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你和认识几年的人一起吃午餐。 你们曾经一起举办聚会,一起庆祝生日, 一起逛公园,你们都喜欢冰淇淋。 你们甚至一起去度假。 他们总共在你身上花了很多钱-差不多 £63224。但事实是:你不记得任何一件事。

从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刻—你出生的那一天,到你迈出第一步, 说第一句话,吃第一口食物,到上幼儿园, 我们大多数人都记不起我们最初几年的事了。 即使是我们珍贵的第一次记忆,回忆起来仍然是零碎而模糊的, 直到我们进入童年。 为什么呢?

第 1 段(可获 1.53 积分)

我们生活记忆的这个缺洞令困扰着父母,也令心理学家、神经科学家和语言学家几十年来感到困惑不解。 心理治疗之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痴迷于此,他100年前创造了“婴儿失忆”这个词语。

探索发现精神空白引发了一些有趣的问题。 你最早的记忆是真的发生了吗, 或者他们只是捏造的?如果没有词语描述的话我们能记起来吗? 或者有没有可能某一天你失踪的记忆回来了呢?

婴儿就像海绵一样,以惊人的速度吸收信息,但他们不能形成清晰的事件记忆(来源:simpleinsomnia / Flickr / cc-by-2。0)

第 2 段(可获 1.39 积分)

这一谜团部分是由于婴儿可以说如同吸收新信息的海绵,每秒钟形成700个新神经连接,并发挥语言学习技能,令最富成就的通晓数国语言的人都嫉妒。最新的研究认为,婴儿甚至在离开母亲的子宫前就开始训练他们的头脑了

但即便是成年人,如果不刻意去记忆,信息就还是会随着时间而流失。因此,一种解释认为,婴儿失忆仅仅是忘记我们生活经历的自然过程所产生的结果。

第 3 段(可获 1.19 积分)

答案来自于十九世纪德国心理学家赫尔曼·艾宾浩斯的工作, 他对自己进行了一系列的开创性实验,以测试人类记忆的局限性。 为了确保他的头脑是一个从完全空白开始, 他发明了“无意义的音节”,一个由随机字母组成的单词, 如“鼓”或“俚语”–然后开始记忆成这些千上万的单词。

他的 遗忘曲线 显示我们回忆所学东西的能力在快速下降:除此以外, 我们的大脑在一小时内就忘记了一半的新东西。 到了30天,我们仅保留了约2-3%。

第 4 段(可获 1.33 积分)

最重要的是,Ebbinghaus发现,我们遗忘的方式是完全可预测的。 为了了解婴儿的记忆是否有不同,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比较图表。 当科学家们在20世纪80年代做统计的时候,  发现 我们能回忆起的从出生到六或七岁之间的记忆比我们预料的要少得多。 很明显,有些事明显和我们想的不同。

文化决定我们的记忆是如何形成和发展的(来源:simpleinsomnia / Flickr / CC 2。0)

有些人能记得他们2岁时候发生的事情, 而其他人可能只能回忆起他们七或八岁时候的事情。

第 5 段(可获 1.35 积分)

有趣的是,有些人记忆的面纱揭开得比其他人早。 有些人能记得他们2岁时候发生的事情,而有些人可能不记得他们七或八岁时候发生的事情 。平均而言,片状的画面出现在大约三岁半。 更有趣的是,遗忘的差异也因国家而异,开始有记忆的平均最早年龄最多可以相差两年。

这能为解释前面的空白提供一些线索吗?康奈尔大学的心理学家Qi Wang收集了数百名来自中美大学生的回忆。 正如国家刻板印象会预测, 美国人的记忆存储要更长一些,更详细并且更明显地以自我为中心。 另一方面,中国人的记忆存储, 更简短,更真实; 中国人的记忆平均比美国人晚六个月。

 

第 6 段(可获 1.76 积分)

这是一个基于无数其他研究支持的模式。那些更详细、以自我为中心的记忆似乎更容易回忆起。一点点自私自利被认为可能会有帮助,因为建立自己的视角能给事件灌输以意义。 “这个区别就像是‘动物园里有老虎’和‘我看到了动物园里的老虎,尽管它们很吓人, 但是我玩的很开心’。” 埃默里大学的心理学家Robyn Fivush说。

当王再次进行同样的实验时, 这一次他问孩子们 的妈妈,他发现了同样的模式,换句话说,那些回忆朦胧的人:应该怪你的父母。

第 7 段(可获 1.39 积分)

王的第一个记忆是她六岁时和妈妈姐姐在故乡中国重庆爬山的事情。那件事直到她搬到美国都没被人问起过。她说:在东方文化中,孩童时代的记忆一点都不重要。人们总喜欢说:“为什么你那么在意呢?”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形成清晰的自传式记忆的能力只取决于言语能力(来源:金佰利霍普金斯/ Flickr / CC 2)

 “如果社会告诉你那些记忆对你很重要,你就会想抓住它们,”王说。“如果社会告诉你这些记忆对你很重要, “你就会抓住他们,”王说。 记忆年龄最早的是新西兰毛利人, 他们的文化非常强调过去。 许多人能 回忆 起他们两岁半发生的事情。

第 8 段(可获 1.68 积分)

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记忆能力只来自于我们的言语能力;然而我觉得:孕育我们的文化也许决定了我们谈论自己记忆的方式。“语言有助于我们叙述回忆,因为它为之提供了一个框架或是组织顺序。通过讲述一个故事,这些经历变得有组织,因此也更易被记住,” Fivush说道。然而一些心理学家对此说法很是怀疑——他们举出了一个反例:对于那些先天性耳聋的孩子,和不会说话的大人他们也能叙述自己的记忆,这说明不是年龄差异的问题。

第 9 段(可获 1.23 积分)

在一次治疗癫痫的手术中,HM的海马体受到损伤以致无法形成新记忆

这引发了新理论,就是我们之所以不记得早期的经历,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大脑的重要部分还没有发育完全。这一解释的出现离不开神经科学史上最著名的人,病人HM。在一次治疗癫痫的手术中,HM的海马体受到损伤以致无法形成新记忆。“海马体在学习和记忆能力方面起到中枢作用,如果没有海马体的话,现在正在进行的谈话我都没法记住”,于圣约翰大学研究记忆与学习的杰弗里·费根表示。

第 10 段(可获 1.51 积分)

然而有趣的是,他仍然能够认知其他种类的信息——就像婴儿一样。当科学家让他看着镜中的五角星并照着画出来时(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每次练习他都有进步——尽管事实上这些经历对他来说都是全新的。

我们不能总是相信早期记忆是准确的-有时它们会因之后关于该事件的对话而歪曲(来源:simpleinsomnia / Flickr / CC 2)

也许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海马体发育还不够完全,不能形成关于某个事件的丰富记忆。在生命早期,幼鼠,猴子以及人类的海马区神经元数目都在不断增加。我们都无法在幼儿期形成永恒的记忆–——而当我们停止创造新的神经元的时候,我们似乎突然之间能够形成长期的记忆。“对于小宝宝和婴儿来说,他们海马体发育是很不完全的,"费根说到。

第 11 段(可获 2.15 积分)

但究竟是发育不完全的海马失去了我们的长期记忆,还是它们一开始就没有形成呢?由于童年的事件在我们已经忘记了很久之后仍然可以继续影响我们的行为,一些心理学家认为这些记忆必定残存在某处。“这些记忆可能存储在一个尚未探明的区域,但很难通过实验来证明这一点” ,费根说。

我们对于幼年开始所记得的事应该非常谨慎——尽管我们的童年可能充满了对从未发生过的事情的错误记忆.

尔湾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一直致力于研究这一现象,她表示“人们会接受一些建议并开始对其进行想象——它们变得像记忆一样。”

第 12 段(可获 1.53 积分)

想象的事件

洛夫特斯知道这种情况是很容易发生的,因为她自己也有亲身经历。当她只有16的时候,她母亲在一个游泳池里淹死了。多年之后,一个亲戚告诉她是她发现了母亲的浮尸。所有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而一周之后,这个亲戚打电话解释说自己弄错了——发现尸体的是其他人。

当然,没有人喜欢被告知他们的记忆是不真实的。 洛夫特斯知道她需要确切的证据来使人们相信。因此在20世纪80年代,她招募了一批志愿者开始研究并自己创造了一些记忆。

洛夫特斯精心编织了一个谎言,她告诉研究参与者他们曾经在商场走失,惊恐不安,在一位好心的老妇人帮助下才找到家人。为了让事情听起来更加真实合理,她甚至加进了他们的家人。“我们就对研究参与者说‘我们已经和你母亲谈过了,你母亲告诉了我们一些发生在你的事情上。’” 几乎三分之一的参与者相信了,其中一些明显能回忆起事件的生动细节。 事实上,比起那些实际发生的,我们往往更相信我们的想象中的记忆。

第 13 段(可获 2.46 积分)

即使你的记忆是基于真实的事件,它们也有可能在事后被重塑和改造 ——回忆形成于谈话而不是现实事件亲历者的记忆. 是否记得那时你觉得把妹妹变成一只有条纹的斑马会很有趣?你在家庭录像中看到的。是否记得三岁生日时母亲为你做的那个不可思议的蛋糕? 你的哥哥告诉你的。

也许最大的谜团并不是为何我们忘记了我们的童年,而是我们是否可以相信我们的记忆。

第 14 段(可获 1.19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