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参与翻译: 雨天 (4), 烊叔 (3), llll (1), aimina (1)

如今,光已从画家热衷的对象转变为一种光材料,艺术家可以利用七彩的色光创造出美丽动人的作品,不再只是将捕捉到的色光景象描摹在纸上,Alastair Sooke写道。

《光的六面性》——是获奖作家Ann Wroe的新书,用作者自己的话来说,是关于“对光的赞颂”。想象一下,Wroe漫步于Brighton and Eastbourne(英国南部的两个“不夜小镇”,涵盖了无数画家、艺术家的冥想,从著名的画家Turner 到Eric Ravilious;同时也寄予了无数诗人毕生对光的热爱与追求,例如 Coleridge。总之,Wroe的思想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普遍的真理:自古以来,光一直吸引和成就着艺术家,未来更将如此。

艺术家对光痴迷不已的例子无需多,只要案例经典,几个就够了。比如说,十七世纪以理想主义风景画为名的画家—— Claude,喜欢泰然自得地描摹黄昏与夜幕降临的色光之景。又如,荷兰黄金时代画家,彼得·德·霍赫:强烈的阳光直接洒照大地,物体的光影赤裸裸地投射在 Delft庭院。(好生震撼!)Turner的绘画作品,有时近乎抽象,意在探索和展示炽热的光中溶解的其他色光效果。(因为我们知道可见光是有由7种色光组成的。)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我的作品,主要目标是光的纯度 – Henri Matisse"

后来就是二十世纪法国艺术家Henri Matisse。他曾为了寻找可以给他灵感的光而环游世界。在1912年1月,他第一次来到摩洛哥。让他惊喜、奇怪的是,连续不断的雨并没有让他15天躲在宾馆里。他十分失落。“难道我们就没法看到摩洛哥的太阳了么?”他哀怨的给Gertrude Stein写道。“这里的光像地窖里的光一样明亮,”他向一个朋友哀叹道。

几年过后,在另一次异国之旅后,他去了塔西提。他将南海的光形容成凝视着一个巨大的金色酒杯。作为对比,他在纽约见到的光是“水晶”。“一幅图片必须拥有光的名副其实的效果,”他1936年说。五年之后,他告诉一个记者:“我的作品,主要目标是光的纯度。”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开启

所有这些艺术家都将光的影响转化为另一种媒介——即绘画。然而,现代艺术的一个最显着的发展是,艺术家开始直接利用光,用其自身作为一种媒介。可以说是这一趋势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国艺术家丹弗莱文在伯明翰圣像画廊的展览主题。

1933年生于纽约,黄素在父亲的坚持下作为一名新生出席了布鲁克林的神学院典礼,因为父亲希望他成为一名牧师。然而黄素有他自己的想法,50年代期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艺术史。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完全靠自学,一开始他用抽象表现的方式衍生作品,当时在美国的艺术界占据了主导位置。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黄素通过最简单的方式召唤华丽的效果

黄素的首次发现是在1963年,那时他开始使用市售的不同长度的白色或彩色荧光灯管制作的作品。粉红色的一角(到Jasper Johns),一个8-ft-long(2.4米)的粉红色日光灯,仍然按其标准的进行金属固定,并小心地垂直放置在该第一画廊的一角,从这重要的一年起,在黄素的事业中起到了支点的作用。

像所有和荧光灯一起制作的黄素作品,如那些他放置于不寻常的空间中像天井和楼梯间,它会发出一种柔和的,几乎神圣的光芒,将周围的空间改变。黄素能够通过最简单、最普通的方式,召唤华丽的感官效果。这种张力是主要的动画工作原理。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神圣的光?

在历史上,那些精通于光的艺术历史的人常被比作神的化身,黄晕光圈常作为宗教或精神的寄托——现代崇高之物。(正如希腊女神总会带有光环,中国的如来佛祖亦是)但Ikon的导演:Jonathan Watkins和Flavin(精通光的艺术历史知识者,死于1996年),却坚决反对这种说法,他们以为这是对自然的曲解——“许多人对光有着神圣的崇拜,认为从中能领悟到宗教教义和得到精神超脱,”(@雨天:真巧,日本的迪迦奥特曼竟也是光的化身,中西方文化真交融啊!)Flavin讨厌:因为当人们对它越是崇拜,他就越觉得不舒服,不喜欢这样。

Flavin说,艺术超脱条条框框,不藏于灯管和配件中——而在于光本身,它自身的辐射。

相反, Flavin喜欢强调艺术应该脚踏实地,而非空中楼阁——毕竟,其实艺术什么都不是,而是任何人都可以在五金店中买到的便宜货 。Ikon 的题目就是他的格言:”本我而非他。“(它就是它自己,而非其他东西,正如上述的光是其本身的辐射,而非其它附加物)”事实上,也许不会有人对光进行沉思,但我会,我喜欢思索光的世界“,他曾说道。”思索后,你将发现:艺术嘛~,总是平凡、开放和直接的。“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他甚至还用耐人寻味的短语去描述他的作品:“空的魔力”(即恰当地留白,给人以想象空间)。欣赏 Watkins和Flavin的作品,应从六十年代的著名画家画风的背景角度去看,他们强调的是艺术的内在灵魂。正如 Watkins 解释说,“Flavin曾说道光的艺术不在于用什么管或配件,而是光自身的辐射,光自身的颜色、魅力。光关闭时,艺术则止。”

Flavin并不是唯一致力于探索光的现代或当代艺术家。罗伯特·劳森伯尝试把他的一些50年代光融合实验与闪烁的白炽灯相结合。在60年代,法国新现实主义艺术家武术 Martial Raysse是霓虹灯的早期推崇者,几十年前,Tracey Emin就开始用霓虹灯拼写、表现自己的娇媚和忏悔等复杂心情。Raysse的同胞, François Morellet,(是另一位著名的“光的艺术家”)最近在伦敦的犹大美术馆有一个展览。而杰出的美国艺术家James Turrell亦是,至今已创造出超过80个“空中之屋“——–观众可以通过此从天花板的空隙来观察天空的变化。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灯泡瞬间

“Turrell作品很大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一位精湛画家所作,这就是我在他作品中所察觉到的,”英国艺术家Anthony McCall(以光的立体作品而著名——将光应用到立体设备中,这样的作品即将成为令人印象深刻光艺术展览的核心,在巴塞罗那的Fundació Gaspar的光艺术展就突出了他的新展品”2016降临“)如是说。“在Turrell 的作品中的镂空框真的是一种框架装置,可以这么说,也是其它设置发生的场所所在。尽管我觉得我的作品只是纯粹的雕塑而已”

我从来没有画过画。我更喜欢创造抽象无形的作品——Anthony McCall说

麦考尔因他一系列突破性“固体光源”装置(始于1973的“线性描述椎体”)而在70年代扬名。这个令人难忘,精简巧妙的艺术品展示的是:置身于一个黑暗的房间,一台电影投影机发出一道的白色光束,慢慢沿着一道弧线投射到墙上。最后,30分钟后,这条弧线就变成了一个圆。随着光束的移动,它与大气中的灰尘和烟雾相遇——或者说,这些灰尘和烟雾来自这几天以来的制云机。这将创建一个空洞的,幽灵般的锥形物体悬浮在半空中的错觉。“我从未被那些你可以触碰到、甚至可以踢得雕塑物吸引”麦考尔告诉我。“我从来没有画过画。我更喜欢把心思放在像光这样无形抽象的事物中。”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在70年代,麦考尔制作了6幅描述圆锥形的作品, 作为一个艺术家的他,在退休之前,建立了一个设计师的商业。 后来,在90年代,当他开始被尊为“移动图像”艺术的先驱, 住在曼哈顿的麦考尔, 决定再次成为一个艺术家。 今天,他制作了精美的立体灯光作品, 已在世界各地展示, 从斯德哥尔摩到三藩。 他们都有一个诗意的,光谱, 哀伤的品质:他们似乎是想表达“失去”的苦痛,然而,像黄素,他的作品欣赏“巨大”–“纯粹的感官, 对称得美丽而精确,令人叹为观止,”他说,麦考尔丝毫没有对他的艺术减少任何猜测性的解释。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当然,我对人们发现的东西很感兴趣,”他说。“但这是属于寻找的事情。和业务的制作有点不同。我只是要建立艺术的工作,这是像水管或木工。你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工作就是去观察它,并接受它。”

那么麦考尔他自己,没看到任何精神方面的工作吗?“我会说不,”他说。“但我意识到,光满载着的联想是不属于我的。我们的语言是沉浸在隐喻使用的光,这都与死亡和精神有关,等等。所以当你踏入雷区,你把所有与你——你可以提供给一个足够令人信服的人们想看的形式。”

这个问题,虽然,是艺术应该采取什么形式的光,是的,他说,“不是一个给定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你打开一盏灯,这可能没什么。另一方面讲,他笑着继续说,“如果你把它关掉,它可能是艺术。”

阿尔斯泰苏克是《每日电讯报》的艺术评论家。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