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我童年的幻想是这样的:头顶戴着花环,穿着美丽公主式的新娘礼裙,站在教堂的过道上。然后砰的一声,我转身抬头看时,彩带缤纷而落。“如果你在这里”在我脑中闪过,紧接着一个比我老很多的男人出现了,依靠着红樱门。现在,时隔25年后,再见到他,他看起来比我记忆中的样子矮了很多,但是在我10岁的那时候,我也比现在矮很多。他依然美丽,穿着好看的牛仔裤,棕色的靴子,品牌的毛衣,害羞地招手。好像星球上任何异性的女人,甚至不是单身的女人,都会非常高兴能在那里发现他。为了确认,我用花束指着自己说:“我吗?”他,前面的头发用摩丝定了型像罗马人头盔上的红穗,小声地说:“对的,是你。”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幻想到这里便结束了。我们没有在蛋糕前接吻,因为在我10岁的世界里并不存在亲吻,但是这个梦却实现了:《16支蜡烛》里的萨曼莎贝克终于找到了她成熟的爱人,杰克莱恩。“他就是那个最完美的人,”作者杰森代尔曼说,“除了他会开有关强奸的玩笑。”

代尔曼的即将出版的回忆录《寻找约翰·休斯》详细讲述了他在伊利诺斯州芝加哥北郊生活时的成长经历,而这个地方也正是约翰·休斯的青少年经典作品诞生的地方。对于代尔曼(也是黑兹利特的贡献者)和我来说,休斯的电影不仅仅只是让人梦寐以求的绒毛,也是被现实影响的报负。他的主人公不是被太阳笼罩的女孩子们或是日场演出的偶像(长相很好的,站在迈克尔舍弗勒身边),她们是像我们一样的孩子——可信真实的角色。“她们帮助我们明白在有爱的生活中、在友情中、在工作中我们应该去找寻什么。”苏珊娜戈拉在《如果你尝试过你不能无视我》;它特别适用于看这些电影,特别是这些女孩长大的那一代人。“它使各式各样的女孩都觉得她们与很重要,”米歇尔·曼宁,《16支蜡烛》和《早餐俱乐部》的制片人说道,“如果休斯身边没有茉莉,那么这些都不会存在。”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莫利·林沃德,是休斯的缪斯,脸长雀斑,一头微翘的的红发,主演过《三四雌性激素》,《十六支蜡烛》,《早餐俱乐部》和《漂亮的粉红色》。休斯认为“女孩往往更倾向于有规划的人生观” ,在林瓦尔德和其他演员如艾尔丽•莎迪和玛丽斯图亚特·马斯特森的帮助下,他在一个否定女性的时代创造了更强,更复杂的女性角色。 ”他显然更喜欢女性,从他身上看到的女性特征不仅仅是单纯的神秘,这让男孩看起来不错,” 哈德利·弗里曼说,生活节奏非常快:我们从八十年代电影中学到的教训(以及为什么我们不再从电影中学习他们)的著作者。他们证明,女权主义并没有死,尽管美国坚持这样认为。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约翰·休斯可能爱过女人,但他给她们的幸福结局却反映了他自己的保守主义和时代的局限性。“在上世纪80年代全体国民试图对女性的身体进行约束,而此约束已由上世纪的60年代和70年代的性革命给解除了,所以约翰·休斯也与时俱进地重新刻画了局限在当地家庭控制范围的理想,和继续做爸爸的女儿的理想,”Ann DeVaney在 散文集《糖》,《香料》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电影少女。“在安全的卧室,厨房,学校走廊,教室和图书馆里,他的女孩子们开始表演她们的青春岁月,照顾爸爸,穿着粉红色的服装,就是那种不透装,参加在学校体育馆的各种舞蹈,不会对家庭或学校的父权制现状有任何威胁。休斯的女孩们扮演白人,新保守主义的青少年男女角色,强有力地吸引女观众去照她们的样子做。”他的人物都是一个矛盾体,他们的不合常规和主要吸引力都最终被一个渴望颠覆了,这个渴望就是融入十年公约限定的口头禅,“贪婪就是好的”。对于我们那些从早年就了解他的电影的人,几乎不可能不被洗脑。“在《十六根蜡烛》有那么多既可怕而在政治上不正确的东西了,“Haviland Morris说,他是这部电影的明星之一。“我认为约翰·休斯侥幸没事是因为他电影中的实质问题真是太大了。”三十年来,不管怎样,我们已不戴玫瑰色的眼镜,而且我们也不再回答他是如何让我们置身于郊区的回声中,那回声正是莫利·林沃德在《名利场》书中的反应,一旦她长大了他就丢弃她。“这是非常伤感情的,并且还在继续伤。”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书籍

要是你试试,你就不能忽略我 

Brat Pack们,约翰·休斯,和他们对一代人的影响
苏珊娜·戈拉
*
约翰休斯是被女人和金钱包围着长大的。在二十世纪60年代一个才十几岁的孩子,他和他的三个姐妹和父母搬到芝加哥的一个条件优越的郊区,在那里因为午餐费的差异引起了家庭成员间的不和。“可以这么说,我一直认为这是令人痛心的,我现在仍然这样认为,对于某些人来说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事情肯定影响自身的生活,”休斯说。《西洋镜》上他写的一篇短文:其中所有的经历,他承认他的“美国中部中产阶级的郊区生活”中的“黑暗面”无非就是失望。“即便有一个人从剧场出来说:“约翰·休斯是一个混蛋,因为我付了7.50美元,你看我买了什么玩意儿,”在1991年他在纽约时报上讲述道,“这话会令我难受的。”十几岁时,他就感到失望,其中缘由不仅仅是他不像信托投资人那样有钱,而是因为他是运动员学校里浑身都是艺术气质的孩子。虽然他感觉自己永远是个局外人,但他的第一次成功是娶了学校的核心人物,金发啦啦队长Nancy Ludwig。他的第二个成功是就是和她组建一个家庭,而他的第三个成功时做一名广告人来养家。“这是我唯一能够支付我的妻子和孩子们的食物和取暖费用的途径,”他告诉 芝加哥论坛,“虽然还是有点像个作家。”“有点”一词只是轻描淡写:休斯是以他的多产出名,起先为《国家讽刺杂志》像变戏法一样写出马拉松式的长篇累牍,后来,他又写剧本,不仅白天工作而且还是一个好爸爸。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早年间,休斯成为弗兰克·卡普拉的一名粉丝,他是体现了美国梦的共和党电影制作人。“虽然他有这个Rockwellian版本的美国,”Diamond谈及休斯,“只是伴随整个“婴儿潮”一代人,他们认为有一点点叛逆是好的,这也是很自然的那种东西。”难怪他支持巴里·戈德华特,他是196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主张在经济上保守,但社会风气开放。“源于对共和党具有更左倾的思想认识,人们才被他吸引过来,并且被灌输了共和党思想,”Diamond解释说。“我认为很多人无论他们是自由的思想家、艺术家或无论他们痴迷什么,对他们的政治演变就要看那个党派是如何运作了。”Michael Weiss于2006年在Slate杂志发表一篇提名为”一些共和党人”短文里称休斯为保守主义者,他至今记忆犹新。”休斯自己的成熟不具有上世纪60年代平等主义者主张的时代精神特点,而是具有虽然爱攀比的邻居都有的嫉妒恐慌但和休斯一样的人们却丝毫没有的特点,”他写道。“对于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来说,轻微的右翼倾向礼貌点儿说就是资产阶级化”。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休斯陷入了用谎言粉饰的美好生活里。 

在早餐俱乐部三十周年纪念日,休斯的前 《国家讽刺》编辑,叫 P.J. O'Rourke ,他在《每日野兽》新闻周刊报上的文章版叫Weiss专栏上提及自己朋友的政治立场。他解释说,他们俩像两个人一样跟他的信仰打架:一个是认为“美国本身是一个失败,美国郊区是一个活的地狱”,另一个是认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的孩子们在休斯的电影里将他们的自己的问题归咎于他们的父母—休斯本人就是如此)。虽然休斯的青少年们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反叛者,但却都是向上爬的局外人。“权威和机构的全面取消将是一个悲剧,”教授写的。“如果你摆脱所有权威和机构,更糟糕的权威和机构就会诞生。”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休斯陷入了用谎言粉饰的美好人生里,即不管你的情形如何,只要你投入工作,这个制度可以让你成功。成功与其说是独立不如说就是财富和权力。在《十六支蜡烛》和《红粉佳人》两部电影中的女主角都和男朋友们分手了, 而男朋友们都比较富有,也更受欢迎,可能还比她们更好看。为了符合传统的审美标准, 在《早餐俱乐部》里的个性反叛者和受欢迎的运动员一起提升了社会声望(而在《粉红佳人》里的老怪物砍了她有钱的丈夫)。Weiss写道,“[休斯]描绘的穷困潦倒的青年叛逆者与其说支持弱势群体倒不如说是庆祝失败者道德胜利。”在2004年《纽约时代周刊》一次采访中,Ringwald对这一反驳进行了辩护—失败者拥抱胜利者—对于休斯的电影是“灰姑娘的故事,如果灰姑娘最后没有得到王子的宠爱,你不觉得有点失望吗?“除了休斯没有将他的女主角描述为童话公主,他将她们就描述为每一位女性。这个故事的寓意似乎是每一个女人,不管她是多么的标新立异,都想和Jake Ryan分手。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

“他着迷于女性的青春期和不安全感,以及它们对男孩们的行为表现,,“Sloane Tanen,休斯的制作人Ned Tanen的女儿,在2011年告诉 独立报。有两年半的时间,休斯,他自己没有女儿,都叫Sloane给自己提建议,年仅13岁的她成为 《十六支蜡烛》测试观众。 也许是为了感谢她,导演后来用Sloane 的名字在《春天不是读书天》里作为主角的女朋友的名字。“他真的想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喜欢什么,我是谁约会,以及事情是如何发展的,”她说。然后是他的笔友,Alison Byrne Fields,就在他去世后,发表了一篇博客,在博客里她透露:休斯曾告诉过她,到目前为止,她收到他的信比‘’收到我自己任何活着的亲戚来信“要多—根据 华盛顿邮报,Fields在1985年她15岁到1987年之间和休斯通了大约20封信。休斯告诉她,他经常用“我为艾丽森做这件事”的理由来证明他对好莱坞的做的决定是有理有据的。但他的头号种子女孩永远是莫利·林沃德。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当你听到很多人谈论约翰·休斯如何尊重青少年,”Diamond说,“我认为这其中真得有许多源于莫莉优先”。传说休斯在 《国家讽刺》的工作—吸引了好莱坞的注意—让他进入国际创意管理人才机构,在《早餐俱乐部》发行准备阶段,他收到一堆客户的大头照,其中就包括莫莉·林沃德。“我从他那儿听说的,他把我的大头照贴在他的办公桌旁的公告牌上,写着:周末《十六支蜡烛》,”这位女演员告诉 VF。 ”当电影该拍摄的时候,“他说,“我想见见她:那个女孩。’”但Hildy Gottlieb,当时是Ringwald的经纪人,却给出了不同版本的说法。她的老板,叫Jeff Berg,代表休斯要求Gottlieb帮助他的客户拍摄他的电影。“我遇见了约翰·休斯,他给了我一个装满电影脚本的购物袋,”她说。Gottlieb读了两个电影名字收尾:十六支蜡烛 和 早餐俱乐部。我对约翰·休斯说,“这个年轻的女孩[ Ringwald ]在这些电影里是最棒的,你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坐下来呢?所以他坐下来了。”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休斯立即喜欢上了Ringwald。“她是一个真正的孩子,她有一种给人孩子般感觉,”他于1986年告诉劳德代尔堡的《劳德代尔堡太阳哨兵报》,“她长得和她的年龄相符。” 《红粉佳人》的 制片人劳伦·舒勒·唐纳认为他也喜欢Ringwald的独一无二。“她就完完全全是她自己,”她说。“她不像好莱坞的其他女演员—她看起来不像她们,表演起来也不像她们。“Marilyn Vance,除了 电影《十六支蜡烛》以外别的休斯的青少年电影都担当服装设计师,也这样认为。“ 她不是一般漂亮的小女孩,”她说,‘’她也有几分幼稚。““”她这么年轻就那么成熟了。她有股子劲儿。”那个叫Ringwald女孩不是完美的,十全十美的美人,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特殊的恩惠,‘’制作人Michelle Manning如是说。“真的没有一套电影可以让孩子们觉得是演的是他们自己,而不是别人对他们喊话,”她说,“我特别想和她待在一起,她有一种气质,让男孩子觉得女孩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第 11 段(可获 2 积分)

“接吻是最美妙的时刻。”

林瓦尔德的头发以前不是金色的——1982年在百老汇看到安妮塔·莫里斯炽热的红发后才染成金色的——也不是很长。“我意识到要像所谓的加利福尼亚南部一样美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徒劳的,”她在《重获美丽》2010的回忆录暨生活指南中写道。林瓦尔德的肖像最近在推特的第九级,前十六根蜡烛中,展示了一个孩子避开十年“极具女性气质的” 混合了粉色和黑粉色珍珠,粉红色的手套,粉红色的腰带,黑色的靴子,黑色的衬衫——从麦当娜到迈克尔·杰克逊。“我穿上了我的想象,”她写道,“有时我非常兴奋,不能只选择一件衣服——所以我按层次穿。”

第 12 段(可获 2 积分)

林瓦尔德五岁就开始登台演出了,一年后,与她父亲的乐队出了一张爵士专辑。在电视上短暂的停留之后——《细路仔》《生活中的事实》——她的第一部电影《保罗马祖斯基的暴风雨》在1982年上映,使他获得金球奖的提名。作为一个13岁就已经成为专业演员的她来说似乎一切都是自然的。她长大后成为一个家庭主妇觉得这已经过时了,所以鼓励她的孩子们成为不同的人。“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你就能照顾好自己的。你永远不必倚靠一个男人来照顾你。”林瓦尔德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说。“这是曾被灌输到我脑海里的想法。”

第 13 段(可获 2 积分)

十几岁的少女是容易被她家人忽略的,会忘记她的生日,不在乎她喜欢的男生。这可以成为大部分B级电影里的情节,比如《波基猪》引领了80年代美国青春电影的热潮。“让《十六支蜡烛》与众不同的是这部电影从女生的视角完整的诠释了少女的爱,对好莱坞而言,这是未曾触及的领域。”休斯在1983年接受芝加哥论坛报时说。在里奇蒙特高的《艾米·海克林快时代》两年后出现的《十六支蜡烛》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吹捧后的产物,《艾米·海克林快时代》是由詹妮弗·詹森•李饰演的,描述了女大二学生的性生活,一年后,玛莎库利奇导演的《山谷女孩》是由黛博拉·福尔曼主演的同名青少年。也许休斯认为他是好莱坞第一个接触以少女经历为题材的男导演。

第 14 段(可获 2 积分)

Samantha Baker(由Ringwald扮演)想要和“红粉小子”(不是黑小子)过一个“白金” 生日,高高兴兴得做一次健康无忧的爱。Jake Ryan,这个考虑中的“红粉小子”,在注意到山姆看着他的眼神就明白他的热恋女友Caroline Mulford(由Haviland Morris扮演)在“爱着他”后就抛下女友,同时又找到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女友想和他做爱的人的名字。他要的不仅仅是一场“社交聚会,”尽管卡洛琳幻想着——“我是你的妻子,我们是富有的,我们也是镇上最受欢迎的成年人”和山姆的想法是一样的。Jake想要爱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也爱自己,但不清楚山姆是否也会这么做(她对他的总结:“Jake是老前辈,并且他既漂亮又完美,我真得非常喜欢他。”)Samantha Baker没有卡洛琳那么传统,但她想要找一个超级传统的家伙,那家伙年龄大也更富有,“更火热”,更受欢迎。卡洛琳是同样的火热,富有(大概是吧,虽然我们了解她并不比了解比杰克多)和受人欢迎,但她是“粗心”,她和Jake不合拍,和山姆却合拍。“你知道当你很容易得到的东西,你总是不会珍惜的,”山姆的父亲告诉她。“和你在一起,我不担心。”

第 15 段(可获 2 积分)

sixteencandlesspot.png

《十六支蜡烛》残得很快。首先,要有成为打了激素的怪胎资格(又叫做Ted农夫资格),这个怪胎由处于青春期的Anthony Michael Hall扮演,长着一个滑稽的超大脑袋和鼓鼓的眼睛。他勉强发出的声音就是沙哑声,无论怎样看这位“笨蛋国王”如此对待Sam都是你不希望一个男人应该遭遇的对待—他入侵她的私人空间而且不接受别人的否定。“来吧!看这里有什么问题!“他尖叫。“我是一个男孩,你是一个女孩,我要在我们之间建立某种关系,这有什么不对啊?“在一幕戏里Sam一边嘲笑他承认自己都是只有在粗暴地和女孩上床后才“追到女孩子”,一边回忆着Margaret Atwood的话,“男人害怕女人会嘲笑他们。女人害怕男人会杀了她们。”但是,那位酷女孩 还是把她的内衣给了他帮他圆和她发生性关系的谎。“我的意思是,在当代美国社会中,没有多少女孩会把内衣给我来帮助像我这样的笨蛋,”Ted称赞她。

第 16 段(可获 2 积分)

Jake Ryan也好不到哪去。在《华盛顿邮报》的Hank Stuever写了关于那些一直很怀念将“Jake作为对更美好事物的永恒信仰”的妇女们十多年之后,《纽约邮报》的Sara Stewart将她们带回到现实中来。”2015,这部电影《约会强奸101》上映,”她写道,“其中的两个男主角,都是所谓的英雄,其实是很可怕的人。”她特别提到的一段剧情,就是那个笨蛋在他的家庭晚会结束后和Jake 的一段私密对话。“我可以随时弄只野鸡,”Jake夸口说。“妈的,我此时此刻已经把卡洛琳弄到卧室里了,把她弄昏过去了。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有十几种不同的方法去强奸她。”那个笨蛋不是偷偷拨打911,而是回应道,“你在等什么?“但事实证明就是等他啊。尽管Jake未到可以开车和饮酒的法定年龄—即法律上他既不可以开车也不可以饮酒,他和农夫Ted还是驾车把Caroline送走了,尽管他是既喝酒又开车,他还对她的丝绸内衣到了痴迷程度。

第 17 段(可获 2 积分)

制片人Michelle Manning归因于这些剧情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当时没有个人电脑,这些作为今天拍摄电影文化的必备工具当时是没有的,”她解释说。“对此你们没有想过,甚至从未谈论过。”

Havilland Morris告诉我说,近来有关她的角色处理是由她周围的男人们来完成的网上话题她全然不知。在影片中,卡洛琳被打上了一个放荡女人的烙印。比如说,有关避孕的话题,她说:“只要做到真正的超级粗心就可以了!“这是休斯对女性的评价-Caroline 年仅18岁-就有了性的独立性思考。另一方面,青春期的处男们却对自己的性欲了如指掌,说白了,就是期望自己的性欲“经久不衰”。要是见到Morris,一个完全成熟的女人,将自己的银幕初吻给了Hall的女人,你非抓狂不可—”Hall当时是15岁,我是23岁,”她说。“这是有点奇怪。”尤其是在他的角色可能会性侵她的角色被框定后,但休斯似乎相信这套理论,就是不管男人年龄大小,和女人发生性关系就是他们的活;而女人的活就是保护自己的贞洁。 电影《十六支蜡烛》就打算保住其女性角色的贞操, 把卡洛琳只是从Jake的床上抛向笨蛋的怀抱,而Samantha对找回她内衣的那个男人只是用一个吻来答谢。休斯给十几岁的女孩子们留下了她们童年时代最新的童话故事,其中性不仅是“不必要的”,而且也是不存在的。正如他所说,“亲吻是最美妙的时刻。”

第 18 段(可获 2 积分)

这样,对于20世纪80年代早期就闻名遐迩的青少年题材的电影休斯提出了另外一种少有的替代品,即性喜剧,这都是围绕《反斗星》这类淫秽的电影的成功而编出的剧本。“我记得[ Ringwald和 Hall]总是告诉我要把这种剧情删除,通常是性剧情,原因是太粗俗,”他告诉 《芝加哥论坛报》。他持同情态度,在《十七岁》里他告诉Ringwald  ,自己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时,他是“沉迷于浪漫,而不是性交。“我认为这是我的电影和别人的电影最本质的区别,”他说。“我认为描绘年轻人的浪漫情怀才更准确,与其说仅仅要身体上的接触不如说想和异性成员交往来的准确。“好的,至少和女主角们交往。

第 19 段(可获 2 积分)

*

最受约翰·休斯喜爱的电影是以五个高中生为原型的电影,绰号分别叫公主,神经病,书呆子,罪犯和运动员五个人,相约在星期六上午的课后留堂,然后慢慢剖析他们绰号的隐喻来表明他们之间相似之处要比他们之间的差异多。服装设计师Marilyn Vance,是由电影《摩登保姆》制片人Joel Silver向休斯引荐的,用不同的衣服将片中人物区分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脱掉衣服就是对电影主题的一个隐喻。“我不得不解开衣服,”她说。但他们解纽扣时遇到了一些麻烦。

休斯摒弃电影《早餐俱乐部》里人物的刻板印象 的尝试并没有延伸到性别。男人们身穿带有暗示纯爷们的服装而女性人物除了公主和神经病的服装外,都是采用非常过时的模糊设计。尤其是后者,可以解释为更多的具有反抗精神的女性对罪犯的看法,除了她是被她的性别捆住了手脚。“这些电影里的男性人物通常被贴上了精神失常的标签,而该标签通常就是女权主义反抗的一种标志,”Faludi写道。John Bender(即罪犯)被认为叛逆的—由于她的叛逆竟被认为是性感的—但是Allison Reynolds(即神经病)就不是。在后者的角色,Ally Sheedy在电影无声状态的前半小时,演一个小女孩试图隐身,演的很成功。她戴着沉重的眼线掩盖了她的眼睛,白色粉底盖住她的脸,她的头发蓬乱将自己完全罩住了。据Sheedy讲,有消息说要把她的头发剪成朋克风格的发型,但是她拒绝了。“我是充满信心的 Allison就应该可以将头发遮在后面,”她在电影《试过你就不可以忽视我》的台词 (她知道这是她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说的话)。Allison也全身穿暗色调的衣服—整个人似乎漆黑一片,根据Vance的说法,“黑色还不知在哪里。” “当时只有另外一个看起来像她那样着装的人伪装者摇滚乐队的Chrissie Hynde,“ Sheedy在约翰·休斯的《电影中的生活》讲道,“是那种脸色苍白,身穿黑色衣服,不男不女的摇滚歌手模样。”而埃里森的叛逆以疏远她的同龄人告终, Bender的叛逆又吸引了他们,在他公开了自己遭受虐待的家庭背景后,他的叛逆最终被原谅了。在家里不被人爱的遭遇却为他在学校赢得了爱情(由Ringwald扮演的公主,克莱尔),为此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人眼里他也得到了救赎。

第 20 段(可获 2 积分)

埃里森的救赎来得就不那么容易。虽然她的家庭也有虐待倾向,但却以一种不那么被社会认知的方式表现出来(他们忽略了她)。在家里被忽略的现状不会自动给她赢得被重视的权利—要想免受责难她就必须将自己变为值得一看的人。在上世纪70年代,是一个将妇女从传统的性别规范中解放出来的时代,Allison由于她的不顺从获得了赞扬,但到了80年代她就没了立足之地,只有公主们才得以生存。随着《早餐俱乐部》的向前发展,虽然她和Andrew Clark(即运动员,由Emilio Estevez饰演)形成了一种关系,但她必须经过最受欢迎女孩之手包装后才能吻他。“80年代后退电影业再次拥抱皮格马利翁的传统,”Faludi写道,“男人重新定义了女人,男人重新声称女人归他们所有,是他们的财产。”Hadley Freeman和剧情“苦苦搏斗着”,其中Allison是身着苍白的褶边吊带背心和Madonna的发卡亮相,以至于,她出的书里大多都剔除了80年代的电影业。 ”我不喜欢电影包装因为它们基本上总是教导女性为了吸引男人不要太有个性,”她说。事实上,这部电影表明,要成为安得烈的财产,可以说,Allison必须拥抱他所体现的传统的性别角色,尽管事实上,那些角色使他痛苦不堪。Vance却持相反意见。她说:“这基本上才触及她是谁那个核心问题”。并且Sheedy,由女权主义者养大,的确提出要求说包装脱掉的东西要比它穿上的东西多。“约翰的确对我进行了包装,化妆师们并没有真的给我化一大堆的妆啊,”她告诉Elle法国时装品牌, ”只是想更多地展示Allison是谁而已。”

第 21 段(可获 2 积分)

这不是希迪唯一反对的事情。《早餐俱乐部》里面原本有一个女体育教师是赤裸上身出场的情节,但是因为林瓦尔德和希迪的反对而被取消了。“这就像是莫莉和盟友对小女主义的起义,”曼宁说,“事实上,这很可爱。”休斯可能也认为这很可爱。他是著名的合作者,和他年轻的演员一起坐在地板上,从他的草稿中挑选并融合成脚本。贾德·尼尔森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和林瓦尔德交换性格。

第 22 段(可获 2 积分)

本德:你嘴对嘴亲吻过一个男孩吗?你曾被撩地有感觉吗?在胸罩上面摸过,在 上衣下摸过,脱掉鞋摸过脚…向上帝祈祷,你的父母亲千万不要走进来吗?
克莱尔:你想让我吐啊?
本德:譬如在内裤上触碰,不戴胸罩抚摸,解开上衣的纽扣,像《在一次舞会里的加尔文》那样在学校过夜,过了晚上十一点了仍坐在前排?

breakfastclubspot.png

 

 

和埃里森一样,克莱尔本来就是男性养眼的目标。她是个“纯洁的女孩”,即便当男人们轮流骚扰她又保护她时,她仍然彬彬有礼地坐着。当本德挥舞炫耀一个一个不同女人的照片时,她说,生活原本就应该是一个男孩搭一个女孩的这个样子,而本德那时显然想把克莱尔的照片加进去。 ”让我们来浇灌舞会皇后吧,”他说,以前他叫她为“樱桃”,一边问安得烈,“你失足给她打了热的牛肉汁吗?“克莱尔最后的反应是对她的骚扰者给了他所想要的,一个钻石和一个吻。“你为什么那么做?“在她拥吻本德的脖子时,他吃惊地问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做。”虽然她最后掌控了局面,但也只有让他的幻想成真了。

第 23 段(可获 2 积分)

可是就是埃里森对克莱尔的童贞观念揭开了精彩讨论的序幕,最终的高潮是在她公开承认有Madonna的妓女情结:

“这是一把双刃剑,不是吗?好吧,如果你说你没有,你就是个假正经。如果你说你有,你就是个贱人。这是个陷阱。你想有,但你不能,而当你有时你又希望你没有,对不对?“

“一个荡妇或者假正经:《早餐俱乐部》是女权主义者的底线,”在Julianna Baggott的散文集 《你千万不要把我忘怀》(合作主编为Sheedy),声称这个演讲对当时构想出像她这样年轻女性的性政治是起到很大作用的。“上世纪80年代的童贞论历史可以分为两个时代-前《早餐俱乐部》时代和后《早餐俱乐部》时代,”她写道。“因为就是那时候当假正经或荡妇的陷阱真相被第一次谈及,就是谈论我们的脆弱的性观念这把双刃剑。”巴戈特和她的朋友们意识到性别差异的存在,但围绕Madonna和妓女的学术讨论却开口闭口都不用Madonna和妓女两个词。“有人说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心知肚明的话,可有的人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她写道,“有人大声说出来了:我们要真相。”

第 24 段(可获 2 积分)

五个月后,那个真相又一次被男人们淹没了。起初是干为 Emilio Estevez 写传略作为自己特色的一本纽约杂志改行为新一波的年轻演员们专门写封面故事,他们被称为“好莱坞的Brat Pack。”David Blum的作品在1985年6月见报,而主题包括Estevez, Nelson, Nicolas Cage, Tom Cruise, Matt Dillon, Rob Lowe 和Sean Penn一从那时到现在他们都一直在努力使人们忘了那个绰号。而上世纪80年代的女演员没有一位要面临同样的问题,只是因为她们都没入选故事集。Blum并没有写有关Ringwald Sheedy, Sheedy或 Mare Winningham的故事,虽然他们共同出演的电影都也被收录在这些文章里。“我一直被称为“Brat Pack的妇女附属团体,”Ringwald在两年后说。唯一一位在文章里被提名的女人是在《圣艾尔摩之火》的Demi Moore,也只有在描写她和Estevez之间“风流韵事”的上下文里能看到她。显然,女性都不能和媒体努力打造的复古包装融为一体。“这是好莱坞的 ‘Brat Pack,’,”Blum写道。“这就是处在上世纪80年代而里面包装的却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东西—其代表是那个由著名青年歌星组成的巡回乐队,一直在寻求为各种聚会,妇女团体进行表演,一边享受生活。“妇女的辅助作用被限定在上世纪50年代的思维中。说到反女权主义的循环性—即被Faludi叫做踏着每一波女权主义浪潮的中场休息—伴随着上世纪80年代的保守政治以及媒体对妇女解放将使我们大家都将过得悲惨这个神话的接受和宣传,各种因素综合起来才引起了这场强烈反击,而人们只有在复古中找到些安慰。

第 25 段(可获 2 积分)

*

《红粉佳人》是 Molly Ringwald 曾拍摄的约翰·休斯的最后一部电影。故事是关于一个穷小子爱上了一个“富家女”的桥段,该桥段在休斯上高中时就根深于他的潜意识里。然后他苦思冥想后决定采用迷幻皮草乐队的歌。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它是一个小男孩的故事,”休斯在DVD评论音轨里说道,“然后我想,不,我想如果我把它写成一个小女孩的故事肯定会更有趣。”所以他是专门写给Molly的,影片中她扮演Andie Walsh。“好莱坞的普遍认知就是,有关男孩子的电影都拍摄得更好,”休斯告诉 《太阳哨兵报》。“人们告诉我,如果我将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做《红粉佳人》, 男孩子就都不去看了。”他才不关心这个看法呢。相反,他亲自挑选了Howard Deutch,让他为两部电影《十六支蜡烛》和《早餐俱乐部》删剪预告片,并为电影掌舵,以便他可以专心致志地写剧本和制片(尽管据Gora讲,派拉蒙的生产总裁Dawn Steel“认为如果休斯不去导演这部影片,那么一个女导演也会去”)。因此,男人们争夺Andie并不比在电影《十六支蜡烛》的男人们好多少。

第 26 段(可获 2 积分)

Andie是一名来自一个城镇的贫困地区(在她家的前面有一条有轨的火车轨道)就读于私立高中的毕业班学生,她每天都受到信托基金投资者Steff的骚扰(由James Spader扮演),他给我们的印象是每次性交后都是不穿袜子的。Andie学习很努力,她最好的朋友是Duckie(由Jon Cryer扮演,他身着由Vance设计的服装来缅怀英国的泰迪男孩),他对仔细端详她更感兴趣。另外,她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单身母亲,要做饭,打扫卫生,在一家唱片店里打工,来养失业的父亲,他父亲还没有从多年前就与妻子分道扬镳的阴影中走出来。同时,一块湿抹布很恰当地被命名为Blane(由Andrew McCarthy扮演)—他是Steff最好的朋友和也是McDonagh电厂的继承人—他爱上了Andie和她“便利店”的雅致。但他会带着他的“低等驴”去参加舞会吗?

第 27 段(可获 2 积分)

Blane虽然不讲强奸笑话但他却在班里羞辱Andie。“想回家换衣服吗?”他在第一次约会时问。“我已经换过了,”她的回答挫了他的锐气。他后来打趣道,他们俩应该和她的朋友们到“一块岩石下”去溜达,因为这比他强迫她去参加富人的睡衣派对要糟糕得多,而其中的基本前提就是脱下她的内衣,再捎带上一个兄弟会的男孩。就是在那个时刻他才不叫Andie一个"屁眼"也不再取笑她身上穿的衣服。“对不起我为你闲荡了一晚上“—嗯,Blane不会那么说,Andie却会。她一直都在为自己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住在哪里而道歉,尽管他的所作所为到那时为止早该道歉了他却偏不道歉。她忍气吞声的目的就是想被邀请去参加舞会。所以她主动吻了他,而奇怪的是,倒是Ringwald扮演的角色有了异议。“作为一个女孩,我真的让我感到尴尬,要我主动去吻别人,“她说,”因为我一直在想,'什么?不,你得等着那个家伙来吻你才对。‘”

第 28 段(可获 2 积分)

Duckie Dale对自己被接受高兴得有点飘飘然。Andie最好的朋友的角色最初是写给Anthony Michael Hall的,因此 该角色也就和电影《十六支蜡烛》里的那个笨蛋一样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Duckie认为,因为他骑着自行车不停地从Andie家经过,肯为她花成小时的时间和那个讨厌女人的 Andrew Dice Clay一起在俱乐部外面等她,她什么都欠自己的。“我活着就为了喜欢你,”当Andie告诉他她要和Blane出去他争辩道。Duckie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Blane就只花了几分钟时间为她演奏了 Kenny Ortega的例行曲目”试着对你温柔一点。”

第 29 段(可获 2 积分)

Duckie不但粘人,而且自负。尽管他不愿意接受Andie的辅导,但他还是没有退学,他告诉她的父亲,“我未来的计划就是照顾她,我想娶她。“至少Andie的父亲屡屡劝说他,他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但是后来,随着他的日常解读,Duckie自己也被搞糊涂了当Andie因为约会迟到而痛哭的时候。“这就是那些女性神秘待遇还是什么东东?“ 他问。Jason Diamond认为这是一个对现实不负责任的评论—“我可以看到他作为一个17岁的高中生而且他仅仅知道那个词,他可能甚至不知道那个词意味着什么”,但是这段话看起来与其说给Duckie的青春听倒不如说给休斯自己的青春听。导演在上世纪60年代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贝蒂·弗里丹写给郊区家庭妇女的意识提升巨著激起了第二波浪潮。休斯驳斥这些妙语连珠都是一段油嘴滑舌的笑话表明他不把妇女解放完全当真的。他对Iona的处理上就看出端倪。

第 30 段(可获 2 积分)

Andie的新浪潮仙女教母,由Annie Potts扮演,是一个留着钉子头身穿皮革的朋克(Vance将她作为Sade的原型),经营一家唱片店,因为她的男朋友像Betty Crocker那样对待她而决定甩了男朋友:“我给你做饭,我给你洗衣服,我陪你睡觉,现在你要搭车去上班?长大了!“她还充当Andie的红颜知己,在休斯作品中一个罕见的女性朋友角色。虽然不再是年轻的女人似乎保护了 Iona没有沦为一个Madonna或一个妓女,但她仍不是一个物质女孩:Iona虽然抱怨自己在一个“低价零售店”工作,但她还是个小经理,因为当时妇女大多沦为配角没有话语权。当Andie回应说,如果她很擅长干这行,她也没啥损失,Iona却回答道,“我擅长上床,我应该当一个妓女吗?“在里根时代—过得好就是最好的报复—事实上,Iona的不赚钱的工作被认为是等于休斯所认为的道德妥协。

第 31 段(可获 2 积分)

“在这么多的电影里,好像好莱坞已经拍摄了女权主义电影,但内容都是开倒车,”Faludi写道。“现在女性逃离办公室,反复敲打家里的门。“《红粉佳人》片尾, 安迪来到Iona的唱片店找她,但是却只碰到一个个子很高身着西装的男人,他明显拥有一个赚大钱的宠物店。 Iona 在浴室里唱着歌曲“科帕卡瓦纳”—“不要坠入爱河”,用该场景来展现她“正常”的改造(如果一个百货公司的船长留着个秘书头是正常的话)。“不是我服了上世纪60年代的那些药就是我真的在恋爱,”她说。“虽然他是一个雅皮士,但他人很好。他有工作,他是异性恋,我向上帝发誓,到目前为止我仍走在时代的前沿,下一次你看到我,我可能会正在挑选我的中国图案呢。“对,就是药。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因为Iona做了这样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以至于连扮演她的那个女人也不会买账的。“我今天回过头看看,想 ‘哦,确实没有什么东西会持续下去的,‘”Potts 说,在 2006年的DVD 上。四年后,在电影《红粉佳人》剧组的 团聚在娱乐周刊 时,她补充说,“每个人都是年纪越大就越有点保守。不过,保守和不保守都没什么意义。”

第 32 段(可获 2 积分)

Andie的完结篇也没有意义。她本应该参加了毕业舞会,把Iona 从鹤立鸡群的雅皮士手里救出来,然后带上她坐进她的那辆磨砂粉红大众来一场Thelma 和 Louise式的公路旅行,抛下Blane和Duckie俩家伙各自手里摸着他们的小弟弟。她既没有穿Iona的上世纪60年代的舞会礼服也没有穿她爸爸给她的上世纪80年代的庞然怪物服装(Vance说,这原本是一个quinceañ时代服饰)而是穿了一条Ringwald十分讨厌的一条镶有花边和圆点露肩宽松的直裙或叫不上名字的衣裙。“她想有一条像其他所有的女孩都有的全露肩裙子,”Vance说,一边解释道,“一条长裙和她的身份不搭。” 因为这件衣服,Hadley Freeman打电话给《红粉佳人》即 那部“反改造电影“的剧组。” 她认为,“对任何女孩或女人都是一条妙计,就是她们应该意识到要改变她们自己去吸引别人。”身着她的小孩子似的红粉盛装,Andie狂奔疾走地去参加毕业舞会,在舞会上形只影单的Blane 傻笑着先说,“你不需要我去给你说对不起,“然后又指责她不相信他。不过,他告诉她他爱她,有这句话就够了,她追着他跑,在停车场亲吻他,把自己的钱包掉入一个水坑,尽管钱包的价值不菲,甚至超过了他的价值,她依然不管不顾。

第 33 段(可获 2 积分)

prettyinpinkspot.png

“这样的结局并不是基于这部电影原来的精神,“ 《红粉佳人》 制片人Lauren Schuler Donner谈及影片的结局。“对我来说这样收尾和这部电影正要表达的南辕北辙。“她和制作人Ned Tanen更喜欢原来的结局,即Andie理想化地结束了和Duckie一起跳舞,选择了与David Bowie的“英雄们"跳舞。”但是正如Ringwald讨厌这件衣服一样,他讨厌这个结局。“作为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我觉得她应该和她当时特别想要的那家伙分手才合情合理,她想,”她去年在她的播客上告诉Brett Easton Ellis。休斯接受了她的建议。

第 34 段(可获 2 积分)

“她的意见比其他任何人的都重要,” Cryer在《你不能忽视我》说。 而且Ringwald的态度也通过测试观众发出的嘘声得以佐证。“观众想要的是童话故事,”Donner说,“这就是为什么你去看电影,想去逃避现实。“休斯,永远害怕失望,满足了他们的愿望。“我没有兴趣,完全没有一点兴趣做给我自己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观众,”他告诉《时代周刊》。“我的电影很受欢迎,因为它们做了它们应该做的事情。”它们应该做的是告诉我们休斯一直所想要的和相信的,我们也想要—甚至我们想要的更多。“他是干营销起步的,他一直就是干营销那块料,所以他是不羞于修改自己的故事的,因为公众要求的东西是更好的东西,”Honeycutt说。对休斯来说,到了里根时代,这个更好的东西往往就是那个笨拙的穷女孩赢得了英俊的富小子的芳心。“忘记政治,”他说,“十几岁的女孩对政治是不感兴趣的。”

第 35 段(可获 2 积分)

*

Molly Ringwald在1986年5月登陆《时代周刊》杂志封面,在电影《红粉佳人》首映几个月之后,根据Gora的说法,这是她的名声“大噪”之时。18岁的她微笑着,身着以花边为主打的服装—白色,这次,不是粉色—配以红色的嘴唇和红色的头发,话到嘴边说什么来着,“她活脱脱不就是一个甜妹子么。”但她引用休斯的话却引起了业界对封面思路的质疑。 “在拍完《早餐俱乐部》以后约翰就从芝加哥搬到 洛杉矶,他变了。我不会说他“去了好莱坞”,但他开始 变得看起来很GQ(有绅士气质),”她说。“我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仍然很尊重他,如果他给我一个好剧本,我就会去读。但我认为我们不会那么快再在一起工作。” 根据 《电影生活》,虽然休斯本人就在文章中引用自己说过的话,但他后来声称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还批评了Ringwald对封面的处理方法:“我的意思是,上帝啊,世界各地有太多的事情正在发生”。休斯,在好莱坞扬名立万后回到他的家乡芝加哥,从此一蹶不振。就在三年前,他选择了Ringwald主演他的第一部电影,因为她能给出下列问题的标准答案:“有人对登上《老虎队》和《人们》杂志封面比较感兴趣,还是是他或者她对在这行干得久些感兴趣呢?“

第 36 段(可获 2 积分)

据Ringwald说,在她未登上《时代周刊》封面之前她和休斯就闹翻了。“如果他认为我做了什么不把他当回事的事情,或者他有嫉妒情绪,他就会勃然大怒,好几天不理我,”她告诉Brett Easton Ellis。“这种情况发生了好几次直到最后在 电影《早餐俱乐部》收尾时我们就谁也不理谁了。” 根据 《早餐俱乐部》的 制片人Michelle Manning讲述,就是在这段时间她注意到Ringwald和她的搭档Anthony Michael Hall在树下野餐。“因为Molly与Michael走得越来越近,她离约翰就越远点儿,”她说。这对情侣只是在一起“几个月”,但Ringwald在 VF承认,当休斯发现时,他一点都不喜欢。”而这似乎提示他对他的保护对象有浪漫的情感,Ringwald却予以否认。“我想我肯定有一点迷恋,但老实说,但绝不是要和他发生性关系的那种感觉,”她告诉Ellis。“他从来没有对我表达过这种感情。”

第 37 段(可获 2 积分)

约翰·休斯已经失去了对他的女神的控制,这就是他放弃她的原因。很明显,这原因存在于在她和休斯的多次合作中有一次她预约了和一位医生的约会,从这件Ringwald分享的轶事中。“约翰确信我在和另一部电影的某个人会面,”她告诉 VF。“他大发雷霆。他以为我对他不忠诚。”很明显,这原因存在于从敢于跟他说“不“的许多人都和他分崩离析,到Ringwald也和他分道扬镳(她将电影《妙不可言》里的角色传给了别人,发觉这部片子和《红粉佳人》太相似了)。很明显,原因存在于《间谍》杂志曝光栏目的一些业内人士把他描述成一个“高大,强壮的孩子“,他欺负自己的员工。很明显,原因存在于他把他的整个拍摄团队搬到芝加哥,以便保住他对电影的控制权。很明显,原因存在于和他长期的生产合作伙伴,Ned Tanen,说休斯喜欢和他能控制的演员一起工作。“我想长大,和约翰一起工作时我觉得一些事情(无论对错)我都不当家,”Ringwald写在2009年的《时代周刊》上的专栏休斯死后。“有时候我在想这是否就是他所发现的如此不可饶恕的一切。”

第 38 段(可获 2 积分)

*

在 电影《妙不可言》有那么一点儿粉红色,但这是可以预料到的因为休斯最后一部青少年电影就是,根据Hadley Freeman的描述,“性别逆转的《红粉佳人》。“Keith Nelson(由Eric Stoltz扮演)爱上了超级女性崇拜富有者 Amanda Jones(由Lea Thompson扮演),她是和Nelson以及她的“假小子”好的朋友 Watts(由Mary Stuart Masterson扮演)都来自同一个区,而Watts又碰巧爱着Keith。这是我们见过无数次的爱情三角恋情,但角度却是全新的。 Stoltz化了浓妆,是如此的美丽,不难想象电影《红粉佳人》的Stef叫他一个 “婊子”。而Masterson,配上她的漂染金发西瓜头,男人的短裤和白色的衬衫,被同学们定名为“同性恋”,因为很明显同学们当中无一人在当地的多厅影剧院看过电影《比利金传奇》。甚至他们的兴趣—为Keith 化妆,为Watts击鼓—都打破传统性别规范到这样的程度以至于休斯最初称沃茨为鼓手。

第 39 段(可获 2 积分)

“我给出所有这些注解,”Masterson在电影《试过你就不能忽略我》说,“好像, ‘这个人物被写成一个假小子。但我不认为假小子一定是想成为一个男人的女人。而是那些人仅仅不愿意作一个严守女性规范的奴隶而已.’”就是因为她的缘故Watts的头发才看起来是那样,她将上一部电影里的暗红色头发自己动手弄成了大红色,结果后来头发都断了。Masterson也拒绝接受将她扮演的角色名字原先定为Keith—“为什么她要起个男人的名字呢?“—以及建议身穿紧身内裤的外面穿拳击手短裤。她说:“当时这些事情对我来说似乎很重要.”。

第 40 段(可获 2 积分)

她因为这有了合适的观众。电影《妙不可言》原导演,是电影《山谷女郎》 的Martha Coolidge,是第一个执掌休斯青少年休斯电影的女导演。“她的眼光几乎像一个黑暗的、无声的电影,”Stoltz 在电影《试过你就不能忽略我》片场说。 “将电影《红粉佳人》做成暗版本的想法,但里面却没有鸭子们,很耐人寻味,就有点像制造孩子的童话故事那种暗版本。”他的外表造型诠释了她的导演天分—长着油腻腻的齐肩长发,“因为他是一个和谁都合不来的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Stoltz在2007年告诉 《电影洞》。但是就在开拍前四天,Coolidge突然被解雇了。 ”没有一点要出问题的迹象,”她在2011年告诉博客 《老顽童的故事》。后来Tannen向她解释说,“这是一个约翰的突发奇想,但是约翰对工作室非常重要,所以他们不得不这样做,即使这会伤害到电影,和我。”休斯就此事从来没道过歉,唯一曾经和他一起工作过的女导演仍然是Amy Heckerling(《欧洲之旅》)。“如果他不把个人的感情色彩放入他的电影中,如果他不是要试图在某些方面打破现状,”Jason Diamond说,“我无法想象他会去打击一个女导演。”在他看来,休斯的工作就是展现上世纪80年代的童话故事,郊区的白人家长制生活—基本上,就是他自己的生活——什么东西再好也别想取而代之。

第 41 段(可获 2 积分)

Howard Deutch导演的《妙不可言》失去原先的暗版本。Amanda,从Bon Joni的录像带或者是Bon Joni本人看起来她就像一个多余的人,正在和Hardy Jenns(由Craig Sheffer扮演)约会,他就是那种认为女友是他的“财产”的男朋友,没和他分手就和年轻的Chynna Phillips打情骂俏。几乎还没有成为单身,她就同意和Keith约会,Keith虽不可怕但是却长时间地盯着她看,那架势要把她的模样完完整整勾画出来,还是让她心里发毛。正如Watts 所说,“当一个勾起男性性欲的奴隶一定不爽”,但阿曼达知道她“就是性”,并要利用性进入特权阶层。即使是 Watts也忍不住盯着这个80后女性奇葩看—身穿流行的袜子和贴身女背心—在女孩的更衣室。“这是1987,你知道一个女孩想成为谁就能成为谁吗?“Watts问着,旁边一个男人对她垂涎三尺。她不想成为Amanda Jones,但她确实想要她所拥有的:Keith。如何找到自己的唯一呢?这是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困境。“就假装我是个女孩,”她告诉Keith,在没有和他做出越界之事之前。 在看到她羞红的脸要去恭维这个假小子,他能想起来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说,“那很好,你很漂亮!“

第 42 段(可获 2 积分)

somekindofwonderfulspot.png

Watts的难题,休斯称Watts是他的“最好的角色之一,”就是她最终由Keith来界定。“这是看看这个怪胎能否得到女孩和工作的一个尝试,”休斯告诉 《好莱坞记者》。而他得到的女孩方式,当然,是通过一个埃里森式的改造,掩盖了她的优势。Watts遮住了她的纹身、涂上了口红、戴上了胸罩和穿上了一个紧身黑丝装(至少不是粉红色),拿出了她的朋克式的一排排耳环。在最后一幕,Keith在后面追着他最好的朋友的女版化身,而她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哭,他亲吻她—将她抬起离开了地面,依旧—然后把用他的大学学费买给阿曼达的钻石耳环给了她。

第 43 段(可获 2 积分)

Watts:我想要这些,我真的想要它们。
Keith:你戴着我的耳环,不仅你好看,我的未来也前程似锦。
 

在剧本的早期版本里,基思据说也提出过建议,但最后的镜头是够糟糕的。在2012年接受电影《妙不可言》剧组EW 团聚采访时, Masterson为此仍然十分沮丧。“四分之一世纪后,所有人都对我说:‘我喜欢你得到耳环的那剧情,’”她说。“这很奇怪!贪图物质的人不是Watts还是谁。她本该胜利地走开,然后到当铺。”Alyx Vesey在 《女权主义怪胎》写道,“我认为有一个正确的论点已经产生,即异性恋可能更包容Watts,也使她情绪更稳定,因此她就少了一些威胁。”她对传统女性就是个威胁她,并不仅仅在性方面。“Watts的脾气暴躁、说话尖刻、态度强硬、有不安全感、有时甚至可以说下贱,”Kate Harding在2009年关于休斯的女主角在《沙龙》上的一篇文章里说。“她的女性角色都是本色出演,这就使得Amanda Jones(由Lea Thompson扮演)在一群富人和自以为是的人中间无法跳出她来自贫民区的身份,所以她只能对他们嘲笑一次又一次地置若罔闻—而且,往往不够,有时来个漂亮的先发制人”。

第 44 段(可获 2 积分)

电影《妙不可言》在1987年上映时, 只有1860万美元的票房收入,为当时约翰休斯电影票房最低的(相比之下,《十六支蜡烛》为 2370万美元, 《早餐俱乐部》4600万美元和《红粉佳人》4050万美元 )。他往往在一贯努力坚持颠覆轻易宣布一部作品寿终正寝的传统做法。看一部作品能不能拍成一部电影就好比踢球人碰到一个怪球,要踢好这个怪球就要使用最强悍,最火辣和最拿手的踢法,要不然这部电影就卖不出去。休斯已经让那一批在里根时代,被贪得无厌的反女权主义者洗脑的观众大失所望。因此,近年来,这些电影中,他所展现的生活在上世纪80 年代男性样板下的女性形象,鼓舞了以男性为主导的导演们(Kevin Smith, Todd Phillips, Judd Apatow, David Dobkin等。) 电影《十六支蜡烛》的最后一幕警告我们:

如果你在这里
我可以欺骗你
如果你还在这里
你就会相信我

我们相信了。但以后不会再相信了

第 45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