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智能手机平台之争基本算是结束了,最终苹果和谷歌胜出。但顺便提一句,当我们注意到这场争夺的最后比分,以及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会发现很有趣的事情。

在全球范围内, 大约有55亿16岁以上的人群,其中大约50亿人有手机。(这个数据比较模糊,因为很多人不只有一张SIM卡)。随着人口的增长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这个数据在未来几年里会上升到更接近60亿。

苹果在2016年1月份曾表示,算上Mac,iPhone,iPad,iPod,苹果电视和手表,它已经有“10亿”活跃设备。其中大约有9000万 Mac(蒂姆库克早在2014年说是8千万 ),1000万以上的手表, 接近2000万苹果电视,或许还有同样多的iPod仍在使用。再剩下接近9亿的iPhone和iPad。苹果卖了3.18亿台iPad--如果我们假设一台iPhone有3年寿命,一台iPad有4年寿命,至2015年12月,有6.3亿iPhone和2.5亿iPad,总共8.8亿的安装基础量。鉴于iPad and iPhone的销售从那时就开始持平,这个数字可能不会变化太多。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中国移动财报显示,其2016年一季度8.3亿活跃设备中的15%使用的是iPhone—即那6.3亿台iPhone中的1.25亿台。中国移动拥有中国60%的手机用户(注意:这与用户本身不同),但作为主要运营商,它占据了4G终端市场份额的73%,这可能是更重要的原因。这暗示着中国三大运营商网络共有1.75亿部iPhone,,并且这比美国的iPhone数量多(注意:并非所有在中国使用的iPhone设备都是在中国售出—这些数据包括了进口的二手设备)。

总的来说,中国的手机运营商在2016年二季度末共有5.91亿4G用户;而在2015年末3G和4G用户之和共有8.08亿,同时根据中国政府的数据,手机联网用户共有6.2亿(以每季度略高于2%的速度增长)。我们在整合用不同方法得到的不同来源的数据时需要格外谨慎,这预示着如果一季度有1.75亿部iPhone,那么剩下的大约4.5亿部就是安卓手机(或者至少是能上网的安卓手机)。当然,这是中国的安卓—并非复制,但这些手机无法享受任何谷歌的服务,并且被排除在谷歌的统计之外。同时,政府数据显示有2.2亿人使用平板电脑上网(参见脚注)。但因为我们无从知道有多少人共用这些平板设备,因而这个数字需要作出一定的下调。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接下来我们看谷歌安卓的情况(区别于上文提到的中国安卓)。谷歌对于安卓统计数据的构建方式一直较为模糊,采用了不断变化而又相互不一致的算法。2015年9月它最后一次给出了一个关于活跃设备数量的准确数字,即14亿活跃的谷歌安卓用户。根据那时候安卓开发者仪表板的数据,约有10%的活跃设备是大屏或是超大屏,也就是平板—所以,大约共有12.5亿部手机和1.5亿部平板。那么之后这个数字增长了多少呢?大多数估计值显示,智能手机的销售额在过去的几个季度里保持平稳,并且销售的增长主要来源于非常低端的手机(目前不到50美元即可购买一部安卓手机)。因而安卓活跃设备的数量可能仅仅增长了1亿部左右,不会更多了。如果将这些数字做成图表(仅仅显示在特定时间点上谷歌安卓设备的数量),则2016年3月谷歌安卓设备总共有15亿部,且很可能手机占据其中的13.5亿部,或者是更高的比例。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因此,在2016年3月共有: 

  • 6.3亿部iPhone和2.5亿部iPad,总计8.8亿部苹果设备;
  • 13-14亿部谷歌安卓手机,以及1.5-2亿部谷歌安卓平板; 
  • 中国未连接到谷歌服务的4.5亿部安卓手机和2亿部安桌平板; 
  • 总计24-25亿部iOS和安卓手机,以及6-7.5亿部iOS和安卓平板。

这其中有些数字与未对数据做深入挖掘的人们的期望之间,相去甚远。我上周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个并非完全科学的投票,并得到了错误的结果:正确的答案是2.5倍以下,但三分之二的人们选择了高于4倍,这将对应25-30亿部谷歌安卓手机。

这些数字刻画了手机规模的重要变化—智能手机的浪潮代表了技术行业的发展趋势。智能手机的年销售额将上升至将近20亿,而个人电脑的销售额将下降至接近2亿;同时智能手机的安装基数将从现在的25亿部上升至将近50亿部,而个人电脑的安装基数将从现在的15亿部下降至将近10亿部。因此相较个人电脑,手机将有10倍的市场空间和5倍的安装基数—“更大的规模将带来更高的成长”。这就是产业投资从WinTel领域转向ARM/iOS/Android相关产业的原因。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同时,现在非常清楚的是,苹果和安卓都有足够的规模,他们的生态系统都是可以独立存活的(包括在中国的安卓系统),再没有其他系统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但另一方面,一旦你达到了这样的规模,进一步的市场份额变化不是很有意义。对一个在美国一家大银行的产品经理来说中国有多少Android用户并不重要,同样对于一个在印度的产品经理来说在加利福尼亚有多少iPhone也并不重要。你的用户在哪里,你需要哪一类用户,用户消费什么更加重要。

因而,争夺结束了。是的,25亿智能手机用户将增长到50亿,但是这两个生态系统的动态不会随着这一增长改变多少。苹果有可能将获得更多的用户,但也许Android会将剩下的25亿的大部分转换为它的用户,而在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是在新兴市场,并且大多数人会选择购买低于50美元的以下的手机,再怎么也不会超过100美元。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当然,这种变化,和需要考虑的问题,来自于其他的方向—一方面是VR和AR,另一方面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它们有可能打破苹果和谷歌之间的制衡,但它们也更有可能使得这些差异变得无聊。前一段时间我已经停止更新Nokia, RIM和Microsoft的模型—安卓和谷歌的模型也在我的优先级列表中变得愈发不重要。

Note 1:如果你认为所有这些方法都是不够清晰甚至是模糊的,那么你说对了,然而这就是“香肠是如何制成的”。我在这里对这个问题做了更详细的阐述。 

Note 2: 我提到的谷歌安卓和中国安卓的平板数量都是明确的入网设备的数量。入网的安卓设备数量与报导的售卖给消费者的数量存在很大的差异。这主要是由于的确存在两个平板市场:一个是苹果作为“电脑替代”用途的平板,和安卓的高端平板市场;另一个是面向大众,且价格便宜的低端平板市场,这些平板的质量相对较差,使用寿命不长,同时几乎从不入网—如果考虑加上它们,整个平板市场的数量将增加约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