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参与翻译: 雨天 (17), Enix (3), 33wind (3)

圣帕特里克节之后的星期六早晨, 22名患者被锁在中西部郊区的郊区一个不起眼的戒毒场所里. 一对男女在检查自己; 更多的是被警车送过来的;其余的是由担心的朋友、伴侣或父母带来的.

三个来自本地匿名戒酒互助社的志愿者刚刚抵达举行会议。 那些愿意加入圈子的人背诵宁静的祈祷 ,听人读AA的575页大书中的“它是如何起作用的”, 并分享他们的故事. (符合AA的匿名承诺, 参与者的名字已经改变了.)

第 1 段(可获 1.45 积分)

罗伯特19岁. 他12岁开始每天喝酒. 在17岁时, 他离开了他的父亲,与朋友们厮混在一起. 一年前他开始酗酒来避免失眠,然后当警报响了后快速逃跑. 经过九天狂吸烟、吸冰毒后, 他试图自杀.

安妮塔36岁.她在十年前开始酗酒. 情人节之后的一个星期她离开了她“最新的男朋友” . 诊断为双相情感, 她通常用高辛烷值的伏特加送服处方药物如氯硝西泮。在圣帕特里克节的上午10:30. 她因酒后驾车被拉了过来.

第 2 段(可获 1.38 积分)

西奥52岁,但是看起来老了20岁. 他已经在这治疗了十几次了,有时候可以保持清醒几个月的时间, 并且可以像传教士引用圣经一样引用书籍 . 他在一个公路立交桥下经过时被警察接了起来.

去任何戒毒场所, 康复中心, 或美国药物滥用支持小组会议,你都会听到类似的故事.2013年由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的调查表明估计有2270万美国人需要治疗药物或酒精相关的问题.该研究所还确定, 美国实质性滥用药物的总成本,包括生产力和健康与犯罪有关的费用,每年超过6000亿美元。

第 3 段(可获 1.61 积分)

今天,随着阿片类药物的日趋流行,频频登报,各国政策制定者急需面对的问题是——大麻这类药物的使用是否该合法化,不同学科的学者都尽力去探究成瘾问题,试图为像罗伯特、安妮塔、西奥这样的成瘾者找到成功的治疗方案。正如去年的夏天,神经科学家在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进行了小鼠实验,最后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被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可用于治疗高血压的一种药物最终会消除使用者的潜意识记忆和线索,使戒毒者复吸。Carl Hart等学者(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和普林斯顿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以及安娜查德正在收集和分析更为复杂的数据,以此推动更深的研究:确定一个人的种族、阶级、年龄甚至预测其潜在的危险行为。

第 4 段(可获 1.66 积分)

但是,即使在物理和社会科学领域中,新的见解层出不穷,但“上瘾究竟是否为疾病”仍是一个长期的争议点,这也阻碍了研究人员对有效的治疗策略的探索与认定。在医学研究人员以及在治疗社区中的“疾病模型”的说法(即上瘾是一种疾病)仍然占主导地位。但它并没有被普遍接受,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正是这种说法扼杀了救助人们的新想法。

“我们至今没有很好的科学解释和证明,”Sheigla Murphy(旧金山药物滥用研究中心主任兼科学分析研究所医学社会学家)说,“同时,还有许多概念化和政治问题亟待处理。”

第 5 段(可获 1.44 积分)

在去年圣彼得的古斯塔夫阿道尔夫学院召开的关于成瘾的会议上,缺乏共识,各抒己见是显而易见的。毕竟,参与会议的人员具有广泛性和多样性——包括来自不同医学科的11位专家:神经科学、心理学、哲学、生理学、和社会学,和2500位学生,以及教育工作者,公民代,与卫生保健专业人员。

研究者和医疗器具生产商”正如你所知的,二者几乎不可能达成一致”奥康纳(本次会议的主席,也是该学院的哲学教授)说道。但来参加这为期两天会议的人们都尽力寻找新颖的、多学科的解决方案以免潜在的危机爆发,使家庭希望破灭。在第一天上午的会议结束之前,很显然,药物滥用可刺激大脑兴奋,短时间提升脑力这点被接受,但在大脑的其他方面的问题仍争辩不休。

第 6 段(可获 1.58 积分)

在诺贝尔获奖者——著名的精神病学家Eric Kandel的就职演讲后,群儒舌战暂告一段落。作为脑科学研究所的主任兼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坎德尔对自己在记忆障碍、心理疾病,成瘾等方面的研究进行了详细的描述,还包括小白鼠实验研究的介绍——通过用小白鼠实验,表明尼古丁的使用会导致可卡因的滥用。Marc Lewis,荷兰神经学家兼Radboud大学发展心理学教授,以质疑坎德尔的隐性观点:成瘾是一种疾病为切入点,拉开了第一天的圆桌会议。

第 7 段(可获 1.13 积分)

按照刘易斯在其2015年出版的《生物学之“欲望与潜意识”》的概述,他提出:为什么成瘾不是一种病(公共事务/社会问题);上瘾依赖物质刺激;通过”意识的精神回路“分析,我们从中可以获知其它的行为模式,并且这并不对脑造成永久性的不可逆变化。

坎德尔反驳说,神经影像学明确的表明了成瘾会给大脑带来物理变化,并正是因为这些变化(如兴奋刺激之类),一部分人根本不能阻止他们的自我毁灭的行为。只是因为社会因素:医疗条件好转,可以帮助减轻痛苦和缓解症状——如对于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来说,这些真的有所帮助——但这并不意味着成瘾不是一种疾病。当Lewis忽略这些而强调大脑时刻在变化时,坎德尔变得愤怒至极。”跟你实话实说,我以为在我们进一步研究前,我们需要好好地上一节生物课!”他说。

第 8 段(可获 1.8 积分)

在第二次小组讨论中,关于对科学准确这一问题的争论再一次提出,几经辗转,无疑,要保证科学,流行病学的证据都应该将主观数据、个人的经验和差异剔除。当然[那些事情]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需要解决不同的问题,“坎德尔突然说。”但最终需要的是我可以印证你的发现,你符合我的发现,否则它就不是科学,那是谬论。”

“我知道一些像“如果它不科学,即谬论”的说法始终会到来,”Sheigla Murphy回忆道,他也在小组讨论会上。对成瘾的定义不同,那每个人研究的方向也会有所差异,她说。”我们的知识结构是我们如何理解这些概念和我们如何定义条款的前提和基础,所以人们会变得非常情绪化。”

第 9 段(可获 1.59 积分)

在会议上,与会者对于“疾病模型”这一说法发表了诸多看法和意见。虽然他们的观点并没有完全打破学科的界限,但社会科学家们往往是最谨慎、最保守的那个。另一方面,几乎所有的人在这点上屈服了,因为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成瘾会改变多巴胺在大脑的受体,也会影响大脑边缘系统的功能。也有些令人信服的药物研究:比如,对于纳曲酮药片滥用者来说,药片可以帮助其抑制某些欲望,这表明了依赖性是生物现象的根源。

第 10 段(可获 1.18 积分)

然而,在场的少数小组成员,包括墨菲,并不想过于强调“疾病”一词,因为它意味着化学性依赖才是发病原理,然而事实证明,环境因素(如功能障碍在家,工作压力等),学习的行为模式(例如酗酒、暴),和经济差距也发挥着显著的因果关系。显然,这场辩论不仅仅是语义上的。

条款的分歧源于30年代和40年代,当AA(匿名戒酒会)来到这个时代,为慢性嗜酒者提供了一个救生筏,但其中许多人是注定要经历诸如强制隔离,严苛制度化,和早期死亡的痛苦。介绍AA的书——(出版于1939,帮助减轻成瘾的耻辱感)的作者认为酗酒者无力对抗上瘾,则会遭遇到身心的折磨,比如说机体过敏和意志昏迷。由于没有可靠的医疗协议可以提供长期的救济,该组的宪章成员鼓励同胞彻底戒酒,还设有专项奖金,鼓励大家相互帮助,一起走过那12个步骤(实际是净化心灵的体验)

第 11 段(可获 2.28 积分)

该计划是不完美的,但它确实为许多那些默默忍受痛苦的人、家庭和年轻的生命带来了希望和拯救。自75年以来,这12步,形变神定,不仅仅用于酗酒者,还应用于毒瘾者、赌瘾者以及性瘾者的治疗。并且70%的药物治疗设施以此为参照。很有可能:当一个全科医生再次遇到药物滥用的问题,他会建议12步治疗法,而非住院治疗。

第 12 段(可获 1.15 积分)

对AA最早、最为强烈地进行否定和批评的要属Stanton Peele——一位优秀的心理学家和作家。自70年代中期来,疾病模型还处于上风的时期,他就对此提出了质疑。Peele认为,AA的方法只是一种精神催眠,利用言语对患者进行干扰。这是不科学的!基于此,一个酗酒者只要承认自己无能为力,然后接受在酒瘾控制上优于自己的另一个同伴帮助,这样就可以获救。(这简直是在胡说、洗脑!)同时,他与AA12步治疗法的其它批评家也很快指出传统的治疗项目过于依赖此,这样治疗的成功率会很低。

第 13 段(可获 1.25 积分)

Peele认为,上瘾者应该接受现实,感谢失败和寻求正确科学的治疗方法,而非不断强迫自己去接受消极的疾病说法(他觉得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消极无益的),也不是要找到一个治愈的方法(因为这并非疾病),更多的是要减缓焦虑,寻找根源,重视环境影响以及个人关系中透露出来的好坏习惯。

Michael V. Pantalon——耶鲁医学的高级研究科学家兼康复中心的创始人之一,“疾病模型”说法的不可知论者。他确实同意:一种治疗方法适用于所有人是不一定有效和必要的,并指出经过科学证明,一些治疗方法可以单独应用或是组合应用,包括认知行为治疗、动机强化治疗和药物治疗。但是,现在面临的困难就是在AA治疗法面前,没有足够的人选择尝试这些新方法,站在第一线。

第 14 段(可获 1.84 积分)

“疾病模型”仍然占主导的原因之一是国家卫生研究院以及美国医学协会和美国成瘾医学社区相信——其术语和方法是科学准确,还有助于消除歧视。Nora Volkow,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主任(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部分),常强调讲解这个模型,并还拿出大脑扫描图作为说明和证明。她在赫芬顿邮报上说:“这些证据表明了我们大脑的某些区域确实发生了物理性的变化,而这些区位恰恰对判断、决策、学习和记忆,和行为控制起着关键作用。”

第 15 段(可获 1.21 积分)

William Cope Moyers——公共事务的副总裁兼Hazelden Betty福特基金会(推崇12步治疗法)社区公共关系的总负责人,还是《崩溃!痛苦!——我的成瘾和救赎故事》(企鹅出版社,2006)一书的作者。他说在他的作品中已经开始避免使用”疾病“一词,”因为这个词既令人费解,又难被认同“。但在21世纪初,他说他过去”总是“使用它。”当我还在国会游说时,打个比方,我总是会用“疾病”一词,因为我认为那是用来描述保险公司对成瘾之人的歧视态度最有效的词汇,”莫耶斯解释说。

第 16 段(可获 1.43 积分)

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制度性的偏见,让许多社会科学家感到不安。他们担心珍贵的联邦基金往往拨向那些基于现状的假设性研究和项目,而非用来应对极具挑战性的长期治疗模式和医学和社会上的偏见。”Lewis在《生物学之欲望与潜意识》中谈到,“将上瘾定义为一种疾病,为医学界、科学界和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所支持,这对康复行业来说可能是最强有力的工具”。

然而在未来几年,所有这一切都使疾病一说变得讽刺和可笑——全面研究由NIH资助的3亿美元,并获得Nora Volkow支持的全面研究即将展开,这个项目被寄予厚望:以某种方式终结”疾病论战“。

第 17 段(可获 1.43 积分)

缺乏明确的数据是在”疾病模型“问题上达成更多更广的共识的主要障碍。对化学性依赖的研究范围极其受限,狭小,仅依靠着数量小且不具代表性的样本。"成瘾是一种疾病"的最佳证据是基于慢性吸毒者的脑成像。(不管他是正在吸食还是吸后不久)目前还不可知的是:是否存在可以精准预测出一个人是否有成瘾倾向,是否会从一个坏习惯过渡到一种疾病的方法。”会有一个生物性的标志告诉你:你有病吗?不会!会出现一系列明显的症状、现象吗?也不!”Hugh Garavan(佛蒙特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说。”我们对它没有进行生物测试。我们也没有一个单一的医疗测试。”

第 18 段(可获 1.7 积分)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进行着一个长达10年的“青少年大脑研究”。此项研究可谓耗资庞大,举国努力:由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一个跨学科的科学家团队领导与合作,同时19个研究机构和全国各地的数百名教职员工以及Garavan参与其中。在未来两年里,他们计划让10000名9至10岁的健康儿童参与进来,作为普通人群的代表样本。研究人员将为孩子们发放一系列有关认知和环境方面的问卷并收集他们的答案,对他们每个人进行脑成像功能分析,并密切观察他们的成长和进步。如果一切顺利,研究人员预计,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将会继续资助后续研究,能一直跟进这些孩子,直至成年。

第 19 段(可获 1.56 积分)

这个规模大、范围广的研究,以被称作人口神经系统科学的新兴领域为特征,这一词是2010年由多伦多大学的Rotman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创建的。精神病学教授,及研究所的资深科学家Tomáš Paus在2013年写了一本关于这个课题的有影响力的书。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表明,有着空前规模的数据库,将有助于政策制定者回答一些突出的问题,比如吸食大麻对青少年大脑的影响;不经意服用的药物和酒精消费是否会影响心智发展;是否一些特定物质的使用会导致其他药物的滥用;“这些因素(如产前接触、遗传因素、头部外伤、和人口特征)如何影响着物质使用的发展及其后果。”

第 20 段(可获 1.61 积分)

但很快,Volkow和其他参与调查、研究的人就豁然开朗,它可能不仅仅导致药物滥用,也从根本上影响教育者,父母,和卫生保健对待孩子的方式。研究人员将跟踪各种因素—--包括饮食、睡眠、性别、种族、经济环境、空气质量、锻炼习惯,以及物品的使用——这些年来与受试者的脑部扫描有关联的变化。

“如果我们能够收集9岁和10岁孩子的数据来预测所有年轻人以后的生活,不是很酷吗?”Garavan问道。“这种信息,将会真正帮助父母、立法和教育,并会使人们过上健康的生活。”

它也将作为,帮助确定是否成瘾是一种疾病的一个结果,确定是否像糖尿病和高血压那样,可以被诊断和控制。如果存在着上瘾的生物标志物——“可能不会存在,因为上瘾是并非都是大脑的问题,“Garavan说——神经影像可能会帮助我们找到它。“不管怎样,这应该有助于澄清这些基本定义的不确定性以及有助于辩论。”

第 21 段(可获 2.45 积分)

同时,Sheigla Murphy说,她希望能看到更多如同阿道弗斯会议那样的学术争论会,不同学科间在同一圆桌上可以参与公共辩论,在理想的情况下,找到相互理解和妥协的机会。莫耶斯—— Hazelden Betty Ford Foundation基金会主要的代表人,倡议者,希望即使根本分歧依然存在,但学者、医疗专业人士,和议员们能始终将Roberts, Anitas, 和 Theos患者放在第一位,牢记在心。"真正重要的是:在确定这种疾病的复杂性上,我们全力以赴,并能通过实践证明,用于治疗的一些方法是有科学依据的。“莫耶斯说。毕竟,“我们是幸运的人”。我们既是那些帮助人们变得更好的人,我们也是那些自己会变得更好的人。(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为那些仍饱受痛苦和折磨的人改变争论的词汇(这里指疾病),这是我们的责任。”

David Schimke,一个独立的新闻记者和读者和《 乌托内 》杂志前主编

第 22 段(可获 2.24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