依靠指纹是不够的。网络安全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这迫使服务提供商要用更好的方法来维护用户信息,比如双重认证。很多公司开始用我们身体的其他部位作为生物认证的补充,其中人脸识别和人眼识别排在首位。尽管现在人脸识别和人眼识别出现噱头(比如Galaxy Note 7的虹膜识别),但它们可能很快就会像指纹识别一样流行。这种配对可以同时消除密码和笨拙文本的双重认证,使其完全成为一个生物过程。

第 1 段(可获 1.95 积分)

在你撇下这个概念之前,先想想智能手机上指纹识别的历史。2013年,苹果公司首次在IPhone5s中使用Touch ID,随后人们指出其效果不好而且不安全。但苹果公司坚持不懈,改进硬件,增加了更多有用的功能。此后,许多其他科技巨头开始效仿。如今,它们基本上已经成为三星、 Nexus (或Pixel)、LG以及HTC旗舰手机的必备功能,甚至一些价格更低的手机也有此功能,比如99美元的ZMax Pro,200美元的华为荣耀5X,400美元的一加手机3,还有400美元的中兴Axon7。高通公司产品经营的高级主管赛义德·乔杜里(Sayeed Choudhury)说道,我们期望这些功能很快就能随处可见。

第 2 段(可获 1.6 积分)

尽管指纹传感器被广泛应用,但很多公司继续追求便捷和新颖,引入新的生物识别登录方法。当谷歌首次在安卓4.0冰淇淋三明治系统中展示人脸解锁时,我们开始看到人脸识别成为一种解锁方法。数年以后,手机上开始出现人眼识别,比如中兴Grand S3和Alcatel Idol 3。后两者通过扫描视网膜与用户进行匹配,即扫描完整的眼睛和静脉。

乔杜里提到,这种方法的好处是不需要额外的硬件——只要有自拍镜头就好。视网膜扫描的挑战在于其计算和算法,乔杜里说,这是“非常重量级”的,“除了CPU之外,几乎总是使用GPU。”这意味着检测并识别用户视网膜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事实上,根据我试用中兴和Alcatel Idol 3人眼识别的经验, 抓拍眼睛照片来解锁手机总是极其缓慢的。

第 3 段(可获 2.21 积分)

乔布里还说,相比之下 ,Galaxy Note7发布时的亮点之一(也是其发布前大力宣传的功能)——虹膜识别,使用了更紧凑的算法,意味着检测速度更快,用户等待时间更短。而且,虹膜识别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虹膜识别技术已被运用于安全实验室、建筑物甚至是机场(国际入口)的安检,所以这项技术是非常成熟的。而且虹膜识别比指纹识别更加安全。据乔布里所言,“如今设备应用的虹膜识别技术能通过识别‘特征标记’来归类特定的虹膜,其能够识别的‘特征标记’是指纹技术能识别的3到5倍。”但是,虹膜识别的缺点是需要红外(IR)相机,而很多手机都没有。但三星不会是唯一使用这项技术的品牌——其他品牌很可能将会使用虹膜识别技术。

第 4 段(可获 1.83 积分)

乔杜里说,支付行业是眼部识别最大的推动力之一。他说:“我们看到,受移动支付行业推动,人们会将虹膜识别和视网膜识别应用于更多设备。 ”据他所言,移动支付是“杀手锏用例”,先前确实促使过最顽固的公司采用新技术。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虽然苹果公司多年来一直拒绝使用安卓系统广泛使用的近场通讯(NFC)技术,但最终还是在iPhone6的支付系统中使用了此项技术。

第 5 段(可获 1.31 积分)

支付业巨头万事达集团是生物识别安全系统潮流的支持者之一,这一系统包含了指纹识别、人眼识别和人脸识别。万事达全球企业风险和安全总裁阿贾伊·巴拉(Ajay Bhalla)说,“我们想要消灭密码,因为密码对人们来说是个大问题——要么总是忘记密码,要么就是设置的密码非常简单愚蠢。”

万事达一直致力于研究使用人脸、眼睛、指纹、心跳和声音进行识别的生物识别方法,因为这些特征对于每位用户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不再需要记住或者猜测密码。据发现,指纹识别和人脸识别是最易于推广的方式。巴拉说:“我们感觉生物识别方法已经发展到了可能成为主流的阶段——它被应用于各种设备,并被消费者所理解。”

第 6 段(可获 1.58 积分)

最近在欧洲,万事达在其“身份识别移动应用”上发布了自拍支付认证的方法。顾名思义,自拍支付指在交易时,用户自拍并眨眼,证明那是你本人而不是黑客所用的打印照片。

尽管这听起来有些尴尬——每次想买东西都要拿起手机摆姿势拍照,但万事达表示这款应用很受欢迎。根据其对2015年试验结果的研究,90%的受访者表示“身份识别应用”比他们曾一直使用的其他应用更方便,71%的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超级方便”,而93%的受访者认为指纹识别“超级方便”。

第 7 段(可获 1.44 积分)

指纹识别的普及、盛行和便捷意味着它得到了认可,人们绝不会打算用人脸识别和眼部识别来取代它。乔杜里和巴拉都把新的识别方法看做对指纹识别的补充,可以提供一个更方便的二元身份认证方法,而不是需要输入发送到手机上的验证码。尽管我们现在的技术可能速度还不够快或者安全性不够高,无法实现真正的便捷和帮助,但是我们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近。乔杜里预测,大约5年后,以指纹识别为原型的虹膜识别和人脸识别才能被广泛应用。在那之前,我们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得修改一下那糟糕的密码,并祈祷自己不会忘记。

第 8 段(可获 1.64 积分)

文章评论

李雪
在翻译过程中,我有如下几个困惑,请大家帮忙指点,非常感谢
1. Companies are turning to other parts of our bodies to find biometric complements that are up to the task, and our faces and eyes are at the top of the list.我的译文:很多公司正转向我们身体的其他部位去寻找可以作为认证的生物补充部位,我们的面部和眼睛位居榜首。

【这句话我觉得自己翻译得特别不通顺,不知道该如何调整会更好~】
李雪
2.Although facial and eye-based recognition appear gimmicky for now (the Galaxy Note 7's iris scanner, anyone?), they may soon become as prevalent and popular as fingerprint scanners. 我的译文: 尽管人脸识别和人眼识别现在出现噱头(比如the Galaxy Note 7的虹膜识别,anyone?),它们可能很快就会像指纹识别一样盛行并大受欢迎。
【这句话里的anyone我实在想不出指的是什么】
李雪
3.Before you brush the notion aside, think about the history of fingerprint scanners on smartphones.我的译文:在你撇下这个概念之前,先想想智能手机上指纹识别的历史。
【这句话中brush the notion aside,我查到brush aside有把。。。撇到一边的意思,但放在这里觉得不通顺】
李雪
4. The challenge in retinal scanning is in its computation and algorithms, which Choudhury said is "very heavyweight" and "almost always uses the GPU in addition to the CPU." 我的译文:视网膜扫描的挑战在于其计算和算法,乔杜里说,这是“非常重量级”的,“除了CPU几乎总是使用GPU。”
【"very heavyweight"我是直译的,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李雪
5."Iris recognition technologies found in devices today identify 3-5 times more 'feature markers' to classify a specific iris versus what today's fingerprint technologies can do." 我的译文:“如今设备中应用的虹膜识别技术能通过识别‘特征标记’来归类特定的虹膜,其能够识别的‘特征标记’是指纹技术能识别的3到5倍。”
【这句话翻译得感觉很啰嗦,不知道能否简化一下】
李雪
6.Mobile payments are a "killer use case," according to him, and it certainly has a history of forcing even the most stubborn companies to adopt new technologies. 我的译文:移动支付是“杀手级用例”,它确实有促使最顽固的公司采用新技术的历史。
【"killer use case,"我查到的意思是杀手级用例,读起来感觉不流畅】
李雪
7.The popularity, prevalence and convenience of fingerprint scanning means it is here to stay, and by no means are face and eye recognition meant to replace it. 我的译文:指纹识别的普及、盛行和便捷意味着它得到了认可,人们绝不会打算用人脸识别和眼部识别取代它。
【 it is here to stay不知道怎么翻译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