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萨拉·迪拉佩的剧目《狼群》在排练   照片:丽贝卡·斯美妮(Rebecca Smeyne),纽约时报

七月,骄阳似火,挥汗如雨,闷热难耐。在纽约州波基普西市(Poughkeepsie)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狼群(Wolves)》剧组却在下午开始了一场足球训练,而几个小时之后她们就要在动力剧院(Powerhouse Theater)上场演出了。

萨拉·迪拉佩(Sarah DeLappe)的新剧作《狼群》,讲述了在美国中部地区,一支团结一心的女子青少年足球队的故事。说实话,这些活力四射的姑娘们虽然还没有100%与萨拉·迪拉佩的剧本角色相符,不过已经非常接近了。这些姑娘将饰演“狼”的角色,她们需要挑战的,是26岁迪拉佩,一位在童年时期就热爱演出的编剧,还有她们的导演,31岁的莱拉·诺伊格鲍尔(Lila Neugebauer),整个团队的指挥官。她在高中时就是校队队长,因此她对演员们要求很高,严格训练,现在,姑娘们已经可以在创作人员和全体工作人员面前表演了。

“这儿估计有33度。”迪拉佩说。她的剧目得到了剧作家王国(Playwrights Realm)的支持,将于8月29日,在42街的公爵剧场(the Duke on 42nd Street)进行首演。(巍峨群山注:剧作家王国是一个支持年轻剧作家的公益组织。公爵剧场是一个为新锐剧本,年轻剧团提供表演场地的剧场,但也不乏大牌剧团的演出,由桃丽丝公爵慈善基金赞助。)接着剧目还将参加在瓦萨学院举办的一个全舞台表演的演出季,而这又是纽约舞台剧和电影协会(New York Stage and Film)的夏季演出季的一个组成部分。(巍峨群山注:又是一个艺术公益组织,支持创新,支持新人。)

“在演出时,我紧张得要吐,但我们赢了,点球获胜!”她面带微笑说:“这感觉太好了!”

迪拉佩略带腼腆,语态温柔,她毕业于耶鲁大学(Yale),现在住在皇冠高地(Crown Heights),正在攻读布鲁克林学院(Brooklyn College)的艺术硕士学位(MFA)。她这些天主要在练习瑜伽。在《狼群》剧目中,迪拉佩带着观众进入了一个珍贵的女子世界,不光是一群足球姑娘的世界,也是一群年轻女孩的世界。在去年秋季,《狼群》赢得了无情奖(Relentless Award),这是为了纪念飞利浦·赛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而设立的剧本创作奖,《狼群》和克莱尔·巴伦(Clare Barron)的《舞蹈国度(Dance Nation)》并列第一,共同荣获此殊荣。

第 1 段(可获 3.76 积分)

《狼群》地点设定在一个室内球场,时间设定是一系列星期六,有九位足球运动员进行赛前的热身训练。很快,在搭手之后,姑娘们的对话自然而然的转到年轻人的话题和人生烦恼上去了,这些话题往往与她们这个受保护的小区域毫不相关。我们不知道每一个姑娘的名字,只知道她们的球衣号码,但是团队精神已经深入她们的骨髓。这个剧目展示了成长的烦恼,长期合作形成的紧密团结,以及一位外来的新人试图融入这个集体所遇到的尴尬和孤立。

“我们在一颗年轻女孩的星球上,那儿只有她们,在那里她们不是女儿,不是女朋友或性感尤物,不是狂躁梦精灵(manic pixie dream girls)”,迪拉佩说道,这是在一个下午,她在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 )的一家餐馆享用夏季卡普利斯萨拉。(巍峨群山注:纽约市的一个艺术家活动区域)“她们可以随心所欲的聊天,可以为所欲为。”

对于纽约舞台剧和电影协会的艺术总监约翰娜·菲泽尔(Johanna Pfaelzer)来说,在迪拉佩的调控下,这样的对话有着一种直击人心的真实感。“她对这个年龄组的姑娘有着不可思议的领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菲泽尔说道。“她真心理解这些年轻姑娘的关注点,并用爱和幽默来阐释。”

迪拉佩认为她这么熟悉年轻女孩的谈吐,与她在工作中要指导年轻女孩有关。因为她本人是一位素有抱负的演员,所以在创作这部有10位纯女性阵容的剧本时——还有一个角色是一位球员的妈妈,跑龙套角色——她能切身体会发掘剧中有趣的部分会有多难。

图:

剧作家萨拉·迪拉佩照片:丽贝卡·斯美妮,纽约时报

在《狼群》中,她喜欢更多的展示女性的身体。姑娘们穿着短衣短裤,在舞台上活力四射,充分展示着她们的个人魅力。“我们全程注视着姑娘们的身体,但与性无关。”她说。“这其实是关于力量的故事。”她把剧目比作一个战争电影,一群士兵在为战斗做准备。

第 2 段(可获 4.29 积分)

如果要在剧场里安排一位带衔军官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诺伊格鲍尔了,她从8岁到18岁正经八百踢了十年足球。从去年春天试演开始,她就展示她的强悍方法,她称之为“非常规,接近异类”的方法。

每一个得到再次面试机会的“狼群”候选者,都要和她在演播室里踢一会儿足球,她以此来判断姑娘们的控球能力。刚开始时,达到标准的演员们极少有熟悉足球的,现在她们都对诺伊格鲍尔设计的“全身心投入式训练方法”了如指掌,这帮她们成功完成了在瓦萨的演出。

“她们是实打实的踢足球。”她说。“当你看表演时,只有少部分场景会让你觉得非常体育化,但是,参与这场表演,对于这些姑娘们来说就是参加一次竞赛,在表演的大部分时候,她们都需要严格按照设计的舞台步骤来进行表演。

迪拉佩的父母是一位诗人和一位数字媒体艺术家,她在内华达州里诺市长大。她8岁开始踢足球,但她从幼儿园开始就喜欢表演,那时她就和她的双胞胎姐姐伊娃一起演出了《小美人鱼》,她在其中扮演一只牡蛎。她考上耶鲁读本科时,她的目标是成为一位电影明星。这个目标部分实现了,但她大三时,参加了一次普利策奖获得者剧作家保拉·沃格尔的课后,她察觉到的新的可能,改变了她的想法。(巍峨群山注:名校,名师,名学生!)

“在这个鲜花环抱头戴桂冠的领域里,我有太多的束缚,我就象一个纯洁无暇的瓷娃娃,这让我生出一种挫折感,最终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剧本创作。”她说。“为什么我会想着继续去做一个穿着公主裙的玩偶?”

第 3 段(可获 3.7 积分)

迪拉佩的第一个专业制作的剧目《狼群》,是剧作家王国这次演出季最重要的演出剧目。剧作家王国公司艺术总监凯瑟琳·克夫勒认为,这个剧目的问题是演员全是女性。“我喜欢贝克德尔测试(译注:促进男女平等的一种演出分级法),不过那应该只是设定一个底线。”她说:“那不应该让你变成只要女演员。”

迪拉佩并不只创作与女性有关的剧本,她的另一个剧本背景就设定在男浴室。不过,考虑到大部分戏剧全部或者大部分都是男性出演,她认为需要给予女性“一些角色,这些角色要跳出现有标准,人们拿这样的标准来套用女性体验。”

有一件事情对她影响重大,那是在她9岁时,她看见1999年女子世界杯的胜利时刻,足球明星布兰迪·查斯顿脱下了她的球衣,这一刻从此闻名全球。这件事对她触动很大,迪拉佩搬空了图书馆来研究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

不象查斯顿参加的美国国家队,迪拉佩的童年球队并不出彩。她因此很恼火,在14岁时退出球队,转而拿了一项全额奖学金加入了一所新的预科学校,这里没有足球队。不过现在她有了“狼群”,不光在舞台上旗开得胜,在真实生活当中,在瓦萨学院的训练比赛中也赢了比赛。

“我曾希望在里诺高中踢球,可我没有这个机会。”她说:“所以,这可能小小的满足了一下我的心愿吧。”

 

第 4 段(可获 3.1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