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经济学人》文章的首要要求,就是通俗易懂。通透的文章往往跟随通透的思考而来。所以,首先请你想清楚你想写什么,然后请用最简洁的语言写出来。请把乔治·欧威尔的六项基本原则印入脑海(《英语与政治》,1946年):

  1. 你经常在出版物中看到隐喻,明喻或其它比喻手法,不要使用它。
  2. 能用简短的单词,就不要用长的单词(参考“简短的单词”一节)。
  3. 一个词可有可无,就删掉它。(参考“不需要的单词”一节)。
  4. 能用主动语态,就不要用被动语态
  5. 可以使用日常用语表达,就不要使用外国用语,科技词汇,专业术语
  6. 可以打破以上所有原则避免粗俗。(参考“打破陋习”一节)

那些你必须写出来的内容才能打动读者。你的写作方式将激励读者继续读下去,或者放弃。如果你希望他们继续读下去:

请不要写得索然无味。“要写出真正地道的英国风格”,黑兹利特说道:“文章就应该和普通人说话一样,他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说话的字眼,他可以用轻松,有力,简明的风格发表演讲。”

从日常生活语言中挑选用词,而不要和发言人,律师,或官僚说话一样。(所以,let好过permit,people好过persons,buy好过purchase,colleague好过peer ,way out好过exit,present好过gift,rich好过wealthy,show好过demonstrate,break 好过violate)。那些炫耀的,浮华的,长得喘不过气来的言辞,要不是词不达意,要不是空洞无物:远离这种词汇,使用朴素的词语。

第 1 段(可获 3.71 积分)

不要恃强凌弱,不要傲慢自大。那些不赞同你的观点的人并非都是蠢材或疯子。没人喜欢被说成傻子:请用你的逻辑让他意识到这一点。(巍峨群山注:好傲慢的编辑啊!)当你阐述你的观点时,请不要妄下断言。你不仅要告诉读者你的想法,而且还要说服他们认可你的想法。请用上论证,说明理由,列举证据,你会赢得读者赞同。谨慎的使用命令语气和委婉语气。

不要太得意了。不要告诉读者你曾经准确的预测了什么,或者说你有重磅独家内幕,这是炫耀你的聪明。你这样不仅不会打动读者,反而容易让他们生气,厌恶。

不要喋喋不休。总是写“Surprise, surprise 奇怪啊奇怪啊”会让人恼火,不如直接说清事实,同样的还有“Ho,ho呵呵”,在句子中间加上一个“wait for it等着瞧”,等等。

不要太说教。如果很多句子都用这些词开头:CompareConsiderExpect,ImagineLook atNotePrepare forRememberTake,读者会认为他们在看一本教科书(或者是一本《风格手册》)这恐怕很难让他们续订杂志。

请保持清晰(“我只信奉一个原则:清晰”,司汤达)。简单句很好。尽量减少复杂的结构和噱头,请记住《纽约客》的批评:“从后往前读句子,直到你一脑袋糨糊。”(巍峨群山注:《纽约客》杂志著名编辑Gribbs在1936年写了一篇文章讽刺《时代》杂志喜欢使用倒装的叙事结构,这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句话。)

这里有一封读者来信,赤果果的打脸:

尊敬的阁下:有时《经济学人》文章中的一句话就能让我们开心好几个小时,比如:“Yet German diplomats in Belgrade failed to persuade their government that it was wrong to think that the threat of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of Croatia and Slovenia would itself deter Serbia.”

我是贵刊的老读者,我从过往的阅读中总结出使用英语的两条经验:第一,写一个双重否定句很容易,但读懂它很难。第二,当你在描述一个事件的时候,使用了双重或多重否定形式,那一般认为这个事件会有确切的结果,如若不然,那就是作者的疏忽,因为这时有很多相关的事件可能还未发生,很多据此做出的解读不一定正确,作者无法消除这些不确定,这时不应该使用双重或多重否定形式。

根据上述原因,我肯定没有忽视您时常提醒我不要忘了续费的提示。当然肯定不能认为我是一位不快乐的读者。

——威拉德·邓宁

第 2 段(可获 5.14 积分)

马克·吐温说过一位好的作家应该怎样对待句子:“偶尔他也可以沉醉在一个长句中,但他应该确保句子没有褶皱,没有含糊不清,没有插入语,整体和谐一致。当他完成时,句子不应该象一条一半身子藏在水下的海蛇,它应该象一个火把游行队伍一样清晰可见。”

长段落和长句子一样,让读者迷惑。福勒说:“段落是思想表达的基础单元,无关长度。段落的内容应该主题一致,意思连贯。”少用一句话的段落。

思路清晰是文字清晰的关键。“一位严谨的作者”,欧威尔认为:“在写每句话,都会问自己四个问题:我打算说什么?我用什么词来表达它?什么比喻或者成语可以让它更清晰?这个比喻是否给力,是否可以打动读者?然后他还会再问自己两个问题:我可以把它写得更简短一些吗?我写了什么很丑陋的东西吗?”

严谨的作者也会发现,只有可以轻松编辑的文章,才更有可能会发表,才更有可能让人阅读。

第 3 段(可获 2.6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