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今年,公众的焦虑不断攀升,对政治当权派的尊重却持续走低,民粹主义思潮已经掌控了美国的两大主要政党。在贸易、药价、华尔街和其他议题上,希拉里·克林顿与唐纳德·特朗普都在玩弄民众的怒气和怨怼,宣称体制了受到不同程度的操控,两人都许诺“承担起”美国家庭艰难挣扎背后的重压。

不幸的是,虽然在民意调查中表现不错,但在大批研究议题的专家看来,他们的解决之道无疑都将会阻碍经济增长,挫伤投资者和公众存钱养老的信心,还可能对急需帮助的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你最终所处的地点、情况或状态,都在在一系列行动、事件或经历结束时就已注定,尽管你原意并非如此。

经济衰退以后,恢复和扩张势头疲软,公众情绪酝酿了民粹主义,而这种论调现在是民主共和两党总统竞选的标准做法。

第 1 段(可获 2.48 积分)

9月份的美国IBD/TIPP经济乐观指数达到了46.7—而这在该领域却不是什么好的象征。在整个大衰退中,这个数值仅仅刚好超过平均指数。民意调查结果也显示仅有33%的美国人认为国家现在的道路是正确的,这个数值要小于2009年1月份的调查数值。

盖洛普(Gallup)民意调查显示仅有38%的民众认为经济在好转,高达57%的人认为经济依旧在下滑,实在是令人不安。

与此同时,市场观察( MarketWatch)调查显示,71%的人认为经济体制在被某些群体“操控”。

在这种背景下,克林顿和特朗普都承诺要用政府的力量来实现自由经济。

人们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典型的民粹主义者,这样评价他确实也是正确的。他总是在说中国和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在抢他们的工作。他总是在抱怨,抱怨选举被操纵。他反对当权派,反对政治正确性,反对腐朽的政客和背后为了特殊利益赞助他们的团体。

但是克林顿——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抵住了民主党伯尼•桑德斯的平民起义——也提倡民粹主义政策。

 

第 2 段(可获 2.35 积分)

8月份,克林顿在密歇根州的经济演讲中警告了“强大且有着特殊利益的群体”以及“中国和其他国家是怎么样长期操控制度的。”她说“华尔街那些公司和超级富豪终于需要缴纳他们应缴的税款了。”

调查时,大部分民众赞成这些想法。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61%认为美国上层阶级“交税交得太少了。”美联社的民意调查显示72%的人赞成强制性带薪探亲假。IBD/TIPP民意调查发现许多人都赞成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美国广播公司ABC/华盛顿邮报的民意调查显示67%的人认为下一届总统应该进行更严格的华尔街改革。民意调查还显示大部分美国人认为贸易协定会减少就业岗位。

但是,这个想法受欢迎并不代表它可行。特朗普和克林顿提出的大多数民粹主义建议都有许多

严重的缺点。

让纳税“公平”

克林顿经济计划的核心就是给企业和富人增税。根据穆迪分析,克林顿会提高企业所得税4700亿美元,个人所得税将近1兆美元。她还建议收入高于500万美元的增加4%的附加费,实施所谓的巴菲特规则来增加高收入者的税。

 

第 3 段(可获 2.78 积分)

在调查民众关于富人征税意见的时候,52%的人表示政府应该增加富人的税。人们之所以认为交税不公平都是源于一个传说。根据国税局的数据,1%的人赚了国民19%的收入,而只缴38%的税。

克林顿的提议会让本已经极度复杂的税法更加不好管理,据国税局称,大概要花费1680亿美元才能做到这一点。

“克林顿的提议会让税法更加复杂,尤其对于高收入交税群体来说,”无党派税收政策中心表示。

这也许对于像H&R Block and Intuit这样的公司来说是好消息,但是她的税收计划带来的影响将会遏制经济增长。

确实,根据税收基金会对克林顿税收计划的分析来看,将会长期减少国民生产总值的1%。

即使穆迪支持克林顿的经济计划,但他也承认这个计划将会“提高储蓄、投资和高收入劳动家庭的边际税率,因为会让他们减弱对储蓄、投资和工作的热情。”

“治理”制药公司

 

 

第 4 段(可获 2.43 积分)

特朗普和克林顿都抱怨过药价过高,都支持一项提议:联邦政府应该就医保药价进行协商。恺撒家庭基金会发现多达80%的人支持这一想法。

支持者说每年这将为纳税人节省160亿美元。但即使这是真的——潜在储蓄也存在争议——该计划将会损害制药行业和新药物开发。

医保D部分药价是商议过的,经常大幅打折,因为D部分依赖于竞争的私人保险公司为老年人提供福利。事实上,这种竞争造成了项目成本比原始预测缩水近一半。行业分析人士解释说,压低老年人药价会加大政府对药价的管制。

莱昂纳多·D·谢弗卫生政策与经济中心的卫生政策主任杰弗里·乔伊斯解释说,“这都有其负面影响,包括降低开发新药的激励作用,创建一个新的定价机构,受制于病人权益团体和制造商的游说。”

第 5 段(可获 2.41 积分)

一国会预算办公室报告指出,这样的价格控制实际上会减少行业的研发投资。

 

惩罚离开美国的公司

克林顿也提议将“企业反演”降低至最低程度,方法是通过她说的“出口税”。按照这一计划,美国公司只要自愿离开本土或者被外国公司收购,克林顿就会向国外子公司累计的免税收入纳税。

克林顿在经济演讲时说,“如果他们想离开,就得花钱才能离开。”

尽管这一计划会遏制企业反演,但批评家说反演本身只是更深层次问题的一个表面症状,这个问题就是扭曲的美国企业所得税法,使得美国比其他工业国家税率更高,并有效征收了海外利润的双重税收。

旧金山的一个自由市场智囊团——太平洋研究所的韦恩·瓦恩加登说,“公司加入企业反演是应对美国企业税法反增长的最佳办法。惩罚通过该方式寻求结构重组的公司,会让他们在全球市场与国际对手竞争时,更难获取公平的竞技场。”

第 6 段(可获 2.54 积分)

目前,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持有约2万亿美元的利润,因为带回美国将面临巨额税收。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比起税上加税,改革企业税法更可能会减少反演。

进口征税

克林顿想要对离开本土的公司收税,特朗普则想对进入本国的公司收税,这些公司工厂不在美国境内,却把产品运到美国出售。

在八月初一次集会上,特朗普说,“要是一家公司搬到或是想搬到,比如说,墨西哥,我祝他好运。但是他们要想在我们国家卖东西,我只能说,“抱歉,你把商品弄过来卖要交35%的税。如果他们真的搬走了,我们就会大赚一笔,懂吗?”

听众对他的话反响热烈。

但特朗普没有告诉他们,赚钱的只是政府;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其他人都得交税。

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特朗普的进口税将平均花费每家成本2200美元。这是因为税收不仅会提高进口产品价格,也将让国内生产商有更多的提价余地。

第 7 段(可获 2.96 积分)

“生产者的所有盈利都将从消费者身上获取,”这项研究的合著者大卫·蒂尔克说。

 

攻击华尔街

特朗普和克林顿都乐于攻击当前民粹主义运动的恶魔——华尔街。

特朗普曾经 抨击 克林顿,说她被华尔街“完全控制”,还提及她给高盛做的高利演讲。 他指责对冲基金在纳税时“逃脱被杀的命运”。

但除了他的言论和带利润税收计划,特朗普的具体建议实际上会放宽联邦政府对金融部门的掌控。在其他方面, 特朗普答应解除弗兰克法案。

然而,克林顿想利用她吹嘘的“最难”的一套改革来“远远超越”弗兰克法案,目标是使“金融体系更公平、更负责。"

她的计划包括一种新的“风险费”和高频交易税,以及增加对 “影子银行” 部门的管控等等。

问题是,弗兰克法案推行的政策中本身就包含对银行业地位的进一步巩固,而这给金融业带来了麻烦。法案的批评家不认为加强管控会改善当前局面。 

第 8 段(可获 2.6 积分)

一个非民粹主义想法

讽刺的是,今年总统候选人提出的想法中,最不具有民粹主义色彩的削减公司税想法,可能会对经济增长产生最大影响,增加家庭收入。

根据两个独立的民意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美国人称自己没有享受到公司的公平分配;63%的人支持提高公司税,

但是,特朗普建议将目前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削减到15%, 同时封闭许多公司逃避税收的漏洞。

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科特利科夫制作了一种经济模型,达拉斯古德曼研究所让他在该模型中运行特朗普的公司税计划。 他决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对他的一些税收提议还有诸多批评。

但他发现,特朗普的公司税计划将极大地增加投资资本,这些资本大部分来自国外。

“更多资本意味着更高的生产力和工资,”科特利科夫说。在未来四年,特朗普的公司税收计划“有可能使普通工人每年收入提高4000美元。”"

第 9 段(可获 2.3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