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2014年2月7号是玛撒·娜莉塔(Masa Narita)的100岁生日。 2月12号,她在家附近的美发店做了发型。 2014.年摄于日本大阪,来源: Yuriko Nakao,华盖图片

雅娜·卡尔芒(Jeanne Calment )比他的女儿和孙子多活了几十年, 在122岁时寿终正寝。 卡尔芒来自法国,在20年前左右去世, 被誉为世界上最长寿的人。 然而,如果未来医学的进步迷惑了你,让你以为人类可以打破这个记录, 那你就错了。

《自然》(Nature)杂志发表的一篇全球人口数据分析表明,人类的寿命是固定的, 有人能打破卡尔芒记录的机会渺茫,尽管这种看法受到一些科学家的质疑。 这些科学家认为,分析中使用的数据并非无懈可击, 而且论文中也没有考虑到医学的未来进步。

第 1 段(可获 1.94 积分)

19世纪以来,人口预期寿命一直在持续增长。 许多百岁老寿星的报道——像卡尔芒这样超过110岁的人——再加上人们观察到模式动物可以通过改善基因或饮食来延长寿命, 促使一些人认为人类寿命没有上限。 但是,也有人说,预期寿命和人类寿命极限在上个世纪所呈现的持续增长势头最终将会停止。

 

来源: 《自然》杂志 2016.10.5, doi:10.1038/nature.2016.20750

简·维吉(Jan Vijg)是纽约市艾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的基因学家。为了展开调查,她和同事们将目光转向了 人类死亡数据库,这个数据库横跨38个国家,由美德人口学家联合管理。 他们推断,如果寿命没有上限, 那么随着时间流逝和药物改善,年龄段最高者的生存率增长得最大。 然而,他们发现,自20世纪早期以来,生存率增长最大的年龄稳步上移, 但到1980年就开始趋于平稳,达到99岁左右。 (自此以后年龄上限增长不大)。

第 2 段(可获 2.43 积分)

死亡年龄的最大值

接下来,研究者继续着眼于 国际长寿数据库,该数据库由一个国际团队管理,聚焦于最长寿的人。 他们发现,在法国、日本、美国和英国(这些国家有最多的超级百岁老寿星),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早期,报道的最大死亡年龄(即指定的某一年里最长寿者的死亡年龄)快速增长,而到了90年代中期,这一年龄趋于平稳,达到114.9岁。研究者将指定当年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长寿的人都考虑在内,也观察到了相同的趋势; 在利用另一个数据库追踪年度死亡最大值的调查中,他们发现趋于平稳的年龄极值为115岁,也很相似。 该数据库由国际老年学研究集团( Gerontology Research Group)管理,他们证实了超级百岁老寿星的说法。

第 3 段(可获 1.75 积分)

维吉的团队得出结论,人类寿命的自然上限大约是115岁。 将来偶尔也会有像卡尔芒一样的例外, 但是他预计,某一年里人类寿命超过125岁的概率小于万分之一。

维吉说,该寿命上限令人惊讶, 因为世界人口在不断增长(这意味着更长寿者的群体会越来越大),而且营养和综合健康状况都得到了提高。 “你可能会预计未来几年还有很多个让娜·卡尔芒出现, 可是这并不会。”

但不是人人都认同他团队的解读。德国罗斯托克马普人口调查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Demographic Research)的创会理事詹姆斯·沃佩尔(James Vaupel)认为,在许多国家,生存率增长最大的年龄或许已经达到稳定状态。 然而,在一些与此研究密切相关的国家,该年龄值并没有趋于平稳。 例如日本,这个国家2015年的新生儿有着世界上最高的寿命预期——83.7岁, 法国和意大利也是如此,两国人口众多,寿命预期较高。

第 4 段(可获 2.26 积分)

维吉的论文包含“片面结论”, 沃佩尔说。但是维吉坚称,最近几年,即使是在这三个国家,生存年龄的增长趋势也已经显著下降,而且似乎正向零增长转变。

未考虑医学进步

研究者们也提到,未来医学进步可能会提高寿命上限,但论文并未提及这一点。 “当然,你不去干预的话,人类寿命是有限的。”英国布莱顿大学生物老年学家理查德·法拉格(Richard Faragher)说道。

来源: 《自然》杂志,2016.10.5,doi:10.1038/nature.2016.20750

第 5 段(可获 1.2 积分)

例如,在蠕虫、老鼠和苍蝇实验中, 研究者通过限制这些动物的食物量,或抑制释放生长因子信号的基因, 大幅提高了它们的寿命。通过传递RNA编码蛋白质,延长染色体末端与老化和疾病相关的端粒和保护帽,人体细胞得以再生。法拉格说,如果延长人类寿命极限并无可能,那这就意味着我们人类与实验的物种毫不相同。 

维吉说,模式生物身上的新发现可能并不适用于人类,因为人们培养出来的这些动物具有某些特征 。至少就其中一个延长寿命的策略而言,即 热量限制,用在野鼠或猴子身上时, 效果微乎其微。 维吉说,“我并不是说药物或组织工程学对增加我们的平均寿命益处不大, 但这些真的能帮助我们突破115岁的极限吗? 我感觉这一希望非常渺茫。”  “寿命由太多细胞共同控制。 你或许能堵住一个基因漏洞, 但是还有另外1万个漏洞不断涌现。”

第 6 段(可获 2.31 积分)

生物医学方面的老年学家奥布里·格雷(Aubrey de Grey)是SENS研究基金会的主要科学负责人,该基金会位于加利福尼亚山景城,致力于发展并推动延长寿命的生物技术,格雷对这该技术抱有更大的希望。他说:“与水坝不同的是,未填补漏洞承受的压力不会随着填补漏洞数量的增多而变大。这篇论文的结论绝对是正确的,但它没提到未来医药的潜力,仅仅是在讨论当今以及过去医药的表现。”

第 7 段(可获 0.93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