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那是上班日的一个高峰时间,我行驶在伦敦最著名的中心街道之一,海滨大道。这条街上到处都是游客,学生和律师。双层巴士开始慌乱。骑自行车的人开始出汗。黑色出租车突然掉头。

伦敦旗舰街一个石拱门后别有洞天。(拍摄: Amanda Ruggeri)

在海滨大道和旗舰街的交叉口的东边,在那个19世纪就合法的怀尔迪和儿子的书店的更远处,有一个小小的石拱门。相比于它上面那个雄伟的建筑—木制镶边的詹姆斯式别墅—它简直太不起眼了。但我转过身进去了。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在这个小小的内殿寺小巷里,隐藏着另一个世界,一个迷人的,绿叶繁茂的宁静的世界,被那些优雅的哥特式和维多利亚建筑所掩盖,由一些花园和小型庭院所组成。

寺庙区由一些花园和小型庭院所组成(摄影: Amanda Ruggeri)

这片区域远不如那些附近的景点比如圣保罗大教堂和特拉法加广场著名。那些来到这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片区域最大的秘密:这里曾是圣殿骑士团的聚集地。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这个因为十字军东征而闻名的中世纪团体,也是中世纪最强大最富有的宗教团体,他们自1185年就开始在这里生活,祷告和工作,于1312年解散。

他们修建了僧侣的宿舍,两个食堂—就是现在的中殿和内殿,多年来已经被翻修过许多次了—当然,还有最著名的,圣殿教堂。

站在圣殿教堂的院子中看着它原始的入口,现在都已经沉寂在现代的街道上。 (摄影: Amanda Ruggeri)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他们就住在这里,” 罗宾·格里菲思-琼斯说到,罗宾是圣殿教堂的牧师和历史学家。(因为这个地方非常有历史意义,所以罗宾的官方头衔是教堂的牧师和勇敢的管理者)。“圣殿骑士的大堂就是现在所说的内殿,就在那里。牧师的那个屋子就是我住的地方。”

你可以通过大门偷偷看一眼私家花园和教堂管理者罗宾·格里菲思-琼斯的房子(Credit: Amanda Ruggeri)

1120年,圣殿骑士在十字军东征的时候占领了耶路撒冷。即便圣城是安全的,但这不代表朝圣之旅也是安全的。朝圣者经常会被袭击,抢劫甚至死亡。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一些骑士会遵守清规戒律,将他们自己奉献到保护朝圣者和他们的路当中。作为回报,耶路撒冷的国王把圣殿山的总部给了他们。于是圣殿骑士团就诞生了,不久也因为他们的勇气而世界闻名。

“他们是只训练有素的队伍,非常有自我牺牲精神。如果战争不占优势,他们会自我摧毁。他们不会当逃兵。只会英勇就义,”格里菲思琼斯说。

他们也变得格外富有。不仅拥有许多土地和资产,而且不用交税。他们也是第一批收到支票的人。如果一个朝圣者来圣地朝圣,他们可以把所有的钱给圣殿骑士,以此来换得一张本票,在他们到达的时候就算数。到了1911年,圣殿骑士太有钱了,都可以买下塞浦路斯岛了。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圣殿教堂的圆形西方殿是英国保存至今四个圆顶教堂之一。 (Credit: Amanda Ruggeri)

毫不意外的,到了12世纪中期,他们需要一个更大的地方作为他们在伦敦的总部。于是在1185年, 他们建造了圣殿教堂。

现如今圣殿教堂看起来没那么宏伟,尤其是和它旁边的圣保罗大教堂和威斯敏斯特教堂相比。周围的建筑让它看起来更小了,它的圆顶只有靠近些才能看见。西边最先建起来的圆形广场,直径只有17米。那里没有精致的烫金,侧边的小教堂和马赛克和绘画。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透过圣殿教堂原始的石拱门 (Credit: Amanda Ruggeri)

但是作为一个模仿耶路撒冷圣墓的圆顶教堂(在英国仅有4个),圣殿教堂却有一个最大的:就是在中世纪的时候,通过这个教堂是到耶路撒冷最近的朝圣之路,而且真的不用冒风险。

圆形空间,就像教堂12世纪的中殿,自然而然的就会吸引你抬头看(Credit: Amanda Ruggeri)

在里面,圆形中殿有着像堡垒一样的墙,小小的窗户,还有厚重的早期哥特式的尖拱。有许多骑士的肖像—包括威廉彭布罗克元帅,英国大宪章的重要发起人—握着他们的剑静静躺在石头里。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在65年后新建的圣坛,已经扩张到教堂的东部了,这次所有的都建成了全花哥特式的风格:有细长优雅的柱子,跨度非常大的拱门还有巨大的落地窗可以让光线透进来。

在圣殿骑士团时期,画满壁画的墙壁和镀金属的天花板在烛光中闪闪发光。地板都是平铺的。有些柱子下面有横幅。还有大多数窗子都是用彩色玻璃做成的。

在圆中殿建成65年后,新圣坛都建成了全花哥特式的风格,包括许多光束(Credit: Amanda Ruggeri)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正是在那个愉悦而明亮的环境里,英国的圣殿骑士团将会见面和敬奉,也正是在这儿,他们会被团里所接纳,根据1307年所发起的反对他们的控告,在国王菲利普四世命令逮捕法国的圣殿骑士之时,发起仪式就包括了向十字架吐唾沫、否定基督教、互相用嘴且在肚脐和脊椎上亲吻。

那个时候,作为十字军战士的骑士已不再被需要。他们的阿卡军事要塞,也就是今天的以色列,在1291年就沦陷了。骑士们仍然要参加一些小规模的突袭。但事实上,十字军东侵已经结束了,而对于教堂来说,还没有结束。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此外,不再有任何的军事目的,圣殿骑士的财富使他们成为了一些有权势的人的潜在敌人,包括国王菲利普四世,也欠他们一笔巨款。 

在他们的发起仪式之后紧接着的就是对魔鬼崇拜的指责,1307年十月13日星期五,大量的骑士被逮捕,而那些不悔过的就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了。其余的则被分散开,1312年圣殿骑士团被瓦解。

就像在这展示的,圣殿骑士的领地最终搬到了中殿律师学院和内殿律师学院。

圣殿地区迁移到了骑士团,即另一个军事宗教团。那个团在1346年把那片地区租给了律师们。在今天圣殿地区对于大律师们也是有名的。而所有的这些大律师一定属于伦敦四大律师学院——中世纪法律协会——为了要进行实践。这些律师学院的其中两个即内殿法律学院和中殿法律学院,就建立于此。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内殿寺内还有一部分中世纪大厅,配以15世纪的壁炉。中殿大厅的天花板上缀以横梁以及丰富多彩的油画,看起来像1562年伊丽莎白女王时期的建筑一样 。

看起来像16世纪建筑的中殿大厅 (拍摄: Amanda Ruggeri)

然而,今天,你会看到伦敦的大律师走在庭院上,手里拖着滚动的小手提箱——这是携带他们在法庭上需要用的马毛假发的最佳方式。游客通常能在午餐时间瞥见里面的情况,如果你想更好地参观,也可以预定内殿寺的旅游。

第 11 段(可获 2 积分)

直到13年前,几乎没有游客来到这个地区。“这是典型的潜在宝石”,Griffith-Jones说道,“这个地区的一部分乐趣在于,事实上它已经被藏起来了。这就好像是你刚从舰队街来就去了秘密花园,它确实是美得很彻底且让人着迷。可是让我们失望的是,伦敦的居民、在这儿工作的人、来此参观的人,很少有人了解它”。

直到13年前,只有很少的游客曾听说过伦敦的圣殿地区。

但是之后出版了一部专门的小说。

“一个星期一的早晨[在2003年],美国的年轻人们排成一队站在门外面”,Griffith-Jones说,“教堂司事打开门,年轻人们就问他‘你读过这本书吗?’当然,教堂司事认为他们正在讨论的是圣经”。

 

第 12 段(可获 2 积分)

相反,他们谈论的是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它将成为第二十一世纪最受欢迎的小说之一,它的一个主要场景是在圣殿教堂。

继达芬奇密码之后,教堂的知名度在立刻达到了巅峰,如今圣殿教堂再次恢复了平静(编辑:Amanda Ruggeri)

在繁荣的那几年里,每天大约有500名游客参观教堂。

然而,那样的日子似乎已经结束了。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整个教堂只有两个家庭和一对夫妇在漫步参观。

今天,圣殿教堂——和神殿——像是伦敦心脏的一个隐秘的世界,一个平静且富有秘密的世界。

并且,在许多方面,都在想象她应该是什么样子。

文章评论