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报告表明,女性带孕工作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在二十世纪60年代后期,大约40%的女性在怀第一胎时还在全职工作;到2008年,这个比例上升到近60%。该报告还发现82%的女性直到预产期前一个月还在坚持工作。

如今女性几乎占所有员工的一半, 在任何一家组织机构里,女性都是人才的关键组成部分。但是,职场中怀孕的女性可能会置身于艰难的境地。她们在工作中可能会饱受诟病,人们认为她们不如没怀孕的人那么称职,能干,也没有其他人那么理性。这一发现与对上班族母亲的研究发现不谋而合,人们都对她们抱有成见,认为她们“温暖”但不够“称职”。怀孕的女性在职场中也深受歧视——容易失去机会、不能升职、被迫休假,甚至被开除。女性通常清楚地知道这些风险,所以怀孕时受到羞辱和歧视会迫使她们想在生下宝宝后辞职。

第 1 段(可获 2.31 积分)

那么对于这一情况,各个组织能做些什么呢?原则上,答案似乎很明显:当然是给予她们更大的支持了。人们也确实尝试过去帮助怀孕的员工。人们分别做了两个研究,一个是现场试验,另一个是对怀孕的职场女性进行调查,在这两项研究中,都确保同时以正式的组织政策上的和非正式的同事之间的两种方式提供帮助。但是,我们仍然不能很好地知道这种帮助实际上起了怎样的作用,究竟是如何影响女性对事业选择的态度和决定的。

为了深入了解这一情况,我们进行了一项纵向研究项目(目前一个学术期刊正在审查),在研究中,120个职场女性在孕期每周都要接受一次调查,她们向我们展示了1200多种反应。在这些女性生完宝宝九个月后,我们又进行了一次调查,探究她们孕期在工作时接受的帮助在她们对产后工作生涯的态度和热情上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填写后续调查的85个女性中已有81人回去继续工作了。

第 2 段(可获 2.04 积分)

我们发现在女性孕期为她们提供工作上的帮助并没有在她们的事业中起积极作用。事实上,女性孕期在工作中得到越多的帮助,她们越想在生完宝宝九个月后辞职。而且,跟其他坦言自己孕期在工作中得到帮助不多的女性相比,得到帮助越多的女性,对自我的认识越消极,认为自己没有潜力成为一个好员工,一个优秀的上班族母亲。由此可见,女性在孕期得到的帮助不但对她们对事业的态度和决定没起积极作用,反而背道而驰了。

为什么在女性孕期提供帮助反而会产生负面影响呢?心理学的一个理论——威胁自尊模型,给出了解释:在个体努力想表明自己完全有能力和平时表现一样的时候,提供帮助会伤害到他们。换句话说,当一个人担心自己会表现不好时,别人给他们提供帮助反而证实了他们的担心,同时也暗示了他们确实表现不佳。

第 3 段(可获 2.03 积分)

根据我们研究的定性评价,女性确实对自己在孕期的工作能力有所担忧。首先,她们面临一些挑战:必须做好工作,完成孕期的各个事项(比如要频繁做检查或者需要卧床休息),还要忍受怀孕的一些症状,比如晨吐或者容易疲劳。此外,许多女性都想在孕期仍然保持自己的专业水准,所以她们不愿承认自己没有过去那么能干、那么独立了。

根据心理学上的威胁自尊模型,这些担忧和挑战为女性设置了自我实现的预设。一旦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她们就认为自己的自我实现破灭了。这些帮助会让女性觉得自己更依赖于别人才能完成工作,觉得自己因为怀孕而影响了工作——尽管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女性们常常有复杂的情绪,因为她们一方面很感激别人的帮助,一方面也想向自己、向别人证明,她们能够独立完成工作。

第 4 段(可获 2.31 积分)

我们发现女性更倾向于受到物质的和实际的帮助,比如允许她们早下班去做检查,但不太喜欢其他类型的帮助,比如那种让她们感觉到同事们试图保护她们,或者不让她们做有挑战性的工作的帮助。这一发现反映了:当女性在职场被“保护”或错过一些机会时,她们普遍会有消极情绪,因为她们认为自己被看做弱者或能力有所欠缺的人。重要的是,不管女性愿不愿意得到帮助,这些帮助似乎让女性对自己产生了消极的看法。

第 5 段(可获 1.29 积分)

这些发现可能解释了一些女性在生完宝宝后彻底不再工作的原因。尽管很难估算究竟有多少女性因此而辞职,但之前的研究表明当女性觉得自己无法满足工作的要求时就会倾向于辞职。我们的调查结果表明,女性在孕期得到别人的帮助越多,她们就越没有信心能够做好工作、做好父母,所以她们更倾向于在生完宝宝后辞职。

我们应该清楚的是:这并不意味着员工们不需要给有孕在身的同事提供帮助,而是要在给她们提供帮助时让她们更有信心成为好员工,好父母。管理人员和其他员工应该确保他们的帮助不会意外向女性传达出负面的信息,比如让她们觉得自己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其他人不应该刻意减少孕期女性的工作量,应该多给她们一些机会。

第 6 段(可获 2.14 积分)

当有人提出请求后,提供帮助是最佳时机,女性更愿意与别人协商,主动提出请求,而不是被动地依赖他人。如果女性请求帮助或请求做些调整时,比如她们想减轻工作量或抽时间去做检查时,其他人应该尽量满足其要求。但是公司应该明白女性最想得到什么样的帮助。举个例子,在我们的调查中,一位女性得到公司的允许可以早下班去做检查,但是她的工作量并没有减少。正如她所说:“那时,我差点被工作压垮,但至少我可以证明我能够在最忙的时候同时处理好工作和怀孕这两件事。”

第 7 段(可获 1.41 积分)

这表明这种帮助能够增强的女性的信心,能让她们相信自己可以战胜这些挑战。帮助孕期员工的方法并不是普遍适用的,女性在孕期得到怎样的帮助会影响到能否长期留住有才华的女性员工。管理人员不应该空想孕期员工有什么需求,而是应该直接询问她们,进行公开对话,开放而灵活地对待孕期员工的独特需求。

朱迪·克莱尔,是南加州大学哲学博士,波士顿学院管理与组织系副教授。克莱尔教授的研究方向包括重大组织变动活动,比如裁员,对组织和个人的影响,同时还研究身份、多样性、工作/家庭和职业之间的关系。

第 8 段(可获 1.78 积分)

克里斯汀·琼斯博士是孟菲斯大学,福格曼经管学院管理学专业的副教授。她的研究主要致力于发现并改变员工在工作中受到些许不公平待遇的情况,尤其是女性和已为人母的员工。

伊甸·金博士是乔治梅森大学心理学专业的副教授,管理学杂志、商业与心理学杂志的副主编。她已经发表了一百多篇有关歧视的学术著作,还包括一本书,名为《女性如何学会成功的科学》。

第 9 段(可获 1.18 积分)

 

Beth K. Humberd是马萨诸塞州洛厄尔大学,曼宁商业学院管理学专业的副教授。她在波士顿学院获得了组织研究专业博士学位。她目前的研究主要是探讨组织机构如何让个体的工作和非工作身份相互作用,以及工作场所的关系如何影响个体身份的发展。

 

第 10 段(可获 0.69 积分)

文章评论

司斌
全文翻得很赞,很符合汉语习惯,但82%如果写成汉语是不是应该是“百分之八十二”,要大写全部大写。另外“Yet, pregnancy in the workplace can put women in a tough position.” 这句话,翻成在工作场合怀孕感觉怪怪的,但我觉得按我的“工作时怀孕” 更怪 :joy: 所以我觉得这句还需要斟酌一下。
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李雪
亲,这个第一段不是我翻译的版本,不知道为什么显示的是别人的,这个网站好奇怪~~~~~
我的译文是“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报告表明,女性带孕工作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在二十世纪60年代后期,大约40%的女性在怀第一胎时还在全职工作;到2008年,这个比例上升到近60%。该报告还发现82%的女性直到预产期前一个月还在坚持工作。

如今女性几乎占所有员工的一半, 在任何一家组织机构里,女性都是人才的关键组成部分。但是,职场中怀孕的女性可能会置身于艰难的境地。”
苏州小浮云
哈哈,你们都是专业性选手,学习学习! :smiley:
CY2
一段翻译可以有多人一起哦
苏州小浮云
我翻译的,谢谢指正,已经提交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