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纯粹理性

面对一股袭击潮,德国人始终镇定自若

柏林 2016年7月30日

图01:德国人民,不要恐慌!

如果你问德国人应该怎样应对恐怖主义,大部分人可能会引用历史学家赫尔弗里德·明克勒(Herfried Münkler)的观点:泰然自若就是最佳应对方式。他们会说,让其它国家向恐怖主义宣战吧,让他们一直保持紧急状态吧,但我们不,德国过去的黑暗历史早已教育我们不要过度反应。怀疑论者常常批驳德国人说的轻松,因为德国没有发生过重大暴力事件,那些都发生在了美国,法国,土耳其和其它国家。但这种论调现在不灵了:这个月一周之内,德国发生了四起不同类型的袭击事件。

第一起在7月18日,一位阿富汗难民在火车上砍杀四位乘客,在站台上砍伤多人。四天后,一位伊朗裔德国青少年闯入慕尼黑的一家商业中心,杀死九人,打伤30多人,然后开枪自杀。再又两天,一位叙利亚难民用大刀砍死了一位孕妇——警察称之为“感情问题”。就在那天晚上,另一位叙利亚难民试图背着一包炸药进入一个音乐会。当他被拦住后,他引爆了炸药,炸伤15人。

当这种爆炸性新闻不断出现,德国人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在慕尼黑暴恐事件发生初期,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个谣言,说杀人犯不止一个,而是有三个在逍遥法外,民众有一些恐慌。慕尼黑的2300位警察被铺天盖地而来的4300个紧急求助电话给淹没了,这些电话基本上全是虚假警报。

但慕尼黑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当晚,因为封锁,有很多人无处可待,市民们纷纷在自家门口放上“欢迎客人”的标签,为这些人提供食宿帮助。慕尼黑警察发言人马库斯·马丁斯(Marcus da Gloria Martins)不知疲倦的从虚假消息中分辨有用的信息。马丁斯先生是一位危机通信专家,曾经在危机通信方面发表过论文,在这周成为了这个国家的英雄。他在电视脱口秀节目中,呼吁听众和媒体“请给我们机会去发布真实信息。请不要无端猜测,请不要相互拷贝转发信息。”这是那晚最精彩的一段话。

第 1 段(可获 4.63 积分)

大部分政客听从了他的建议,认真的去了解导致这些杀戮的不同起因。这周在慕尼黑发生的最惨烈的灾难,与伊斯兰教没有关系。18岁的枪客大卫·阿里·桑伯利(David Ali Sonboly)曾经被欺凌过,患有抑郁症,为了这场杀戮准备了一年时间。他阅读过一位美国校园枪击案方面的专家彼得•朗曼(Peter Langman)的书《为什么孩子会杀人》。2015年他访问过温嫩登(Winnenden),这座德国小镇在2009年发生过一次严重的校园枪击案。他实施自己屠杀计划的日子,是挪威人安德斯·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在挪威于特岛(Utoya)上实施大规模屠杀15周年纪念日。

桑伯利的案件引发了很多讨论。他喜欢玩《反恐精英》,一款电脑暴力游戏,很多射击爱好者都喜欢玩。是否应该禁止这类游戏呢?舆论普遍认为不用,因为这会妨碍自由,并且对于绝大部分从未变得暴力的玩家来说不公平。德国应该在这种国内紧急状况下派出军队吗?一些人赞同,这就包括巴伐利亚州内务部长约阿希姆·赫尔曼(Joachim Herrmann)。但其他人鉴于德国纳粹时期的历史,表示谨慎。

图:西欧的恐怖事件。

桑伯利使用了非法枪械格洛克17型手枪,这也是于特岛和温嫩登枪击案的罪犯使用的枪械。德国应该收紧枪支管理法律吗?舆论认为不用,因为德国已经有全世界最严厉的枪械法律了。桑伯利是通过网上黑市——一个加密的互联网空间——走斯洛伐克非法买到这支枪的。这把枪做过处理,已经报废,然后用作舞台道具,桑伯利或者其他人修复了这把枪,使它重新可以射击真子弹。

在讨论另外三个攻击者时,德国公众同样保持着成熟冷静。三个罪犯都是来自战乱国家的难民,可能受到过伤害。其中两位——火车上的斧子手和音乐会上的炸弹客——都声称为伊斯兰国而战。第一个是一位举目无亲的阿富汗少年,才17岁。第二个是一位在难民营绰号“兰博”的叙利亚人,已经被拒绝了难民庇护申请并将遣送到保加利亚去。他是精神病患者并在接受治疗,曾经两度自杀未遂。

第 2 段(可获 4.49 积分)

一些人担心在过去几年,伊斯兰国将恐怖分子藏于难民当中混进了德国,光去年德国就接收了1百万难民。德国内务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说正在调查59件可疑案件。(另外还有708件可能与伊斯兰教恐怖分子有关的阴谋案件,涉及超过1000个嫌疑人。)但他认为绝大部分难民都是平和的受难者,而不是凶残的恐怖分子。大部分德国人都认为难民,尤其是其中的青年人和受伤者,应该受到更好的辅导和监管。

只有少数几个人打算借着这些悲剧煽风点火。在慕尼黑惨案发生期间,反对移民的德国替代党领袖安德烈·泡艮伯格( André Poggenburg),在还不清楚谁在开枪射击时,就开始抨击总理安吉拉·默克尔的接收难民政策。他推特道:“死伤者和他们家人让我们深感同情,默克尔接收难民派(Merkelites)和左派白痴们让我们觉得恶心,他们需要为此负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凶手披露为德国人后,他的这番言论马上在社交媒体上和广播媒体上受到了谴责。然后这个国家继续“泰然自若”。 

 

第 3 段(可获 2.25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