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每个人都有望成立软件公司 》已经发布很多年, 但人们最近发现,这一目标越来越难实现。就这一问题,我在此发表我的看法。

从软件公司内部,我们发现了什么?

如果成立一家软件公司,你需要雇佣软件工程师及其他专业人士。经过对大量软件公司进行分析,并对这些公司的设施进行考察,我们发现了一些很严重的问题。

以 Google 为例

我在 Velocity 发布过题为 “ 我们都需了解 Google 基础架构的双面性” 的演讲 ,其中,我批判地分析了  Google 软件开发/运营实践理念的利与弊。 是什么使 Google 发展成为一家软件公司的? 虽然 Google 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于广告,但人们始终认为 Google 属于一家软件公司。 那么,它到底是怎样的呢?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2015 年 Google 年度报告称:

61,814 名全职员工中,包含:23,336 名研发人员,19,082 名销售和营销人员,10,944 名操作人员,8,452 名行政人员及其他。

因此,约有 50% 的 Google 工作人员参与到软件的构建或运行。 Glassdoor 说 Google 工程师的工资平均约为 126,000 美元 - 162,000 美元。

美国劳工统计局称,2014 年,美国国内涉及计算机编程的工作数量为 1,114,000,2015 年的年均工资约为 100,690 美元。 根据社会保障局的统计,美国的就业总数约为 1.43 亿人,平均工资为 $ 44,569.20。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Google 的年度报告还说到:

我们行业的合格人员竞争十分激烈,尤其是软件工程师,计算机科学家和其他技术人员这几类职位

我简单小结一下:

  • 相比其他职员,软件工程师的雇佣工资更高。
  • 工程师技能水平越高,则所要求的薪资越高。
  • 失业的软件工程师没有大量盈余。

以上数据主要来自美国的资源统计, 虽然 Google 数据统计自一家国际公司,它在世界各地都设有办事处。但我的经验告诉我,欧洲的情况也类似。 有机会可以看看印度和中国的数据,一定也非常有趣。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问题

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短期的供给与需求的问题。每个人都希望有经验的软件开发者能努力做出转型。但更多的组织是通过雇佣这样的软件开发者,以成立一个软件公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因为竞争的存在,会很难找到他们想要的人才。为面对竞争,公司不得不提高雇佣薪资,但这样以来,雇佣的人数就得缩减。

我在英国政府工作时,亲眼见过这种情况。人们有时会抱怨,是政府雇佣了大量的开发商和运营人员,从而导致商业组织的发展受阻。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看到软件公司发起的这一场雇佣软件专业人士的竞争,你也想立即参与进来。除了高额薪资,许多雇主还营造了一个适合开发人员的友好工作环境,并且设计了足够吸引开发者来面试的招聘方法。 但对于没有现有授权开发组织的大公司来说,这种特殊情况是很难做到, 我在政府就见到过很多。

其实,真正的宏观问题更加有趣。即使你认为软件开发者的从业人数占所有其他开发的从业人数的 50%,已经很高了, 但总有一天你会觉得这还不够。现有的那些开发者,还没达到每个人都能成立一家软件公司的水平。同样,我认为现有高等教育在短期内也不会产生足够的技术人才,来弥补明天的差距。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 每个人都可以像一个软件公司吗,但又不完全是?
  • 是不是大部分公司都在拼命的招人并且努力去维护好一个软件团队,但是到头来又只能看着自己的努力付诸东流?
  • 难道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最后都去了一些越来越大的软件公司去工作了吗?
  • 难道外包开始反弹并慢慢适应,并且证明了创新和转型的质量是随着规模而变化的?
  • 想印度或中国这样的国家能够培养足够多的软件工程师来让他们的公司使得每个人都表现得像是一个软件公司了吗?
  • 我们能够清晰的看到成功者和失败者吗?比如那些成为软件公司的公司和那些没能成为而加速离开这个行业的公司?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警告

上面所说的并不是详细分析,所以毫无疑问的有几个漏洞。质疑一个软件公司的优势或我们实际上是指每个人都有的真正的问题,这一点都不过分。但我认为中心点是适用的:没有人可以独自运营一家软件公司,更没有人可以很快地掌控一家软件公司。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