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参与翻译: Stella (5), vincentsun (3)

如果2016告诉了我们任何事情,那就是互联网不再有趣了。不是说一个没有灵魂的通过TCP/IP互联的计算机网络不可能有趣,而是说最终乐趣本身覆盖了网络,创造了一个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没有恐惧地交互的世界。孩子们在一个与马来西亚人聊天比去隔壁邻居家玩乐高还容易的世界里成长。互联网为数百万曾经是弃儿的人创造了一个能把自己变成企业家,艺术家和作家的安全地方。这是一个智慧可以被增强,歧视可以被减少的地方。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如今,上面这些被加上了各种各样恐惧和卑鄙的意义。

互联网是一个“力量倍增器”。它掌握了我们所有的事情,存储了从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到平凡尘俗的点滴。它也是我们娱乐的源泉、令人上瘾的媒体的源泉,以及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我们的谋生之道。尽管曾经一个有趣的IRC聊天(Internet Relay Chat 的英文缩写,中文一般称为互联网中继聊天)以及在MySpace(一个社交网站)上逛一逛就能够满足我们追求新奇事物的大脑部分,现在我们像老鼠一样回来希望能够平息愤怒,但市场营销人员和政治家们开始通过笨手笨脚的、令人恐惧的方式开始利用这种互联网的力量。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第一群让互联网开始无趣的人,是作家 Laurie Penny 称为“注意力经济(Attention Economy)的内部交易者”的人。这是一个巨怪军团,用恶意的目光注视着一个又一个目标,把互联网的一天转变成了理智的斗争。比如说,发生在Leslie Jones(一位剪辑,主要作品有《性本恶》)身上的事情,就是一个强大而无情的巨怪的一堂课。像众多发生在新互联网上的其他故事,她的故事是一个名人与粉丝开心地交流,但后来这场交流变成了一个无情的种族主义袭击。但Leslie没有被枪杀,对吗?她也没有被刺伤?现实中的影响实际上更加不和谐。在一个我们从未当回事的媒介里面被攻击是奇怪而令人不安的。很多人会回想起一句古老的格言:“棍子和石头可能会打断我的骨头,但言辞从未伤害过我。”创作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没有在有人想要和你彻夜争论时在Twitter上待过。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一个泼妇认为她可以她可以远离,但是谁又会住在微博王国的王座里呢?”

“今晚,我含着泪、心碎地离开Twitter。这都是因为我拍了一个短片。你可以不喜欢这部影片,但是我今天踩到的狗屎运,是不应该的。”

需要明确的是,在新的网络环境下,没有人真的受伤。但是大众网络引起的回应确实带来了一些后果。通过互联网特朗普崛起了。专家指出,特朗普并不是一个电视竞选人,因为通过Twitter,他所有的观点都在120个字节中提了出来。这样的行为使得他为网络新闻作家创造了素材,也导致愤怒蔓延至奄奄一息的电视和报纸业务。与此结果最接近的是肯尼迪和尼克松之间的第一次电视辩论,这次辩论增强了外表作为主要因素对于入职总统的推动力。激起社会媒体中千万人愤怒的能力就是拥有政治力量的下一把钥匙。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值得反复提到的事情是,当土耳其政变发生时,政府关掉了横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大桥(Bosphorus Bridge),以及屏蔽了Twitter和Facebook。这是一个互联网为武器的时代,而且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当难以从事实中提取真相,从关注中分离愤怒的时候,互联网不再有趣。当它仅仅用于在Facebook上分享猫图与斩首视频时,它遗失了一些东西。当它真的变成ISIS和警察枪击市民的视频的出口时,它不再无辜和中立。当它能够互联任何人的能力、向成千上万人广播的能力、能在任何时候访问宇宙点唱机与电影院的能力,变得比“以口无遮拦、肆意评论的形式展露礼节与嬉闹”次要时,它不再有趣。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再一次的说明,我不期待互联网“免费地”有趣和花俏。但是,它必须是无休止的压迫吗?

我们能做什么来让互联网更有趣?“在毁灭的同时,再创造一些东西,”作家汤亭亭(Maxine Hong Kingston)说。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在互联网上进行创作,分享你的作品,并与喜欢它的人互动。使用这些提供给你的工具——博客、新闻聚合器、Product Hunt 和 Patreon ——做一些事情。互联网是为人类和人类之间的交流而创造的,而不是为亚马逊迫使我们在互联网上观看一次性剃须刀包含病毒的视频创造的。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最终,我想念的乐趣肯定还在那里。有成千上万的网站致力于数以百计伟大或渺小的事情。你可以找到跟你相似的人,也可以在Web生态领域保持冷静。但是随着一些网站占用了我们大部分的时间,我们进入了这样一个世界:我们整个的认识——政治、文化和专业——被由人类和机器人共同创造的世界观而调和了。这种世界观鼓励冲突,忽略了几乎所有的其他事情,这正是Facebook和Twitter上盛行的世界观。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最后,我们将从互联网乐趣的死亡中幸存。就像其他的一样,它是一个媒体,所有的新媒体进入了一个开花阶段和种子阶段。当新媒体将出现在垂死的媒体之上,我们早已进入了种子阶段,我们交流的方式也将被接下来的事情进一步改变。

我只是怀念互联网的乐趣。让我们看看,即使再过几年,我们是否还是不能把它带回来。

特色图片:Antonio Guillem/Shutterstock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