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童年瓦解性精神障碍是一种罕见并且严重的疾病,它能迅速地夺走儿童的各项才能。一个新的理论提出,这种鲜为人知的疾病会将发育的时钟往回拨。

你很难分辨出Gina Pace想要什么,直到你已经知道她想要什么。但有时这很简单,而这就是其中的一种情况:Gina想要披萨。她重复地说,“我。。。”这是她的版本的"我想要"。我们都这样做。

我们坐在康涅狄格纽黑文的阿巴特——一个因披萨和科学等其他东西而出名的小镇。Gina和她住在纽约史泰登岛的父亲为了这两样开了两个小时车到这儿。披萨在烤箱里而科学已经在桌旁——Abha Gupta,著名的耶鲁大学儿童研究中心的育儿发育儿科医生。她是研究Bernardo和Gina亲身经历并了解的这种疾病的为数不多的专家之一。现年24岁的Gina在20年前被诊断出童年瓦解性精神障碍(CDD)。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CDD可能是你从未听说过的最奇怪和最令人不安的发育疾病了。奥地利特殊教育家首先在1908描述了它,因而它又被称为Heller综合症。它是一种迟来的、衰退形式的自闭症。它很罕见,10万人中大概有1到2个人会发病。一般发展两到十年之后(平均是三个或四个),一个患有CDD的孩子会经历发育功能深刻的,大幅度的衰退,其中可能包括语言、社交技巧、游戏技能、运动技能、认知和大小便自控能力。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Gupta说,这种衰退的速度和特点各不相同,但是它通常发生在一个可怕的很短的时间段里,甚至短至几个月。在大约75%的情况下,丧失各项技能的几天或几星期前,孩子会经历强烈的焦虑,甚至恐惧:噩梦,从噩梦中惊醒和类似精神病的困惑的精神混乱的发作。(在70年代和80年代,许多国家用于CDD的诊断术语是“瓦解性精神病。”)在这种被称为“前驱症状的焦虑缠身的序言中,孩子似乎能敏锐地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对劲。他会说他很害怕。他会走来走去,并抓着自己的头说头很痛。越来越害怕的父母看着他失去了语言能力,运动技能,和大多数社会联系技能。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抹去他过去所习得的一切。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尽管受到损害,患有CDD的人可能保留特定的技能和能力,有些人保留的比其他人更多。例如,吉娜(那些能在疾病前期免于遭受急性焦虑期的其中一个)走得很好,能很有技巧地骑自行车,听从和总体上留意指令,能自己穿衣服,在进食方面毫无困难,并没有受到折磨了许多患有这些疾病的人的浴室问题的干扰。在一点点帮助下,她有时读写给五年级学生的书——一个远高于她的总体语言和智力评估可以预测的阅读水平。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她说话说得不是很好,无论是通过对话还是在她用仅有的词汇量来打字的iPad上交流,她通常会坚持用两个单词组成的句子。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她会令Bernardo惊喜。有一次,她在看到一个香水广告里有一个年轻男人凝视着一个年轻女人后,对Bernardo说:“这个男人渴望和那个女孩亲吻。”她也玩iPad里的纸牌游戏,而且几乎肯定会在玩找词游戏时候踩你。“她找出倒叙和对角线的单词和她找出打横打竖那些寻常的单词一样快,”Bernardo感叹着,他可是纽约城市大学一位刚退休的文学教授,“她战胜我呢。”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吉娜需要别人长期照顾她食宿,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她的胃口很好,加之没有控制饮食的概念,这导致她有一点发胖。贝尔纳多担心这会提高她得2型糖尿病的风险。一般情况下,吉娜懂得尊重别人的个人空间,但是有时,如果她渴望去引起你的注意或急于强调什么,她会用力急迫地抓住你的胳膊,这会让人误解为有侵略性的行为。 有很多东西是她没有办法理解的,更多东西是她没有办法表达的,对于贝尔纳多来说她的内心世界依然模糊不清。24岁的她几乎没有可能学习新的技能,甚至都无法恢复到她3岁时的技能水平。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家庭生活:尽管吉娜患有CDD, 许多事情她都能自己做。

Bernardo懂得这一点。他不指望Gupta和她的同事们在吉娜的发展方面有突破性的进展。他知道吉娜的病症很罕见,她给诊断带来的比诊断给她带来的还要多。他们父母二人来到纽黑兰,让吉娜能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也为了给Gupta提供一些哪怕很小但是有用的见解。他让自己的女儿做一系列行为,认知,精神和基因方面的评估——测验,谜语,大脑扫描,抽血——他希望通过这些方式可以帮助Gutpa更好的了解吉娜的病情和吉娜本身。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追逐谜底:

披萨到了,Bernardo一边发披萨,一边跟我们谈论意大利,红酒,科学,生活——和吉娜。61岁的Bernardo,上个月刚刚退休,他告诉我们他打算在后院建一个木质披萨饼烤箱。他时常停下来回应吉娜的问题,他的女儿静静的吃着披萨饼但是口头上却对别人感兴趣。“吉娜,披萨饼还有很多呢”,Bernardo对她说。他让我们不要将自己的披萨饼给吉娜,因为如果我们给了,吉娜就会不仅从我们盘子里拿食物,还会从别的桌子上拿。“以前这种事发生过”,他微笑着说。“Pace”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和平与安宁,Bernardo尽管经历了这么多,已经能够从内心获得属于自己的安宁。或许是受他这种平和心态的影响,邻桌的客人似乎也接受了吉娜的这种行为,以平和的心态来应对吉娜的大声吵闹。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我问Gupta什么研究CDD。她回答说,是因为它的神秘,主要是它神秘的退化。CDD只是自闭症中的一种,在这些病症中都有儿童退化。关于这个话题最全面的研究发现,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患有自闭症的人在诊断之前就经历过某一机能的退化——这种退化是一种很微小的但是又很重要的技能或者能力的丧失,而不仅仅是进步比较缓慢。但是对退化的评估主要依赖于父母或者医生如何定义“退化”。当以一种更加客观的标准来进行衡量时,例如可记录的语言丧失,这种退化的比率就会降低到十几岁。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CDD退化比经典自闭症来的比较晚,但是却更加严重。如果是突然发病,那么就会更加可怕。Gupta交谈时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视频,里面有个黄棕褐色头发的男孩,发病的前兆非常恐怖。男孩在他的家里绝望的情绪激动的来回走动,他的手举起来托住头或脸,然后手再放下来,如此循环往复,他边走边说他很害怕。他站不稳。最后,他把前门拴上了。

这个男孩一天有20个小时是这种激动的状态,一周7天,整个月。“我们不知道他懊恼什么,他说不出来”, Julie Wolf说,他是耶鲁大学的心理专家,在过去的几年中他看过这个男孩几次(当吉娜到耶鲁大学参观时他也会评估下她的病症)。几周以后,这个男孩的语言功能开始退化,那个阳光,有趣,社交活跃,有好奇心的男孩不见了。三年之后,给他拍的另外一个视频中,他坐在毯子上,两眼无光的看着摄像机。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除了发病时间晚,症状严重之外,CDD和自闭症在其他方面都差不多,两者都是社交和认知方面受到损伤。但是对Gupta和其他耶鲁大学和其他地方研究此病症的专家们来说,CDD发病的速度,强度和深度使它成为研究神经生物学和基因动态学的良好素材。从生物角度来看,人的某方面功能的损失怎么会如此之快?CDD被看做是“第一自闭症”,这个术语是Thepdor Heller定义的,比Leo Kanner给自闭症下定义还早了30年。尽管如此,科学家们对这个病是如何发展的还是知之甚少。通过研究自闭症最快最严重的形式——CDD来研究自闭症,就像通过研究奥林匹克短跑冠军博尔特来研究短跑一样:通过极端的情况来研究其常态。

第 11 段(可获 2 积分)

Gupta告诉我们,不幸的是,这项研究正频临灭绝,因为在2013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将CDD从它的统计手册DCM-5中拿掉了,将它放到自闭症家族中的扩大内涵手册中来。这对那些患有CDD和研究它的人带来了困难。CDD的诊断是排除性的,只有当父母待他们的孩子找过诸多专家,排除感染,脑炎,肿瘤,血管瘤和其他物理原因之后,才可判定CDD。缺乏准确的诊断可能会使医生将前期恐怖的症状误诊为脑炎或者精神病——最终使父母在黑暗中的待的时间更长。

第 12 段(可获 2 积分)

Gupta说她的提议被拒绝了,拒绝书上问她什么她要研究一项根本就不存在的病症。“现在已经很难拿到资金了,”Gupta说,”这样一来就更难了“。

”她总是从后面开始做拼词游戏,而且速度也和正常人一样快。她还把我打败了“。Bernardo Pace说。

在罗马的日子

1994年圣诞节前夕,吉娜两岁的时候,她与父母和6岁的姐姐坐飞机到罗马,Bernado获得了一年Fulbright奖学金在这里教美国文学和历史。换了个新的环境,认识了新的人,身边的人都说不同的语言,吉娜在这里的退化似乎比其他CDD的患者速度要缓慢细微很多,这使她的父母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病情。吉娜这时候创造了几个小小的里程碑,和她家族里的其他人一样,她说话流利清晰。

第 13 段(可获 2 积分)

“我想不起来有什么时候比这个时候更好了”。Bernardo在他的观察日志中写道。“别人也不记得有比这时候更好的了,包括她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朋友,儿科医生,朋友,罗马人,和其他人”。

回想起来,最先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安静,他在他的观察日志中写道,吉娜后来不像她两岁和三岁的时候表现的那样活泼了。“眼神交流少了一些,交谈少了一些,更多的时候用手指”。她在罗马的时候,会安静的直直的坐在学步车里,有时会显得不那么平静,她的眼睛盯着前方。

第 14 段(可获 2 积分)

有段时间,这些变化在他们搬到意大利之后就解释的通了。吉娜的姐姐每天都在学校,吉娜每周去幼儿园两到三次。吉娜在幼儿园没什么朋友,与他们一起玩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但是这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

“当时看起来她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Bernardo在那一年写到,“现在看来是我需要适应。Piano, Piano, 这是意大利语,意思就是一点一点的。”

然而到了1995的十月份,吉娜3岁的时候,有位老师告诉他们说他觉得吉娜可能有自闭症,当时他们虽然震惊但是却没那么吃惊。6个月以后,他们一家人搬回到美国,在纽约的一位专家也这样说——“她很肯定”,Bernado说——她还建议他们去找耶鲁大学模糊发育障碍方面,包括CDD方面的专家Fred Volkmar。吉娜现在已经4岁了,她的情况比前一年差远了。Volkmar告诉她父母说她患上了CDD.

第 15 段(可获 2 积分)

现在,Bernardo觉得吉娜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尽管经历了这么多,她与其他患有CDD的人相比具备的能力要多多了。但是拿到这个诊断结果的时候,全家人都崩溃了,他自己刚开始的时候拒绝接受这个诊断。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事情都会变得很淡,其中也包括他与吉娜母亲的婚姻。尽管刚开始的时候都是悲伤的故事。“那时候每天都哭,现在是偶尔会哭了”。“你会想女儿以后的生活怎么办,自己走出来很困难。”

tk

老爸的女儿们:吉娜比她姐姐的朋友少,渐渐的她就变得更安静了。

第 16 段(可获 2 积分)

血色正午

在Abate吃早饭之前,Gupta试着说服吉娜做个大脑扫描,在吉娜观察人脸和物体的时候,她可以记录吉娜大脑活动情况。目前对大脑的结构性扫描目前并没有发现CDD患者和普通大脑有什么不同,但是作为吉娜参与的研究的其中一项,Gupta想看看CDD患者在大脑的活动方面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这项研究针对30名患者,时间长达30年。不幸的是,当她让吉娜到狭窄的,响着噪音的大脑扫描仪里面去的时候,吉娜拒绝了——“事实上,她把自己锁在屋里了”,Gupta丝毫没有恶意的说。

第 17 段(可获 2 积分)

在测试的第二天,Gupta希望一切都能更顺利一些。早上的安排是由心理学家Wolf做的认知和社会技能测试,然后会抽血,如此Gupta或许可以找到在基因方面CDD患者与正常人的不同点。第一项技能测试——作为一项完善的评估系统,也被称作差异能力能力量表和自闭症诊断观察表,用时大约90分钟。抽血在最后面,吉娜和许多人一样,不喜欢扎针。

连着好几天,Bernardo都很温柔的给吉娜做抽血的准备工作。他给吉娜展示一些抽血的图画,承诺中饭的时候给她礼物,并向女儿表示爸爸会先抽三瓶血,以向吉娜表明抽血不会很久也不会很疼。当我在儿童研究中心见到吉娜父女的时候,Bernardo在想他是不是将抽血这件事过于夸大了。吉娜这天穿着粉红色的牛仔裤,上身穿一件粉红色的背心,外面套着长袖的T恤衫。她不断的看进度表。每一次看的时候,她就会在柔软苍白的胳膊上轻轻的拍一下,然后在她的Ipad上的一个App程序上打上“中午抽血”,然后就Ipad就会发出“中午”“抽血”的声音。然后她就会很紧张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第 18 段(可获 2 积分)

终于有人来带我们了。他们把吉娜和Bernardo带进了一件测试室,吉娜面对面的和Wolf坐在一张小桌子的两边。Bernardo坐在吉娜的后面,Gupta和我在隔壁通过只能单面透视的玻璃进行观察。Wolf声音很平静柔软,吉娜通过Ipad上的App程序对Wolf的问题给予快速回答。她偶尔会脱离目前的任务,轻轻的拍下自己的胳膊并打出"中午抽血"这几个字,其中有两次,当Wolf从抽屉里拿东西出来,没有关抽屉的时候,吉娜会站起来将桌子清理干净并把抽屉关好。

第 19 段(可获 2 积分)

Wolf说,与那些患有严重自闭症的人相比,吉娜的社交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她与Wolf的眼神交流不少,当Wolf眼神转向一件物体的时候吉娜的眼神也会跟着转移过去。吉娜的数学也不错。Wolf给她做一些两位数的数学题,给她提供了好几个答案,吉娜总是能选出“正确的答案”。“计算的速度比考官快多了,甚至能够在屏幕上写出计算和阅读的步骤”。Wolf在吉娜的报告里这样写道。

但是早上的评估也证明吉娜生活可以有更多的尝试。在语言理解,词汇表达和图片匹配上,她表现的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她复制或者建泡沫隔板的方式和4岁的孩子一样。她能够通过名字来识别物体比如“给我那只猫”或者一类“给我那些宠物”,但是却不能分辨介词的意思。比如“给我那只在桶后面的猫”——这个能力是人4岁的时候发展起来的。在报告中每一部分都对应一个年龄阶段,吉娜所有的阶段都在2-4岁——这个年龄段正是她CDD开始出现的时候。

第 20 段(可获 2 积分)

隐藏的惊喜:尽管吉娜一句话里很少能说到超过两个词,她玩拼字游戏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正午的抽血进行的不大好。吉娜和Bernardo已经很累了,由于静脉注射还在后面,吉娜变得越来越焦虑,也越来越饿。

最后,终于叫到她的名字了。Bernardo,吉娜和两个技术人员都进了抽血室。我从门口观察。在狭窄的房间的一头,Bernardo坐在椅子上,卷着袖子。吉娜看着他抽了三管血。

第 21 段(可获 2 积分)

轮到吉娜了,她高声呻吟着,显得很焦虑,但是她还是坐在凳子上,胳膊被固定住,脸色变得苍白。用酒精擦过之后,她的胳膊上绑上了止血带。当技术人员将针插进去,然后又拔出来将管子固定好,当技术人员把盖子盖上的时候她叫的更大声了。但是她依然没有动,Bernardo,温柔的跟她说着话,站在她的身边使她轻松了一些。第一瓶抽好了。

但是当技术人员打开第二个盖子的时候,吉娜很大声的说着什么,身子想离开椅子,却不经意间撞到了Bernardo,他向后退了几步,还有两英尺就撞到墙了。吉娜向冲到门口那边去。

第 22 段(可获 2 积分)

Bernardo两个跨步走到了她面前。

“没事的,宝贝”他说,用手抓住她并安慰她“没事的”。

“对简单的基因分型,要抽的血是够了”,Gupta等了一会说道。但是她想做的基因测序还不够。她耸了耸肩,说道”下次把“。

“研究资金已经很难拿到了,这样一来就更难做研究了”。Abha Gupta如是说。

还剩下什么

在与Paces道别之后,Gupta和我遇到了Wolf,他刚刚结束了对吉娜的评估。他简单了描述了下吉娜的情况——吉娜只有2-4岁的智商,Wolf和Gupta看来,这样的结果不对头。——他们之间进行了一场关于CDD最令人不安的疑惑的讨论:CDD除了能残酷的使人发生倒退之外,还能干什么?

 

 

第 23 段(可获 2 积分)

大写的故事:Bernardo Pace, 他是一所大学文学系的教授,目前正在写一本关于他女儿的书。

Wolf和Gupta都说患有CDD的人相比较与患有自闭症的人而言脑电波屏幕上会显示出一些异常的波动。吉娜的语言技能似乎比测试测出来的3岁的水平要高一些。在数学计算速度,纸牌游戏以及填字游戏中的表现也是如此。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她与他们会建立信任和舒适的关系,比如与Wolf, Gupta和我几小时我们就很熟悉了。

Gupta视频里的那个8岁的男孩现在已经十几岁了,还是只能说两个词。“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就能说’不,我不想这样做。‘这样的句子了”。Wolf告诉我们。

第 24 段(可获 2 积分)

这个男孩还有吉娜他们的技能是真的消失了,还是只是不清楚了,就像我们的记忆一样?Wolf和Gupta问。

“你觉得这些技能还在,是不是”Gupta问。

Wolf点点头。

在那天下午晚些时候,Gupta和我与她的同事Kevin Pelphrey坐在一起讨论关于CDD的研究。Kevin和Gupta做这项研究已经有三年之久了。(Pelphey后来从耶鲁大学搬到了乔治华盛顿大学,但是他和Gupta对CDD的合作研究一直没有停)。

Gupta,Pelphrey和其他做这项研究的人都面对着同一个问题:他们正在研究的是一个科学上几乎是空白的东西,CDD与别的病症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的严重程度,罕见性和不明朗性,这使它也很难被研究。在科学研究最开始,都会面临这样的困难。就像在黑暗中的你会遇到很多奇怪的形状,你也会想搞清楚这些意味着什么。

第 25 段(可获 2 积分)

此研究从二十多个CDD患者的心理和认知测验、家庭历史、眼球跟踪、基因分析和大脑绘图中获得数据。他们解释说,这个研究的进展很慢,有一部分的原因在于,像吉娜这样的患者不能配合的躺在扫描仪器里,抽血也很难。Gupta和Pelphrey不断的要面对一些质疑他们的声音,这也会耗费他们的时间。“许多人说‘不应该是这样啊’”,Pelphrey说。

比如,考虑到CDD的严重性,他们希望能找到几组异常的基因,但是失败了。他们想找到与最严重的典型自闭症相似的大脑活动中断的方式,但是也失败了。总的来说,他们想找到一种潜在的可以对抗自闭症的神经生物学,但是他们失败了。

第 26 段(可获 2 积分)

Pelphrey说,他们的发现表明一个健康的大脑——即没有自闭症的大脑——一些关键的过程会停止或者可能会退回到早期发展阶段。

例如,在眼球跟踪研究中,他和Gupta期望CDD患者能够和自闭症患者观察脸谱的次数一样多:他们注视嘴的时间比注视眼睛的时间要多。相反,据脸部加工首要模式分析显示,CDD患者与正常的4-12个月的婴儿脸部观察的反应差不多。

这个理论坚称4-6个月的婴儿在观察人脸的时候是从一边到另外一边的。那些婴儿眼球运动专家们说他们将婴儿的这种运动称为“Conspec”和"Conlern",我们可以将他们称为“只看眼睛”和“除了眼睛之外”。在只看眼睛阶段,4-6个月的婴儿几乎只会看人的眼睛。在除了眼睛之外的阶段,这个阶段一般发生在6个月之后,婴儿还是会频繁的注视人的眼睛,但是也开始以很快的速度注视脸部的其他部分,可能是为了获取社会性信息。

第 27 段(可获 2 积分)

参与此研究的CDD患者跟“除了研究之外”的婴儿的眼球运动情况差不多;他们仍然花大量的时间看人的眼睛。患有自闭症的人两种模式都不属于。他们既不看研究,也不看嘴,鼻子或发型。CDD患者注视的方式并不是说明他们对社会交际已经失去兴趣,而是他们回到了脸部和交际加工的初始阶段。这是什么意思呢?Pelphrey和Gupta的至今还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他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些能够看到人脸的发展路径遭到了很大的阻碍。

第 28 段(可获 2 积分)

当然,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研究。(只有五分之一的参与者能够端坐在椅子上测试眼球运动)。如果被测试者的大脑成像显示出CDD患者比起青少年或者成人更像正常的婴幼儿,Gupta和Pelprey就会忽略这段脑波谱。例如,有7位CDD患者参与了大脑扫描,他们会观察人的脸和一些房子。大脑的活动方式与1-3岁之间的儿童的活动方式很像。这一发现也证明CDD患者会遭受特定的发展逆转。

第 29 段(可获 2 积分)

第三组数据从基因学的角度似乎也指向了同一点。在对15名CDD患者的分析研究中,Gupta发现有14人其中一组甚至是超过40组的基因发生了突变。这些基因异常的原因主要有三点:它们从未与自闭症相关联;它们没有与大脑中与自闭症有关的区域相连,而是与Pelphrey发现的CDD患者的脑部扫描相连。对这些基因的后期研究中也发现40对基因组中有11对在3-8岁的儿童中发生,这个年龄段正是CDD患者的发病期。

第 30 段(可获 2 积分)

这些发现似乎是证实了CDD发病根源的基因突变论——也揭示了Gupta和Pelphrey在眼球跟踪和大脑扫描方面的研究。

Gupta很不情愿的承认,因为参与研究的人数很少,这些发现并没有什么建设性。然而她和Pelphrey说他们的研究结果大大支持了CDD是一种特殊的自闭症的观点,有其独特的生物学基础,按照这些新线索以防会漏掉什么。

麻省理工学院神经系统科学家Rebecca Saxe对他们的努力表示赞赏,自闭中的范围非常广泛,CDD的研究使得这一病症“范围更小,但更精确”。她说,“理解CDD与理解自闭症的范围一样重要,因为它提供了自闭症症状中最神秘最有破坏性的症状:退化”。

第 31 段(可获 2 积分)

Gutpa和Pelphrey在生物学领域所做的深入研究构成了CDD研究的开端。在Heller写的关于CDD的研究几十年之后,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这一疾病来自于生物异常。当时的工具没有在生物学方面找到原因,因此理论和研究就转向了别处,但是效果甚微。如今,有了新技术和新的发现,Pelphrey和Gupta或许可以追随生物学方面的证据,这些证据在以往是看不到的。

在岛上:

Bernardo最近一直在想在他百年之后吉娜住在哪,怎么生活。Bernardo的父亲已经90多岁了,他自己也马上61了,或许这样想还太早,但是却一直存在于他的脑中。

第 32 段(可获 2 积分)

比方说,吉娜要住哪呢?在吉娜测试完成几周以后,拿到了Wolf的报告。上面建议Bernardo找一个好一点的住所,在这里吉娜可以学着与家人之外的人相处,但是她的主要依赖还是Bernardo. Bernardo现在开始着手做了。吉娜每周在Eden成人项目中心会待35个小时,这个学校在Staten岛上,离他家很近,里面的人都有一些发展性障碍。作为学校的董事之一,Bernardo希望他能够说服国家,城市和私人捐助者给那些有残疾的妇女们建一个同等规格的康复中心。

第 33 段(可获 2 积分)

Open book: Although Gina rarely speaks more than two words in a row, with help she can read books written for fifth-graders.

读书:尽管吉娜一句话很少能超过两个词,但是在他人的帮助下她可以像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一样读书。

Bernardo还有别的担心,在他与吉娜的交往中,他经常会想他女儿的内心世界。她是否也体验到了她与别人的不同之处?Wolf的发现意味着什么?吉娜无法表达介词的含义,这一点是不是真的?如果她不是知道在桶后面的猫的含义,她是不是也不懂站在她旁边的父亲的意思?

我在New Haven见到他们两天之后,我在他们家里与吉娜父女一起吃了午餐,也一起骑了自行车。吉娜显得很轻松,在他家黄色的大房子里,我们吃了美味的意大利面和自制红酒。吃完之后我们从后面推出自行车,开始出发到Snug港口,一个几英里以外的小公园。Bernardo在前面带路,一路上他都从自行车的后视镜里看着他的女儿。吉娜骑在我的前面,很平稳的跟在她父亲的后面。

 

第 34 段(可获 2 积分)

这样在路上骑行很让人担心。我们在路上的一侧骑,路上时不时的有汽车从我们旁边经过。

但是吉娜看起来似乎很喜欢这个运动,她看起来很自信,很有安全感。她一路都跟着Bernaodo,一直跟着他的轨迹,他走过的路,并以他为榜样。一路上还要躲开那些障碍物。很明显她从父亲那里获得了安全感和力量,唯一的问题是她是不是有一天能从别人那里获得同样的东西。

tktk

快乐的轨迹:沿着父亲的轨迹,吉娜很自信的在Staten岛的家附近骑行着。

第 35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