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这听起来有点奇怪,但它只会在新西兰首都的星期六晚的聚会上演。 我去了run with the unicorns 这家店,纯属偶然我遇到了三位年轻女子,幸而使得我可以给你们讲这个故事。


第二天早上我是要离开多风的惠灵顿的,但我决定用我的1美元的折扣券去在地下室酒吧, 它就在我的宿舍下面的剑桥露台饭店。 在那里只有大约10人,我坐在两个年轻的女士旁边, 格温妮丝和Roxy,她俩是英国人而且竟然是我室友, 两人分别来自Bloomsbury和伊普斯威奇 但现在都生活在新西兰, 只是碰巧住在在宿舍里。 格温妮丝刚刚在城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就要搬进一个公寓了。 Roxy是在南岛工作,在周末休息。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我和他们一起喝了酒,他们计划在 这之后去参加一场由 格温妮丝的同事,当地一位女士艾玛举办的聚会。

在地下酒吧快速喝了两杯后, 艾玛和格温妮丝准备换地方, 罗西和我准备去库巴街去找一家叫做Mighty Mighty的夜店。”

我们走过了相当于令人注意的惠灵顿行人通道 的四分之一的一处喷泉。 水流彻夜不停。

这就是库巴街。我们知道 Mighty Mighty 酒吧在这条街上,但我们不知道在哪儿, 因此我们在花花绿绿的裙子中来回穿梭。 我差点忘了今晚是万圣节, 2008年我是在Bournemouth剧院见一个人, 2009年是在悉尼穿着漂亮的裙子过万圣节。 今年是2010年,作为一个30岁的人,我在最南端的一个城市里醉的不省人事。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们到达Mighty Mighty酒吧。我们花了相当久的时间才找到这个隐藏在一个又小又黑的入口里且还要爬几层楼梯的俱乐部,我们之前路过了它两次,最终交了五美元入场费并且进入了这个俱乐部,它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古怪而与众不同的。

这与我的心情很好地契合。我在这里买了一杯价值七美元的Mac's白小麦啤酒因此我整夜都待在了这里。我发现新西兰物价变得很高,鉴于我曾在2007年来过这并且发现那时这里物价很便宜,而且我在澳大利亚住了一年的这个事实意味着一杯啤酒7美元相当于敲诈勒索。格温妮丝有一瓶更大的名叫卡斯尔波因特的啤酒(这也是在伯恩茅斯的一个购物中心),它也是售价7美元但是有700ml。但是,随之而来的娱乐是免费的...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我们坐在舞台右手边,上面有个指示牌写着“和独角兽一起奔跑”——显然是即将要上台的乐队。与此同时,许多疯狂的人们围着一张乒乓球桌顺时针方向走,每次将乒乓球射击给另一边的旋转轮前的任何人都要再做一遍。

我,洛克希和格温妮丝以前都没有见过这个。并且我们想我们正快乐地旅行!当地人,特别是艾玛和安(她们衣着暴露,并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来参加晚会)看起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毕竟,这是一个在惠林顿外出玩的平常夜晚。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Roxy是第一个玩桌游“Clockwise Random Table Tennis”的,我是下一个。 这很有趣,也很具随机性。那是我在惠灵顿短暂停留的时间。 

在威灵顿街有力的打乒乓球。

然后它变得更加陌生,更具随机性。 乐队走上舞台,每个人都在享受跳舞带来的乐趣。 他们演奏着他们的主打歌 ,乐队的名字是“奔跑的独角兽。”

这时有一个辣妹装扮成独角兽在舞台上奔跑,这是玩笑!当一切结束, 艾玛和安邀请我去参加一个聚会, 但我拒绝了。我还要坐早班车, 还有提前一天的旅行和观光,还得收拾行李。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在惠灵顿的夜晚并不安宁,因为Gwyneth和Roxy约我去了Burger Fuel,一家遍布新西兰北岛的特色汉堡连锁店。


这家店让我想起了Fergburger。我当时并不是很饿,所以我点了一个4.9美元的迷你汉堡配奶酪。这里的汉堡配料很足,配上美味的酱料、汉堡面包和芝麻籽,是正宗汉堡的味道。


然后我们回到旅馆,与独角兽一起奔跑的夜晚就这样结束了。

 

酒吧——在背包客聚集地的地下酒吧,Mighty Mighty
啤酒——Tui(蜜雀),Mac白小麦啤酒,卡斯尔波因特
活动——酒吧乒乓球,于独角兽赛跑,特色汉堡
同行人国籍——英国,新西兰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