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在2010年10月下旬,一滴温热的单色眼泪流过我心碎的脸庞。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感情,它超越了这颗星球上的一切。此时我仿佛再次回到了陶波,或者说是我经常说的这个镇子的另一个名字“陶波湖”。


“我在陶波留下了一些梦想,它们将四处游荡。”这是我在2007年结束了在新西兰北岛中部一个充满活力的小镇上的疯狂冒险后写下的文字。到现在已经过去3年了,看似聪明并且略微带有热情的我正无聊地把额头抵在公共汽车的车窗上,这辆车正把我们一路送到陶波湖的东岸。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这里是拍摄魔戒的地方。”,“这里是汤加里罗。”,“下一站是陶波机场。”不需要体验,只有睡眠,这是一场充满怀旧气息的巴士旅行。说起机场,当我在寒冬的太阳下从飞机上跳伞,我向一个小型飞机加油站的六名人员展现了我的北爱尔兰国旗,那里是我在准备跳伞前喝咖啡和吃饼干的地方。你知道吗?在2007年我还没有在陶波跳伞的打算,一个来自北爱尔兰北唐的害羞保守的孩子通常并不会尝试这个项目,但David Trimble在Garvaghy街的游行过后保守的观念已经远离我很久了,不过北方人还保留着。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2010年,在这里,我瞥了一眼背包,然后看到了同样的国旗,完全就是那面在主人翱翔高空时独自躺在陶波机场长凳上的国旗。虽然生活已经发生了难以预料的转变,但偶然间再次把我带到了无限美丽的陶波镇。


2007年我“留在这儿”的梦想正在“四处游荡”,实际上,这么多年后,那些梦想已然破灭,因此,就算我们的巴士停在Mulligan’s Irish Pub爱尔兰酒吧外,对我来说也不再意味着什么。


这是我在这家酒吧里随意嬉戏的场景,你可以看到我赢得了比城里任何人都多的免费饮料和食物,虽然那晚没有任何意义,但确实让我留下了一滴眼泪。如果这滴泪不是为了我自己,也不是为了Stacie Jayne或Noemi的话,那么至少是为了巴士司机,因为他给我留下了不少回忆。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2007年,北爱尔兰国旗在陶波湖上随轻风飘扬


我们的车在陶波镇停了几分钟,我本可以下车的,但我选择了放弃。而一个不认识的德国女背包客下车了,奇怪的是她又回来了。我在2007年留下的梦想充满了爱和快乐。在此期间,我如愿得到了爱,但奇怪的是没以前快乐。三年半在人生中是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在想北爱尔兰的戴维·希利那时是如何进球得分的…


在出镇的路上,我们的巴士经过“月球环形山”。迄今为止我去过两次,那里仍然是我离“家”最远的地方。当时我就知道它,之后查看时我就确认了。虽然它没有让我崩溃,但是巴士正开往罗托鲁阿,让我不由想起2007年在那里留下的一些类似又极其恐怖的回忆。生活就是这样,会周而复始的循环。所以要小心,因为它会让你感到害怕。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就像我在2007年做的那样,我在陶波留下了一些梦,我将来重新回到这里是非常非常不可能的,如果我这么做,那么我在2007年留下的梦将会“四处游荡”。


就让我们以同样的方式结束吧,然后,我会在陶波留下我的一些梦,它们将会四处游荡。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