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参与翻译: Enix (7), Janet (2), 雨天 (2), melody (1), 昀朵朵 (1), 萨拉热窝 (1), apri1 (1)

你想知道你的身体开始死去会发生什么吗?

在科罗拉多我父母的房子里我和妈妈坐在临终关怀护士对面。那是2005年,妈妈已经到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末期了。一两个月前,她可以在山上遛狗,和我爸爸去澳大利亚旅游。但是现在,疾病、化疗和止疼药物使她很虚弱和筋疲力尽。

在医生的允许下,妈妈做了一个决定,停止进行已经毫无意义的化疗方案,要求她的医生打电话给临终安养院。不过, 我们没有准备回答护士的问题。妈妈和我交换了下眼神,眼神中有点震惊,但我们最大的感受是一种解脱感。

第 1 段(可获 1.83 积分)

在六年半的治疗期间,虽然我的母亲在两个化疗室看过两个全科医生、六个肿瘤专家、一个心脏病专家、几个辐射技术人员、护士们,在三个不同的诊所看过外科医生——据我所知, 不只一次有人对她说过当她死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这有个有很好的理由。“大约从过去两个星期,直到最后一息,在这期间,人变得非常虚弱、昏昏欲睡、意识不清,以致于无法告诉我们他们所经历的,”Margaret Campbell,一位在姑息治疗中心工作几十年的韦恩州立大学护理学教授说到。我们说到死亡的感觉往往是基于家庭,朋友,和医疗专业人士看到的,而不是死亡真正的感觉。

第 2 段(可获 1.6 积分)

James Hallenbeck,斯坦福大学一位姑息治疗专家,常常把死亡比作黑洞。“我们能看见黑洞的影响,但即便我们能够向里面窥探究竟,那也是极其困难的。“越接近黑洞,所受到的引力越大。就好像一旦越过一个'视界',物理定律就会发生明显的变化。”

死亡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尽管关于死亡的研究越来越多,但濒临死亡时实际身体上的体验 — 最后几天或最后时刻 — 依旧笼罩在一片神秘之中。医学只是刚刚能够在视界之上窥探。

第 3 段(可获 1.24 积分)

* * *

100年以前,几乎所有的死亡都发生得很快。但现代的药物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生命末期所能延伸的时间。现在,情况不同以往了,有医保的美国人大多是慢慢地死于像大多数晚期癌症或糖尿病并发症以及老年痴呆那样的缓慢致人死亡的病,很少再死于像流感、家禽传染这样很快致人死亡的疾病了。根据疾病控制中心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人可能最多的是死于心脏病、癌症或慢性肺疾病。

“死亡前夕的梦总是那么强烈,那么可怕,常令人从梦中惊醒。”

第 4 段(可获 1.23 积分)

对那些缓慢死去的人而言,在他们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常常会出现一种终结性的迅速衰落——这段时期被称作“急速死亡”。哈伦贝克在他的姑息疗法入门书《姑息疗法观点》中写到,在这段时期内,人们会以一种特定的顺序渐渐丧失自己的感觉和欲望。“最初会失去饥饿感,接着是口渴的感觉。然后会无法说话,继而看不见东西。通常情况下,听力和触觉会最后丧失。”

至于死亡是否会有生理上的痛苦以及痛苦的程度,众说纷纭。”在有些情况下痛苦是在所难免的,”坎贝尔说,“而一些年纪非常大的患者只是自然衰亡了,因而没有痛苦。”同时,患有与痛苦相连的疾病并不意味着你将一定会遭受一场艰难的死亡。多数死于癌症的患者需要止疼药来让他们好过一点,坎贝尔提到——这种药通常很有效。”如果他们能得到一个很好的全面疼痛治疗方案,就可以更安详地离开人世,”她说道。

 

第 5 段(可获 2.2 积分)

当人太虚弱的时候会无法咳嗽或吞咽, 有些人喉咙里会开始发出声音。 这个声音让人深感不安, 好像病人非常痛苦。 但是据医生所说,对于将要死亡的病人来说并不是这样的。 事实上, 医学研究人员认为,这种通常被称为“临终喉鸣”的现象可能对于病人来说并非是痛苦的。

因为大多数人在最后几个小时或几天内失去了意识, 很难确切的知道有多少病人是痛苦的。 “我们通常认为,如果你的大脑真的是一个昏迷的状态, 或者你没有真正的回应, 你对事情的感知也可能会显著下降,“一个研究临死征象的肿瘤学家和姑息治疗专家David Hui说。  “你可能知道或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 6 段(可获 1.98 积分)

* * *

在我们和那护士小姐谈话后的一两周后,我妈妈就陷入了昏迷的状态。而当她苏醒时,她的生活只剩下最基本最简单的那一部分:移动自己的双腿,自动地径直向浴室走去,刷牙然后又回归沉睡失魂状态。她的思想第一次不再装着她的丈夫和孩子。

我很想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什么呢。我想知道她神游到哪了,她的精气神游荡到哪去了。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们总会极力想透过那被厚厚窗帘遮挡的窗户,洞悉外面的世界,寻找家中的亲人。她会一直沉睡,做梦,又或是经历了一些超自然之事吗?她的灵魂和精神是消失了吗?

第 7 段(可获 1.64 积分)

对于许多垂死的人来说,“大脑在做着和身体同样的事情,开始牺牲那些身体中不适宜生存的部分,“David Hovda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脑损伤研究中心主任。 他还把崩溃和导致老化的原因进行比较:人们往往会失去对复杂或执行计划的能力, 学习运动技能,在某种情况下这些还会成为非常重要的功能和抑制条件。

“海浪越来越高, 最后,他们把人带出了大海。”

当大脑开始改变,并开始死亡, 不同部位变得兴奋, 视觉系统是兴奋的部分之一,“Hovda解释说。“因此这就是人们开始看到光明的地方。”

第 8 段(可获 1.58 积分)

最近研究指出,一些人所报告的感觉锐化似乎与我们所知道的关于大脑对死亡所做出的反应一致。 当密歇根大学的神经学家Jimo Borjigin在另一个实验中注意到动物临死前大脑中的神经化学物质忽然飙升时,她开始对这个问题产生了兴趣。 虽然科学家们知道,一个人死后大脑神经元仍会继续放电, 但这是不同的。神经元大量分泌新的化学物质。

第 9 段(可获 1.18 积分)

“许多心脏骤停幸存者描述,在他们没有意识的时候, 他们都曾有这样奇妙的经历,她说。“他们看到光,他们把这段经历描述为“真实得不能再真实。“她意识到这些突然释放的神经化学物质可能可以解释这种感觉。

Borjigin和她的研究小组进行了一个实验。 他们麻醉了八只老鼠,然后停止了他们的心跳。 “突然,大脑的所有不同区域都同步化了,她说。在不同频率的波中,老鼠的大脑显示出较高的功率, 也就是所谓的一致性,大脑不同部位的电活动一起工作。

第 10 段(可获 1.3 积分)

如果你集中注意力,做一些事情, 努力分辨一个词语或者记住一张面孔-当你做一些需要高认知能力的活动时, 这些参数就升高了,”Borjigin说, “这些都是用来研究唤醒人类的人类意识的参数。  所以,我们认为,如果你比较警觉或者被唤醒, 垂死大脑中类似的参数也应该升高了。 事实上,就是这样。”

* * *

在她生命最后的几个星期中,当我妈妈的意识看起来在外神游的大多数时间里, 她有时候会抬起来她的胳膊, 用她的手指在空中抓不存在的东西。 有一次,我的手抓住了她的手,问她在做什么。 她带着朦胧的微笑说:“把东西推开。”

第 11 段(可获 1.59 积分)

半梦半醒是垂死之人的常态。 事实上,由Christopher Kerr领导的研究人员在纽约布法罗郊外的一个收容所中心, 进行了一项 关于垂死之人的梦的研究。大多数接受采访的病人, 88%都至少有一个梦或幻觉。 那些梦通常不同于他们正常的梦。 首先,梦好像更清晰、 更真实。“病人死前的梦是如此的强烈,使得将死之人往往认为他们经历的是清醒的事实,研究人员在 姑息医学杂志如是说。.

第 12 段(可获 1.23 积分)

72%的病人梦见与已经去世的人团聚。 59%的人说他们梦见正准备去某地旅行。 28%的人梦见过去有意义的经历。 (病人每一天都接受采访, 所以同一个人经常被报道梦见多个主题。)

对于大多数的患者,梦都是积极的、令人舒服的。 研究人员说,梦通常有助于减少对死亡的恐惧。 “死亡前的梦或者说幻觉的质量实际上是一种个人意义的感觉, 这对病人来说是有情感意义的,“他们报告。

第 13 段(可获 1.19 积分)

在病人停止吃喝、没有视觉后的最后几个小时,  “大多数垂死的人闭上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斯坦福姑息治疗专家Hallenbeck说。 “从这一点上,我们只能推断正在发生什么。 我认为这不是昏迷, 也不是无意识状态,而是许多家庭和临床医生认为的那样, 是一个类似于梦的状态。”

一个人进入梦的状态或者说开始死亡的确切时刻是很难确定的。

第 14 段(可获 1.21 积分)

我母亲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 在一个雪后的大清早, 我和我妈妈图书馆的两个朋友在她医院的房间里守着 。 她看起来很平静,在有点昏暗的早晨, 我们站在床的各边, 听着她刺耳的呼吸声。

没有明显的动作或迹象表明她即将离开我们。 她没有睁开她的眼睛或突然坐起来。 她最后一次、比平时稍大声的呼吸, 然后离开了。

“这就像一场风暴降临,”哈伦贝克说。 “波浪开始上升。但你永远不能说,海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海浪越来越高, 最后,把人卷到了大海里。”

第 15 段(可获 1.78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