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在访问不丹的首都廷布的时候,我和一个名叫Karma Ura走的很近,慢慢让我有了勇气。也许事实是他的名字叫Karma,或稀薄的空气,或旅游消减了我的防御,但我还是决定维护非常私人的东西。不久之前,看似突然,我经历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症状,例如,气短、头晕、手脚麻木。起初,我害怕我心脏病发作,或者疯了。也许两者兼而有之。所以我去看了医生,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发现……

    “没什么,”Ura说。之前我能自圆其说,他知道我的恐惧是毫无根据的。我没有死,至少不像我害怕的那样快。我正极度恐慌着。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廷布,不丹的首都(图片来源: Thomas Halle/Getty)

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现在我的生活一反常态的好,我要怎么办呢?

“你需要每天有五分钟来思考死亡,这将会治愈你。” Ura回答。

“怎么做?”我目瞪口呆的问。

“这就是那个问题,对死亡的畏惧,在我们没有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或者没等到孩子长大就死掉的恐惧。这就是困扰你的问题。”

“但为什么我要去主动想这么令人难过的事呢?”

“西方的富人,他们没有见过尸体、新伤、腐烂的东西。这就是个问题。这是人类的正常规律,我们必须要对死亡做好准备。”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就像人一样,许多地方可以让我们惊喜,带给我们无数惊喜的可能性而不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负担。喜马拉雅王国因为它国民幸福总值的创新政策而出名;据说这是一个被快乐统治而没有悲伤的地方。不丹实际上是一个独特的地方(而Ura,不丹研究中心的主任,也是一个独特的人)但这种独特是十分微妙的,而且认真来说,比我们想象中梦幻的香格里拉少一点明媚。

不丹国家纪念碑,廷布 (图片来源: Prakash Mathema/AFP/Getty)

Ura建议我每天思考一次死亡,事实上是一种对我的宽容对待。在不丹文化中,每个人每天要思考死亡五次。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值得一提的,尤其是像不丹一样同等看待快乐与幸福的国家。这秘密地是一片黑暗和失望的土地么?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并不尽然。一些最近的研究表明,通过时常思考死亡,不丹人民也许发现了一些新鲜的事情。在2007年的一项研究中,肯塔基大学心理学家Nathan Dewall 和Roy Baumesiter把许多学生分成两组。让其中一组学生想象一次去看牙医的痛苦经历,而另一组学生则思考自己的死亡。然后让两组学生完成关键词,比如“jo_”。第二组——思考死亡的那一组,会更多的想出积极的词,比如“joy”。因此,研究者下结论说:死亡是一种心理上令人害怕的事实,但是当人仔细考虑它的时候,人体的自动系统将明显的开始寻找快乐的想法。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我确定,这项研究不会让Ura或任何不丹人民震惊。他们知道死亡是人生的一部分,不管我们喜欢或不喜欢。而且忽视这个重要的事实,我们将承受惨痛的心理层面的代价。

Linda Leaming,好书《A Field Guide to Happiness: What I Learned in Bhutan About Living, Loving and Waking up》的作者也同意这样的说法。“我发现思考死亡并不会是我沮丧。它让我抓住当下,看到我平时无法注意到的事物,”她写道:“我的建议:去那里。想想无法想象的事,那些你害怕每天想很多遍的事。”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在廷布Buddha Dordenma佛像前的一个信徒 (图片来源: Prakesh Mathema/AFP/Getty)

和我们大多数西方人不一样,不丹人民不避讳死亡。死亡和死亡的景象四处都有,尤其是在彩色但阴森的景象的佛教肖像前。所有人,就连小孩也不会避讳这样的景象或是以死亡为内容的仪式舞蹈。

仪式提供了一个装载悲伤的容器。在不丹这个仪式规模大,对所有人开放。在某人死后,就会有长达49天的哀悼还有精心、认真策划的仪式。“这比任何的抗抑郁药都管用,”Tshewang Dendup,一个不丹演员告诉我。不丹人民在这期间会表现的超脱。但其实他们并不是这样,他们只是通过仪式来表达悲伤。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对待死亡的不同态度呢?不丹人常常思考死亡的一个原因是,死亡充斥在他们身边。对于一个小国来说,死亡方式有很多。你可能在蜿蜒危险的道路上死去。你可能被一头熊的攻击;误食毒蘑菇;或者被晒死。

另一个解释就是这个国家对佛教的信仰,尤其是对轮回的信仰。如果你知道将拥有另一次生命,那你对这次生命的结束就不会有过多的恐惧。正如佛教徒所说害怕死亡应该像丢弃一件旧衣服一样。

身穿不丹传统服饰的女学生 (图片来源: Roberto Schmidt/AFP/Getty)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但这当然不是说不丹人命无所畏惧或没有悲伤,他们当然也有。但是,就像Leaming告诉我的一样,他们不避讳这些情感。“作为西方人,如果我们不开心,我们想要改变它,”她说:“我们害怕悲伤。这是必须要逾越和治疗的事。但是在不丹这是被接受的,这是生活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Ura教会我的,我也记在心中。我坚持每天都思考一次死亡。如果自己处于极度悲伤中或者被无法倾诉的恐惧中,我就会一天思考两次死亡。

Eric Weiner是一个恢复了的不满现状者,也是一个哲学旅行者。他有很多书,他是《The Geography of Bliss and the forthcoming The Geography of Genius》的作者。 在Twitter上关注他。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