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图为来自肯尼亚夏亚的Margaret Osuma Oshien——GiveDirectly组织无条件捐赠给她近一千美元的现金。

我和妻子阿德里安一直支持无条件的现金捐赠。我们曾在曼哈顿街头给过无家可归的人五美元,也曾筹集了450美元捐给了一个在南非乡村工作的一个孩子的父亲—— 我们相信这种美德:以一种赋权的方式分享财富、使受惠者得以自己决定如何最好地分配他们的资源。2015年11月,我们发现了GiveDirectly并爱上了它,这个组织会无条件地给极度贫困的人捐赠1000美元,帮助他们走出困境。受捐者难以置信,因为捐款完全是无条件的,他们可以用这些钱做任何想做的事,但许多西方国家的人却认为这是在冒险,甚至是很愚蠢的做法。

第 1 段(可获 1.81 积分)

我们已经向不计其数的亲戚朋友们介绍过GiveDirectly,对于直接捐赠现金的做法,很多人表示质疑;人们众说纷纭,有人说:“额,我只给别人吃的。”;有人说:"他们怎么知道那些人是不是在骗钱?";“我敢打赌,大部分人肯定都把钱挥霍掉了。”;“还不如建一所学校影响更深远呢。”;“在救世主芭比(Savior Barbie)情结的普遍焦虑中,西方人帮助别国的穷苦百姓都是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也就是如何努力做到自给自足。”

第 2 段(可获 1.24 积分)

尽管反对意见频现,我们从未怀疑过自己;我们下定决心要找到更多的答案——看看能找到多少理由来回应他们的质疑。据说肯尼亚是很一个不可思议的国家,正好我们目前在国外旅行,所以决定亲自去看看,以GD的名义一探究竟。

图为GiveDirectly的国家总部外面,位于肯尼亚基苏木。

2016年8月,我和妻子在肯尼亚基苏木参观了GiveDirectly的办公室,用了20个小时,拜访了夏亚(奥巴马总统祖母的家乡!)和Homa湾地区以前的受捐者。亲眼见了这些人,了解了他们日复一日的工作内容,有五件事真的让我们印象深刻,惊叹不已,并且可以直接用此来回应之前我们听到的负面的言语。

大多数受捐者都是当地的肯尼亚人;只有约2.5%的雇员是外国人。我们觉得那还不错,因为我们知道个人捐给GD的现金中91%用于资助贫困的人,另外9%作为行政费用,增加了当地的工作岗位,让数以百计的中非人有机会为自己美好未来奋斗。在肯尼亚和其他中非国家,就业形势还相当严峻,仅仅依靠外资完全不够,所以这部分工作岗位对当地人们来说意义非凡。

 

第 3 段(可获 3.43 积分)

除了就业机会,真正不可思议的是我们有机会单独和一些当地人交谈时得知的真相。坦率地讲 , 他们都感到很自豪因为自己可以为了改善祖国人民的生活而不懈努力。还有几个老爷们(其实还不到30岁)给我们讲了两个他们自己的故事,当他们第一次真正接触到赤贫后就很想去GD工作;即使那儿离他们住的地方有几公里远。他们深受感动,下定决心要有所改变,每天都要为祖国同胞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懈努力。

第 4 段(可获 1.4 积分)

图为来自肯尼亚的Cavin Ogingaer,是GD的外勤经理。他之前参加了有关GD救助贫困人的研究项目并亲眼所见其影响之大,随后就申请了GD的工作。

我们听到了一个年轻人挺有意思的故事。2014年,她得到了GD的现金资助,用其中很大一部分钱支付学费,才得以完成学业,毕业后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她向GD提交了工作申请并被录用了(GD通常会有200到600个职位留给没有工作的人)。从每天不到一美元的生活,到现在进入了一家颇具竞争力的公司工作,GD的现金资助活动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道路,她要努力实现两年前她还认为完全不可能的目标。

第 5 段(可获 2.03 积分)

2). GD真的没有“救世主芭比”情结——这里没有人来自富有的国家,没有人告诉大家怎样自谋生计、做什么对自己最有益,也没有人带着“拯救世界”的任务一拥而上。

3.) 审计——GD团队背后的严谨堪称疯狂。他们有五个独立的团队,在资助过程中,从最初推广到最后跟进,每一阶段都由不同的团队负责,受助者几乎从未看到过同一个人,因此这里绝不存在裙带关系,一切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

第 6 段(可获 1.26 积分)

4.) 我们不得不承认,数据既无聊又枯燥,但它可能是任何盈利性或慈善组织建立的最强大的基础。GD对于他们一切以数据为中心的行为不敢苟同。每一个决定,甚至每一次我们让他们给出做或不做一些事情的原因时,他们都用数据驳回了。我们不是要只探讨一些过时的数据,而是要经过同行评议、审定、然后再进行随机对照实验——然后再发言:“我是对的,而你错了。”他们并没有自吹自擂(我代表他们稍微夸一下自己),但如果他们做了什么决定,那一定不仅是依靠他们的数据,还有其他三个独立的程序得出的结果,才证明这是正确的决策。

第 7 段(可获 1.63 积分)

5.) GD对资助对象的选择,不是根据资助谁最有利可图,而是根据谁最需要帮助。这基本是最后一个与冷酷无情的资本主义背道而驰的组织了。我愿意支持这样的做法(比如宁愿去资助一个有4个孩子的35岁单身母亲,而不是一个22岁的有很多创业想法的年轻人)

图为来自肯尼亚Homa湾的受助者Richard Aura Ongari——他用一部分GD善款盖了这个小房子,但大部分钱都花在了治疗他的慢性疾病上。以前没钱买药的时候,他都不能走路,但现在他可以和孩儿孙们一起四处游玩,和家人团聚在一起。

第 8 段(可获 1.63 积分)

现在,为了一探究竟,我们走进了肯尼亚的小村庄,见到了那些受到1000美元(一年分三次付清)现金资助的人。以下就是他们的账目明细:

1)住房——他们在不同程度上都改善了住房条件;(数据仅供参考:我们见过的每家的房子长宽都不超过20英尺(而这么小的房子里却要住5到9个人))

图片上这个小泥房里住着五个人。在拿到GD的1000美元之前,Samwel Odhimbo Orimba 和他的家人无家可归,睡在肯尼亚Homa湾维多利亚湖的岸边。对于你现在看到的房子,这个懂得感恩、充满爱意的家庭已经很满足了。

第 9 段(可获 1.74 积分)

a. 茅草屋—一下雨就漏,每1-3年必须重建。 

i. 整晚都睡不着觉 (谁被雨浇着还能睡觉?)

ii. 人们频繁生病 /有时是慢性病,有时则要了人的命

iii. 孩子们常常上不了学

iv. 耽误工作,影响收入

b.无家可归 —  4-8个人住在10x12英尺大的一居或两居土屋里

c. 改善房屋 —住在土屋里(墙上有洞)

d. 屋里脏乱的地面—  常常有虫子,一种叫“jigas”的虫子会叮进你的脚,让你疼痛难忍。

2.) 学费 —小学毕业后 ,肯尼亚的孩子们每学期要交60-70美元的学费,每学期三个月,而极度贫困的人每天挣的钱还不到五美元,每个家庭里却有2-4个孩子,跟那点儿可怜巴巴的工资相比,昂贵的学费就像一座山,使得数以千计的孩子不得不在5、6岁甚至更早就辍学了。

第 10 段(可获 1.99 积分)

图为GD受助者 Eunice Awino Omondi的三个孩子,还有孩子的五个小伙伴,他们都住在肯尼亚夏亚(奥巴马的祖母住的地方!) Eunice的孩子们现在比以前更健康了,因为现在的屋顶是钢制的,他们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而不像以前那样,睡在茅草屋里,一下雨就被冻醒。

3.) 食物—— 在我看来,这可能是最让人觉得心酸的了,还好我们碰到了很多人在买可供一家人吃几个月的粮食。我之所以认为吃的方面是最心酸的,是因为就连这么一个基本的需求都没有长远的保障。

第 11 段(可获 1.31 积分)

图为几袋粮食,是受助者用GD发的一部分钱买的。粮食就放在屋子里,这个屋子既是门廊、卧室、客厅,同时也是婴儿房、客房,反正一共就这么一个房间。

4.) 其他方面———除了以上这三方面花掉了一些钱之外,人们还会买些药来治疗慢性病(癌症、艾滋病等等),然后买点儿家畜,可以养大后卖掉赚些钱,其他的再买点儿衣物、鞋子等。

5.) 我把这一点放到最后来说:因为GD做过严格的统计和审查,所以他们知道受助者会花3%的钱来买烟、酒等,而没得到资助的人同样也会花这笔钱,差不多和我一样占花销的15%。

第 12 段(可获 1.5 积分)

现在我们不再烦恼于那些纷繁复杂的需求,考虑哪些是这个小村庄需要的,哪些是另一个地方需要的,而我们要做的是全面了解某一个小地方的各种需求。我认为如果一个组织能走进村庄,打些水源干净的井、装些太阳能电池板、提供一些蚊帐、捐赠些衣服、建些学校或者建些房屋——这只是投资总额的一部分,村民们也一定能从中感受到生活的改善。做慈善,就要努力去满足人们的需要。这正是我们选择捐现金的原因,也是我们选择GD的原因。当然了,这里的人们可能还有更多的需求,但我有信心说我们把91%的钱都给了最需要帮助的人,而他们把这笔钱的97%都用在了自己最需要的地方,恐怕其他任何一个非政府组织都不敢说自己做到了这一点吧。

第 13 段(可获 2.03 积分)

我认为,在当今时代,对于如何解决极度贫困问题,进行公开、广泛的探讨非常必要。极度贫困位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的底部,直接影响金字塔上方的各个方面;比如导致流行病广泛传播、人口过剩、教育匮乏、环保意识不足,还会导致施暴现象增多,环境污染加剧。人与人都是息息相关的, 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有尊严地生活,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就会随之变得更好。那么,您反对现金捐赠的方式吗?您有更好的办法吗?如果您也愿意帮助他们,请把这篇文章分享给您的亲人和朋友,我们一起展开讨论吧。

第 14 段(可获 1.45 积分)

现在,我觉得有些俗套,还是看看这个吧——你最喜欢的名人们在2016年9月15日发行的火爆作品的新版本,网址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sRMoWYGLNA

Andrew & Adrienne McDermott

www.AandATakeTheWorld.com

Instagram

Adrienne McDermott: @travelingbetches

Andrew McDermott: @heyheyandrew

*这是一位朋友主动提供的专栏,无论是GD还是GD的赞助商、捐助者、分支机构或合作伙伴都未给其任何报酬。

GD是一个非盈利性组织,目前的业务主要在肯尼亚和乌干达,致力于帮助极度贫困的人们,通过手机无条件地为他们捐款。

第 15 段(可获 1.23 积分)

2016年起,GD打算验证一个想法是否科学,那就是在十多年间为成千上万的极度贫困户提供定期的现金资助来实现普遍的基本收入。该研究旨在全球范围内讨论一下关键问题:

有了基本收入就能根除极度贫困吗?

从未有人真正把基本收入全面普及并进行长期试点,而GD打算要做的就是这件事 。小的来说,可以用这些钱改善成千上万个贫困户的生活。大的来说,这一举动会引起全世界对解决贫困问题的关注。

想要了解更多有关“每天捐赠1美元,助力解决极度贫困”,请点击: https://www.givedirectly.org/basic-income

第 16 段(可获 1.51 积分)

文章评论

coyee
照片拍得不错啊 !
ypddw
此法不可取 他会期待下一个1000刀
李雪
第13段第一句话“Now this ended up being a pretty diverse array of purchases considering that half were from one little village, and half from another, and for us it just highlights the variety of need that exists within any small community.”
我译为“现在我们不再烦恼于那些纷繁复杂的需求,考虑哪些是这个小村庄需要的,哪些是另一个地方需要的,而我们要做的是全面了解某一个小地方的各种需求。”
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欢迎指导~~~
郜黎帆
第五段前两句我个人认为这样译比较通畅一些:“我们听到了一个年轻人挺有意思的故事。2014年,她得到了GD的现金资助,用其中很大一部分钱支付学费,才得以完成学业,毕业后很快就找到了工作。”
郜黎帆
仅是我个人想法哈,不对之处也请指正 :smile:
李雪
回复 @郜黎帆 的 #21790# 很棒很棒,我当时翻就没想到通顺的译法,非常感谢
李欣禹
“Now this ended up being a pretty diverse array of purchases considering that half were from one little village, and half from another, and for us it just highlights the variety of need that exists within any small community.” 这句话我的翻译是:以前我们相当纷繁地购置大量物品,然后分给这个小村子一些,分给那个小村子一些。现在,是时候改变了。我们要强调任何一个小社区的多样化的需求。(因为参考上下文,意思是捐钱给穷人,让他们自己把钱花在最需要的事情上,所以我认为把variety翻译成“多样化”更恰当。
李雪
原文:There was really no “savior barbie” complex in the GiveDirectly operation — no one is coming in from wealthy nations and telling anyone else how to live their own lives and what’s best for them, and no one here is swooping in from some rich country on a self-serving mission ‘save the world.’

我的译文: GD真的没有“救世主芭比”情结——这里没有人来自富有的国家,没有人告诉大家怎样自谋生计、做什么对自己最有益,也没有人带着“拯救世界”的任务一拥而上。

其中 “savior barbie” complex,我不知道翻译为“救世主芭比”情结对不对,还有后半句我也觉得翻译的不通顺,不达意,
欢迎指点~~~
可可
http://www.toutiao.com/i6277047172974248450/ “savior barbie”背景可以参考这个
李雪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