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在现代生活,每个人似乎都很忙,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在这个工业化的世界,大量的调查受访者告诉研究者他们正在超负荷工作,牺牲了与家人朋友相处的时间。然而,最不堪重负之人的感受有可能并没有被询问到:2014年一份巧妙的调查发现,人们拒绝参加调查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太忙了。

总的工作量几乎是相同的——Jonathan Gershuny,牛津大学

第 1 段(可获 1.16 积分)

你可能认为这种现象很容易解释:我们觉得这些天很忙是因为我们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你错了。在欧洲和北美,近几十年人们工作的总时间——无论是有薪酬的还是其他——都没有增加。而那些担心自己与孩子相处时间不够的现代父母实际上比过去的人花费在孩子身上的时间要多得多。“过去 50 年主要的变化是,女性更多选择有薪酬的工作,而不选择无薪工作,男性更多选择无薪酬的工作,而不选择有薪工作,” 牛津大学时间使用调查中心的 Jonathan Gershun 说道,“但是总的工作量几乎是相同的。”另外,数据还显示,那些称自己忙的人通常并非如此。

第 2 段(可获 1.95 积分)

这是怎么回事呢?答案的一方面可以用简单的经济学原理来解释。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增长了,富裕阶层的收入也随之增长,时间变得更有价值:任何给定的时间都比以前更有价值,因此我们感受到更多的压力,从而在工作中压榨自己,但这是由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导致的。在过去,人们以农业和制造业为主,劳动者无疑是辛苦的——但是这种辛苦遵从一定的限制。在农作物成熟之前你不能收获,在材料不足的情况下你也不能制造更多的产品。

第 3 段(可获 1.31 积分)

忙碌变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而考虑到其对健康快乐的影响,无疑显得很荒谬。(来源: iStock)

但是,在管理顾问 Peter Drucker所谓的“知识工作”时代,这些都改变了。正如《忙碌:如何在一个过度富裕的世界里茁壮成长》一书作者Tony Crabbe所言,我们生活在一个“无限的世界”。我们总是有源源不断的邮件要处理,有更多的会要开,有更多的东西要去读,更多的想法要去跟进—— 数字移动技术意味着你可以很方便在家里、在假期或在健身房完成一些计划。结果,毫无疑问,你会感觉到超负荷:我们是有限的人类,每个人的精力、能力是有限的,却想要试图承担无限量的工作。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家里,我们感觉到一种“要把所有事情都做完”的社会压力,但这要求不仅难以达到,甚至根本无法实现。

 

第 4 段(可获 1.9 积分)

忙碌感所带来的讽刺性后果是,我们忙忙碌碌处理工作时的效果并不如我们不那么急切时的效果。

在能够将我们压倒的时间压力下,毫无意外地,我们总是一只眼紧盯着时钟。但是心理研究表明,这种时间意识实际上会导致更糟的表现(更不用说热情下降)。所以,忙碌感所带来的讽刺性后果是,我们忙忙碌碌处理工作时的效果并不如我们不那么急切时的效果。经济学家Sendhil Mullainathan和行为学家Eldar Shafir将这种现象描述为“认知宽带”,金钱或时间的稀缺感损耗着人们的精神,从而削弱他们做决定的能力。当你忙碌的时候,你更可能做出错误的时间管理决定--许下你无法保证的承诺,或者将重要的事置于无足轻重的小事之后。于是,一个恶性循环开始了:你的忙碌感只会让你更加忙碌。

第 5 段(可获 2.05 积分)

可以说最糟糕的是, 这种心态已开始侵蚀我们的休息时间——以致于就算我们有一到两个小时休息时,我们也还是会觉得这时间应该要花在更有成效的事情上。“最有害的事情是我们倾向于把生产效率的概念运用到生活领域,而这种做法却违背了该概念的初衷。” 流行博客Brain Pickings的博主Maria Popova说道。她以自己的摄影爱好为例:“在我过去的生活中,我带着一个专业相机到处行走,”她说。“但是现在分享却变成了摄影的负担。”——因为她摄影的目的是将拍摄照片发布到Facebook 或者 Instagram上。

第 6 段(可获 1.58 积分)

据一些研究显示,相比50年以前,男性的无薪劳动时间增加,而女性则减少,但是人们花在工作上的总体时间没有改变。(来源:iStock)

除了全面实施每周21小时工作制外,如果还有什么方法能解决忙碌泛滥的话,可能就在于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心态是多么地不合理。从历史上看,财富、成就和社会优越感的最终标志是有不工作的自由:真正的荣誉象征, 如19世纪经济学家Thorstein Veblen所说, 是休闲。如今,却是忙碌成为了高身份地位的象征。“在我们的社会中,最优秀的人往往是非常繁忙的,而且必须是,” Gershuny说道,“你问我,我忙吗?我会告诉你:'是的,当然很忙——因为我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

第 7 段(可获 1.78 积分)

忙碌,已经成为高地位的指标

以这样的方式去界定一个活动的价值,显然过于荒谬。不知你是否听过行为经济学家Dan Ariely讲过的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关于他曾经遇到过的一个锁匠。在他职业生涯初期,这名锁匠的技艺并不高超,开一个锁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还时常用暴力的方式解锁,把锁弄坏。但是,顾客依然乐意给他钱甚至小费。然而,当他的技艺越来越娴熟,速度越来越快时,人们反而抱怨价钱,不给小费了。你本以为人们只想更快地进入家中或车里,但其实他们真正想看到的是锁匠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即使那意味着他们要等更长的时间。

第 8 段(可获 1.73 积分)

不仅对他人,我们也时常对自己采取这种态度:我们不以结果,而是以花费的时间和努力来衡量自身价值。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过着狂乱的生活,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感到自我满足。但是说委婉点,这根本毫无意义。也许我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意识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不再忙得不可开交的话。

本文改编自 BBC电台4频道奥利弗·布克曼很忙系列

第 9 段(可获 1.1 积分)

文章评论

CY2
我好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