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健康专家努力遏制致命的蚊子传播感染疾病的大规模爆发

2016年7月15日,周五,在刚果金沙萨的一个集市附近,病菌控制工用烟熏给黄热病细菌繁殖地消毒

金沙萨,刚果民主共和国——在金沙萨市中心的一个黄热病单间病房门口, 一个叫茱莉亚的蹒跚学步的孩子趴在妈妈的肩膀上。片刻之后,一位护士把母亲和孩子引到最后一个空床上,给女孩的手腕进行静脉注射。茱莉亚淡黄色的眼睛目光茫然, 当针扎进去时她毫不退缩。她可能在等待一次手部按摩或是修一修指甲。

第 1 段(可获 1.41 积分)

在她旁边的床上,12岁的Elohim像一个帐篷支架一样支撑起一个膝盖。他的手掌和指甲下面的皮肤都是黄疸色。他的目光沿着盘绕着蚊帐到他的静脉注射袋的输液管,看着药水一点点往下滴。

“疑似病例,”50岁的护士Paul Djonga说道,用法语低声说— 拇指越过肩后指向男孩躺着的床头板。“只是疑似吗?”我问,可以肯定的是,一个诊断可以很容易地用实验室测试证实。Djonga 点头。“他们都只是“疑似”,他说。确诊所必要的血液检测还没有进行。

 

第 2 段(可获 1.4 积分)

没有确诊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对Julia和Elohim或是病房里的其他患者产生多大影响。医护人员给这些病人输液、氧气和其他标准治疗,这些让他们维持生命,直到最后要么他们自己的免疫系统战胜病毒,要么死去。然而,对于世界的其他一些地方,诊断的缺失有着令人堪忧的影响。这意味着黄热病疫情到目前为止远没有得到应有的控制,已经爆发了八个多月,从2015年12月开始逐渐遍布安哥拉,然后在今年早些时候蔓延到了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DRC)。

第 3 段(可获 1.48 积分)

事实上,黄热病可能即将会在非洲中部爆发,并蔓延到之前从来没有过重大爆发的亚洲。最有可能的传播途径:是成千上万在这个地区修建公路、大坝和其他大型项目中的任何一个未接种疫苗的中国侨民。卫生当局已经知道今年早些时候至少有12名回到中国的工人最后查出得了黄热病。还有多少受感染的工人可能逃脱官方注意和检疫,从而使蚊媒病毒在世界的另一个新地方获得立足之地?

第 4 段(可获 1.33 积分)

世界卫生组织正在紧急行动,计划运送上百万更多剂量的疫苗、额外的供应,甚至在刚国偏远地区建立移动实验室来检测样本。但即使所有的额外物资装备迅速到位,也不能保证在10月份以及传统的雨季开始之前阻止黄热病的传播蔓延。七月份在刚果的报道之旅揭示了到目前为止这些响应多么盲目。

误导

因为没有足够的黄热病疫苗储存来保护整个国家,更不用说保护全世界,在刚guo的卫生局官员必须选择努力防止病毒传播。方式是通过给住在黄热病患者附近的每个人注射疫苗来阻止传播, 同时喷雾防治蚊虫,排干昆虫产卵的水池。因此,国家卫生部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和其他组织要靠黄热病病例实验室确认来告诉他们谁应该去接种疫苗以及在哪里喷雾防治。

第 5 段(可获 2.31 积分)

最近在金沙萨我交谈过的每位卫生局官员都很热情地告诉我同样一件事情:“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看见任何本地传播的案例了!" 这是个好消息,但与我在医院所看到的是不符的。如果临床医生不对患者进行验证性实验室测试,那怎么能够肯定黄热病的威胁已经过去了?

通过拜访国家生物医学研究所(INRB),这是掌管黄热病诊断测试的政府实验室,才暴露了真相。当我要求观看测试过程时,研究所病毒系主任Steve Ahuka犹豫了。他说那天没有人在研究黄热病疑似病例样本,我说那我明天再看,他皱了皱眉头。"那你们最后一次测试黄热病样本是什么时候?” 我问道。

第 6 段(可获 1.7 积分)

Ahuka却不能答出确切日期。“可能是7月17?”

自从上一次在刚果实施黄热病诊断测试到现在已经至少一个月了,我了解到INRB已经耗光了必需的试剂;直到快用完了技术人员才注意到没什么库存了。世界卫生组织迅速给实验室追加了试剂,但 Ahuka却喃喃地说了些“也许是DHL(敦豪环球速递公司)发货的问题”,以及因被误认为是生物样品而被过度监管的问题,总之到现在,什么都没有送到。

这次拜访没有发现新的黄热病案例没有了,相反,暴露了官方诊断的缺乏。7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在仅过去三周内疑似病例激增了38%。Ahuka那天说他预计那些供实验测试的试剂第二天会到达,但在过去8天去INRB的三次拜访中,我发现所有四个黄热病测试长凳仍然是空的。

第 7 段(可获 2.04 积分)

" INRB不知道是否有也不知道哪里有新病例,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大问题,” Guylain Kaya Mutenda Sheria说道,他是Élargi de免疫机构的副主任,卫生部的一个分支,负责监督政府主导的疫苗接种。"这样就像关掉了灯。”Sheria说出了他对持续压力后政府间测试的沮丧:“我们需要打开灯光去看,如果灯都坏了,一片黑暗,那么就不可能看清问题在哪里。他们不能给我们答案,我们就不能去那些地区(接种疫苗及预防传播)。当我们在黑暗中的时候,我们无法前进。”

第 8 段(可获 1.55 积分)

许多人推测,确认案例的缺乏创造了一种疫情缓解的错觉。在金沙萨和刚果中心省确认的本地疫情传播区域的接种疫苗工作已经在五月份完成了,七月中旬继续小范围接种。在过去几个月无国界医生带领了一小拨人员在金沙萨控制病菌传播媒介。但是,诊断实验室测试如果不运作,就没办法知道这些努力是否有效,是否需要扩大范围,或甚至可能病菌是在其他地方。“这是一个很糟糕的管理供应问题,” Bruce Aylward说,他是世界卫生组织突发事件与健康事件组的临时执行主任。“有可能没有被证实的传染正在刚果发生,因为他们没有了试剂(去测试)。这是一个可控的问题……你应该能比那更快地解决这个问题。”

第 9 段(可获 1.73 积分)

不幸的是,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对抗还黄热病并不是第一次。多亏了20世纪40年代疫苗接种运动的成功——世界半个世纪没有黄热病发生—— 但努力却松懈了。现在全球范围内只有四家工厂生产黄热病疫苗,并且有一个即将关闭整修。低技术含量的生产过程很难扩大规模,需要来自特定的无病鸡群的胚胎,以及还需要流水线上的工人手工注射、孵化、混合。此外,Aylward说,从原始的种子病毒到通过监管机构发布,疫苗需要超过18个月的生产。

第 10 段(可获 1.29 积分)

在这些参数范围内,Aylward说全球疫苗存储仅仅是针对快速、有目标的爆发应急。在这场疫情爆发里,当安哥拉政府开始察觉到病毒而请求输送疫苗并组织接种疫苗的时候,疫情已经正式爆发并开始传播了。在这场与疫情的搏斗中,今年已经消耗了2000万剂量的疫苗——近乎全球储备量的四倍。在配送过程中,至少一百万的疫苗在安哥拉丢失,且有很多失效,要么是因为它们没有被充分冷藏,要么是因为送到了却没有必需的注射器。但Aylward说,“全球疫苗短缺”的说法是误导,因为它暗示疫苗已经不够——或是从来不够分配。“在大多数地区,你可能侥幸逃脱。但在城市地区,病毒是非常无情的,”Aylward说道。“有足够的疫苗来解决这样的困境吗?当然有。它被最充分地用于拜托困境了吗?显然没有。”

第 11 段(可获 2.05 积分)

 现在,援助团体正在加紧救援。7月28日WHO宣布部署了从欧盟到刚果的移动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会在宽果省卡亨巴提供测试援助,不过实验室离INRB太远了,以致于不能及时送来样本诊断。

同时,对于这个移动诊所除了完成里首都地区较远那些地方的救援工作外,是否会致力于减少INRB的血液样本积压,当地的世界卫生组织办公室官方选择不作评论。"INRB的工作做得非常好,”金沙萨的世界卫生组织办公室的Eugene Kabambi说。“刚果是非洲最大的国家之一,物流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有一个移动诊所来支持 INRB加强加快诊断非常有帮助......” 据Kabambi所说, 移动诊所仍在筹备的过程中, 还没有准备好加入前线。

第 12 段(可获 1.85 积分)

然而,疫苗生产商不能等到诊断危机解决。因为疫苗生产需要18个月,制造商将需要加速还在生产过程中的疫苗生产速度,并且像巴西这样的热带国家将必须贡献一些疫苗库存,也要保障他们自己的正常防御需求。花费3400万美元给两个国家的1550多万人接种疫苗的计划正在进行中,但也不能保证感染链能被打破。在某些情况下,为了供应到更多人,执行者只给每个人五分之一的剂量,尽管这样还是期望至少在今年内能够保护他们。然后五分之一剂量的有效性还是有限的。

第 13 段(可获 1.6 积分)

无论如何,至少要等到8月下旬才能开始重新接种运动,专家认为接种必须在十月雨季来临前完成,那时候携带黄热病毒的埃及伊蚊会找到更多大量的积水的瓶盖和旧轮胎去繁殖。不到两个月该地区感染率可能会飙升。

在该地区以外,可能会来得更快。在一个城市化日益加快的世界里,人口密度和世界范围的旅行,都让传播风险变得巨大。中国在该地区的投资意味着有可能会有一些染病的中国工人回到埃及伊蚊出没的亚洲,从而可能会引发全球疫情爆发。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东南部的登革热流行地带,也是由埃及伊蚊促进传播的登革热季节已经开始了。由于两种病毒的相似性,专家很惊讶黄热病显然从未肆虐亚洲。然而,这并不意味这它不会。“事实上,我们知道黄热病可能会传播到亚洲, 因为…好吧,它已经传播到了,”国际社会的传染病新兴疾病监测项目(世界卫生网)的联合创始人杰克·伍德奥说道。他是指今年早些时候从安哥拉回到中国的12位染上黄热病并未接种疫苗的中国工人。

 

第 14 段(可获 2.74 积分)

据报道,在安哥拉有100000名中国建筑工人和商人大多数都未接种疫苗,在刚果的人数目前还尚不清楚。这两个国家中任何一个染病的人前往中国有可能在中国大城市的1亿人中引发传播。黄热病可能就由此传播到100个有全球性流行登革热的国家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我们应该非常担心,”Woodall说。他还警告说,卫生官员不能一定依靠旅客的文书工作来告诉他们谁已经接种疫苗。虚假的黄热病疫苗接种文档历来比疫苗本身获得的成本更低。鉴于形势的严峻,他建议当局给所有前往目前疫情爆发的国家或回来的旅客接种疫苗,包括在拉丁美洲的一些有流行病的国家。[至少],要监控国际黄热病疫苗接种证书以防假证。如果条件许可,接种疫苗并检疫入境可疑文件。否则,下一个航班将他们遣返,” Woodall说。“尽管你可能要付回程机票,但机票费用还是会…比全球疫情爆发所带来的经济破坏代价要小得多。”

第 15 段(可获 2.3 积分)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不将这次爆发视为一次“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PHEIC(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简称)也承认全球蔓延的威胁正令人不安。“当你问我们有多害怕,答案是今年我们正在全力给非洲两个大的城市地区的3000多万人接种疫苗,”Aylward说,提及今年已经用了2000万支疫苗,以及之前还用了1550万支。“这在黄热病控制措施中完全是史无前例的,我们这里正在处理的是一件后果不堪设想的大事。”

第 16 段(可获 1.25 积分)

Djonga,在金沙萨的护士,听到国际寨卡病毒疫情的传闻, 他说他能发现其可见性。寨卡和黄热病有密切的关系,他们由同一种类的蚊子以相同的方式传播。然而,尽管寨卡对成人和胎儿有着长期的有害影响,它没有黄热病那么致命。在病房里,他照料着一个在右边第四张床上的一个怀孕的女人,那个女人告诉我们她害怕死亡,害怕她未出生的孩子致命,害怕扔下她其他两个孩子挨饿。她的舌头肿了并呈现黄色,她说出每个字都要艰难地摸索。Djonga摇摇头,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我选择成为一名护士, 是因为我有同情和爱人之心。当我看到所有这些病人患上这本可以避免的疾病,我很绝望。“

 

第 17 段(可获 1.83 积分)

Djonga希望当局能及时做出大的调整——并且全世界会把关注点从Zika病毒的肆掠暂时移向它的“表亲”(黄热病),同样是一种致命的病。

——本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危机报告中心的支持。

第 18 段(可获 0.63 积分)

文章评论

可可
:worri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