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加州,这个美国人口最多的州,在6月9日成为第五个支持由医生辅助安乐死的州。根据《结束生命选择权法》(the End of Life Options Act),心智健全的成年加州居民,患有绝症并且预计存活时间不到六个月,可以从医生处获得实施安乐死药物的处方。这份致命的药剂得到一份抗生素要难得多:这项法律要求患者提供书面申请(申请要由两位证人见证,并由两位医生批准),并要两次口头申请提供药物,两次申请之间至少要间隔15天。医生在与患者协商后(提醒他们不要在公共场合服药)开出药方。希望安乐死的患者必须自行服药,这意味着不能自行服药的患者不符合安乐死的条件,不管他们是否在失去行动能力之前把他们了结生命的意愿告知了亲人。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执行这个法律时,加州大量借鉴了俄勒冈州,福蒙特州和华盛顿州的相似法律。(依据2009年一项法庭裁决,蒙大拿州也批准了此类行为。)随着《结束生命选择权法》的生效,可以接受安乐死的美国人的数量增加到了5000万,大约占总人口的六分之一。但其实这项法案只是为很少的几位意愿安乐死的患者提供了选择权。在率先批准医生辅助安乐死的俄勒冈州,法律并没有刺激安乐死的大量出现:在批准《安乐死法》后将近20年间,一共只有991位患者通过这个法律程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另外大约有600名左右的患者申请了药物但最终没有使用。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四分之三的加州人支持医生辅助安乐死,这项法案顺利地通过了州议会,2015年9月法案在州议会获得批准,投票情况分别是44:35和23:15 。州长杰瑞·布朗(Jerry Brown),一位耶稣会神学院的毕业生,在随后的月份签署了这份法案,并表示如果他罹患一种长期的和痛苦的绝症,“知道有这份法案提供的一个选择会让人安心不少。”反对本法案的包括残疾人权利组织,宗教人士和反堕胎组织,其中一些正针对这项加州法案提出法律诉讼。全国生命权利组织(National Right of Life)的主席卡萝·托拜厄斯(Carol Tobias)谴责这项法案没有“真正的保护措施”。她说《结束生命选择权法》是“赤裸裸的蔑视加州绝症患者们的生命,是向他们发出一个信息:他们的生命不值得挽救。”她认为,隐藏在医生辅助安乐死背后,“是可以用任何理由寻求安乐死”。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这种指控可能有些夸大了,但全国民意调查表明对药物辅助安乐死的强烈支持。广为流传的关于29岁的布列塔尼·梅纳德(Brittany Maynard)的故事——一位加州脑癌患者,她在2014年远赴俄勒冈州以使自己可以获得医生辅助安乐死——可能进一步推高了支持率。从2010年到2013年支持安乐死的人只是稍微占多数,但在2015年一项盖洛普的民意调查显示68%的美国人认为绝症患者应该可以向他们的医生寻求安乐死的帮助。今年,19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立法机构都在考虑安乐死法案。上个月纽约州众议院已经提出了《药物辅助安乐死法》(the Medical Aid in Dying Act)。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奥默(Andrew Cuomo)对此不置可否,他说:“这很明显是复杂的和有争议的,问题的关键是这个法案如何起草,有哪些条款。”州参议院共和党多数党领袖约翰·弗兰纳干(John Flanagan)似乎很是抵触。“对待这个领域的事情我们需要格外地仔细和慎重”他说:“我们是在讨论有关生死的大事啊。”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

coyee
:grima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