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这不是我们做出错误的决定。更常见的是,我们甚至不知道有一个决定。

星期三是驼峰日。本周最难熬的日子,也是我们开始滑向周末的一天。如果按周中感觉比周一周二更难熬一点,然而,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认为的。根据盖洛普幸福指数,一周中最糟糕的一天就是周二——但也仅限于此。事实证明,所有的工作日与周末相比评价同样严重。

但有一个星期三可能并不具有优势的是在工作日我们中的许多人对星期一有着独特的恐惧。因为它可能将我们带回工作周,周一代表一个新的开始。而事实上,我们星期一的行为暗示着,我们的大脑能让我们比平时准备得更好去做决定。这就是当你在需要的时候如何利用这种力量。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周一你的大脑是这样的

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人员曾做过一些聪明的调查。调查指出,在谷歌上搜索单词“节食”,去健身房,对追求的目标做出正式的承诺这些事情发生的高峰期全在周一。(类似的效应还出现在日历中具有标志性的日子上,如新年,新学期第一天,某人的生日。)一个独立的研究小组发现,在谷歌上搜索有关“怎样戒烟”的信息也高频率地发生在周一。

这些宾夕法尼亚的学者们还不大确定为什么这些“翻页日”对我们有这种积极效应。他们推测,通过对我们的人生一个又一个阶段做出界定,我们可以对自己以往的失败释然。同时,他们还推测这些轴心点可以使我们排除杂念,所以说,我们可以去构想更远大的图景。就好像在周一,我们倾向于不去纠结我们爬楼梯时是否足够快,并且首先检查这个梯子是否靠在右边的墙上。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从长长的细节中走出来去选择改变是我们个人和职业成功的关键。问题是我们很少有机会去做到它。每一天,我们都被无数可能的决定围绕着:你有没有纠结过今天是去上班还是请病假? 你有没有犹豫是否要向你最喜欢的慈善机构捐钱?你有没有考虑过,应该在早上10点还是9点给你妈妈打电话?

很可能没有。大部分时间我们并不是积极地选择不去逃学,不去给慈善机构捐赠,或者不给父母打电话。我们并没做出任何选择。相反地,我们就像在自动驾驶仪上——甚至没有意识到我们本可以去做选择。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唤醒你的选择

我们的行为倾向与大脑的思维保持一致。每一秒,大脑要处理1000万位信息,而其中只有约50位是大脑有意的选择。也就是说只有0.0005%的概率。我们不是不提高警惕,而是为了避免连续的决策。

这意味着,大脑面对时刻围绕着我们的海量可能性选择,不可能考虑每次我们所做的决策。事实上,我们的大脑将其留给我们的无意识去做出我们行为的绝大多数决策。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为了决定什么时候切换到深思熟虑的决策,我们的大脑在持续地将观察到的现实与期望看到的进行比较。当我们发现一些新颖或具有威胁的事情,与现实发生冲突,大脑50位有意识的部分开始工作。

这个领域的研究是多么的吸引人。因为一些原因,比如周一,月初第一天,元旦,等等,使我们足以停下来思考我们是否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这些原因推动我们考虑一个决定,否则我们可能会完全跳过。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可以改善我们的工作时或在家里的行为。

人的行为是否是理性的或非理性的问题从从哲学开始的早期就已经开始争论。但最近,争论已经转向关注理性的做决定是否优于运用精确的心理捷径。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但有一个更根本的问题:缺乏威胁和发生一件意料之外的事,这二者中哪一个才是促使我们第一时间做出决策的原因?科学家们仍在解决这个问题,但似乎每到一个新时期的起始阶段,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停下来进行自我反省。

通过建立一个不同的作息时间,我们或许可以扩大这种影响。我们可能需要完全地走出日常的时间流动,而不是有意识地去将每天标记成高峰和低谷(对不起,驼峰日),这样我们才能更加清楚地了解到我们可以作出什么样的决策,大的还是小的——这之后我们才能做出决策。

Bob Nease是美国快捷药方公司的前首席科学家,他著有《五十件小事的力量:能将美好意愿转化为积极成果的新科学》(HarperCollins)以及70多篇学术论文。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