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Matias Corea有过创业设计师的梦想。在2006年,他连同Scott Belsky成立了 Behance公司,该公司是为创意者展示他们作品的一个在线投资平台。六年之后,他们把公司以1.5亿美元卖给了Adobe公司。

这种收购似乎是一个完美的组合:Adobe开发了大量的软件,如PS图象处理软件和Acrobat阅读软件,设计者用这些软件来设计作品。Behance公司提供了这个展示作品的平台。但收购后第二年,Corea因企业文化差异离开了Adobe公司,“它是一家工程公司”他说,“这儿没有一位高管的设计师。我已经厌倦了在会议上要求不懂设计的人必须要做那些事”。

第 1 段(可获 1.6 积分)

这个巴塞罗那出生的设计师现在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设计以外的追求上——学习修理摩托车,拍电影和写故事。但是他对激发设计师的创造力的正误方式一直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比如寻找灵感的最佳场所(不是在网上!),企业应该怎样做才能使创造性员工感到快乐——制作刀具,还有其他的吗?

闹钟

我7:30左右起床。我总是在空闲时设置闹钟。它从不会是7:15;它通常更像7:23或者8:17。今天我是7:27醒的。我认为我们训练我们的大脑,我们应在一个正确的时间醒来,但是我们总是在忽略它。闹钟响后我坐在床上让自己自然醒来,而不是在闹钟响后四分钟起床。起床后我不看电子邮件或脸谱网。我在Instagram上看图片。然后,我在家喝一杯咖啡并工作45分钟,如果我吃早餐,就吃一牛油果烤面包片。

第 2 段(可获 2.24 积分)

工作区

我的书桌上实在是太漂亮了。这是个10x3英尺胡桃木桌子放置在我的图书馆中。我有一个22英寸的Mac,一个小三角亚麻灯,和一些设计物体,包括一个小木卷尺,一把铜尺,我的摩托车模型,一款罕见的1956年的丹麦胡椒筛(朋友送的礼物),一块写有“禁止说谎”的板子。我最近还发现自己喜欢用打字机协作,所以我有一堆50型纸张。

待办清单

我喜欢检查做了的事,我喜欢用纸列表,但它们丢了时,我就用一个非常简单的Excel表。我只是根据他们的紧迫性来进行排列。

第 3 段(可获 1.65 积分)

素描

电脑作为一种设计工具对我而言越来越不重要了。配合我的双手,在我的脑海里我可以设计更快、更清晰,因为我不过度关注细节——对齐,线条宽度,背景颜色。

停止搜索

有一个很年轻的设计师跟了我两年。当我给她一个打印设计项目,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谷歌搜索。你看着她搜索的方式:她大约看40张照片每10秒钟,我想。你的大脑可没有那么强大。没有一个人的大脑是那样的强大。我说:“你为什么不试试其他的呢?这里有十本书。尽可能快浏览这些页面”。她能看6张页每10秒钟。寻找灵感并不是寻找一个鲜汤食谱。灵感来自于最小的地方——一个角落,颜色的组合,一个重叠的结构,你自己做的一些东西。

第 4 段(可获 2.16 积分)

对于设计网站而言,我不看其他人的网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遍又一遍设计出来同样的网站。在2007年,在Behance设计公司,在网上没有和他一样的东西。我必须弥补这个缺点,所以我们运用先前经验为基础的常识。我们犯了很多错误,但是慢慢地我们抛光出来了。设计师需要相信他们有更多潜力去创造,有很多可用的信息不是一件好事。

音乐,无词

我们在Behance公司的一个嘈杂办公室里,我发现噪音很容易让人分心,因此戴着耳机演奏爵士音乐,我不能玩有文字的音乐,我也不听收音机。我会选择性的听。自从我18岁以来,我有一个专辑:Miles Davis的 蓝。它也是第一个模态的专辑,它是基于一个音阶的音乐。当你把钢琴、鼓、萨克斯、男高音和阿尔托,和喇叭等各种声音混合,它远比一个音阶更具质感。我把得到的音频创造性的应用到我的音乐中。我吹萨克斯管、长笛、吉他,但是我不为任何人表演。我不演奏耍酷的歌曲。我喜欢寻找和谐的音符和情绪远远超过演奏一些连贯的东西。它是释放,因为我不用玩从头到尾,我只是玩玩。

第 5 段(可获 3.2 积分)

只工作,不玩耍 

我知道这对于付钱的人来讲要理解这一点不容易。但是当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创作好的作品的时候——找出一天时间,那时比其他时候更具有灵感——所有的事情都会不爽。你不能计划一天工作8小时,一周工作5天,那是不可能的。设计师们尽量每天工作两小时——在美好的一天,那时候他们感觉没有人监视他们,画两个星期的画家直接疯掉了。他们自杀或杀死自己的妻子。

迪亚:比肯,通过Flickr用户 tommb

第 6 段(可获 1.36 积分)

灵感之地

我爱迪亚:比肯。即使开车能使我感到放松。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大概去了12次。你每次都会发现新事物。在苏荷区也有Walter de Maria的地屋。如果你没有去过,可以考虑一下。

客户给予和获得

我不为客户工作。他们认为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事实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经常想改变细节仅仅是为了增添自己的想法。他们不会这样的问问题“为什么像那样?如果是这样也可以吗?”他们会说“我不喜欢这个”,伙计,感觉怪怪的。难道你不想买车就因为你不喜欢这个转速计?不,这是个完整的东西 ——系统。

 

第 7 段(可获 1.81 积分)

导师

Simon Endres和Michael Ian Kaye,是我很敬仰并深深地尊重的两个人。Simon Endres是红鹿公司的创始人和共同创意总监,给了我第一份工作,教我如何放松,如何看待品牌。Michael Ian Kaye,是我在红鹿公司是最大的导师,现在Mother公司的创意总监。他对我的作品的细节非常在意。他还教我如何创建能让品牌具有灵活性,动态性,自我进化的系统。

独立思考,共同工作

我是一个外向的人并喜欢派对生活。我用越来越多的时间来独自思考——这久叫做独立思考,共同工作。如果在一段关系中,你可以在同一个地方呆一天或者一周,去感受一下独立思考,共同工作。也就是说,与世隔绝的一个设计师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我又有一个设计团队。我会让他们开始独立思考,然后一起工作,因为他们会从彼此的想法中得到更多的灵感。

第 8 段(可获 2.33 积分)

继续教育

我的连续创新受到了点挫败,我想你需要开启创造力。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主要是因为我刚刚学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像重建一个化油器或者在电影剪辑课中完成一个场景。我认为企业应该不断学习,但不是这样做了你就可以在工作中做的更出色。当你投资于人类幸福时,你会变成一个更好的设计师或者一个客户经理或者一个开发商。因此如果一个人想学习如何爬山,在一定范围内,为什么付出行动?为什么不去学习如何做一把刀呢?我肯定这会有新的灵感出来,在生活中你将有一个更具质感,细致入微,一切详细的方法。

第 9 段(可获 1.6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