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上个月,荷兰极右翼的自由党领袖Geert Wilders坐在他戒备森严的办公室,身后墙上挂着一幅丘吉尔的画像,对我说“精灵从瓶子里出来了” ,英国可以投票推出欧盟以“解放欧洲”。

当时,与投票和博彩市场都指向“留在欧盟”,对布鲁塞尔、柏林和伦敦的很多政治机构来说,Wilder的话会听起来更像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蛊惑人心,虚张声势。而现在却不一样了。

英国决定退出欧盟在欧洲引发政治地震,因为它指向了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一个被官僚和统治阶级压抑太久的新的国家政治力量,真是战胜了欧洲超越国界的野心。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华盛顿,北京,新德里很大程度上认为欧洲在贸易,气候变化甚至是外交政策上(想想俄罗斯克里米亚制裁和伊朗核谈判)是一个集团。对他们来说,英国的离开在全球化治理的基础开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的裂缝。

目前,对于欧洲来说,英国脱欧投票基本上改变了接下来12个月的一系列的选举的局面。所有的这一切很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已经被释放的离心政治力量,人们不能忽视这一点。

这个周末,西班牙——一个自十二月以来就没有政府的国家,将会再次尝试。我们能——一个仅仅成立两年的反对紧缩政策的政党,在民意调查中排名第二,取得了一个在当前思潮下不那么出人意料的惊人胜利。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承诺将在十月举行就关于拒绝布鲁塞尔所规定的难民份额的公投。这是个公关噱头但它将使把东欧与西欧分隔开来的多元文化主义与在宗教宽忍价值观上的分歧人尽皆知。

同一个月里,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将会就意大利政府的改革发起公投。假如改革被否决,他将不得不辞职。而当前的民意调查显示,这些改革将会被否决。他的离开对中间派力量来说将会是另一个巨大的打击。

明年三月,荷兰将举行议会选举。就像唐纳德·特朗普一样,尽管被许多国内政治当权派斥骂,但威尔德斯先生会寻求民众的拥护来促使他的反伊斯兰,反欧洲政党进入政府。目前,他在民意调查中稍微领先。今天,他呼吁就荷兰的会员资格进行公投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然后,在四月和五月,法国将进行总统选举投票。法国的极右翼政党民族阵线(National Front)领袖Marine Le Pen很有可能进入第二轮选举投票,但会在此输掉。然而,她的民族主义、怀旧的政治品牌现在席卷欧洲,为她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

所有这些即将到来的事件,现在透过“英国脱欧”的滤镜来看,都染上了一种危险的底色。就算在德国的总统大选,中间势力虽然强大,但反欧盟的右翼德国另类选择党( Alternative for Deutschland )也在行动着。

不过,在短期内,说欧洲广泛的政治解体可能是夸大了–英国已经半从核心欧洲分离,在欧元区和申根自由区–但是,“英国脱欧”投票表明,范式已经转移。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更可能的是,当英国退欧谈判的政治开始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民粹主义、反全球化运动的继续上涌,欧洲作为一个有凝聚力的实体的执政能力将削弱。民粹主义是现在不断敲打着欧洲的治理,这将影响民众的生活和生计。

在欧盟功能明显失调的情况下,欧洲各国政府需要绕过欧盟,因此对政府间打交道估计会稳步上升。与之和呼应的是,欧元区内各处出现的根本经济分歧,欧盟只能断断续续、不断地摸索着前进。

从长远来看,欧洲前景黯淡–人口、经济、地缘政治–由于全球化(移民、贸易竞争力、技术破坏)带来诸多挑战,需要更大规模的集体响应,目前各国国家政治正在极为努力地应对。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乐观派会看到“英国退欧”将触发欧洲新的开始;一方面承认当前安排的失败的休克疗法,另一方面试图寻求一种新的管理模式,更好地承认国情,同时保留欧洲开放的市场、国界和天空。

然而,我们决不应低估欧洲所面临困难,鉴于民粹主义的政治叙事完全是另一回事。据新的欧洲委员会的一项针对对外关系调查显示,民粹主义从根本上是想减少全球贸易,而划出更多的界限,限制多元文化主义,而支持欧盟解体。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不可回避的现实是,随着全球化的趋势,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欧洲在贸易份额方面,创新能力和人口数量方面正在萎缩。

欧洲真正的生存危机在于,如何抵抗民粹主义的毒性,通过经济结构改革使欧洲(不同于欧盟)免于滑进地无关紧要的、地缘政治旧时代。

最终,引用一位高级政治家最近的说法:就算欧洲希成为亚洲人和美国人来度假的博物馆,欧洲发展仅仅依靠实用主义和渐进主义都是远远不够的。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