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显然,“每个去过皇后镇(新西兰的那个)的人都吃过Fergburger”,所以这句话是“入乡随俗”类型的类比词,我一般都很讨厌这种话,但是对于这句话我并不讨厌。我试了作为周五特色食物的新西兰Fergburger!

我听过“世界著名的” Fergburger,你作为游客也会经常听到人们提到它。一起来试验一下看看事实吧。 Fergburger在2000年才创立,全世界只有一个Fergburger专营店。Fergburger坐落于新西兰南岛皇后镇的派对区。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因此我住在南方笑声旅馆的22号房,还遇到了来自贝德福德的蒂姆。我们都在那天玩了滑翔伞(在不同的地方),蒂姆还完成了跳伞。我们一致觉得喝酒前得找点东西吃(我有一张免费的饮料券,如果我们展示房间钥匙都能得到2-4-1饮料)。

在路上,吃东西最明显的选择地点就是传奇的Fergburger。一如预料中的排起长队,每人都设法得到一份 Fergie。我们都选择了传统的选项,就是菜单上最热门的食物……一份 Fergburger,原味的。我决定额外加50美分加一点奶酪在汉堡包上,汉堡包本身是10美元,在英国大概是5英镑。蒂姆要的是没有奶酪的。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排队的时候,我还注意到他们获得卖酒精饮料的许可,卖Tui和Speights,这对于汉堡包店来说有点奇怪。然后我就挪到队列前面,跟那位女士说我的点餐。那位美丽活泼的收银员竟然带着微笑和北爱尔兰口音跟我打招呼“你也来自贝尔法斯特,是吗?”“额,事实上我不是,来自班戈的,但很接近贝尔法斯特!你来自哪里?”“安特里姆路。”哈哈真是没想到,北爱尔兰游牧民族在全世界分布着。这位年轻的女士米凯拉(在那张照片里黑发女子,在售餐台后面那位)竟然在皇后镇为我服务!!我们都感慨多久没偶然听到北爱尔兰口音了。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我竟然遇到来自北爱尔兰的人——悉尼国家信息服务委员会的欧文和帕特,那是几周前的事,但那是计划好的,米凯拉是我这么久来第一个遇到的北爱尔兰口音的人,可能因为她们自称“德里的乡下姑娘”。几个月前,Sheree O’Reilly和我在PJ加拉格尔的北爱尔兰俱乐部工作过。

欣赏着墙壁上满满的纪念物、汉堡包报道和 Fergburger自制商品,十分钟的等待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的号码是98,我确实挺快就收到白纸包着的Fergburger,纸上有Fergburger的标志(可能上面写的是“Ferg”)。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这个巨大的汉堡看起来和我在2005年波兰吃的汉堡没什么区别。现在我把它打开了。

这里面很多料。在牛肉、西红柿、奶酪、生菜和软面包之间。这倒是很值我付的$10.50。

我开始吃了。Tim没一会就到了,我们都觉得这是我们吃过的最好的汉堡。后来我们在酒吧喝了点。

我在Dux De Lux喝了免费的“Black Shag”啤酒。优惠券是在之前滑翔的时候得到的。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皇后镇的Dux De Lux酒吧,很多常客在那里玩酒吧竞猜。我和蒂姆。

我们在皇后镇听过很多关于水牛酒吧,这是一个夏季颇为疯狂的派对镇,水牛是其中强劲酒吧之一。在春季,这里平和安静。但酒吧的入口,就吸引力而言,看起来是拜伦湾、伯恩茅斯、纽约和马盖鲁夫的混合体,十分吸引人。明显针对18-30岁年龄段的顾客,酒吧有很多宣传手段。服务员快乐、样子好看,音乐声音大,大屏幕电视机,美式装饰风格,让这里几乎和伯恩茅斯的夜总会“Jumpin Jaks”一模一样(顺便提一下,那个夜总会不被那个时代接受,曾谴责为与利昂·托洛茨基所说的历史的垃圾同类型垃圾)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在酒吧靠后位置的一个标志引起了我的注意。喝8瓶啤酒就可以得到一件免费的T恤?天啊,因为这个规定在以前我本来可以拿到很多新T恤的,更何况啤酒还有买一送一的促销,而且这里的啤酒不是普通的大小(一品脱),而是大酒杯。但现在,我喝了两杯就凌晨徒步回去了。时代没有改变,也许只是我变了。 Oasis album track Champagne Supernova让我想起了那些时候,Razorlight track America让我回到了2006年,想起了John Johnson,同时鼓励我进行下一次在美洲的冒险。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我离开了我在皇后镇的标志,在这之前, 我在springbourne伯恩茅斯的老房子,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在那里的长椅上,坐过一个学生, 我和我的老室友史提夫康普顿聊起他自己在新西兰的经验, 回到2003年。那年的酒吧,那年的啤酒, babes和蹦极是他口中的皇后镇。 突然史提夫康普顿出现在我眼前,他正站在Buffalo的酒吧,和babes聊天, 离近一看,他们正在庆祝着刚刚结束的尼维斯蹦极。 (它有 134米高,是世界第二高的蹦极场所!)。 我蹦极和跳伞的日子现在已经过去了, 因为现在这些项目涨价涨的实在太厉害了,而我也有没见过史提夫康普顿5多年了, 如果我们还能再见面,我会问他,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在Buffalo酒吧,他真实存在过。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事情似乎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并在黎明坐着我的“裸车”(新西兰的廉价巴士)离开了这个奇妙的小酒店。就算我不能再来皇后镇,我也不会掉一滴眼泪,但我很高兴能在这里感受到忙碌和安逸的双面风情。

皇后镇,新西兰:在那里,吃了一个Fergburger,我没有买T恤,因为是简易旅行,不需要更多的衣服。 我住的地方——瓦纳卡南方笑声背包客旅馆  交通是——城际巴士,廉价巴士,缆车,滑翔伞  食品——Fergburger  饮品——Tui和Black Shag  酒吧–The Summit Bar,Dux De Lux, Buffalo Bar  我没有见到的人——Steven Compton  我见过的人来自——英语,苏格兰,北爱尔兰,香港,阿根廷、德国、瑞典、爱尔兰、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共和国,捷克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