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纸张,似乎完全无害, 但为复印机重装纸张或翻阅过一本书太快的人都知道:这种简陋的材料隐匿着一个重大神秘的秘密。只要善加利用, 它就会成为一种很厉害的武器:纸张的划伤是最痛的。

对于被纸张划伤时的疼痛,并没有多少科学研究, 或许是由于没有人自愿做这个随机尝试者, 对照研究发现相关研究人员故意折磨研究对象。 但是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皮肤科住院医师,海利哥德巴赫博士所言, “我们可以利用人体解剖学知识来帮助我们看待这一现象。 这都是一个解剖学的问题“。

第 1 段(可获 1.46 积分)

一切都与神经末梢有关。首先,你的指尖下藏有比身体其他部位都多的痛觉接收器。尽管哥德巴赫医生很快指出,“如果你能想象一下,当你的脸或是外阴部被纸划伤了,你也会感到很疼。”因此,尽管当你的胳膊,大腿或脚踝被纸划伤了会感到很烦恼,但相较于手指被划伤后那种强烈的痛觉来说,这都是微不足道的。

被纸划伤产生的伤口并不很深,但它们可能会极其痛苦(来源:iStock)

第 2 段(可获 1.36 积分)

实际上你可以通过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常用的一个测试来证明这一点。展开一个回形针,使得回形针两端都指向同一个方向。如果你用它戳你自己的手或脸,你可能就会分别感受到这两个尖端。这就是所谓的“两点区分”因为在身体的皮肤上有许多神经末梢,这两点如果靠得太近你就不能分辨他们了。

但是,现在你在你背部或者脚部进行相同的实验,这两点要相距更远才能分辨他们。那是因为神经末梢的分布更加密集。

第 3 段(可获 1.85 积分)

当某件东西弄伤你的手指时,你会感觉异常的疼痛,这仅是进化的结果。

实际上这有很多进化的意义,“指尖教我们如何探索这个世界,教我们怎样做一些小任务,” Goldbach解释说。“显然我们手上有许多的神经末梢。也是一种安全机制。”

手指是身体与世界互动的主要载体,你的大脑会投入更多的神经来持续监控手的威胁,这是合理的。如果你接触到非常热的东西,例如,很尖锐的东西,可能你会用你的手与它互动。当某件东西弄伤你的手指时,你会感觉异常的疼痛,这仅是进化的结果,这也就给你额外的勇气来保护双手的安全。

第 4 段(可获 1.95 积分)

然后还有武器本身,做一个快速的谷歌搜索,你就会知道由于纸张的其多孔性,它也是细菌的主要场。就等着你的手指被纸张所划伤。但是否这是真的,细菌和其他微生物的存在还不能解释这种疼痛感,至少不是在切割的时候。如果伤口不及时治疗细菌就会使伤口感染,它们自己也会感到疼痛,但是那得花一些时间。

纸边可能看起来是直的, 但事实上它们是锯齿状的, 会像锯一样切割皮肤(来源: iStock)

第 5 段(可获 1.35 积分)

但是这儿有一些说法就是纸是一种令人感到特别痛苦的武器。

对于肉眼而言,看起来好像纸的边缘是非常直且光滑。但如果你要放大这边缘,你会发现纸更像是一把锯子,而不是一片刀刃。所以纸张划破你的皮肤,就会留下无序的伤口边缘而不是一种光滑的伤口,它撕裂,扯断,和弄碎你的表皮。而不是一个干净的切口。就像剃刀和刀片产生的伤口一样。

如果那还不够,纸片造成的伤口相当的浅——但也不是很浅。 Goldbach说:“伤口的深度足以穿透皮肤,否者也不会感到疼痛。皮肤的表层并没有神经末梢”

第 6 段(可获 1.74 积分)

纸张割破皮肤继而将神经暴露于空气中

但是纸张不会切入你身体太深,却感受异常的疼痛也许这就是为何它让人费解的地方。很明显纸张造成的切口对身体是一种威胁。太深的切口会流血,血液会凝结最后结痂, 痂下面的皮肤会愈合防治来自外部环境的伤害。但是纸张造成的伤口则不会具有这种保障。除非你用一个绷带和抗生素软膏来处理伤口,纸张割破皮肤继而将神经暴露于空气中,这将更加严重。

第 7 段(可获 1.81 积分)

如果没有血液的缓冲,疼痛感受体会被暴露在外界空气中,除非你快速包扎好你被纸划伤的地方,否则这些神经元将继续发出警报,警告你的大脑即将发生灾难。毕竟,这是它们的工作。

被纸划伤的剧烈疼痛可能归咎于我们的手和手指的灵敏度(来源:iStock)

至少,是这个思路。没有人已经可以证明是这样的情况,但哥德巴赫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假设。

不幸的是,我们每个人都要在生活中面对持续的被纸划伤的可能。幸运的是,俗话说的可能是错误的。一千次被纸划伤真的真的很疼,但它可能不会要了你的命。

第 8 段(可获 1.6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