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作者:伊拉兹马斯 2016年7月26日

每次惨烈的暴力事件震惊欧洲时,欧洲的主要媒体都会喋喋不休的争辩究竟哪里出问题了,特别是,争论者们总会问,欧洲国家是否应该对日益增多的心怀不满的穆斯林少数族裔采取一些措施,是应该对这种文化差异更宽容一些,还是更严厉一些(这有不少支持者)?即使大家很清楚的认识到伊斯兰教并不是造成问题的根源(就象大家看待上周在慕尼黑发生的青年人激情杀人乱砍乱杀事件),这种讨论也一直继续。   

第 1 段(可获 1.26 积分)

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乔纳森·劳伦斯是一位欧洲伊斯兰教的权威人士,他对这种争论发挥了一些微妙和不同寻常的影响力。他在《法兰克福汇报》发文,驳斥一篇宣扬“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有很大的关系”的专栏文章,乔纳森·劳伦斯认为今天欧洲伊斯兰教的病根是来自一个世纪前犯下的错误。更精确的说,是100年前一个短视的政策导致了一个错误的结果。在1916年的夏季,英国政府和它的同盟开始煽动阿拉伯人起来反抗奥斯曼帝国的政治统治和精神统治。随后英国联军占领了耶路撒冷,奥斯曼帝国失去了对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地区的控制,例如黎凡特或者阿拉伯半岛。英国开始想支持约旦的控制者哈希姆王朝来取代奥斯曼帝国控制阿拉伯世界,但最终获益者却是在1924年占领了麦加和麦地那的沙特王室。

第 2 段(可获 2.15 积分)

劳伦斯先生认为,这终止了哈里发时代(在1922年之前,哈里发是奥斯曼帝国精神领袖,有“苏丹”称号,意为世俗最高权力者),在之前几十年的时间里,哈里发对全世界伊斯兰教有着广泛和温和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并不局限在奥斯曼帝国的辖区内,而是全世界,哈里发是全世界穆斯林教师,传教士和法官的最高领袖。根据本周逝世的百岁土耳其历史学家哈利勒·因纳西可的观点,苏丹哈里发的真实权力在不同时期不尽相同,有时可以控制乌立马或宗教学者,有时不行。到了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这个全世界穆斯林精神领袖的位置变得更加重要,尤其对于处于英国(控制南亚)和荷兰(控制现代印尼)统治下的1亿信奉哈里发的穆斯林来说。土耳其宗教作家穆斯塔法·阿克约尔(Mustafa Akyol)认为,哈里发对亚太地区穆斯林的影响力给美国带来了良性的结果,阿普杜勒哈米德二世(Abdulhamid II)(照片),最后一位长时间在位的苏丹,帮助劝说菲律宾穆斯林接受美国人对菲律宾群岛的统治。(其它关于这位君主的记忆就有些黑暗了,美国认为他需要为1895年发生的屠杀成千上万人土耳其人的事件负责。)    

第 3 段(可获 2.68 积分)

因为奥斯曼哈里发对其臣民的影响力是如此的大,所以欧洲列强们想方设法要毁掉它。早在1870年,英国外交官就试图把世界伊斯兰中心从土耳其转移到阿拉伯国家。荷兰则试图制止它管理的穆斯林听从哈里发的指示。法国更进一步,它在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穆斯林中另外树立了精神领袖。在奥斯曼帝国保留对利比亚的控制期间(直到1912年),哈里发一直对北非地区有影响力。因为欧洲列强在过去几十年间不断的毁坏这个神圣的职位,所以当1924年土耳其世俗民族主义掌权者最终废除哈里发时,他们轻易就做到了。

第 4 段(可获 1.69 积分)

就如劳伦斯所见,废除传统的哈里发造成了一个权力真空,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很多黑暗的继任者在填补这个真空,这就包括现在声称自己是新哈里发的伊斯兰国首领巴格达迪。即使在那些已经不再煽动反西方暴力活动的地区,原教旨主义和清教主义的全球网络,这个网络连接了世界各地(比如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传教士,用它们激进的宣传替换了奥斯曼哈里发温和的声音,而据一位同事的描述,每位哈里发都是西方艺术和音乐的鉴赏家。

第 5 段(可获 1.18 积分)

除了这些有趣的历史,还有别的什么吗?有,当然有,劳伦斯先生会说。今天,幻想欧洲伊斯兰教可以与伊斯兰教控制地区隔绝开,那就太幼稚了。不管怎么样,欧洲的穆斯林都会接触到来自他们信仰的宗教控制的地区的思想理念和生活方式。今天的欧洲政府需要深入了解这会对道德造成什么影响,并且首先要了解导致意外的风险。但制止一种文化或宗教的传播,可能会通向一个更糟糕的途径。     

第 6 段(可获 1.33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